你好,姚老板

标签:CIO职场新闻企业家CIO阅读姚明

访客:30114  发表于:2012-09-07 12:07:54

8月末的一天,2012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四川乐山体育馆内挤下了前所未有的人。来自全国45所小学的孩子们翘首期盼着舞台背景板上那个穿着灰色西装、向前微伸出右手的大块头男人。不过今天此人却没有一副商务打扮,而是穿上了贴着姚基金标识的黄色polo衫,一条米色裤子,外加最熟悉的运动鞋。

这是姚明难得的休闲时光,主要任务就是看比赛,主角则是孩子们。初来乍到的姚最初有些木讷,但是比赛开始后的几分钟,当看到有人进球时,姚就无比开心了。类似的场景曾是姚明最为熟悉的。作为NBA历史上最成功中锋之一,在涉足NBA九年期间,姚曾经打过八个赛季,场均得分为19分,抢得9.2个篮板球,8次入选全明星阵容。

退役后的姚明变得更忙碌了。他是伦敦奥运会现场解说员、反盗猎非洲野生动物保护纪录片拍摄主角、慈善家、葡萄酒商、上海交通大学学生、上海公共外交使者、政协委员,现在,他有了一张新“名片”—PE新兵。

2011年6月,姚明低调接手了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将公司更名为重庆渝富弘远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并重新改组董事会。“姚之队”的核心人物章明基当选为董事长,章的芝加哥大学MBA校友、前华夏证券投资部总裁许为民则当选总经理。

该基金则即将开始首期资金的募集工作,其规模在3亿到5亿元。有消息称新基金有意投资重庆本土一家名为银海租赁的金融企业。姚明能成为PE界的得分王吗?

沉浮

文体明星曾有过转战私募的成功先例。其中最为有名的当属U2乐队主唱波诺(Bono)曾联合创立了专注于媒体、娱乐和科技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Elevation Partners,该基金曾成功投资Facebook  Palm等明星公司;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前四分卫斯蒂文·杨(Steve Young)则创立了私募股权基金Huntsman Gay Global Capital并担任基金执行合伙人。

不过,对姚明来说,最值得参照的例子还是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Earvin Johnson)。在NBA的赛场上,约翰逊曾收获5枚冠军戒指,在赛场之外,他则是好莱坞最著名经纪人迈克尔·奥维茨(Michael Ovitz)、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前董事长彼得·古伯(Peter Guber)等人的密友,是星巴克咖啡、24小时健身俱乐部的投资者,涉猎食品与设备管理、房地产、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等业务。与姚明类似的是,他亦是球队老板,洛杉矶湖人队曾是其囊中物,而最新斩获的则是洛杉矶道奇棒球队。

姚明能否复制这一切?在球员行业,成功者堪称少数。一项统计数据表明,自NBA退役5年之后,有60%的球员处于破产边缘,而美国NFL(国家美式橄榄球大联盟),退役2年后即有大约高达78%的球员陷入经济危机。其中乔丹队友、前公牛队球员兰迪·布朗(Randy Brown)就曾因理财无方而被迫变卖3枚总冠军戒指。

姚明曾是广告商的宠儿,麦当劳、中国联通、苹果电脑、百事可乐、可口可乐、VISA等均乐于一掷千金,其广告合同金额累计已达1.5亿美元。若再加上效力NBA 9年的总薪水9400万美元,姚理应衣食无忧。不过,这两项收入注定有相似的结局—姚需对抗无法逆转的年龄。

这位昔日的篮球健将已经退役。按照体育明星的正常周期,退役后2至3年,其影响力和关注度将直线下降。对于姚明而言亦不例外。维持影响力并利用其开拓更新的事业乃当务之急。姚之队发言人张弛,透露姚之队曾就此做过相关统计。“姚明在退役之后,关注点各方面都有所下降,但是相对于同样退役的运动员来说,还是要高出许多。”张弛对《环球企业家》说。

多数体育明星的赛场外业务是这样的—雇用一个经纪人,争取代言合同。运动员在约定的时间出面,收取支票,并同意参与很多“服务日”,在各类公关和营销活动中现身吸金。姚明团队的做法亦雷同。幸运的是他拥有的是并非泛泛之辈的姚之队。其核心成员共有六个人,包括姚明前NBA经纪人、美国BDA体育管理公司总裁比尔·达菲(Bill Duffy),姚明的远房亲戚、负责姚商业合同谈判的姚之队总负责人章明基,广告代理谈判和媒体公关、BDA公司市场主管比尔·桑德斯(Bill  Saunders),商业推广计划的制定者芝加哥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约翰·海金格,处理中国市场的中方经纪人陆浩以及金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晓鹏。

这群佼佼者以心思缜密而著称。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则是在协助姚明签约休斯敦火箭队后,姚之队牵头芝加哥商学院新产品战略管理实验室,为姚明量身定制了市场调研报告。在一份长达500页的机密报告书中,姚之队在姚明登陆NBA之初,就将“姚明”一词定位为“一个球技精湛、朝气蓬勃并且有社会责任心的中国新青年”。姚明的商业故事亦发轫于此。

“姚明一直是一个未雨先绸缪的人。”曾追随报道姚明比赛多年的体育记者易小荷对《环球企业家》说。在易眼中,姚乐于将投资分作两类,一类是纯粹的商业投资,另一类则完全是兴趣。姚曾向易坦言自己目前多为第二类。“肯定要转换到第一个。因为你没有办法持续关注兴趣,兴趣是一个人在酒足饭饱之后才有的东西。”姚曾说。在那些非常详尽的项目分析报告书面前,姚更偏爱兴趣—他仅挑选自己所了解和感兴趣的。

姚明的商业启蒙源于NBA。2005 年年初,在加入NBA 的第3年,姚便初涉商海,在休斯敦繁华的韦斯特汉姆街上经营姚餐厅(Yao Restaurant & Bar),首战告捷。餐厅的招牌菜是姚明最爱的北京烤鸭,而另一个招牌“姚妈妈馄饨汤”则主打亲情牌。开业第一天,另一个明星产品鸡丝炒面销量亦高达数百份。它甚至吸引了美国前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到此大快朵颐。

对这项投资,姚其实并没有投入很大的精力—他甚至不用出一分钱,餐厅招牌上的三个字母“YAO”以及以汉字“姚”为主体的中国印就是餐厅最有价值的资产。他的餐厅创业伙伴包括其父母、父母的前篮球队友和美国连锁中餐老板,这不禁使人想起HBO金牌喜剧《明星伙伴》(Entourage)—一个好莱坞式的财富冒险故??事。

姚的第二笔投资同样发生在2005年。那一年,姚一掷千金花费数百万美元投资正版在线音乐网站巨鲸网(top100.cn)。这项投资颇为轻率—理由仅是姚喜欢音乐,而且支持正版。巨鲸网的CEO陈戈曾表示他根本没有直接接触过姚明,两个人连电话都没有通过。谈判的主角是章明基,谈判仅花费一顿饭的时间。

令人遗憾的是,陈戈曾成功说服四大唱片公司、数百家独立唱片公司授权巨鲸免费正版音乐下载和试听,成功游说谷歌入主巨鲸并成为第二大股东, 但他却未能说服消费者在线购买正版音乐。

巨鲸还是搁浅了,这家亏损严重的公司至今上市未果。在困顿中,姚明曾以实际行动表达对巨鲸的支持—2011年夏天,姚明参观了巨鲸音乐网的办公室,在一个半小时内,他与管理层谈及策略,为了鼓动士气,他甚至主动与公司员工一一合影。在“中国达人秀”的录制现场,姚还为巨鲸打起了广告。

悲剧的是这头搁浅的“巨鲸”可能成为姚最为入不敷出的投资—数百万无法上市变现,亦无人接盘。姚明曾短暂体验过资本市场过山车式的疯狂,结果也好不了多少。2010年其持股的车载电子导航公司合众思壮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姚明手中37.5万股股票曾一度达到8000万的市值,但按照合约规定,姚所持股票在三年内不允许套现,这些股票价值已缩水至十分之一。

抉择

这还不是最糟的。躺在姚明账簿上最大的黑洞是他曾经的母队上海东方大鲨鱼俱乐部。2009年7月,姚明成为球队拥有者。尽管姚明对球队的规划堪称一流,但遗憾的是这个完全职业化的俱乐部却身处于半职业化的CBA联赛当中。”这等于你一个完全开放、西式教育的女孩子,嫁给了一个封建家庭,还有个婆婆管着她这不能做那不能做。这种情况下,盐碱地出不来粮食。”前锐体育经纪公司总经理沙伊峰对《环球企业家》说。沙是姚明的发小,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专业体育经纪人之一。短短三年,姚明已损失超过6500万元。对于姚来说,当务之急在于在新的赛季赢取更多的商业赞助,或者有更清晰的减亏或者盈利措施。但谈何容易。

在CBA中,姚已是异类。在沙伊峰眼中,CBA至今仍是一个浑身牵满线的木偶,所有人都是输家。赢家只有一个—篮协与盈方公司旗下的合资公司,即盈方体育传媒(中国)有限公司。“政府运作联赛的利益与商业运作联赛的利益完全是两回事。”沙说。

盈方中国堪称一台疯狂的抽血机,其包揽了整个CBA包括赛场内广告位、电视转播权、衍生品知识产权等最有价值部分的赢收。俱乐部则无法在电视转播费中分得一杯羹,所有赛区醒目位置的广告牌亦全部由盈方打包销售,赞助商还都有严格的排它性条款…… 球队经营者仅能获得主场门票收入,门票背后的广告收入、球队冠名、队员比赛服广告收入以及赛场内两块位置最差广告位的收入。CBA的球队多为“公私合营”,球队亦受困于体制化的行政管理机制,当球队想选用某个教练时,当地体育主管部门若反对,此事往往即可泡汤。

“畸形的行政化当然会阻碍俱乐部发展。”沙对《环球企业家》说。最直接的证据即是在过去的一个赛季,CBA全年收视总人数可能达40亿人次,各个球队却均入不敷出。亏损者不占少数。官方数据显示,2011赛季,17支CBA球队的总投入已达6.45亿,平均每支球队的投入约为3800万元。其中,各俱乐部的各项收入相加一般不会超过1500万元,平均亏损2300万元。

更为畸形的是,CBA球队的真实开销远在6.45亿之上。众多“烧钱大户”均不惜重金加大投入,动辄五六千万。“烧钱冠军”新疆新疆广汇队一个赛季投入就超过8000万元—这类企业将球队视作广告、政府公关利器以及富豪玩具,而非盈利机器。姚明则不然,他没有任何实业,自然无法滚动发展。华彬集团前总裁、沃天体育管理集团董事长郭杰认为姚明投资CBA最大的短板即在于此—其他俱乐部均有实体产业依托,而姚却没??有。

姚尚需与体制及时间作战。大鲨鱼队原本堪称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最耀眼的体育商业资产,如同尼克斯之于纽约,湖人之于洛杉矶那样,但现实是,大鲨鱼却如同鸡肋。“体育完全产业化、职业化是必然使然,关键我们要等多少年的问题。”沙遗憾的说。目前CBA还看不到彻底产业化的迹象。

姚明原本有另外一条路,即成为李宁式的商人,但遗憾的是姚在其体育生涯的巅峰期并未开展体育用品相关的授权业务。在奥运会之前,中国体育产业呈现井喷之势,姚原本可借势自创品牌。但在当下,这一行业已趋饱和。若投资体育品牌,沙伊峰预计姚必须融资两至三亿的人民币,且需有生产制造及设计优势。机会窗显然已关??上。

种种失误令人们对姚之队的运作能力心存狐疑—这是有理由的。

在球队之外,姚明的投资一度曾涉及健身俱乐部、酒店等,但投资收益均不乐观。另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姚明于2011年宣布成立纳帕谷姚家族葡萄酒公司(Yao Family Wines),进军葡萄酒产业,并首度推出以“姚明”命名、每瓶价值数千元的葡萄酒产品。

但最近一年中,高端波尔多葡萄酒(主要是一级酒庄产品)价格已大幅回落,过去几年间,太多玩家和投资者以异乎寻常的热情到处买酒,已使这一行业泡沫明显。此外,考虑到这一行业投资回报周期漫长—从栽种葡萄到获得品质较佳的葡萄酒通常耗时长达十年以上,姚明指望其短期大幅获利显然并不现实。

姚所做的另一个选择则是投资体育产业。2011年,姚明参与筹建黄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以体育产业为主要投资方向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其负责人为姚明经纪人陆浩。陆称“这个也是我们擅长的”。

不过,对于体育产业投资,沙伊峰并不看好。“说实话,我对投资体育产业的PE非常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该投什么。体育行政化之下,哪儿来的体育产业啊?”沙??称。

涉水金融投资亦非易事。沃天体育管理集团董事长郭杰亦是唱衰者之一。其理由在于当下PE界已泡沫化,随着IPO发行标准日趋收紧,一二级市场差价亦不断缩小,若发行制度进一步市场化,新上市公司的估值也会大幅下降,这些都将大幅降低PE公司的盈利能力。此外,PE机构数以千计,全国每年上市公司仅几百家,僧多粥少的格局之下套现的机会亦大大减少。“更何况,至少现在,姚明在投资领域的业绩并不突出,我觉得至少姚之队还没有准备好。若再不成功,姚明的个人形象大大减分。”郭杰对《环球企业家》说。

姚明能摆脱上述这些被断球、被盖帽的风险吗?也许能。以下则是郭杰的善意忠告—姚明及姚之队首先需明确“我是谁”,即其深度开发的商业价值何在;其二是明确“合适做什么”,应专注于最熟悉或者是最有可能成功的领域,在恰当时机切入;其三是明确“目标何在”,切记草率地进入陌生的领域。

来源:环球企业家  作者:陈敏 黄瀚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