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干货】全球CIO共同分享IT建设经验

标签:CIO职场

访客:23903  发表于:2012-09-04 11:17:35

Michael Manchisi,CTO,负责MasterCard(万事达信用卡)全球技术和运营:在我职业生涯早期,我是一名财务主管,我看到了项目变得越来越糟的所有迹象,但我却不能左右它,我懂得了快速重新分配资源和资金到更关键项目的重要性。

Peter Whatnell,Sunoco的CIO:我们一直在研究一个遗留替换项目,许多主管都不想费力地阐释一个商业案例,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商业基础设施投资,虽然我有更好的意见,并且我相信按照我的想法去实施一定会成功,但最终我不得不顺应他们的意见,当然,大约10个月后,这个项目被终止了。

Ed Trainor,Amtrak的CIO:我曾经是派拉蒙电影公司的CIO,它是Viacom的子公司,Viacom主要业务部门的CIO启动了公司范围内的基础设施外包,但最终失败了,主要是因为业绩/奖励结构不平衡,过分青睐Viacom公司,没有实现真正的双赢局面。我学到的一个教训是必须保障双方的权益,才能真正成功。我也学到了外包是另一种完成业务目标的方法,但它并不适用于所有问题。

Mark Greenlaw,Cognizant的副总裁和CTO:2003年对于我来说是艰难的一年,公司被收购后,我就下岗了,我找了一份并不适合我的工作,我在新公司呆的时间很短,觉得自己辜负了雇佣我的人。

Amin Kassem,SHPS的执行副总裁和CIO:一个重要的软件提供商试图改变已经授权的软件的许可模式,以获得更高的利润,当我们获得其竞争对手的价格后,它很快停止了改变许可模式的努力,因此我们也保留了他们的软件,其实我很想换掉这家公司的产品,因为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作他们的业务合作伙伴,幸运的是,它的技术在我们那时的技术战略中显得并不关键。

Ann M. Harten,Haworth全球信息服务和人力资源副总裁:当我1993年第一次进入IT行业时,我们给一个小型团队试点实施了一套ERP系统,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工作,却没有换来好的结果,从这个项目中我学到了任何系统实施都要配套的制度保障,这是一段难忘的经历,我们有一个出色的团队,我感到很幸运,至今他们还和我保持联系。

Laxman Kumar Badiga,Wipro技术公司的CIO:我希望我从来没有参与1990年入侵伊拉克的行动。

Jason Harrison,Mediabrands的全球CIO:7年前,我在一家小软公司,负责管理为强生公司研发的投资跟踪系统,我们开发到90%的时候,问题开始出现,功能上存在缺陷,数据不一致,我们承诺进行修复,当我们鼓足勇气面对问题时,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完成最后的10%,这真是惨痛的教训。

Marty Colburn,金融业监管机构的执行副总裁和CIO:最大的失误是没有领导启动互联网业务,这几乎是不可逆转的错误。

Kirk Gutmann,通用汽车的CTO:我希望能在亚太地区发展更多业务,5到6年后这一地区的增长率将会高于所有的预测。

Patti Reilly White,Darden餐厅的高级副总裁和CIO:Darden已经提出允许员工轮流到其它地区工作,以提高自己的技能,但我好像在职业生涯中我还没遇到这种事,我希望我有机会尝试一下,我相信如果我曾在IT以外的行业工作过,会让我今天这个CIO做得更好。

John P. Burke,Ambit能源公司CIO:在上世纪90年代我是一名顾问,一位客户邀请我成为他们IT集团的副总裁,我同意了,但我是兼职的,因为我还要为其它客户服务,我发现做兼职领导并不能获得大家的信任,我当时应该拒绝这个邀请。

Marc Probst,Intermountain医疗公司的副总裁和CIO:在.com革命期间,我留在了Ernst&Young,帮助它们启动互联网业务。如果要说从失败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我取得了博士学位。

令人吃惊的是其中好多事情是几年前的,我仍然在思考我简短的电话采访,我与企业高层接触越来越多,我就在想我离开infosys后在信息周刊的日子,我低估了印度IT业的发展速度,它可能会改变全球IT产业布局,infosys一年的收入可能会高达40亿美元,在2000年才2亿美元,我怀疑离开infosys是否是一个错误。

错误总是和我们粘连在一起,我们需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需要从这些CIO身上学到东西,甚至我们可以嘲笑这些犯过错误的CIO,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愿意给我们分享的经历。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