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着输球后面的的小问题

访客:20145  发表于:2012-08-02 23:10:34

我也喜欢打羽毛球。每周两次。在当地俱乐部打球的人大多数是亚裔,也有几个老美。我们打球纯粹是为了健身、好玩。但球友中有几位(也包括我自己)就是不喜欢输球。有时为了一个求出界与否,争得脸红脖子粗。所以,为了避免吵急了杀人的可能,我们每一场就换双打的伙伴。十几年也能相安无事。每次打球要是输多胜少,我回到家里,心里还堵得慌呢!老伴儿会说:你那么个老头,赢谁呀?赢了也是人家让你。

想赢是人之常情!

大家都知道在奥运会发生的事了,不赘叙。但不知道大家是否看了那两场球。我看了。当时我看着双方接二连三地成心将球发下网,我脸都红了。看着四位姑娘继续努力输球,我想,她们就不怕有什么后果吗?这里就牵扯到一个人的思维和决策过程。

场上观众那样起哄、叫倒好,她们就不觉得不好意思吗?据于洋的妈妈说,她事后看录像,也觉得有些过火了。于洋和王晓理从小就打球,可能也没有好好学习。从个人的文化素质上看,她们不会超过她们的教练。所以,当时脑子了想的就是教练的输球的嘱咐。至于什么不好意思、尴尬的心里,全没有。而他们的教练,也是从同一条路上走来的。

输球一定是教练的战略部署,她俩不敢擅自在场上拒绝执行。这就是她俩值得同情的一面。但事后,王晓理说:“真的没有想过辛苦了四年的结果是这样!满身都是伤!为了比赛一在坚持!从10年的不被认可!嘲笑!到现在能够有能力去争夺奖牌!中间的努力大家能够明白吗?我跟搭档一步步走过来大家看到的都是荣誉可我们的付出呢!你们不完善的赛制却要我们买单!凭什么?你们取消的不只是一场比赛!而是我的梦想!!”

这体现了中国体育界整体上失败的一面。

记得小学时课本上讲的那个《田忌赛马》。在很长的时间内,我都觉得故事里的人太聪明了。后来再看,觉得那是弱者耍小聪明的把戏。如果每一匹马都能得第一,那还需要那样的战略吗?

整个让球的过程约有四十多分钟,裁判和比赛主裁上来嘱咐好几次。电视上能听到主裁说,如果再这样的话,就要給黑牌了。从王晓理、于洋,到她们的教练,当时可能觉得场上主裁是吓唬人。去年林丹在新加坡公开赛上装病,让队友得冠军,好凑够分数上奥运。那次没出事,林丹上场向观众道歉,也被起哄。林丹脸皮厚,坚持着说了几句。这次呢,中国队,从主教练到女双的教练都没想到国际羽联会有如此的决定。《田忌赛马》的招数不灵了。

这就回到“决策”这个问题上。场边的教练,可能意识到会出更大的问题,因为他们能听到主裁的话。但主教练却远远地坐在看台上。无法进行沟通,所以两位小姑娘只能义无反顾地将“既定方针”执行下去。

王晓理的那番话,说明她根本就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她不是十四岁装成十六岁的小姑娘,她自己应该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规则的漏洞似乎就是理由,但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运动员的一面到何处去了?这是不该同情的一面。

顺便说一下在美国的体育体制中会不会出这种问题:

例一:体操。美国体操,平时没有国家队这一说。各个运动员都是由爹妈领着,自己找教练、场地练习。要上奥运会和世锦赛,先是全国各路小神仙参加选拔赛。谁的成绩好,谁就上去。不存在让的问题。到了奥运会,也是各自的教练在场边指导。不会有让赛的问题。如果中国赢美国,应该说是中国国家把美国那几位家长打败了。

例二:美国的NBA。这次国内媒体都拿NBA球赛中最后那几分钟“垃圾时间”与这次让球做比较。的确,NBA球赛,如果比赛的比分相差悬殊,双方教练都会将板凳队员拿上来,让主力队员休息,别无谓的受伤。但大家也看到了,那些板凳队员上来,也会认真打球,非常积极。这是为什么?

因为,每一个NBA的球员都明白,每时每刻都有人在看自己的技术表现。广告商、本队和其他队的教练,本队和其他队的老板。尤其是年轻的队员(刚刚从大学上来的),如果能被在垃圾时间被派上场,那正好就是表现和锻炼的机会。所以,在美国看NBA的篮球赛,很少有观众在垃圾时间里起哄的。因为那10位板凳队员打得也很卖力气呢。

聊得多了,打住!

吴量福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岳占仁 刚好在汪丁丁教授的专栏文章里看到对道德问题的探讨,可供参考。 斯密《道德情操论》的结论篇,有如下概括:纵观人类千差万别的道德观念,无非两类,其一关乎个体幸福,其二关乎他人幸福。关乎个体幸福的核心道德只有一项,就是“谨慎”,而关乎他人幸福的核心道德只有两项,“正义”和“仁慈”。在许多场合,这三种道德力量的作用方向或许发生严重冲突,于是我们有必要诉诸一种更根本的人类能力来协调它们之间的冲突。这一能力,就是“合宜性”,即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内心的一位公正无偏且充分知情的旁观者,随时提醒我们反省自己的行为和情感是否恰当。合宜性,斯密的英文是“propriety”(礼节、规矩、行为规范),恰当的翻译是中国文化传统的“义”。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回复[0] 2012/08/06 21:54

    1. 刘杰 中国的情况与美国的情况不一样,从吴老师所说美国的体育体制中就可以看出来,两国可以相互借鉴,中国更多地需要学习。不过,在评价这类事情的时候,还是需要站在多个角色的立场思考一下,否则,在自己道德理念的基础上产生的道德优越感常常会转化为道德专制,这种专制会悄悄地绑架一批人去伤害另一批别人的。

      回复[2] 2012/08/03 12:30

    1. 姜稳 在中国个人利益是不受到保护的,人民的普遍价值观也是求大同,求和谐,求多数人的成功。谁知,悲伤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回复[0] 2012/08/03 08:53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