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不认同视频业玩法 酷六UGC新解

标签:CIO职场CIO阅读视频业UGC

访客:21837  发表于:2012-08-02 11:24:36

“你可以抄产品,抄模式,但抄不来为什么做这件事,抄不来这个思考过程。”7月30日,酷6传媒(纳斯达克:KUTV)CEO施瑜在记者问及“UGC(用户产生内容)可不是视频界新故事”时略作沉思、平静答复:“任何一个企业做一件事情肯定是自然而然的,酷6转型UGC也与盛大本身的状况和基因相关。”

    此前,酷6传媒 807万美金回购原创始人李善友及其团队所持股份的提议获准,盛大所持股份由66、4%上升至70.27%,剩余股份则由酷6董事及部分散户持有,这也意味盛大对酷6的接收正式完结。

    酷6网由李善友创建于2006年,2009年被盛大收购并借壳华友世纪登陆纳斯达克。次年,获得输血的酷6抵达史上最风光时刻,豪掷三个亿人民币掀起视频业反盗版联盟和正版内容采购高峰。不过此番壮举很快消耗殆尽,酷6财报披露,其2010年全年总营收1656万美元,净亏损高达5243万美元,约为营收额的3倍。

    2011年3月李善友卸任酷6首席执行官,5个月后原盛大集团战略整合部门施瑜走马上任。酷6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179万美元,环比缩减54.6%,同比减亏83.5%,创下2010年成为上市公司以来最低亏损。

    减亏背后,酷6已从放弃成本高昂的版权采购、将对视频行业至关重要的广告销售业务全权外包等运营策略,体现出与传统视频网站的差异。“对目前视频行业做法,我和陈天桥不是很认同。”施瑜称。时逢优酷土豆合并在即、电视台大而全概念大行其道,新酷6却另辟故事欲说UGC。

    成本缩减

    “视频最后如果变成一个纯粹拼资本的行业,那就违背了互联网的本质。”施瑜指出,股票回购是一件两厢情愿的事,股权结构的进一步清晰化也更能体现盛大意志,“目前酷6转型战略已经清晰,我认为酷6已基本完成对成本结构和收入结构的调整。”

    作为陈天桥互动娱乐帝国的一环,

    视频布局不可或缺。不过酷6体态自2010年中也急剧膨胀,团队规模最高峰时曾达1000多人,在视频业留有“肿大”戏称。酷6传媒2011年财报透露,其全年营收1922万美元,净亏损4939万美元,而去年3月李善友卸任首席执行官后,酷6巨亏损阴霾依旧。

    盛大网络去年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总营收同比增长26%,净利润却同比降达95%,拖其业绩的一个重要因素即为酷6亏损。2011年二季度,酷6营收400万美元,净亏损高达2160万美元,同比扩大39.4%,环比扩大98.2%。

    但分析优酷、酷6今年一季度财报,优酷营收4290万美元,净亏损2480万美元,酷6营收468万美元,净亏损179万美元。这也意味酷6在实现优酷总营收1/9情况下,亏损已达到优酷的1/12。

    视频行业高度依赖资金,成本主要在带宽和版权采购两方面。盛大的成本结构调整有二,其一是从原简单粗放的版权采购转向更考验运营能力的UGC。“本质上讲,采购版权是一种很糟糕的生意,除非企业卖给用户的价格比版权本身更高。”施瑜说:“这是一个没有议价权的行业,而用户获取内容的渠道不是只有一个。”

    其二,从传统更依赖销售、广告代理、可能产生灰色收入和人际资源的品牌广告,向由技术驱动的效果广告转变。

    去年6月,酷6已几乎将全部广告业务外包盛大在线旗下的盛越广告,为此将200多名庞大销售团队解散,仅留约十名左右员工做品牌广告商营销的整合落地。

    退市后,陈天桥将盛大资产打造为内容“三横”(游戏、文学和视频)及工具“三纵”(支付、云计算和广告),欲通过其交织、整合、渗透和扩张中谋局,盛越广告是一个基于点击效果付费的精准展示广告平台。

    盛大在线CTO朱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广告主已越来越在乎广告投放监测,原只做品牌不做回报的评估方式正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效率而言:“这曾是相当大一块成本,如果赚一块收入,原销售方式利润大概只有一毛,除非规模达到一个亿,这也就是优酷土豆力争合并的原因,除广告议价权外,就是为成本摊销。”

    UGC新解

    值得注意的是,UGC不是个新鲜词,2005年已催生出众多Web2.0企业,视频分享网站也孕育其中,重在用户生产内容。但是随着激烈的市场份额争夺,2009年后中国整个视频行业已基本趋向大而全电视台思路,老酷6也并非没有在内容运营领域狂飙突进。

    但施瑜对UGC这概念似有新解。“它不是简单的用户上传内容概念,而应该把三个字母拆解,事实上不把前面的‘USER’做起来,后面的‘G’和‘C’都会跟着平淡。所以它其实有一个很强的产业链要求,涉及产品、运营和创意的方方面面。”

    施指出,围绕视频上传用户的价值链前端,PC与电视存有差异,后者是一个观众接收故事的过程,主要承载在PC的视频则在前端和中端都存在互动,因涉及机密,施瑜仅提及酷6与加拿大真人秀公司Network今年初发起的“星声报到”,未详细陈述运营方式。

    这种价值链传播也包括社区化思路,酷6目前已将网站页面开辟成两个通道,老页面和新页面关系类似新浪和新浪微博,第二个主域名强调视频上传用户的社交功能。“UGC难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内容太分散。”施瑜说,此番改进将有效增强用户间的黏性。

    此外,酷6已与开心网合作,今年2月与Youtube 达成协议导致其股价大涨,酷6允许海外用户通过Youtube提供的一个新渠道浏览中国国内原创视频,并接受由此带来的广告分成。

    另一方面,视频上传用户的价值链后端,“盛大有起点中文网的运营经验。”施瑜强调,除广告收入分成外,酷6也将摸索与用户的商业利益捆绑方式:“像起点中文网,其实很多人都想成为作家,但创造、投稿和传播壁垒很高,除用户作品自身写得好外,需要网站帮助它去找合适的用户,盛大也做了很多事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