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我们都是互联网瘾君子

标签:新闻调查研究

访客:19225  发表于:2012-07-19 14:10:13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互联网时代,我们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互联网瘾君子。我们不知疲倦地上网,忘了关机、吃饭和睡觉,直到不同程度地染上精神方面的疾病。互联网的危害,甚至连还不会上网的婴儿也难以避免。

互联网瘾君子

近日有报道称,久坐可能会伤害你的身体!我经常长时间坐着访问互联网,这条消息几乎让我感到崩溃。早在4月,我读到的一篇文章提出了这样的问题:“Facebook让我们感觉孤独吗?”细细读完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不,Facebook可能并不会让我们所有人感觉孤独,尽管它有时候会加重我们的孤独感,或者长时间趴在电脑前上网的人经常会感到孤独。

这个结论让我感觉有点欣慰。但是,这种欣慰只是暂时的。《新闻周刊》的文章彻底扰乱了我内心的宁静,让我感觉更加郁闷了。

原来,我们需要担心的不仅是Facebook,而是整个互联网和手机。任何提供及时反馈的通讯技术,都能够将你变成一个瘾君子,让你不停地点击,不愿关机、吃饭或睡觉,直到你染上精神疾病。

这就是《新闻周刊》报道的一个名为杰森-卢瑟尔(Jason Russell)的人变成互联网瘾君子的经历。在今年3月,由于在公共场合做出各种怪异的行为,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直到现在,我仍不敢确定正是互联网导致了卢瑟尔的精神疾病。

如 果你拥有智能手机,而且在信息技术领域工作,你的大脑结构很可能也与互联网瘾君子一样发生变化。“互联网瘾君子的最初症状是每周上网38个小时以上。根据 这个定义,我们现在都是瘾君子。当前的互联网瘾测试仅是定性测试,包括那些承认不知疲倦地上网的人,想减少上网时间而又做不到的人。”

互联网瘾测试

我不甘于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的结论,于是接受了“互联网瘾测试”,一套包含有20个问题的诊断试题。测试结果并不怎么令人心安。

我的得分是43分,还算正常人,但只能勉强算是。其中有好几个问题直击我的痛处:

“7. 多少次你会先查看电子邮件才会做其他你需要做的事情?”在阅读和回答这个问题的间隙,我就查看了一次我的电子邮箱。在写完最后一句答案和撰写这篇文章的间隙,我又查看了一次我的电子邮箱。这种习惯并不好。

“8. 多少次你的工作业绩或积极性受到互联网影响?”我的工作就是因为互联网而存在的,因此我不确定这个问题是否客观公正。然而,实事求是地说,我每天都会上网。如果没有互联网,我相信我是一个高效率的人,因为我的眼睛总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直到我的任务完成。

“14. 多少次你因为深夜上网而失眠?”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经常”。

婴儿也难逃互联网的威胁

读 到这里,你也许会告诉自己,我需要减少上网的时间,不然自己也会成为杰森那样不可救药的人。我的建议是,别费这个心了,这样做毫无裨益。实际上,就算你不 参与任何与网络相关的活动,也会受到它的负面影响。麻省理工学院(MIT)心理学家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指出,即使是婴儿也难逃互联网的威胁: “儿童认为父母往往无暇顾及他们。妈妈们现在都是一边发短消息一边给孩子母乳喂奶或用奶瓶喂食。”雪莉教授去年对美国心理协会说,“妈妈们由于短消息的内 容而神情紧张,孩子们也会跟着紧张。内心脆弱的小孩往往会认为妈妈的紧张是源于母子之间的关系。这种情况是值得我们密切注意的。” 我们要避免让哺乳期的妈妈们读到任何会让她们感到压力的短信。我不太清楚你们的情况,但是我收到的大多数短信都是以下几点内容:家庭成员告诉我他们最近检 查到的身体状况,收账人催款以及老板质问我工作业绩为何不佳。我想这些就是所谓的短信了。 正因如此,我们不能让妈妈们查看电子邮件,因为这是压力的另一个主要来源;我们也不能让她们观看晚间新闻,新闻里报导的往往都是坏消息。除此之外,任何电 视节目和小说也一概不允许,这些内容悬念太多,会让妈妈们分心。一个新生儿怎么会知道小说和现实的区别呢?他们不会知道,我们应该让新生儿的母亲一个人自 由地去冥想,轻松地享受抚育子女的乐趣。

感谢《新闻周刊》的善意提醒。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