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必将改变传统医学业态

标签:大数据安全技术产品模式

访客:15843  发表于:2017-05-25 09:52:27

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必将改变传统医学业态


互联网医疗和人工智能医疗含义不同,却同样争议不断。无论怎样,未来互联网医疗和人工智能医疗必将改变传统的医学业态,而医生在被解放后,可以用更多的时间欢愉地去攀越健康和医疗的新高峰。

互联网医疗和人工智能医疗在成为热点的同时,必然成为争议的焦点。引起争论和歧见的原因,因为医疗是一个关系人的生命的领域,人们给予太多的关注,乐观者将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带向让人神往的未来,悲观者将其描述成一个令人畏惧的明天。

当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成为一种新的业态,它对传统的诊疗模式、服务流程、行为规范、准入监管提出了新的挑战,于是在时空跨越和质量保证、资源共享与有效监管等问题上的纠结成为无休止的辩题。

政府、社会、医者、患者、商家等诸方对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的认识和关注都受到视觉维度、利益立场和知识的局限,加上某些虚拟科幻的渲染和低技术含量产品的炒作,使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的边界界定和实现途径变得混沌,很难得到共识……

实际上,互联网医疗和人工智能医疗的定义和内涵是不同的:互联网医疗是以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医疗服务,其行为主体是医生,通过互联网对患者进行医疗服务,其法律主体按目前法律法规是雇佣该医生进行这一医疗行为的医疗机构。

人工智能医疗是以计算机来模拟医生的思维过程和智能行为,其行为主体是计算机,其法律主体,按目前达芬奇手术应用的法律适用,依然是组织实施本次智能医疗的医疗机构。因此,我们的规范、准入、监管、法律责任界定和创新都应该在上述定义、内涵的基础上进行。

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如我几年前的预期那样,在健康咨询、健康评估、实时查询、网上预约、导医导诊、网上支付、轻问诊等一系列的前期叩门之后,必然地汹涌扑向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业务——远程会诊、电子处方、远程医疗。这种迅猛发展势头,以广州中山二院的网络医院拉开序幕,至近日数十家互联网医院挂牌宁夏达到一波高潮……

如果不出所料,永远滞后于改革的政策法规将匆匆出台。在谨慎、探索、规范、突破等若干个循环以后,以信息共享为宗旨,以视频、病理、影像等互联网远程输送为基本手段的远程会诊,由于由邀请会诊医院和医生承担责任的法律界定比较清晰,必将如火如荼地成为互联网医疗率先应用的宠儿;与分级诊疗推进同步的慢病患者网上配药、首诊检查后的复诊处方、中医抄方、轻症咨询及非处方药物互联网配送等,由于患者的获得感强烈,社会需求刚性拉动,医疗风险相对较小,慢慢形成互联网医疗的常态。

随着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各实体医院纷纷建立相应的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疗的适应范畴、诊疗规范、责任归属、医保支付、政府监管将日趋成熟;最后,在医生多点执业浪潮和互联网跨时空的资源共享需求的夹击下,像互联网零售的淘宝、天猫那样性质的互联网医疗第三方平台会逐渐替代各实体医院的网络医院,但由于医疗是关系人的生命的特性,其对安全、规范、监管的要求必将十分严格,政府对其准入门槛、资质要求等方面的苛求,决定互联网医疗平台将竞争激烈、凤毛麟角。

人工智能,作为20世纪(空间技术、能源技术、人工智能)和21世纪(基因工程、纳米科学、人工智能)的三大尖端技术之一,正在实现当初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温斯顿教授的描述:使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

以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智能药物研发、智能辅助诊疗、智能影像识别、智能健康管理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医疗,正逐渐地向人们展示着令人神往的未来。以统计学、信息论和控制论为基础的计算机技术,在医疗这个以经验为依据的学科具有特有的优势,计算机对医疗大数据的处理能力比人脑更快、更准确。达芬奇机器人的超强稳定性、皮肤科辅助诊疗和病理切片识别的人机PK的结果已让人们对其刮目相待,好在前面已有Alpha Go频频战胜世界围棋冠军的冲击,人们对人工智能的能力已不再怀疑并充满期待。

人们不再为越来越多的工作被人工智能替代而担忧,而已意识到人工智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当足够多的医疗案例、医疗和健康大数据,在临床路径、诊疗方案、手术操作程序上的智能化,必然使人工智能医疗越来越多地在辅助诊疗、辅助医疗操作上发挥更大的作用,逐渐走向全面人工智能医疗的未来。

我们应该如此憧憬未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几乎替代传统的生活方式,人们用更多的时间去享受自己喜欢的事情:喝咖啡、听音乐、健身体锻、聊天游戏、感情生活……,而把那些枯燥反复、繁重无趣的工作交给人工智能化的计算机。

医生们把大量的日常医疗和健康管理交给人工智能,偶尔当忠实和理性的机器人遇到疑难杂症,反复运转最后死机报警时,人类医生才作为专家进行会诊,给予它新的指令以完成诊治;医生们不断地去面对新的疾病和健康问题,研究新的方法,再经过验证后,通过编程去完善人工智能医疗。

总之,我不会像互联网大佬那样不断地编织“长生不老、天下无医”的美梦,但我坚信互联网医疗和人工智能医疗必将改变传统的医学业态,枯燥无奈的“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的状态将被人类尽情享受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带来的便捷、安全、稳定、有效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医疗所替代,医生们用更多的时间欢愉地去攀越健康和医疗的新高峰。

(via:畅享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