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扎特对话张瑞敏:如何避免硅谷悖论

标签:超预算管理

访客:8884  发表于:2017-04-21 16:02:15

文/张广南

《超预算管理》的作者巴扎特• 伯格纳斯

如果在今天仍在用一百年前的技术制造汽车,你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既然这样,那么你为什么接受在今天仍用一百年前的管理模式来管理企业呢?!

挪威管理专家巴扎特伯格纳斯为这个问题持续思考了二十多年,思考的结果是写出了《超预算管理》的管理著作。巴扎特还在继续思考这个问题的终极答案,在管理大师加里哈默那里,他听到了中国的海尔正在进行对传统管理颠覆性的创新。在加里哈默和同事贾尼尼的推荐下,巴扎特来到海尔一探究竟。

“海尔非常有勇气进行如此大力度的变革,而且变革的深度远远超出我来之前的想象。”巴扎特说,此次调研让他对海尔非常佩服,并且学了很多东西。来海尔之前,巴扎特阅读过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的文章,带着很高的期待来海尔探访。跟张瑞敏交流完之后,巴扎特由衷地说:“我觉得不仅仅满足了我的期待,而且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巴扎特不仅仅是个管理学家,还担任过两家大型企业的CFO、CEO。他对张瑞敏的印象很深刻,“张首席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而且长时间非常一致地坚持自己系统的想法。我觉得海尔的员工是非常幸运的,我很羡慕你们有一个好领导。”巴扎特预感到,很快就会有很多外国人、外国公司到海尔来学习管理经验。

到底是怎样的思想碰撞深深触动了巴扎特的心?

本文用下面一组精选的对话回顾两位管理探险家的精彩时刻——

巴扎特:很多企业在科技创新方面充满激情,但在管理创新方面却非常胆小。海尔的独特之处是用科技创新的激情来进行管理的创新,非常难得!

张瑞敏: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关系是这样的,我坚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制度变迁理论创始人道格拉斯诺斯的观点:如果企业的制度和管理模式不对,就不存在真正的科技创新。如果企业的制度和管理模式对了,就会带来更多的科技创新。

巴扎特:我同意你总结的硅谷悖论。但创造硅谷公司的这些人肯定都是很聪明的人,他们为什么会看不到这一点呢?我觉得可能是这些小公司做大以后,请咨询公司学习大企业管理方法,最后变成官僚层级,变得僵化。

张瑞敏:其实你的书里已经有答案,自己主动给自己设定目标,和被动地接受别人设定的目标是完全不一样的。硅谷公司的创业者创建的时候是自己给自己设定很高的目标,非常有创业的动力,但是变大了以后,就变成被动地接受别人设定的目标,再没有主动性和创造性了。

海尔的“人单合一”说得极端一点,还不仅仅是超预算,而是去预算。因为每一个小微创业团队是自己给自己设定目标,我们只管你的目标是不是引领。

巴扎特:硅谷悖论打比方就像人从一个小孩慢慢变大,人变老的规律无法改变,但企业和公司是可以选择的。

张瑞敏:这个比喻很好,人没办法选择,公司可以变成很多小公司,变成很多“小朋友”。所以,有一句话我很欣赏,大不是美,小也不是美,从小到大才是美。

巴扎特:所有的公司都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制定目标,海尔是怎么做的呢?

张瑞敏:传统的公司制定目标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制定一个死的目标,但是人是活的,让这些活的有创造力的人去执行一个死的目标,所以整个公司就死气沉沉的。海尔的做法是两维点阵,横轴是“数”,纵轴是“人”。

我觉得预测未来不如创造未来,很多人关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预测未来,不如让创业团队自己去面对未来,自己去创造一个未来。

巴扎特:德鲁克说,传统的管理就是给员工添麻烦,让员工的事情更难办。

张瑞敏:德鲁克对我们启发最大的一句话就是他在美国CEO大会上说的那句,企业里最不懂企业的就是CFO,因为他只关注过去,而企业需要关注未来。当然你这个CFO除外。

巴扎特:科技和产品方面的创新是容易的,而管理创新很难。因为,对手很容易抄你的产品,却很难抄你的管理创新。所以,管理创新会成为海尔的竞争优势。

张瑞敏:对!管理创新与文化和哲学有关,就是基因。比方说,一个人活到一百岁,如果把他的生活习惯和食谱照着复制,你就能活到一百岁吗?不可能!

……

巴扎特:谢谢张首席,今天学到很多,我觉得非常震撼,不仅仅是因为海尔在商业上的成功,更是因为海尔在管理创新方面的历程让我敬佩。如果您允许,我想把海尔的案例加入到我的《超预算管理》书中。

张瑞敏:谢谢!您的《超预算管理》也带给我非常大的启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 -->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