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电商五年三换CEO,错的不是CEO是王健林

标签:CEO王健林万达电商

访客:28791  发表于:2017-02-14 10:02:05

  万达电商五年三换CEO,错的不是CEO是王健林

  万达电商第三任CEO李进岭离职了,入职仅仅1年。万达这样的后盾、年薪800万,居然还留不住人,实在令人诧异。

  小巴八卦了一下这位CEO:

  曾在宝洁、摩托罗拉、百事可乐等公司任职;

  2007年加入艺龙旅行网,后升任销售副总裁,全球酒店业务副总裁;

  2013年进入芒果网,出任公司CEO,中旅总社、芒果网合并后任中旅总社副总裁;

  2016年担任万达电商飞凡CEO。

  小巴又八卦了一下万达电商的发展:

  2012年5月,万达电商开始组建;

  2014年3月,第一任CEO龚义涛离职;

  2014年8月,万达、百度、腾讯出资成立万达电商,首期投资额50亿人民币;

  2015年6月,第二任CEO董策离职;

  2015年7月,“飞凡电商”品牌正式亮相;

  2016年8月,腾讯百度退出,“腾百万”散伙;

  2017年2月,第三任CEO李进岭离职。

  有消息称,李进岭离职后,飞凡不再招新CEO,由万达网络集团副总裁徐辉接管。

  王健林之前野心勃勃地说过,万达将打造全球最大的商业 O2O 平台,万达未来最大价值的板块是飞凡,飞凡将在 2020 年利润过百亿并上市。可现实并非如此,不然怎么会频频换 CEO。

  好吧,大佬们说的话,没有做到之前听听就好了。不过,相信王健林的内心也是很纠结的,万达的电商之路为何这么难走?小巴采访了几位大头,来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黄渊普

  长期关注产业互联网的亿欧创始人

  “传统巨头转型互联网,前三个 CEO 是炮灰很正常”

  飞凡第三任 CEO 离职,不是李进岭的问题,而是王健林的问题。

  一个传统地产公司的老板对互联网的认知是逐渐加深的,心态是逐渐调整好的,所以前三个 CEO 都是炮灰,这很正常。

  王健林对飞凡定下到 2020 年实现百亿利润的目标,是典型的线下商业地产定目标的方式。就如同苏宁发展了五年,对标是阿里,最后被阿里投资了,客观上来说原来的对标维度是错误的。

  王健林也是,一来就拉百度、腾讯,朝着阿里的方向去,实际上是对标维度错了。线下产业巨头做电商的目的是比原先线下的同行做得更好,但不要跟纯互联网公司去比,否则就是找了一个错误的对标。拿自己的短势和人家的长势去比,这是何必呢?

  所以李进岭的离职,一方面确实是业绩达不到标准,背后客观的原因则是,飞凡的对标维度选错了。

  所以,万达电商的发展要分三个步骤走:

  ①在大方向和战略层面,老板王健林已经认知到了,但没有正确地认知,这是老板的天花板所在;

  ②在技术层面,要嫁接先进的产品和工具,这方面飞凡做得还不错,但是跟阿里、京东还是差得很远;

  ③在企业文化层面,飞凡做得还不够,组织文化需进一步调整,引入互联网组织柔性的文化。否则战略上交了学费能慢慢加深,组织文化没有跟上也是白扯。

  鲁振旺

  万擎咨询 CEO

  “万达得先确定模式再找 CEO,否则会走一步错一步”

  三年来,飞凡的经营策略变化了几次,每一次都换一个方向、换一个 CEO,从最开始的卖货,到后来的 O2O ,再到现在的积分模式,即通过飞凡网能够接触到万达的各种服务,用积分打通各个板块形成闭环。但没有一次的业务是稳定的、明确的。

  最近一次的动作比较大,起初腾讯和百度都很感兴趣,但最后都退出了,因为烧钱比较多,而且他们也没有看出对自己现有业务有什么帮助。如今 CEO 又离职,说明这一次的尝试还是不成功的。

  其实,每一任 CEO 的压力都比较大,因为都要开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又得做出成绩。虽然一开始都是兴致勃勃,但最后发现难度挺大。

  其中一个原因是,万达集团的各个模块都独立运营,电商只是一个很小的一块,连万达的“亲儿子”都算不上,也就是一个“孙子”的感觉,很难去撬动万达的资源来做出一个新的模式。

  但万达电商又得依托于其他兄弟板块而存活,需要依托万达院线、万达广场等才能推进下去。但这些板块未必能全力扶持电商,这其中有各种矛盾。

  万达几年换三个 CEO,这是不正常的,自己都没有想好业务模式是什么,想要靠 CEO来确定商业模式,是不对的。所以万达首先得自己确定一个商业模式,根据业务内容来找 CEO,CEO 把业务落到实地。否则的话,飞凡就会走一步就错一步。

  冀勇庆

  “老冀说科技”创始人

  “万达强 KPI 考核下,李进岭只能选择离开”

  李进岭的离职,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①李进岭对完成万达集团的业务考核缺乏信心。

  此前,万达集团已经确定了飞凡 2017-2019 年的发展计划,同时批准了五年资金计划。飞凡要力争 2018 年实现整体盈利,2020 年利润过百亿并整体上市。此外,万达集团也确定了飞凡 2017 年的业务目标。

  对于职业经理人李进岭来说,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目标,实现起来的难度都非常大。而万达又是一家非常注重执行力的企业,“如果一两次完不成目标就要调整思路,连续完不成就要调整人,万达事业从不等人”。因此,在万达集团强 KPI 考核的情况下,李进岭只能选择离开。

  ②李进岭对转型后的飞凡业务缺乏经验。

  实际上,在 2016 年 2 月李进岭上任之前,飞凡的业务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销售商品和服务的 B2C 电商,而是转型成为面向购物中心提供整套“互联网+”解决方案的 B2B 技术提供商。

  转型之后的飞凡,需要一个对线下零售业务非常精通的 CEO,而李进岭对此并无深入的理解。

  但李进岭离职不代表飞凡的未来就非常悲观。

  未来飞凡的发展方向是主攻线下零售业,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其他业务一起,为线下商家提供端到端的“互联网+”服务。这其实也是未来零售业的发展方向,如今,互联网巨头也都在极力拓展线下。

  如果飞凡能够利用互联网巨头还没有完成线下布局的难得时间之窗,将线下商家组织起来并构筑足够的竞争壁垒,仍然有希望在未来零售业的大格局中占据关键的位置。

  文/巴九灵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