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春运的APP,移动互联网红利没有消失,只是在转移

标签:移动互联网

访客:13046  发表于:2017-02-10 10:05:32

正月初八,GPLP君就不说段子了,还是说点正经的过年见闻。

身在北京的GPLP君经常在各大互联网论坛听人高谈阔论: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消失。

不知道这些演讲高手们有没有“走基层”的经验,GPLP君总觉得老家的二大爷和隔壁村的小芳可能会不太同意这些调调。

加入春运的APP,移动互联网红利没有消失,只是在转移

春节期间,GPLP团队没有闲着,果断在自己家乡做了一些小调查,看看在一线城市大谈红利消失的人们是不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电商、红包、网约车、移动支付,一个都不少

GPLP团队成员的家乡基本在三线城市、县城以及乡镇,据各路人马的反馈汇总,这些地方基本延续了一线城市的移动互联网风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外卖、打车、团购、微信……该有的APP基本都有,基本的衣食住行,覆盖面和大城市比毫不逊色。但是又呈现出各自的特色。

FX的老家以鼻烟壶和家具出名,以往销售都会采用线下鼻烟壶城和家具城的形式,往往几家独大。但最近几年,很多小企业通过淘宝也找到了另一条路,他们会在线下开店,同时号召县和村镇有这方面技术的家庭作坊根据淘宝顾客的个性需要来定制,而且价格便宜。于是,在老家出现了一些收购点,接受质量合格的产品,再通过淘宝卖给全国的消费者,效果不错。

除了借助电商发展当地特产,FX还发现,家里的超市里都会显示二维码,接受微信和支付宝的扫码支付。

红包大战也是每年春节一项必不可少的节目,特别是亲朋好友没有在一个地方时,红包成为了联络感情的一剂良方。

Aurora发现,往年亲戚给自己发压岁钱都是现金钞票,特别是家里的老人,但自从开始玩上了微信,发压岁钱的技能似乎也与国际接轨了。今年的大年三十,老爸发的就是微信红包,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划几下,钱就从他的钱包转到了自己的钱包。

JX的老爸虽然今年在北京过年,但今年大年三十基本上也是和老家的朋友们在抢红包和发红包中度过,根据红包记录,一共发出去23个红包,收到红包56个,总成绩为30块8毛。尽管一天下来,收入还不够吃一顿晚饭,老爸却非常乐呵,红包甚至把沉寂多年的小学同学群都激活了。

2月3日,微信发布《2017微信春节数据报告》,报告称,除夕至初五,微信春节红包收发数达到了460亿个,同比去年增长43.3%。其中,广东向湖南发了最多红包,其次为湖南—广东、广东—广西、广西—广东、北京—河北。这里面,二三四线城市的贡献非常大,统计称,江苏一共发了29.3亿个红包、山东26.4亿个、河北24.2亿个、浙江24.2亿个。

老爸老妈们守着手机抢红包时,年轻人最期盼的事情就是可以和老同学们聚会。阿泰描述了小伙伴们在移动互联网陪伴下一天的行程:行程计划是早起在微信群里开小会决定的,在糯米团的火锅券和电影票,美团的浴场券。我和好友们都有选择困难症,每一年有限的相聚时间,很大一部分都花在去哪儿,吃啥这样的事情上。随着移动APP和快捷支付的普及,不仅聚会效率提高了,重要的是更多的时间用在了联络感情上。

不过,大家都发现,老家虽然也有滴滴这些网约车工具,但是用到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是习惯在路边招手拦车。网约车在一线城市都有了规范条例,火得一塌糊涂,但貌似跟三线城市没关系。二三线城市的家庭都有自己的汽车,他们的出行大部分时间都会开车,停车不收费,路况也不像大城市那么拥堵。类似于滴滴打车一类的移动打车软件在县城使用频次不高,打开软件,附近很少有车响应,这个等待的时间里,其实路上已经呼啸而过好几辆空车了。

如果有一副各路APP的活跃点地图,你可能会看到,随着春运大军的迁徙,这些活跃点也跟着在发生转移。

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前路渺茫?或许小城市是第二天堂

在去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百度CEO李彦宏谈到了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消失的观点。他认为,红利消失,并不是说大家以后都不会用手机上网了,而是说靠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已经没有可能再出现独角兽,因为现在的市场已经相对平稳,我国的互联网人口渗透率已经超过了50%。

不只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公司都早已经开始预警。马云在几年前就在说,阿里巴巴是一家数据公司,我们做电商的目的不是为了做买卖。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阿里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流量变现了,而是在流量的基础上进行深度挖掘,未来的生意是围绕一个个的具体的、个性化的人做文章。要知道,阿里可是积累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公司都无法匹及的消费者数据库。

不只是公司老大在预警,投资圈里也早已经对于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惴惴不安,因为有人有市场、只要闭着眼睛砸钱圈粉的套路已经不好使了。

百度成立初期,当时不到一千万的中国网民,如今中国网民的数量已达7亿之多。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的第39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称,截至2016年12月,我国互联网普及率为53.2%,在7.31亿的网民中,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在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态势下,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讲面临着严峻挑战。

显然,大家所谈到的移动互联网红利基本还是人口形成的市场红利。在此基础上,人们衣食住行各方面,基本形成了一家和几家独大的局面,他们掌控了全国十几亿人口的市场。当新增人口数量下降,特别是智能手机用户数量下降时,巨头们的前路当然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狂奔了。

对于投资人来说,无法狂奔的市场,意味着投资回报率将大大下降,投中独角兽的概率也降低了。

当然,巨头们也可以在存量的基础上不断提高服务,提高技术,做好用户体验,对不同客户差异化管理。这是一条路径,但GPLP君今天要谈的另外一条路径:第二市场,或许这也会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的第二天堂。

腾讯的掌门人马化腾此前就说到,尽管移动互联网这一波已经过了几年,它的斜率已经放缓,但是它的体量是很大的,上面还有很多可以创新的地方。

GPLP想说的第二市场就是二三四线甚至是县级城市。

阿里巴巴的《2017年中国年货大数据报告》就显示,2017年年货节期间,从洋货在各城市的消费占比来看,克拉玛依市、巴音郭勒蒙古自治州、乌鲁木齐和石河子四座来自新疆的城市竟跻身榜单前五。看得出来,电商的渗透也正弥补了这些地方线下渠道的不足。

移动互联网在二三线城市的发展方向

除了电商,移动互联网在二三线城市的发展方向,GPLP认为还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

1.服务业互联网化转型,O2O渗透

消费者的用户习惯已经具备,用户需求刚需越来越强,懒人经济在二三线城市正慢慢兴起。互联网跨界传统行业的七个热点领域,包括上门服务、打车租车、在线旅游、在线教育、娱乐消费、网络理财、在线医疗,二三线城市的用户需求和市场成熟度与一线城市差异日趋减小。我们能明显的发现,移动互联网给二三线城市生活带来越来越多的方便,比如不想做饭,就在线用美团,饿了么定外卖,支付宝交话费,电费等。

2.直播经济

直播相对来说,需要投入的资金不会太多,在二三线城市有较大的空间发挥空间。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某方面独特的能力,比如颜值高可以开直播刷脸,积累粉丝;很会聊天,可以开直播逗粉丝开心。当然,直播这个新兴领域的机会也是转瞬即逝,很多玩法都已经被尝试过了,怎么找到新玩法,可能还得动动脑筋,毕竟流量变现已经越来越不容易了。

3.本地生活服务

本地生活服务是个很大的概念,机会很多,如果说从小角度切入,GPLP会比较看好为本地提供生活服务的自媒体,原因是,自媒体的投入成本不会太高,小团队即可运作,在积累到一定粉丝后,在二三线小城市,就可以做区域生活服务电商等。

当然了,在小城市创业,各种资源的短缺和大城市比起来不是一星半点,眼下,已经有不少风投基金、创业孵化器把分舵开到了一些省会城市。GPLP认为,关键是要形成规模效应,硅谷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