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纪最愚蠢的谎言:“马云们”砸了实体经济的饭碗

标签:电商马云渠道实体经济

访客:19572  发表于:2017-01-18 09:58:35

  本世纪最愚蠢的谎言:“马云们”砸了实体经济的饭碗

  这是一个充满奇谈怪论和谎言的年代。似是而非的“自媒体”标题、夸张到没有边际的商业炒作、各类装神弄鬼的保健养生假说、政客们寡廉鲜耻的鼓噪……这些噪音搅扰着我们的生活,蹂躏着我们本就脆弱的理性思维。这之中,最大也是最愚蠢的谎言或许是:“马云们”砸了实体经济的饭碗;实体经济悲催、市场上假货泛滥都是电商们惹的祸。

  说“电商砸了实体经济饭碗”,是把电商乃至“互联网经济”与实体经济对立起来的说辞,这一说辞把电商排除在实体经济之外。而根据一般的定义,电商本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因此,这一命题本身就有逻辑错误。

  “实体经济”一词在10年前是美联储频繁使用的词汇,指与国民生活最相关的经济形态,包括农业、制造业、进出口、运输业、分销零售业等。在美国,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是排除在实体经济之外的“虚拟经济”。其实,我们无需太过学术地研判这一概念,可以说,实体经济是与民生密切相关的经济形态。

  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注意不是英文词“Virtual Economy”)是相对实体经济而言的,是经济虚拟化(西方称之为“金融深化”)的产物。广义地讲,虚拟经济除了目前研究较为集中的金融业、房地产业,还包括体育经济、博彩业、收藏业等(引自百度百科)。

  虚拟经济的概念由马克思提出的虚拟资本(Fictitious Capital)衍生而来。马克思认为,虚拟资本是在借贷资本和银行信用制度的基础上产生的,包括股票、债券等。虚拟资本可以作为商品买卖,可以作为资本增值,但本身并不具有价值;它代表的实际资本已经投入生产领域或消费过程,而其自身却作为可以买卖的资产滞留在市场上。由此可见,虚拟经济的产生和存在与互联网并无直接关联。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信息技术不过是人类提升劳动生产率的一种有效工具,与电力、内燃机车没有本质区别。如此,“电商摧毁了实体经济”的命题也就不攻自破了。

  一种革命性的技术出现并得到普及,肯定会对旧有的商业环境中的某个节点、某个角色造成冲击。电子商务的出现也不例外。像网络媒体要逐步取代传统媒体一样,作为一种商品营销渠道的重大变革,电子商务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传统的产品流通渠道。因此,最痛恨“马云们”的人应该是那些从事传统分销和零售的渠道商们。

  笔者的一位好友就是做IT产品分销的,受电商冲击,但依旧要固守阵地,闹得生不如死,他确实憎恨马云和刘强东。以前中关村(000931,股吧)的经销商们曾拉着横幅到京东门口闹事,但另一方面,他们又从京东购入价廉的商品转手加价卖给他们的客户。渠道商,有个对应的英文名字——“reseller”,直译过来就是“转卖商”,这是个古老的职业,“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说得就是这种人。一种商品简单倒卖后赚个价格差,这类倒手生意在交通、信息不发达的过去还有存在的价值,如今它已完成了历史使命,该退场了,电子商务环境下的渠道扁平化大势不可逆转。“制造商总代理二级代理零售商最终用户”的传统渠道模式必然被“制造商电商平台最终用户”或者“制造商代理商电商平台最终用户”的新渠道模式取代。

  于是,我们看到一些临街店面经营得越来越惨淡,因此有人就说电商影响了经济繁荣。这个论调是站不住脚的。比如,美国传统的家电连锁零售商“线路城市”(Circuit City)的倒闭、BEST BUY的衰落是这一趋势的最好例证:如此有实力的连锁企业尚难阻挡电商潮流,何况一两个路边的单店?然而,大型流通企业的倒闭并没有影响美国的经济繁荣。更何况,经济繁荣与否与路边店面多少并没有直接联系。

  恰恰相反,因为电商缩短了经销渠道,降低了渠道成本,这样可以给制造商更多的利润空间,给最终用户更多实惠,从而拉动了内需,实质上起到繁荣经济的作用。传统的经销商、零售商从本质上说并没有形成价值增量。一枚鸡蛋厂商卖给总批发商1毛钱,总批发商卖1毛5给二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卖2毛给零售商,零售商卖5毛给最终用户。最终用户消费的还是厂商的那一个鸡蛋,中间没有实质性增值,反而降低了新鲜度。我们可以看到,是层层经销渠道造就了价格泡沫。

  而电商环境下,厂商可以直接通过电商平台销售,一枚鸡蛋卖2毛5,给电商的费用和自己运营人员的成本不到5分钱,而自己的毛利润却增加了一倍。他们可以有更多的研发开支、设备改进开支,抑或可以给员工更多的奖金,员工收入高了,从而进一步拉动内需。可见,电商平台的存在可以极大地优化经济结构,提升厂商的研发能力和竞争力,最终促进经济繁荣。

  2016年“双十一”一天销售额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支付宝支付高峰时每秒完成12万笔交易(2009年淘宝“双十一”的销售额为5200万元,仅仅7年上涨2000多倍)。试问,哪个线下连锁店能支撑如此大交易量?淘宝、天猫用不多的成本就完成了如此多的交易量,本身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再强调一遍:

  没有增值服务的任何中间渠道环节都是没有存在价值的。电商平台短路了这些渠道商,砸了他们的饭碗,是社会的进步。

  当然,电商的存在并不会取代所有的传统渠道商,一些大的分销商利用电商平台会活得更好。比如神州数码。根据神州数码的财报,2016年上半年,神州数码实现营业收入117.1亿元,同比增长5485.05%。再比如,具有增值能力的渠道商,如增值代理商(VAR)、系统集成商(SI)等并不会受到电商的多大冲击。换言之,电商模式下,淘汰的是那些一没资金二没技术实力的渠道商。这样的渠道商难道不应该被淘汰吗?你就会卖鸡蛋,连把鸡蛋孵出小鸡的事情都干不了,市场要你做什么用呢?

  其实,制约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是“真正”的虚拟经济过度“繁荣”。这主要体现在:(1)广义货币M2供给量过大。从总体上看,1998-2001年四年间,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比1997年底增长了74%,远远高于此期间实际经济增长率与物价上涨率之和。M2供应量过大,意味着给虚拟经济和中间环节注入活力,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实体经济的发展。(2)实体经济税负过大,这方面已经有太多讨论,在此不议。(3)股市疯涨。政府鼓励股市发展,初衷是考虑刺激沉睡的民间资本向有潜力的实体企业转移,但事与愿违,造成的结果是股市成了“实体企业”圈钱的战场,弄假成风,套现就跑,根本没有刺激实体经济的发展,反而变成了釜底抽薪的败招。(4)房地产泡沫。这也无需赘述,大家看得很清楚。(5)过高的流通成本。虽然电商降低了一部分流通成本,但是中国的物流成本已经造成了中国经济的“粥状动脉硬化综合症”,高速公路成了中国实体经济的吸血鬼,这个鬼不除掉,中国实体经济无望。(6)过快的基础设施投资。温总理那时大手笔一下子4万亿,各种产能给激发了,结果这两年要拼命调结构、去产能。但产能一时也去不掉,工人还要发工资,地方还要税收养公务人员,于是只能靠追加基础设施投资来消耗过剩的钢铁和水泥。而这些基础设施对其他实体经济的繁荣贡献率又不高,资源就这样浪费了。仿佛一个已经有两个驼峰的骆驼非要修建第三个驼峰一样,整个中国就像一个大工地,对实体经济的实际投资很少很可怜。

  当然,解决上述问题是个系统工程,也不是本文的重点。笔者想说的是,实体经济的企业主都在利用电商平台来增加他们的销售收入,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之所以稳固向前,就是托了电商的福。

  未来,淘宝、京东、亚马逊等电商平台还会进一步发展,我们没有必要看人家成功就犯红眼病。互联网留给每个人、每个企业的机会是均等的。基于垂直领域的电商平台、区域电商平台依旧是很大的蓝海市场。交易功能将成为未来互联网平台上的功能之一,与其他功能匹配、协同工作。这种模式将在多功能垂直社区平台上开花结果,这是早先美国CNET“内容X商务”模式的升级版,即“自媒体内容X社交系统X淘宝式电商平台”,笔者认为,这将是未来垂直社区的一个主要商业模式。

  总之,互联网、电商、信息技术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请不要再骂淘宝和京东“破坏了实体经济”,撸起袖子,加油干吧!

  来源:中外管理新媒体 谢少常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