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有那么多大牌加入阿里“大数据打假联盟”?

标签:大数据云计算电商技术产品

访客:27768  发表于:2017-01-17 09:07:33

1月16日,在阿里巴巴的倡议下,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在杭州成立。阿里巴巴与首期入盟的约20个创始成员发布《共同行动纲领》,致力于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让打假更有力、更高效、更透明。据了解,该“大数据打假联盟”采用定向邀请制,首批入盟的成员包括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等约20个品牌。(1月16日新华网)


为啥有那么多大牌加入阿里“大数据打假联盟”?

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的成立,是构建知识产权保护新秩序的重要举措。长期以来,假货与社会发展始终如影随形。然而,打假基本是在单打独斗,执法机构、品牌权利人等多股力量,并未形成长期合力,打假线索、打假成效与经验往往难以被各地各机构共享共,导致打假变成“打地鼠”:售假团伙“打一枪换个地方”,黑工厂摇身一变东山再起,假货黑产链始终难以被斩断。事实上,打假不能单纯依靠一个机构、一家公司或者一个行业、一个区域的力量,打假治假需要全社会、全世界行动。此次在杭州成立的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参与打假。

由“大数据打假联盟”不由得想到,在2016年5月,一个名叫国际反假联盟(IACC)的组织,“出于某些成员的顾虑”,出于对中国企业的傲慢与偏见,暂停了阿里在该组织的会员资格,让一些原本愿意与全世界打假者战斗在一起的中国企业,面临有心无力、有劲无处使的尴尬。在“地球村”时代参与国际市场打假,与其受制于人,不如听命于自己,扯起国际打假的旗帜。此番,中国企业倡议成立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组建自己的国际性打假联盟,无疑正是基于这种清醒认识,彰显了中国企业勇于在国际市场担负起打假重任的态度与决心。国际反假联盟中那些“顾虑重重”的会员,不知作何感想?

从报道来看,咱们这个“大数据打假联盟”,从一出生就有较强的号召力,首批入盟的成员包括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等约20个著名品牌。为啥有那么多国际大牌加入?从根本上说,那些国际大牌同样是“苦假货久矣”;同时,它们对“大数据打假联盟”倡议者阿里抱有足够的信心,信心不仅来自于阿里的打假决心,更来自于阿里的打假成效——据披露,仅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之间,依托阿里的“大数据打假新兵器”,我国执法部门已经关闭了约675家假货的生产、库存和销售点,诸如跨国假冒润滑油案、假冒安利产品案等等,让阿里成为打假的一支重要力量。

虽然我们在为“大数据打假联盟”的成立叫好,但必须明确的是,一些电商企业总是积极与品牌商携手共战假货,乃至于牵头组建打假联盟,并不是说,电商平台就是假货源头,假货在网上泛滥成灾的源头在线下,一个浅显道理是,如果厂家不肆无忌惮地制造、销售假货,实体店与网店还能肆无忌惮地出售假货吗?比如福建某地曾因大量产出仿冒名牌的运动鞋,被戏称为“假鞋之都”。时至今日,虽经当地政府多次打击,但假鞋仍屡禁不止。故而,打假应是一个都不能少的全民打假,不单是电商的事儿。在复杂多变的互联网环境中,期待出现更多的多方参与、社会共治的知产保护新秩序。(南方网何勇海)

阿里巴巴组建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 将定期公布打假信息

1月16日,在阿里巴巴的倡议下,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在杭州成立。阿里巴巴与首期入盟的约20个创始成员发布《共同行动纲领》,致力于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让打假更有力、更高效、更透明。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花名“灭绝师太”)认为,数千年来假货绵延不绝,并且出现全球化蔓延的趋势,而传统的线下打假方式显然难以根除假货源头,“线下假货‘打而不绝、越打越多’,我们唯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有胜利的希望”,因此阿里巴巴愿意贡献自己十年打假的所有经验、能力、技术和资源,“与全世界打假者战斗在一起。”

据了解,阿里巴巴大数据打假联盟采用定向邀请制,首批入盟的成员包括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等约20个品牌。

一呼百应,约20个品牌成为联盟创始人

毫无疑问,阿里巴巴已经成为打假国际合作的最重要力量,“大数据打假新兵器”也在实战中不断提升威力。因此,当阿里巴巴抛出组建联盟的橄榄枝后,国内外的品牌权利人表现异常踊跃,期待加入这一打假联盟,以便更好地参与相关规则的制定。

作为联盟发起人,阿里巴巴不得不启动“定向邀请”,将“创始成员”名额约定在20家左右。最终,经过审慎评估,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贝德玛、安利、玛氏、保乐力加、华为、苏泊尔、九阳、索尼、三星、西部数据(西数及闪迪品牌)、佳能、福特等成为联盟首期成员。

事实上,阿里巴巴从未停止与品牌携手共战假货,越来越多的国际品牌都在寻求阿里巴巴“打假中国队”的协助。截至2016年底,阿里巴巴已与苹果、Burberry、LV、Cartier、Nike等逾1.8万个国际品牌展开打假合作。

华为相关负责人认为,阿里巴巴利用大数据开展了积极有效的打假行动,是当之无愧的打假领头羊,“我们对大数据打假联盟勾勒出的知识产权保护蓝图充满期待。”

打破陈规,构建知产保护新秩序

一个令人非常无奈的现实是,假货与社会发展始终如影随形。然而执法机构、品牌权利人等多股力量并未形成长期合力,追踪线索往往难以被各地共享,导致打假变成“打地鼠”:售假团伙打一枪换个地方,黑工厂摇身一变东山再起,假货黑产链始终难以被斩断。

基于此,阿里巴巴借助“大数据打假联盟”成立之际,向权利人、行业协会、专家学者、律师、知识产权代理机构以及致力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其他团体和个人发出倡议,共同构建大数据时代的知识产权保护新秩序。

联盟成立当天,郑俊芳代表阿里巴巴做出四大承诺——持续提供大数据和技术支持、开放并持续推动各方合作的打假生态、对联盟会员提供阿里巴巴的优先服务、邀请联盟会员参与阿里巴巴相关政策的制定与调整,“阿里巴巴将与联盟成员共享大数据和技术能力,穷尽一切手段、掘地三尺要把线下假货源头根除掉。”

同时,首批入盟的约20家品牌也做出郑重承诺,愿意持续投入打假资源、履行及时鉴定义务、分享假货识别知识并对消费者进行教育,以及积极参与联盟活动。联盟成员发布《共同行动纲领》,宣誓“从我做起,让打假更有力;共享资源,让打假更高效;公布成果,让打假更透明”。

浙江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王晖认为,阿里巴巴与公安机关开展了密切合作,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为公安机关对制售假行为实施全环节全链条查处、开展源头打击提供了有力支撑,极大提高了公安机关对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刑事打击效能,“希望阿里巴巴继续运用好大数据打假新兵器,为建立适应新时代需要的知识产权保护新秩序做出更大贡献。”

郑俊芳透露,成立联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继续用大数据赋能打假生态,凝聚最大社会共识,同时定期公布打假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仅在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之间,依托阿里巴巴大数据,执法部门已经关闭了约675家假货的生产、库存和销售点。

首期联盟成员:

阿里巴巴、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贝德玛、安利、玛氏、保乐力加、华为、苏泊尔、九阳、索尼、三星、西部数据(西数及闪迪品牌)、佳能、福特等。

支持部门:

浙江公安厅经侦总队、湖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山东省公安厅食药环侦总队,黑龙江公安厅经保总队、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义乌市公安局、佛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南京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浙江省工商局、河南省工商局、重庆市工商局、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等。

来源;南方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