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一点也是爱 互联网公益如何影响中国

标签:热点

访客:4861  发表于:2017-01-09 08:20:39

【导读】除了雾霾,发展中的中国很多问题是需要公益的力量,而公益不仅仅是单纯的捐钱捐物,我们还有很多方式,而公益的未来是影响更多人,去解决一些难以解决的众多社会问题,而公益需要更多人去关注,这关系到你我的未来!

鼠标一点也是爱 互联网公益如何影响中国

最近几天,全国人民都过的很揪心,因为从北京到南边的广东佛山,挥之不去的雾霾,让我们的身体和心理上的感受都非常不好,大家都在追问面对雾霾应该怎么办?产生雾霾的因素有很多,不管是煤炭粉尘、汽车尾气甚至是烧烤,在拷问工业化排污的因素之外,其实面对雾霾,我们每个人的行为,也都息息相关,无法置身事外,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

  让生活更加环保,让生活更加有意义,这是现在很多公益所提倡的,包含环保公益在内,公益不仅仅帮助减少现实中的雾霾,还有一些看不到的雾霾。

  越来越多的公益事件在互联网发生,公益让整个世界更加美好,但公益是把双刃剑,各类负面的、虚假的公益事件的发酵,往往给公益事件带来负面的效应。那么,对于互联网行业和我们个人,为什么要做公益,如何恰当的利用好互联网去帮助这个世界?最实际的,除了雾霾之外,中国还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这并不是靠几篇鸡汤来洗涤的,而是应该深刻的进行反思。

  公益不仅仅是捐钱捐物公益之心应该从点滴开始

  谈起公益,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朋友圈的各种募捐的文章和链接,诚然,直接捐钱和捐物是一种直接的公益方式,但有时候并不简单。

  去年刚刚被评为“CCTV年度慈善人物”的姚明在接受采访中就坦然,有时候做慈善是一种添乱,他认为,作为名人去直接落地做慈善往往容易被特殊对待,还有一些真实情况是不太容易知道的,他拿特殊人群(智障、残疾)举例,这部分人往往因为偏见,被常年关在家里,并不会得到救助。

  也就是说,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并不会得到真正的帮助,知名公益组织“爱心飞扬”创始人曹扬表示,在互联网上做公益并不容易,作为专业公益组织都会受到欺骗,他认为:在互联网上,很多信息是不对称的,甚至很多的信息是过期的,比如常见的有各种山区需要学具、衣物等等。很多的信息需要调查,但是公益机构的精力是有限的。对于互联网公益,他说专业的事情要让专业的公益组织做,并且要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贪求大而全,反而会顾此失彼,且能力有限。

  缺乏真实信息的原因是大众媒体并不能深度跟踪和探访真正需要提供帮助的人群。浙江卫视前主持人亚妮最近成为互联网的红人,在杭州“TOPSTALK”演讲中,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仅仅是因为一次歌唱大赛,他发现了在山西太行山里面一个特殊的盲人群体,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小调,其完整的曲牌曲目和原生的演唱方式就保全在“没眼人”这个特殊的群体。

  但如果不是她放弃了主持人的优越生活,散尽家财,还有十年以上的跟踪,这个群体的故事恐怕就会被淹没,而“这些“上天不要的人”,眼没了,心却是亮的”传奇故事再也无人知晓。

  从专业公益角度,公益真不是一时的冲动和捐钱捐物能解决的,需要大众媒体、公益组织、国家和每个人的长期关注才能做的好,这样的关注是每个普通人养成公益的习惯,从每一天,每个人的点滴做起,并且坚持下去,所有人的长期关注和坚持,这样的公益才有意义。

  互联网也可以帮助普通老百姓做好公益

  正如大家深恶痛绝的雾霾,碳排放超标是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减少碳排放也是非常重要的指标,除了《京都议定书》》把市场机制作为解决二氧化碳为代表的温室气体减排问题的新路径,即把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商品,从而形成了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交易,简称碳交易。11月4日,《巴黎协定》生效,这说明了中国在绿色发展上的承诺,从顶层设计到行业创新,中国都在积极努力。

  那么,听上去高大上的国际协议,跟普通人治理雾霾又有什么关系?实际上,正如很多专业公益人士所说的,在公益上的信息不对称现象很多,在碳排放上,除了国际性的碳交易外,自我减排也是很多公益组织和企业在倡导的,比如说:更新排污设备、种树等等。

  这两天刷爆了朋友圈的支付宝账单,除了各位“剁手成果”展示外,实际上,4.5亿支付宝用户,也就是我们自己,都参与了这个伟大的公益行动中去了。

  首先是支付宝设立了碳账户,每年我们自己的减排成绩都会在里面体现,而这个减排数据也并不是程序员的随便建立的算法,蚂蚁金服和北京环境交易所合作,开发计算相应绿色低碳活动减排量的计算器以及方法学,由此计算出相应的减排量。用户通过进入“蚂蚁森林”,可以开启个人碳账户,同时对互联网业务中的低碳行为和效果有更直观的理解。

  最直接的,通过社交行为以及“蚂蚁森林”游戏公益活动,比如用户步行、地铁出行、在线缴纳水电煤气费、网上缴交通罚单、网络挂号、网络购票等行为,就会减少相应的碳排放量,可以用来在支付宝里养一棵虚拟的树。领取好友的绿色能量,最后在线培养成树,而这颗树将由蚂蚁金服与阿拉善SEE基金会等公益组织直接在现实区域种下一颗数。

  永远不要小瞧互联网长尾效应所带来的结果,哪怕就是戳几下屏幕:根据蚂蚁金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蚂蚁森林开通超过5000万人,每天产生低碳减排量1000吨,合作公益组织已经种下真树52万棵。

  在这场游戏当中,每个网友都做了贡献,并且可以预见这样的减排成绩结果坚持下去,将会极为惊人,因为还有4亿用户没有激活,一年种下500万棵帮助吸收二氧化碳的树木的力量,实际上也是在无需逃离北京的情况下,减少雾霾的压力。

  除了降低雾霾互联网公益还做了更多

  据支付宝2016年度爱账户显示,爱心捐赠用户中,46.2%是80后,26.6%是90后,也就是说,年轻人占了8成。从捐赠方式来也能看出,移动,已是这代人的最常见的生活方式。来自手机端的捐赠总笔数约为2083万笔,是pc端捐赠笔数的近两倍,捐赠金额是pc端的两倍多。

  获得捐赠金额最高的前三个公益项目分别是壹基金儿童月捐、壹基金月捐和免费午餐。以免费午餐为例,创始人邓飞,从嫉恶如仇的知名深度调查记者,转型成为公益组织创始人,免费午餐是其中国乡村儿童联合公益的其中一项,包括大病医保、E农计划、让候鸟飞、水安全计划、心唤醒等等专项公益内容,让这个曾经擅长用笔杆子救人和抓坏人的湖南汉子,用在线公益的方式,帮助了无数的人,这也是利用互联网传播能力建立的公信力背书,通过支付宝这样的平台帮助了更多的人,如果没有互联网,可能很多的公益组织的能力并不会如此强大,互联网的无边际属性再一次显示了威力。

  在中国宣布停止从死刑犯捐献器官之后,中国的医疗用器官捐献曾经面临极大的挑战:缺乏器官来源,让很多重症患者丧失了生存的机会。

  截止2016年11月5日,中国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75471人,已见证成功捐献9220例,已救治器官衰竭患者25772名。可是,残酷的现实是:目前每年中国有几十万患者等待器官捐献,这部分人或者有机会获得光明,更多的是等待生命的重新绽放。

  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最直接的就是原有传统的捐献登记过程比较繁琐,并且分散在各地,而支付宝宣布,子按下登记器官捐献人数,截止到2017年1月6日 12时,施予受网站登记总人数 127235人,其中通过支付宝登记 85189人。

  这个数字意味着:短短十五天,通过支付宝登记的人数,超过过去任何所有年份的全国总计。

  1月5号,马云与宋小宝的小品被刷屏,连腾讯QQ都忍不住放了一个大弹窗,这是马云把自己朋友圈娱乐明星的很多人请过来,给另外一个特殊群体乡村教师在三亚的一次公益表彰,又是通过大众媒体的方式进行了传播,这样的传播有助于公益的实施。

  曹扬的“爱心飞扬”最早在西祠胡同是个讨论版,而西藏青海的孩子们因为他有了衣服和图书馆;邓飞的免费午餐是从微博走向了支付宝,孩子们不再需要从山里背着米上学,还能吃上肉;浙江卫视的亚妮默默的十年又是通过互联网传播获得了关注,拯救了非遗曲目,这些知名人士的努力是一个榜样,互联网提供的是一个载体和渠道,互联网平台让小小公益能变的更大,而我们每个人的日常消费行为也有可能成为沙漠戈壁旁的一棵棵树苗。

  所谓公益的本质,并不能立刻让天空中的雾霾瞬间消失,也不能拯救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但是我们应该能看到,只有通过公益,更多的孩子会获得知识,走出大山;我们的碳排放不断减少,环保意识不断增强;我们对于文化的尊重不仅仅限于口号……

  公益能帮助的是用慈善和公益去化解社会问题,这是国人的良知和本性,也是一种柔软,并且这种柔软改变中国!(作者:王新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