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形

标签:管理哲学

访客:4206  发表于:2016-12-29 00:34:12

谋治之道,百姓之学、百学之尊、国之大学。管理学作为人类社会诞生最早、应用最广、影响最大和研究人群最多、参与人群最多、意见分歧最大、规律探索最难的学科,或可称为人间“大道”。自打猴王开始统治猴群起,管理学即成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焦点。无论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角度论证,或是从人类社会发展痕迹探寻,人类社会发展史,本质就是管理学发展史。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其他学科或可对其起到推波助澜作用,但能从根本决定人类社会兴衰存亡唯独管理学。举个简单逻辑:没有医学,社会人口或将少些;没有电学,夜间生活或将暗些;没有力学,人类生活或将原始些。但是,若无管理学,人类必将从混乱走向疯狂,从疯狂走向灭亡。举个实例:1986年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无疑是人类灾难史上最黑暗的一幕,前苏联总结此次浩劫虽有前后矛盾的两个结论,但两个结论皆指向“管理混乱”四个字。

纵观能给人类社会带来毁灭的战争,被屠戮的一方,必为实力弱的一方,而实力弱的一方,必是内治无方的一方。反推即为:内治无方则实力弱,实力弱必被屠戮。企业亦如此,管理无方就要亏损,亏损就要破产。从某种角度上说,国家之间的较量,企业之间的竞争,本质上都是管理工作的较量和竞争。例如,邪恶的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两者若未在国家管理层面取得成功,其有实力发动世界战争?再如,时下中国之所以让美国、日本等国感到心神不安、食不甘味,原因不是眼红中国人暴富,而是焦虑国力持续暴增下的“中国复兴梦”,而中国国力持续暴增得益于目前世界上最科学的国家管理形式:社会主义。正因如此,美国、日本等合围中国的第一仗便是竭尽脑汁地诋毁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意图让国人放弃此种最科学的国家管理形式而使中国陷入混乱和衰退。为此,美日等国还设法怂恿茅某轼、李某复等媚外人物“围殴”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而任某强、孙某英等人则是“吃别人的饭砸别人的碗”地坐在边上为茅李等人摇旗呐喊、擂鼓助威。然,无论此等厮类如何诋毁中国国家管理形式的科学性,事实胜于雄辩,中国国力持续暴增证明了一切,美日等国坐卧不安证明了一切,菲越等国惶恐不安证明了一切,千里之外澳大利亚忐忑不安证明了一切,无约盟国俄罗斯纠结不安证明了一切。此种境况如同战国时期齐、楚、燕、韩、魏、赵一般,六国因对秦国国力持续飙升而惶惶不可终日,进而狗急跳墙地竭力毁谤秦国为“虎狼之邦”(如同美日等国竭力抛售“中国威胁论”),见毁谤不成,竟师出无名地合纵围殴秦国,而此恰恰证明了商鞅变法下秦国治国模式的科学性。言及此处,有同志或问:何种管理方算科学?

管理实践特别是企业管理实践中,我等常常夸赞某人管理能力强,赞其有定力、有魅力、有魄力、有眼力,但真正科学有效的管理绝不会体现在管理者身上。“圣人之师”管仲有言:“虽有巧目利手,不如拙规矩之正方圆也”,此即说,真正科学有效的管理不会体现在管理者的“巧目利手”上,而是体现在匡方正圆的法规制度上,此亦为老子主张“无为而治”的精髓所在。“无为而治”非指管理者可以翘着二郎腿当甩手掌柜,而是通过法规制度这只“无形的手”实施管理,最终达到“无为而无所不为”境界。韩非子曰:“治民无常,唯法为治”,法规制度是管理者的隐形翅膀,是管理工作的主要工具,是管理工作“大音希声”的具体表现,而基于法规制度基础上的法治化管理就是“大道无形”的表现形式。

当然,非有法规制度就能实现法治化管理。老子在被誉为东方圣经的《道德经》里说过一句话:“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谓的“道法自然”就是唯物辩证法所主张的“按客观规律办事”。法规制度若不符合客观规律,法治化管理就要面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问题。同时,法规制度若与客观规律相悖,轻则形同虚设,重则适得其反甚至出现“苛政猛于虎”的问题。故而,制定法规制度应严格遵循客观规律。

有同志或问:制定法规制度需要遵循何种客观规律?有个简单逻辑:管理对象是人,所以管理工作须遵循人的规律。人的规律是什么?韩非子有云:“凡治天下,必因人情”,复曰:“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韩非子所指“人情”为人的自然天性:趋利避害。人的自然天性即为人的规律,是管理工作必须严格遵循的规律。这也是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人类社会如何发展,无论管理方法如何创新,管理工始终有个亘古不变的方法:奖惩。奖,顺应人类趋利天性;惩,顺应人类避害天性。是否有了奖惩制度就能适应人性规律呢?答案是否定的。举个例子,秦二世胡亥为帝时,秦朝虽有严格奖惩法令,但因“罚无度”而导致陈胜吴广在“横竖都是死”的无奈中揭竿而起。至于如何运用趋利避害的人性规律来设计法规制度,我在多篇文章中已多次论述,此处不再提及,但其设计原则就是要遵循“机会和危机反生原理”和“机会和危机反噬原理”。

总而言之,管理工作要达到无形状态,须按人性规律科学设计法规制度,若是抛开法规制度而一味在管理方法上投机取巧,不仅无法实现管理效果的持续性,还极易陷入人治管理的漩涡中。(作者:东堂策)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