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造车背后,中兴都藏着哪些底牌?

标签:大数据转型云计算技术

访客:12316  发表于:2016-12-22 10:36:29

承认造车背后,中兴都藏着哪些底牌?

严格意义上讲,

国内目前正经历的“跨界造车运动”已数第二波。因为第一波早在2003年便开始了,只不过在后来的时光中,逐渐都消失了踪影。如家电行业的美的和奥克斯,就曾投入巨资发展新能源汽车,又如波导这样的手机厂商也曾造过汽车,只不过都已夭折或是变卖。

将视线拉回当下,互联网造车运动蓬勃兴起,乐视、蔚来、车和家……跨界造车又燃起火焰,格力董明珠的造车故事以“自掏腰包”告终。

造车,并非易事,资本、技术、生产资质都是壁垒。连乐视这样的超级融资专家目前也正面临着资金链问题;而要跨越技术、资质壁垒,新兴车企选择与老牌车企合作。

如果要从中找到成功的案例,目前来看,只有当年一手创办了创维的黄宏生转型很成功。目前,他手中的南京金龙客车运转良好,2015年纯电动客车产量仅次于宇通客车。但在雷锋网看来,这并不是创维的胜利,而是黄宏生个人的胜利。

有理由悲观,但是什么也阻止不了前赴后继者,毅然决然走上造车之路。

中兴便是如此。

让人乐观的是,中兴造车,这一次准备充分。在各种流言蜚语不断传出之后,这家总部位于深圳、创立于1985年的通讯设备公司,最终承认“造车”,并将目标定在“五年做到商用车前五”。

为此他们开始了广泛布局。

曾执掌中兴30余年的前董事长侯为贵便是中兴造车计划的支持者。2015年,出于技术合作或并购目的,侯为贵曾带队考察了许多车厂。经过多次筛选,侯为贵为收购车厂划定了大致范围,广通客车便在标的之列。他曾表示,“智能汽车是中兴通讯推动的第二个重点产业”。

那一年,继任者史立荣也积极与总部同在深圳的车企比亚迪展开合作,在遥控智能开锁、远程启动车内空调及远程驾驶、智能语音导航等高智能化应用方面展开合作,同时,在无线充电、车联网等诸多领域携手深耕。

最终在今年7月,老董事长侯为贵夙愿达成,中兴通讯收购珠海广通客车70%股份(金额据传数亿元),实际控制了这家公司。中兴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也顺势成立,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围绕新能源汽车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车联网应用、大数据、自动驾驶、云计算中心的系统研发与建设运营。

其实广通客车的创始人罗治辉此前还创立了广通汽车,这家汽车公司后来被董明珠和王健林看好的珠海银隆新能源收购,银隆也因此收获车辆生产资质。

事实上,中兴选择并购广通客车主要是看好它的技术实力。广通客车年收入10亿元左右,每年约售出1000多台客车,有豪华大巴、双层巴士、12米旅游大巴及城际巴士、全铝车身公交等多款自主研发制造的车型。

“广通客车还是不错的,之前也都是走高端路线,接到很多海外的订单。未来汽车品牌还是会以中兴通讯为主,广通品牌也会继续。”熟悉此事的中兴智能汽车相关人士表示。

在技术以及生产资质储备完毕后,中兴智能汽车也已经启动了基地建设规划。今年11月,中兴智能汽车制造及研发基地项目在广东珠海金湾区定家湾工业园区奠基。该基地共占地约1200亩,总投资146亿元。项目完成后,可实现年产新能源客车整车2万辆、专用车1万辆的生产能力,并计划生产新能源乘用车。同时拓展海外市场。

这个预计产值可达1000亿元的项目,接近实现“再造一个中兴通讯”的目标。

中兴开始在造车领域加大声量,与近来一直引人关注的董明珠造车事件有关,“之前格力投资银隆,不成功后董明珠自己投资银隆,乐视之前也在造车,应该说大家都看到这种趋势,中兴的领导层也是看到这种趋势,希望这一领域能找到机会。”接近此事的人士称。

当然,中兴目前所涉足的新能源客车领域,一直都有政府的稳定订单。12月7日,中兴通讯旗下子公司中兴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中兴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联合中标深圳西部公交项目,将为深圳西部公共汽车有限公司提供204台8米纯电动客车及智能充电基础配套服务。

这样的大订单加政府补贴带来的营收非常可观的,加之中兴政企市场的拓展能力及海外市场的挖掘能力。新能源汽车确实是中兴不得不吞下的一块蛋糕。

当然,中兴内部并非两手空空便妄言要进入汽车行业,反而拥有着不错的底牌。

在汽车通讯以及新能源汽车领域,中兴已有多年积累:新能源汽车配套设备所需技术与通讯设备所需技术有共通之处,例如,其所建设的基站设备技术与新能源车电控技术可以贯通;在电池方面,中兴投资了中兴派能作为旗下子公司,专门研发锂电池的相关技术;在新能源汽车充电配套应用上,中兴早已开始布局无线充电技术和充电桩的研发和生产。

这也得到了中兴智能汽车副总经理田锋的证实,他向媒体表示:“中兴不是头脑发热跟风造车。一方面汽车技术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许多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一方面未来汽车的用户体验更多地取决于人机互动,中兴在IT、网络、车联网系统等领域有优势。广通客车解决了怎么造车问题,中兴要解决的是电动化、智能化的问题。”

当然,还有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影响因素,便是新能源客车进入门槛比乘用车要低,比较适合跨界。

实际上,中兴造车看上去已是“万事俱备,不欠东风”,但也不得不直面一些问题。

对于中兴五年内做到商用车前五的目标,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国内的纯电动客车市场被中通、宇通、安凯、福田等企业牢牢占据,实现起来挑战很大。

该分析人士还表示,“新能源客车对传统客车的替换依然比较缓慢,去年国内共销售10万台左右新能源客车,中通、宇通拿下一半左右份额。新能源客车主要客户是地方公交集团,在采购上有比较重的地方保护色彩,比如有企业来当地(投资),政府才会采购。”

那么,中兴又将如何跳出这样的桎梏?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