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创新工场已三年不投移动APP

标签:创新工场李开复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

访客:5586  发表于:2016-12-01 10:43:10

在上周末举办的亚杰商会12周年庆典上,创新工场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针对时下的创新趋势发表了演讲。李开复在演讲中说道,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过去,下一阶段伟大的创业公司越来越需要有核心技术的优势。

李开复: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创新工场已三年不投移动APP

李开复 资料图

李开复认为,对早期投资人来说其实互联网的下半场已经过了,早期投资人早就要看别的领域了。下半场的定义就是说当用户饱和了,移动互联网红利过去了。未来肯定还是会有很多在做移动APP的,但是从投资人的角度一定要看那些最面临风口,成长率最高的公司。

创新工场现在正在寻找新的赛道,现在主要投资最多的应该是人工智能领域,包括大数据一直到无人驾驶、机器人领域;然后是文化娱乐领域,以及教育、O2O、B2B和企业级软件。这些还没有达到后半场或者游戏结束的状态。

李开复还强调,作为一个伟大公司的CEO应该有几个特质:要负责引领公司的文化和战略、要找最符合公司战略的人、要让公司变得最强大。

对于人才的问题,李开复以下有几个建议:第一,就是CEO应该花非常多的时间在招揽人才上;第二,对于不符合文化的员工不可以要,但对顶尖的员工不要吝啬你的股份;最后,对聪明的人,你希望怎么被管理,就应该怎么管理他们,让每个人足够被信赖。

以下是李开复演讲的全文:

谢谢大家,很高兴又回到AMAA的舞台上,今天我的题目是《我们应该向硅谷学习什么》。我们在国内看到了很多伟大的公司,但是真的有没有像Googel、特斯拉、苹果这样的公司呢?好像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信心。

中国的创业和硅谷差什么?这是今天我想谈的题目。也为了追求这个答案,我在今年年初带了我们的创业者去美国硅谷,差不多八天时间,在那边看了很多学了很多。

今天讲的内容与其说是我的演讲,其实不是的,是我们硅谷行回来之后我们的创业者,每个人写了一个2000字的感言,我们从里面提炼出的内容,这才是今天我演讲的内容,是我们创业者的总结。

在硅谷的时候,我们带所有的创业者去吃喝玩乐,但是我们在那边最大的收获不是吃喝玩乐,而是我们每天有非常满的行程,都是从早上8点排到晚餐。我们在美国见到很多顶尖的科学家、创业者、CEO,有来自各个公司最顶尖的人才,跟他们有了接触的机会。

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呢?总结的话应该是说我们的创业者打开了他们的眼界,过去可能在国内做个独角兽,10亿美元的公司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去了以后我们看到了很多百亿甚至千亿美元的公司,这些公司除了我们平常做的执行、竞争、产品、迭代、技术、品牌、推广、变现,还有什么?今天我想谈的就是这几点。

有一位和我们交流的演讲者,是Googel的人,他是我认为的口才最好的人之一。他说作为一个伟大公司的CEO应该有几个特质:CEO要负责引领公司的文化和战略,要找最符合公司战略的人,要让公司变得最强大。

我今天想讲的第一点是有关文化,最大的震撼就是Airbnb这个公司。

很多创业者说这个公司是没有什么伟大的公司。但是我们去了以后才感受到Airbnb的公司确实不是技术,他的成功是他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文化和归属感。

因为在很多公司就把我们丢到一个会议室,我们40个人坐在会议室老大讲几句,然后有人接待,就这么简单。但是Airbnb他们派了6个人接待我们,两个人是公司的创始人,另外四个人每个人带10个人给我们讲,他们公司的文化就是要做一个好的主人,所以他们公司要求每个员工都随时准备做好主人的表现。这样的一个体贴的感觉,实际上就像我们住Airbnb的房间,让我们感觉到有归属感。

他们在公司陈列了真实的空间的场景,我们觉得真正这样的共享经济充满了情怀,每一个员工都爱着他的房客和用户,而每一个产品经理都非常重视整个体验。

为什么别人打不过他们呢?就是因为他们非常精心的营造了整个公司和他们的房东、他们的网站。让每个房东认为自己一定要把每一间出租的房子不是为了赚钱而出租,而是要充满他的特色和情怀。间接的每一个去住的人都感觉到每一个主人的情怀。

所以这样的一个公司文化,让每个人就非常的重视,包括那些帮我们带路的每一个向导,都是公司的员工,也发挥了这样的情怀。

不过Airbnb的特色并不见得是每个公司的特色。我们也去了苹果,苹果的感觉截然不同。

我们去Airbnb是6个人欢迎着我们进去,我去苹果欢迎我们的是一个警卫。因为苹果就像一个封闭的飞碟,生怕人家去偷他的机密。他令人讨厌的地方是这个,但是他伟大的地方也是这个。为什么每次苹果发布会,出来的时候让我们震惊,他就是神秘感,让我们感到神秘。

我们还去了特斯拉,导游他就像是一个大力士,充满激情,告诉我们特斯拉多伟大,从东岸到西岸,每一个员工都充满了激情的公司。

对于硅谷我有一个总结,每一个公司的文化其实都不一样。我们常常谈到公司文化就是创新、独特等等,其实每个硅谷的公司文化都不一样,但是重点是你必须要有一个文化,而且这个文化是公司必须深深的相信的。

那为什么要有使命和战略呢?

其实很多公司虽然有很多进了公司就发一个牌子,公司有看起来很冠冕堂皇的说词,比如说“诚信、爱你的公司”等等。但其实我们很多员工都感觉到这些公司的口号并不真实。

所以公司的文化和使命必须要有,但不要不真实,因为员工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看得清楚当你讲的套话并不是非常的真实。我们看到的这些公司,Airbnb、苹果、特斯拉,他们有非常强大的文化和使命感。并且他们每天活出了这样的使命感,否则员工会看出来的。另外一个就是尊重是诚心加沟通,加卓越。

第二个就是当你有很好的文化和公司的时候,怎么样把最顶尖的人招进来。

我在1998年的文章里写过,在工业时代一个顶尖的工人跟普通的工人可能差别也就50%。但是在信息领域,在创业领域,一个顶尖的人的价值是非常非常巨大的。所以我们作为一个CEO,应该花很多很多时间来找最顶尖的人。

我们在硅谷也深深感受到了这些顶尖人他们的特点,比如说我们在硅谷见到最牛的一个投资人Mark,他现在自己是最成功的投资人。他曾经是两次的创业者,包括世界第一个浏览器的公司。这样的人对你公司的价值多大,你应该花多少股份找这个人。

我们找人的时候要想到这个人改变了三个公司,投资了无数公司,创造了特别巨大的价值,可以看到这个人的价值。

还有一个人是Jeff,他是人工智能的人才。他在Googel所做的工作,标准的hadoop的技术是Jeff发明的,他加入Googel的时候把原来的代码都扔掉了。

这样的人给了Googel的生命力,Googel当时有搜索的算法,但不可扩张。如果没有Jeff这个技术就有瓶颈,但因为有了这样的搜索技术,能够扩张了,才让他有很大的架构,支持YouTube等等。

之后这样的技术现在推出了GPU等等的功能,这样的一个工程师他对你的公司价值是多大,是0.1%的股份还是20%的股份,这个我们需要好好的思考。

因为作为CEO往往想到人才就希望拉他们进来,但是真的给股份的那一天又不够慷慨。当你看到这样的人才的时候,希望你记得我今天的分享。

除了顶尖的工程师之外还有公司的文化,在座的创业者如果你的公司不到100人,你现在招的每个人,可能都会是定义你公司的文化,而且改变公司未来的人。因为你的第101位员工,他们是看着前100人理解你公司的文化的。

总结一下在人才方面有几个建议:

第一个就是CEO应该花非常多的时间在招揽人才上。如果你没有花这么多的时间就招不到那么好的;

第二,公司人少的时候要构建你的文化,所以对顶尖的员工不要吝啬你的股份。对于不符合文化的员工不可以要。公司大一点的时候,CEO也要非常清楚,顶尖的人不能离开你的工作。

我在Googel的时候,Facebook在疯狂的挖Googel的人,但是核心的人挖走的不多。为什么能达到这个目的呢?因为Googel内部有非常简单的对经理的要求,当被Facebook挖的时候,Facebook出多少钱,我们就给多少钱,绝不能因为钱的理由丧失一个顶尖员工。

当然这会为公司带来很大的挑战,就是内部的不公平,因为当时Facebook还没上市,开出比Googel多5倍、7倍的条件,这些人Googel就把他们留下了,这是很少上市公司能做的事情,也就是为什么Googel这么伟大。

最后对聪明的人,你希望怎么被管理,就应该怎么管理他们。让每个人足够被信赖,每个人都应该是某一个领域的CEO。如果有这样的心态的话,员工就会有荣誉感,你的公司就可以运营的更好。

今天谈三点,第一个是公司的文化和使命,第二是对顶尖人才的招揽,第三个是创业者到底还有什么别的特色。

我们到yuri家吃了晚饭,看到了他的豪宅还有他美丽的老婆,还有他很多的保镖。我问他一个简单的问题,我说你投了这么多百亿美元的公司,包括Facebook,包括中国的阿里、京东。这些CEO里面到底有什么特点?

他的回答是这些创业者都是不正常的,没有一个是四平八稳的,如果你看到一个顶尖的职业经理人口才,什么都好,就不会成为百亿美元公司的创业者。这些人什么都不怕,有独特的想法和建议。

标准的职业经理人绝对不是我们百亿公司的老总,这是他的总结。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谈到了几个例子,比如说Facebook,他投资的一个公司,这个mark他不怕任何挑战和困难,我们都知道他每年会定一个给自己重大的目标。

有一年他说我要开始把中文学好,然后我们也看到了他一次一次在清华用中文发表演讲,我们看到了他的办公室甚至放了习大大的书,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希望Facebook能来中国。

可能我们今天大部分人还是不看好Facebook在中国能成功,但是当一个伟大的创业者非常偏执、强大、自信的时候,哪怕要学好中文也得把Facebook做好。

我们也去见了Rubin,他做了Playground公司,但他还不满意。他之前做了Android操作系统,他现在做的是软件加硬件的,Android是软件的操作系统。所以想从手机的领域做到这么多的领域,从软件做到软件+硬件的。他给自己的挑战多大?Android之后,再做的不是一个更好的Android,而是一个让人想不到的东西。

另外我们访问了一些顶尖的学者,他们也说AlphaGo不是简单的游戏,我们有责任做得更大,不要满足做一个游戏。

所以今天的总结,要打造一个百亿的独角兽,我们创业者的结论就是:第一个就是要有明确的使命和文化,第二是要有非常有才华的团队,不要吝啬任何的条件吸引他们进来,最后你要做一个强大的创始人,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选择,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这样的话让自己更强大,才能够让公司走得更远。

以下是李开复回答记者提问:

问题:很多人在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到底是哪些要素导致出现了下半场的情况和局限?下半场的未来您有什么样的判断?

李开复:我们已经没有兴趣了,因为下半场过了,我们早期投资人就要看别的领域了。下半场的定义就是说当用户饱和了,移动互联网红利过去了。

当然我相信未来还是会有很多在做移动APP的,但是从投资人的角度我们一定要看那些最面临风口,成长率最高的公司。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投移动互联网APP了。

我觉得我们前半场可能会被认为说打造一个工具、娱乐、游戏,后半场可能是变成电子商务、O2O,这样的一个发展。就像PC时代,早期的PC也是先做了工具,然后做了游戏,然后搜索、变现、广告、电子商务、O2O,做到这里就饱和了。

饱和了以后再去做创业就是要从别人的手中抢食物,而不是在一个巨大的风口中分享这个爆发指数成长的红利,所以创新工场我们三年前就停止投移动互联了,如果我们投的话也是因为创业者特别厉害。

我们寻找新的赛道,现在主要投资最多的应该是人工智能领域,包括大数据一直到无人驾驶、机器人领域。第二大是文化娱乐领域,也在看教育、O2O这几个方向,B2B和企业级软件,这些我们认为还没有达到后半场或者游戏结束的状态。

我们作为创业者当然要追求自己的爱好和兴趣,还有自己的才华。但是也要观察,最好能够在风口还没有起来的时候,或者刚起来的时候,尽量不要去进行投资或者创业一个已经进入下半场的。

问题:在更大的市场范畴内,未来五到十年会有怎样的风口出现?您有什么样的预判?

李开复:我觉得风口很难看到十年,今天能看到就很运气了。我们做了一个图,就是创新工场投了多少案子,和业界什么时候把风口吹起来。

我们最幸运的例子,比市场早半年,再做五年到十年的判断很难。换个方法回答我们看好这个领域,人工智能领域我们是最看好的。

这里面分两个领域,第一个就是闭环大数据的领域,最好的就是金融和医疗。还有一个就是人工智能在机器人、无人驾驶方面,这方面我们最看好的就是无人驾驶。

如果还有别的领域的话,文化娱乐风口还没有过去,九零后、零零后才是真正的未来得文化娱乐的主导者,他们是出生在新社会里面,我们继续投这样的案子,他们反而会引领八零后,七零六零后做的就不要想了,很多都淘汰了。

刚才我讲的领域,我觉得教育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被颠覆,人类今天的教育非常糟糕,任何国家都是非常糟糕的。有了这种自动个性化,有趣深度这种交互型的教育,是可以取代现在的教育。

医疗刚才谈到了,医疗和金融应该也是特别大的两个领域。我们看好人工智能,来帮人类救更多的人命,帮助医生做得更好。我也相信人工智能在有些领域已经被医生更精确了。

金融方面我觉得是最好衡量的,金融无论是在机器人校验、或者是保险、银行,都有很大的空间。我已经两年没有投给任何人管我的钱了,我会把它交给专业的人投资。这两年我交给专业的人,都是专业的机器人。所以这个也可以看到我不只是在说人工智能,我自己的财务也是这样去投资的。

刚才还谈到了几个领域,就是企业级服务,我们非常看好这个领域。这个在美国几乎是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在中国非常少。所以我觉得还有很大的空间。

中国过去的传统企业老板看不懂这样的企业级应用,但是越来越多年轻的老板出现,越来越多传统的老板发现现在移动互联网比公司的软件好用,所以他们愿意花钱在这些方面。

另外我们还在看B2B的交易这些方面,我觉得都还有空间。最重要的几个应该是人工智能、教育、医疗、金融、文化、娱乐。

(界面记者 任晓微)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