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必修课 管理好“现金流”

标签:创业现金流华创资本吴海燕

访客:4542  发表于:2016-11-15 17:43:36

【导读】当创业团队成长到A轮之后,“现金流为正”是如何达成的,这是必须要考虑、且不能回避的问题。

创业必修课 管理好“现金流”

对于一个初创企业而言,“现金流为正”并非一个必要条件,所以才有股权投资这个行业,对初创企业进行资本支持,让初创企业在亏损甚至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去进行前期的研发、基础设施建设、团队搭建等——这是为日后实现商业价值打造“引擎”。

但是,当创业团队成长到A轮之后,“现金流为正”是如何达成的,这是必须要考虑、且不能回避的问题。

以下是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就相关话题的撰文,原题是《华创资本吴海燕:当创业者被“资本”所“抛弃”的时候》

以下为正文:

每个华创资本的同事从加入团队开始,就不断地在各种情况下互相讨论:

什么样的人是我们应该支持的优秀创业者?

我们应该如何更好地支持、服务于这些创业者?

所以我们不但投资于创业者,还有不少同事每天专注于免费帮助我们的创业者进行招聘、培训、市场、法务支持等工作。我们把每一个创业者当朋友,常戏言:我们的事是我们的事,创业者的事也是我们的事。

我们的一些优秀的同行,也无不自称是“创业者的朋友”、“创业者中的创业者”,基本上大家表达的都是对“创业者”这个群体的支持、尊重。

然而,看新闻的时候,经常发现“某创业者被资本抛弃”、“又一个创始人被资本逐出”等语句。这里的“资本”被拟人化地作为一个主语来使用,仿佛“资本”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经常被加上“冷酷无情”、“无利不往”这样的定语的人。

每次读到这里,都不禁让我纳闷,写这些语句的人,真的认识“资本”吗?为什么“资本”就这么”坏“呢?

引发我写这篇文章的一个契机,是前些天我们很抱歉地对一位创业者说了“不”。所以,这是又一起“资本无情抛弃创业者”的案例吗?我们来从投资人的角度,看看事情经过。

这位创业者已经融过天使轮、 A轮,经过了将近两年时间的发展,在融B轮的过程中遇到困难,大半年下来没有什么进展,公司账上只有可供不到两个月使用的现金了。

当然我们不是第一次和这个创业者交流。我们的同事们在十个月前、半年前、两个月前和他开会的时候,都屡次提醒他要注意现金流。十个月前,这位创业者刚融完A轮,账上有充裕的现金,自然没有觉得“现金流”是一个问题;半年前,他依然认为,“精简团队控制支出”会影响士气,不利于业绩增长和下轮融资;两个月前,他希望我们提供一笔可转债,可是他依然需要在几个月内完成B轮融资,因为根据他的预测,他无法在半年内让现金流为正。

对于一个初创企业而言,“现金流为正”并非一个必要条件,所以才有股权投资这个行业,对初创企业进行资本支持,让初创企业在亏损甚至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去进行前期的研发、基础设施建设、团队搭建等——这是为日后实现商业价值打造“引擎”。

而我们一再提醒这位创业者注意现金流的原因,是因为他所从事的并非是一个完全创新的模式,而是一个对于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改良,在A轮的那个时刻点,他的“proof of concept”即“模式验证”并未完成——他的方式是不是真的有效提高了行业的效率、降低了成本,在当时还是未知的,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应该进行大肆扩张的,因为也许“放大”的是一个错误的模式。

不久前,这位创业者再次找到我们,希望华创的“VL”(即“Venture Lending”,指华创资本和宜信公司联合推出的、面向有机构投资人投资的高成长企业所提供的贷款)能给公司借一笔钱,并且他预测,可以在未来三个月内依靠这笔钱达成运营现金流为正。

我们问他,“现金流为正”是如何达成的。他可能真的有些着急了,因为他的公司账上只有不到两个月现金可用了。除了当面讨论,他还写了一封邮件给我们,从行业趋势、客户好评等角度说明,他的公司在提供一个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对某些客户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就具备长期立得住脚的商业价值呢?这个答案不一定是肯定的——我们常常发现创业者会陷入这样的“价值误区”。

因此我们建议他做一个“单位经济模型”,好好算一算: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的成本,是否可被”客户生命周期价值“所覆盖?

第二天早晨,我们又收到他连夜写的第二封长邮件,附上了一些客户数据,包括客户增长率、客户每月留存等。

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看到这个创业者如此煎熬,就帮助搜集了很多国外同行业公司的融资案例作参考。问题是,国外同行业的情况不一定可以“苹果对苹果”地适用于中国的创业公司;类似公司能融到资,也不代表这样的商业模式一定正确。我们已经看到这个公司的毛利率低得吓人,直觉危险,所以需要看到一个科学合理的财务测算来证明,在如此低的毛利之下,这个公司可以在未来数月内达成运营现金流平衡。

这个创业者当时提供的所有数据,除了客户数、客户每月留存,其它都是基于收入每月线性增长的“毛估估”——不掌握财务和运营的关键数据,是对商业模式存在的问题不敏感的一个主要原因。我们发现,有这个问题的创业者也并不在少数。

看着他连续每天熬夜写邮件,和他多次交流过的我们,也不忍简单地下任何结论。我们的一位同事,和这个公司的财务负责人一起,花了一天时间,梳理了公司半年来的各项财务、运营数据,做出一个财务模型。结果这个模型显示,除非这个公司的人效增加十倍,否则不可能达成现金流为正。反观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不是那种纯粹靠技术、机器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人效增加两倍、三倍或可,十倍绝无可能。

这就是一个”被资本抛弃“的真实案例。如果我们借钱给这个公司,无论是VL还是可转债,都意味着资本、资源、时间的继续被浪费。所以,已经投入的那些资本,只好变为“沉没资本”了;我们唯一可做的,就是把这些经验和教训,记录下来,希望下一次不要有类似错误发生;而这位创业者,我们也希望他因为度过这些煎熬的时光,可以发现一些“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得到成长,而不是一味怨恨、谴责“无情的资本”。

风险投资人作为和创业者每天接触、出现在媒体笔下的“资本”的代表之一,所管理的“资本”是从不同渠道募集的钱,或者是FoF(“母基金”)、或者是大企业、或者是国外大学基金会、家族基金、富有个人...... 这些“资本”汇集一处,经过合理配比,将其中一部分交由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去做股权投资,其实就是社会资源再投资的一个途径。

“资本”是社会资源的一种,这种“社会资源”甚至很可能就来自你、我、他,代表每一个人的福利,例如社保基金、退休基金等。这些“资本”交给基金管理人,通过投资于优秀创业者所创立的有价值的企业,一段时间后通过股权增值而退出,实现资本回报。

所以,作为股权投资行业的从业者、即”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或者被简称为“VC”、“PE“的一群人,所做的事情简单来说就是进行资源配置、获取资本回报。这个回报的大部分将返回给出资者,从而可以进行资本的循环再分配。这是通过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简单模型。

然而,“资本”是稀缺的,“投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权利,而是一项很大的责任;如果没有能力配置好资源、也就是浪费了资本的话,这个基金管理人就是不合格的,也许从此就没有机会再管钱了。

VC的行业机制,就是通过设置简单的业绩激励办法,推动从业者去积极学习、理解创业,寻找优秀的创业者、更好的商业模式或者创新技术,研究初创企业成长的方法论,通过股权投资,有效使用资本,产生最大化的社会价值。判断我们对资本的使用是否有效的一个基本标准,就是所投资的企业是否能在未来创造高于资本成本的商业价值、社会价值,是否能产生合理的资本回报;如否,就说明这个创业企业没有使用好配置给它的资源;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断继续把资本配置给它,就是资本管理者的失职、是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了。

我们和拿到股权投资的创业者,都是“资本”的使用者,需要兢兢业业,通过合理使用资本,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顺带实现个人价值,的确是最应彼此了解、坦诚合作的伙伴。

简介:

吴海燕,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女士2006年加入华创资本,并曾于2008-2009年间加入华创资本投资的敦煌网,担任CEO助理,同时负责两个部门的业务。吴海燕女士于2010年回到华创资本,继续从事早期投资工作,负责投资了七幕人生、铜板街、同盾科技、别样红PMS 、Wish、700BIKE、下厨房、ONE等多个早期及成长期项目。吴海燕女士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