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净值人士应不应该直接做天使投资?

标签:天使投资徐小平宜信高净值真格唐宁

访客:2946  发表于:2016-10-30 13:36:56

【导读】唐宁和徐小平的同台,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高净值人士应不应该直接做天使投资?

唐宁和徐小平的同台,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他们一位是北大数学系才子,华尔街投行出身,思维逻辑严密;另一位则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充满艺术家的敏感与激情,说到兴起时常常手舞足蹈热泪盈眶;一位从中国第一代天使投资人做起,随后创办宜信,十余年后成为中国顶尖的金融企业家;另一位则曾经作为创始人之一伴随新东方上市,十年后转型成为中国最成功的天使投资人,他所创办的真格基金也成为天使投资领域一块金字招牌。

不得不让人折服的,是他们同样出众的口才。有人打趣,因为他们都曾经是新东方的名师。两人最早的交集是在二十年前的新东方,徐小平与唐宁既是师生,又是同事。当时的徐小平作为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在留学、教育、职业创业等有关青年奋斗成长问题上的演讲、访谈和著述,对青年学生尤其是留学生群体有着广泛影响,其中就包括唐宁。当时还在北大读大一的唐宁是新东方早期学员,初出茅庐的唐宁觉得自己也可以讲课,没想到这一尝试就成了新东方的名师。

二十年后,2016年10月29日,在宜信财富2016全球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上,宜信创始人唐宁、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两个超强大脑的对话妙趣横生又耐人寻味,尤其是谈到了中国天使投资环境的变化,和高净值人群适合通过何种方式去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等热点问题。

对话背后,是二人作为朋友、战友一起征战在投资路上: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将人生轨迹本已分散的两人再次紧密联系在一起,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将成为真格的LP。

起因是,唐宁和徐小平同时看到了同样的机会。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和徐小平创办的真格基金有共同的判断:现在是个人投资者进入私募股权领域的最好时机。

最近这一年,以“投资女王”今日资本徐新为代表的知名投资人纷纷给创业者“敲警钟”:资本寒冬来了。著名的老虎基金甚至到今年8月还没有投出任何一单。现在还是投资私募股权的好时机吗?

徐小平说,是的,对,就是现在。这是基于对历史经济周期的观察得出的严谨结论。过往历史也充分说明一个道理:好公司不太会受经济周期影响,反而在经济低谷时期更容易脱颖而出。

(以下对话整理和节选自论坛现场,未经本人审核)

唐宁:我想问徐老师的第一个问题是在过去十年,您和真格基金的团队把中国的天使投资推广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天这样一个市场已经起来了,出现很多的天使投资人和机构,那么天使投资的魅力是不是还和十年前一样?未来的天使投资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徐小平:因为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压力越来越大,常有一些不专业的投资人与我们竞争,而创业者有时也难以分辨投资人的优劣。碰到这样的情况我只能含着眼泪“你去吧,拿他们的钱吧,最后说不定还会来找我”。但是这样激烈的竞争状态也说明天使投资是一个伟大的事业、激动人心的事业。通过天使投资我们在推动整个社会经济大繁荣,获得了不起的回报。

唐宁:所以一直到今天您仍旧有信心,顶级的创业者在创业的时候首先想到真格基金?

徐小平:他有没有首先想到我个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首先拿我的投资!我们今年去斯坦福、哈佛两三次,也经常到北大、清华、复旦、交大这些创业者聚集的地方跟他们交流,还与许多上市老总、互联网公司负责人对话,目的就是为了寻找项目来源。

唐宁:另外我跟大家一个故事,我们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因为有跟徐老师共同投资的企业,企业家就说徐老师和真格的团队时不时把他们召集到一起组成一个讨论的方式,有时是在郊外的别墅等等,这样的活动主要起到什么作用?

徐小平:起到“埋下创业的种子”这样的作用。举例,今年我们有幸投到了最火的自行车项目ofo共享单车,世界顶级的公司都参与了投资,包括滴滴,但是为什么创始人会愿意让真格参与呢?两年前创始人在北大读书的时候来过我家,就和我们交流了创业的想法,当时我们经常召集北大的学生们一起聊天。所以唐宁问我们经常和这些创业者对话交流是什么作用,我们既和创业者建立了感情,又同时创造了投资机会。

唐宁:最后一个问题,请您展望一下中国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这样一个市场,这个行业未来十年二十年的图景以及真格基金在其中的地位。

徐小平:这个问题很重大。但是我想先问问你,你觉得在座的高净值人士是不是应该直接做天使投资?因为他们身边一定会有那些创业者,部下、同事、亲朋好友说,给一百万、两百万你觉得要不要直接给?

唐宁:我觉得(个人在中国做天使投资)是比较难的,虽然刚才徐老师(分享他)是用一种叫大智若愚,或者是泼墨喷洒的大格局、大手笔(来做天使投资),说他只看人不看商业模式、不看方向,其实我感觉您是在过程之中非常的细,非常入微,不是完全不看的。

徐小平:高手过招是不用出手的。

唐宁:无招胜有招,对于商业模式的招,市场的招都是在其中的。

徐小平:也许是吧。我想给在座朋友们一个公式,这个人是不是值得你投给他50万、100万。关键看你很不是很开心,如果给他这笔钱一点儿回报都没有,你还很开心的话,这样的投资总得做几笔。

唐宁:天使投资更多来讲社会责任更重一些,而且对于认识的人,成就他梦想的作用更重一些。那么在自己投资理财的时候,就要投入到这种机构化的基金之中,包括天使机构、超级天使,以及投A轮、B轮的机构投资人,他们用一整套方法论去看待可能几百万美元、上千万美元的机会。

徐小平:所以再给一个公式,假如你有一千万,需要把七八百万放到最安全的篮子里去——投母基金;然后拿出一二百万做天使投资,撒钱式的、公益式的一种投资,否则这么多钱干吗呢?总得亏一点,对冲一下有钱的快乐,OK?

现在回答唐宁的问题,我觉得当年我在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没人做,或者很少很少人做,但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种蔚为壮观的,非常热门的事。但是中国的天使投资,包括VC、PE比起美国来,还差得很远很远。在中国,中国经济体量不比美国小,我们的人均GDP依然是美国的1/4,所以对于中国的PE投资来说,我觉得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比现在市场上的钱再多几十倍我都不担忧。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