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草先行,供应链成手机厂商必修“内功”

标签:供应链华为TCL中兴

访客:5989  发表于:2016-10-27 09:52:46

粮草先行,供应链成手机厂商必修“内功”

在手机市场,曾经饱受诟病却又屡试不爽的“饥饿营销”,其本质是将产品定价降至与成本相差无几并一开始对数以万件的产品限制生产,等到制造成本下降以后再增加产量,从而获取最大利润,但随着品牌和产品的多元化,及消费者对单一品牌忠诚的下降,已不再是厂商青睐的营销选择。

事实也证明,利用“饥饿营销”手段对供应链进行调整和管理已无法适应当下的手机市场。比如今年6月上市的一加手机3,一经上市便获得业内的普遍看好。但随即爆发的产能问题却引发众多消费者不满。直到8月,一加手机3依然未能完全开放购买,甚至在香港和欧洲市场不得不停售一个月。错过上市前三个月的销售黄金期,想必绝非一加希望看到的结果。这也再一次暴露了供应链的整合和管理,对于手机厂商来说还是不小的挑战,尤其是想征战全球市场的厂商,供应链管理成了必修课。

中兴:打通供应链上下游,风控需加强

2014年中兴终端原CEO曾学忠上任后,力主中兴终端全面转型变革,大幅缩减产品。如今中兴手机旗下已经只剩下NBA三个系列:主打时尚精品的努比亚(Nubia)、主打国民普及型优品的Blade、以及主打高端旗舰的天机(Axon),一改以往的机海战术,试图通过精品路线获得更多对供应商的话语权。

同时,中兴积极与上游供应商建立深度合作关系。目前,中兴已经与高通共建团队,加大与后者的合作量级,后者也承诺将把中兴打造成仅次于苹果和三星的第三大合作伙伴。今年,两者不仅签订新的3G/4G合作协议,还联手推出首款基于高通MDM9X07平台的工业级七模全网通贴片模组ME3630。

在供应链的下游,中兴今年年初与苏宁形成战略合作关系,未来双方将在硬件开发、技术共享、内容开放、渠道整合、产品包销定制等方面展开深入的合作。这种前店后厂的模式无疑是对中兴供应链的极大补充。

即便如此,中兴同样会因为计划外的风险因素遭遇供应链困境。今年3月爆发的制裁事件,使中兴被美国政府禁止美国公司向其出口任何在美国生产的技术、软件或者设备,由于重要元器件自美进口,美国供应商被美国政府禁止供货后,中兴将面临严重的元器件短缺。有专家甚至称,美国对中兴的出口限制是史上最严厉的禁售措施,可能会导致中兴全球供应链中断。经过多次周旋,美国政府将禁令暂时延期到2016年11月28日执行,但是危机并未彻底解除,遭遇如此“精准打击”,可见中兴在供应链风险管理上仍需加强。

华为:优势突出,库存周转周期过长

目前势头良好的华为,早已充分认识到掌控供应链对未来的重要性。业内普遍认为华为自主研发的海思芯片为华为智能手机业务的崛起起到功不可没的作用。海思芯片的成功为华为节省了不少成本,也帮助华为一定程度上摆脱供应链受制于人的处境。

尝到甜头之后,华为频频出击,选择通过下属企业向富士康新设的贵州面板厂注资,并可能成为未来新厂最大客户,着力打造稳固可靠的供应链合作伙伴关系。据悉,华为不仅已经布局了处理器、面板,只要是智能手机应用到的部件,华为好像都有所准备。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供应链的主管是一个芬兰人,以前是索尼爱立信供应链的全球主管,在华为干得很好。而且他搞了一个蓝海计划,大幅度提升了华为供应链的效率。”

虽然,华为的供应链已是不少国产手机厂商的标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采用部分自产、部分外包的供应链供给模式,在供应链重要指标—库存周转周期上,华为目前相对苹果、三星还是较弱的。根据以往的报道,华为2015年的的库存周转周期为九十四天左右,而苹果周转周期在一星期左右,三星则在二十天左右,中国厂商TCL通讯是二十六天。

TCL通讯:供应链整合优势明显,未来需应对供应短缺问题

作为行业的常青树,TCL通讯累积多年的供应链优势可以总结为:以全国最大的单一生产基地为中心,联手部品及物流供应商形成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外加TCL集团其他兄弟企业的鼎力支持,形成全面的全球供应链体系。

2013年,TCL通讯全球制造中心新工厂在广东惠州正式建成投产,基地规划年产能达1.2亿台。其拥有世界领先水平的SMT生产线和自主研发的全自动化MMI系统,是国内单一工厂产能最大的手机制造基地之一。这不仅保证了TCL通讯的出货水平,而且在其供应链柔性及产品品控方面提供重要保障,同时也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了上升空间。

凭借自身在全球市场的规模优势,TCL通讯也在供应链合作伙伴那里获得了较高的谈判筹码,并且通过与核心供应商的紧密合作,形成规模供应商效应,打造相对的成本竞争优势。同时,在供应链的各个环节,TCL通讯与来自全球的合作伙伴建立稳固的合作关系。例如与DHL、Fedex等物流企业合作,并在不同的航线里都制定第一供应商和后备供应商,确保其应对供应链风险的能力。针对庞大的海外市场,TCL通讯还在迈阿密,墨西哥等地建立了中转仓库。

此外,背靠拥有雄厚制造业基因的TCL集团,TCL通讯在供应链上游拥有其它厂商难以比拟的优势。例如:TCL集团下属的华星光电位于武汉的第六代LTPS(低温多晶硅)液晶面板生产线在今年年初进行试产,标志着TCL成功攻克了核心技术,打破了国外企业在高端小尺寸显示屏市场上的垄断地位。TCL通讯作为华星光电第6代LTPS显示屏的重要客户之一,与兄弟企业的强强联手将为其显示屏供应、成本与品质控制带来更进一步的优势。

TCL集团旗下的金能电池和通力电子等企业,还能提供电池和音频的前沿产品,这些兄弟企业成为TCL通讯上游产业链上的重要组成部分,让TCL通讯能够更快完成其它厂商梦寐以求的供应链整合。

即便如此,鉴于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实际销量超过了2015年各大主要零部件供应商的预估的量造成了很大供应链缺口,未来TCL通讯也将面临大部分手机厂商的问题—重要零部件供应不足或涨价的风险,如何利用自身供应链优势向上游供应商争取更大的利益,或将成为TCL通讯供应链新的“问答题”。

随着市场走向成熟和规范,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依靠品牌层面的标新立异,或是粉丝社群的情怀效应,都已经日趋乏力。现在手机行业的竞争已经从以往的奇招、快招,转变为企业“内功”的比拼,而供应链这门“内功”的修为绝非一朝一夕之事。三星受Note7影响,今年在全球市场惨遭滑铁卢,国内手机厂商若能修好“内功”,未来或有机会超越三星。

来源:网易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