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参加的这场技术战争,“产学研”能助力几何?

标签:产学研

访客:10588  发表于:2016-08-30 13:31:03

“躺着赚钱”的高通
前不久,高通一纸诉状把魅族告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要求其偿还拖欠的技术授权费5.2亿元。在这笔巨额授权费的背后,是高通多年以来的“暴利法则”——在201320142015财年,仅授权费一项就分别为高通贡献了30%29%31%的营收。以2015财年营收总额250亿美元计算,这项业务带来的收入高达80亿美元——相当于腾讯2015财年营收总额的一半,净利润的近两倍。
如此高昂的授权费从何而来?不妨以中国为例。如今,多数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都已经迁移到3G4G网络。如果你是联通用户,使用的网络则是WCDMA,而相应的手机也必须执行WCDMA网络协议。WCDMA的技术专利为高通所有。根据协议,对于所有的WCDMA手机,都需要给高通支付5%的授权费用,收费基数是设备销售净价的65%
举例而言,一部售价2000元的手机,需要缴纳2000 x65% x 5% = 65元的授权费。
这便是传说中的“躺着赚钱。”
如今,手机市场竞争异常惨烈、已然进入“微利”时代。从设计、生产到宣传、销售、服务,手机厂商要经过多重“考验”才能把手机卖出去。然而,回报和付出似乎并不呈正比。对于许多品牌,一部手机要支付给高通的授权费甚至超过了整部手机的利润。
而这,就是游戏规则。
正所谓:“一流的企业卖标准,二流的企业卖品牌,三流的企业卖产品。”
核心技术的掌控,让高通稳稳地坐在了产业链的最佳位置。
 
争夺“制高点”
不仅是在手机行业,其它行业亦如此。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标准,方能站在“食物链”顶端。
创客总部合伙人陈荣根认为,中国正在进行新一轮的产业转型,从制造大国向技术强国迈进,有望迎来一场技术的爆发,而这将催生新一轮的国家优势。领先的技术将为企业带来:
第一, 产品升级;
第二, 效率提升;
第三, 成本降低;
第四, 建立竞争壁垒,享受垄断红利。
从制造大国迈向技术强国,大刀阔斧的布局正在拉开帷幕。既有政策的大力支持——比如国家和各级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激励科研的法律、法规,也有商业上的大手笔动作。就在前不久,美的宣布以近300亿人民币收购机器人制造商库卡,持股比例高达94.55%。此举一方面可以帮助美的升级其生产制造与系统自动化水平,同时还俘获了全球范围的庞大客户群。比如,在汽车自动化生产领域,通用、福特、保时捷、宝马、奥迪、奔驰、大众等知名品牌都是库卡的客户。
更为激进的收购则来自日本。前不久,软银孙正义斥资310亿美元收购ARM便是其中的一个案例。值得一提的是,ARM并不生产芯片,但其芯片设计主导了整个智能手机行业,凭借强大的专利池,会在未来的物联网领域占据着重要的先发优势。
在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我们面对的,是称得上残酷的市场环境。企业不仅需要修炼内力,还要学会借力,最终形成合力,方能在国际竞争中立足。
 
沉睡的巨大能量
企业内部技术研发算是修炼内力,而收购或技术引入则是乘借外力。一般而言,外力一部分来自于其它企业,另一部分则是高校和科研院所。
那么,我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技术实力究竟如何?
以《自然》杂志发布的2015年度NATURE INDEX(自然指数)为例,在这项统计中,中国2015年在全球的科研贡献排在第2位,仅次于美国。
这个排名让人备受鼓舞。然而,另一组数据却紧接着泼了一盆冷水。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专家董新蕊透露,“我国专利技术转化到实际应用中的比率只有10%15%,高校以及科研院所的专利转化率更低,通过许可、转让、质押等形式,转化率只有5%左右。”
陈荣根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有两点。“第一,许多项目在立项时缺乏市场需求层面的研究与评估,于是相应的科研成果也就比较难和现实应用有效结合;第二,技术成果转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高校或科研院所普遍缺乏专业团队的支撑,使得“转化”难产,甚至最终不了了之”。
天津国际生物医药联合研究院专职副院长史晋海认为,在科技成果交易过程中,是联合作战,除了研发团队,还有专利布局团队、法务团队,以及研究交易技巧与合同风险的商务团队,“可是,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学校里的老师去应付这些?实在是有点苛刻了。
复旦大学科技处成果与知识产权办公室主任张慧君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 “有相关需求的老师来自各个学科,目前管理人员的学科背景和人员数量没法做到全覆盖,也有我们不理解的技术和不够专业的领域,这都需要请校外的第三方协助。
中南大学地球科学与信息物理学院副教授陈儒军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为了实现科技成果的尽快转化,正确评估科技成果的价值,都需要第三方服务机构的参与。我国尽管有一些类似机构从事相应工作,但服务水平和能力还不够。
事实上,科技成果转化领域的典范斯坦福已经给出了很好的参照。该校上世纪70年代就成立了技术转移办公室,现在拥有40多名工作人员,一半左右为技术许可官员和助理。他们的工作职能包括:判断学校内老师们的科研成果是否值得申请专利,技术成果如何保护,与企业合作怎样沟通,制定什么样的商业计划,怎样进行商务谈判等。
从研发到转化,科技成果商用之路环环相扣,第三方服务机构,急需发力,以帮助企业从高校和科研院所撬动更多能量。
探索与破局
作为国内首家专注于孵化高校和科研院所实验室技术项目的知识资本孵化器,创客总部凭借多年孵化创业者的经验和资源,在不到一年间孵化了近20个科研项目。在这一过程中,陈荣根对中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技术力量也有了更加深切的认识。“我们的很多技术都走在了世界前列,但是,普遍都比较低调,隐匿在各种不起眼的实验室里,需要我们去细致挖掘、发扬光大。”

与此同时,陈荣根发现,要想让技术成果转化更加高效、顺畅,需要从源头——市场需求(企业需求)入手,为高校以及科研院所提供研发方向建议,让科研更加具有针对性,节省时间成本。
为此,创客总部组建了一个技术智囊团,他们主要由来自全球知名企业的技术专家组成,对于技术走向有深刻的认识以及敏锐的判断,帮助进行科研方向把关。而在另一端,智囊团了解企业需求,帮助企业筛选最有利于企业发展的优质项目,夯实企业技术实力。
陈荣根认为,优质的第三方机构,不仅仅需要提供专业的科技成果转化业务服务,还要最大幅度地增进高校、科研院所与企业之间沟通和了解。
“双方的关注细节、沟通方式有很大不同,而创客总部则在期间充当‘润滑剂’的作用,帮助双方更好地互相理解与支持。”
陈荣根希望,通过桥梁架设,创客总部的服务能够形成一个闭环——“从市场需求出发为科研提供方向建议,让科研更具针对性,符合市场趋势;通过技术价值评估,应用场景分析,商务合作等,高效促成与企业对接;科研成果参与产业应用后为高校和科研院所带来良好的经济收益,这些收益反过来回馈科研,增强科研能力,持续产出前沿技术,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陈荣根告诉记者,如今,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的项目,创客总部孵化了接近20个,其中不乏有项目由院士亲自带队。
篇幅所限,在此列举其中4个。
1,机器视觉
该技术在机器视觉识别方面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可以跟机械臂等结合,代替人眼/人手实现非接触式 0.01毫米级高精度监测、柔性抓取工件等功能,可达到每秒100次的高速监测,曾多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值得一提的是,前文所提到的机器人制造商库卡公司的解决方案中,就频繁使用了该技术,而双方在多年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启了这一领域的研究。不同的是,库卡的研究一直和市场实践紧密结合并逐步深入。
2,无人机项目
采用多元融合技术,可实现光学cm级定位、SLAM实时导航、自主避障与智能穿行、目标追踪分析、全景视频飞行平台、实时图传与视频分析、3D模型重建等功能,比市场上大热的某无人机项目技术领先半年。该技术可用于空中3D扫描仪、物流运输、农业植保、森林安防、海陆空3栖全景视频拍摄、电力巡线等等。
3,纳米发电技术
提供微型能量采集方案及低功耗自供电系统,主要产品包括适用于多种环境能量采集的微型发电器件及自供电电子产品。该技术在消费电子、运动可穿戴、智能家居、物联网、工控、汽车电子以及医疗健康等领域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
4,运动仿真与计算分析技术
融合了计算机科学、运动医学、神经科学等技术,通过仿真实验探究自然人体运动本质,让机器以三维图形方式认识并理解人的动作、适应人的活动。可应用于3D影视制作、3D虚拟人物设计、表情设计,机器人、机械臂的运动轨迹规划、驱动等等。
       陈荣根认为,企业立足技术研发、布局面向未来的技术,方能更好地实现最大的价值和可持续发展。比如,孙正义收购ARM,便是因于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在未来的巨大前景。“越是关键环节的技术,越是受企业青睐。我国高校和科研院所有许多‘宝藏’正在被挖掘开发,相信‘产学研’合作能够为企业转型升级,为技术强国之路贡献更大的力量。”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