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永道的抗争: 同时面对超75亿美元三大诉讼

标签:普华永道

访客:4943  发表于:2016-08-16 14:30:22

【导读】普华永道为何同时遭遇天价索赔诉讼?是否为史上最大的审计诉讼?是否会选择和解?案件前景如何?看看“四大”的血泪赔偿史……

普华永道的抗争: 同时面对超75亿美元三大诉讼

普华永道为何同时遭遇天价索赔诉讼?是否为史上最大的审计诉讼?是否会选择和解?案件前景如何?回顾一下“四大”会计公司的血泪赔偿史……

今年的8月,对普华永道来说,似乎是有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感觉。 8月5日,刚刚在总索赔超过10亿美元的曼氏金融(MF Global) 诉讼案件中初战失利;8月15日则又遭受了另一起金额超过55亿美元的巨额诉讼: TBW 破产诉讼案。

此外,殖民银行破产诉讼案也将于2017年2月份开庭审理,此案件的索赔总金额高达10亿美元。

所以,普华永道正同时面临三起总金额超过75亿美元的索赔诉讼,一场诉讼抗争之战正在进行中。

曼氏金融(MF Global)案:索赔超10亿美元

2011年10月31日,因为豪赌欧洲债券失败,券商曼氏金融(MF)在纽约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这不仅是首家美国金融机构因受欧债危机影响而破产,而且按资产规模计算,这也是美国第五大金融机构破产案。

之后,股东集体诉讼爆发,MF 的外部审计师成为其中被告之一, 于2015年4月普华永道和股东集体诉讼原告达成和解, 赔偿金额为6500万美元。

然而,在股东集体诉讼之外,普华永道又遭遇了来自MF 破产计划托管人的诉讼。

2014年3月, 券商曼氏金融(MF Global)的破产计划托管人对MF 的外部审计师普华永道提起诉讼,并索赔至少10亿美元。原告在起诉书中指控普华永道作为审计师对曼氏63亿美元的欧洲主权债务投资提供“完全错误的”建议(回购至到期交易,"repurchase-to-maturity" transaction),并批准曼氏及其当时的首席执行官Jon Corzine对这些债务进行表外会计处理,从而加速了该券商的破产。MF Global由原新泽西州州长Jon Corzine管理运营。

2016年8月5日路透社报道,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Victor Marrero作出裁决, 拒绝了普华永道驳回诉讼的申请,普华永道将不得不面对这起索赔金额高达10亿美元的诉讼。

法官在69页的裁决书中指出, 经过几年诉讼争辩, 普华永道给该公司所出糟糕的会计建议是否是导致该公司迅速倒闭的实质原因,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定论,因此,目前还不能同意普华永道的申请,此案件目前不能驳回,需要继续进行。

原告还指控普华永道提供的递延税务资产相关建议也存在问题,原告指控认为该建议导致MF 在申请破产前不得不冲销1.194亿美元的税务递延资产,从而导致该季度亏损高达1.916美元。

而普华永道认为,原告方MF Global破产计划管理人根据“同等过错”的法律原则,站在该公司立场替它说话,公司之所以无法起死回生是因为高层对于破产亦负有责任。

普华永道的辩护律师James CusicK指出,普华永道仍然坚持其为MF 所提供的专业服务工作, MF 的倒闭是由于其自身的经营决策和不利的市场事件所导致,而不是由于会计方面的决定而倒闭的。

这个案件给业界再次提出警示, 给企业出具会计建议是个高风险的服务。

TBW 破产诉讼案: 索赔超55亿美元

2016年8月15日, 据金融时报报道, 全球最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面临史上最大审计诉讼索赔55亿美元。目前正在佛罗里达州法庭开审的案件可谓“史无前例”。不仅仅金额创审计诉讼史上最高,更为特别的是,此案中普华永道是作为金融危机期间“被害”破产公司的审计被存在欺诈行为公司的破产受托人告上了法庭。

本案原告是Taylor, Bean & Whitaker(TBW)的破产受托人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被告是普华永道。

TBW破产前曾是美国第十二大抵押贷款公司,也曾是美国政府赞助成立的政府国家抵押贷款协会(Ginnie Mae)的第五大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发行商。由于被监管当局发现有超过30亿美元的虚假抵押资产, TBW 于2009年8月迅速倒闭破产。TBW 有七名高管被刑事指控入狱, 其董事长Lee Farkas 被判30年有期徒刑。

阿拉巴马州殖民银行(Colonial Bank)为TBW提供了大量房屋抵押贷款供其进行证券化,是TBW最大的客户,也是TBW 的母公司。2009年,在TBW 倒闭后不久, 殖民银行也破产倒闭,而普华永道是殖民银行的审计师。

从2002年至2008年,普华永道给殖民银行出具了无保留审计意见;然而,殖民银行于2009年倒闭,所涉及总资产超过250亿美元,FDIC 在该破产案件中的损失高达42亿美元。 该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六大银行破产倒闭案件。

TBW 的审计师是德勤,德勤给TBW 出具了七年的无保留审计意见报告。TBW 倒闭之后,德勤也成为了被告,2013年年德勤和TBW 的破产受托人在三起诉讼案件中达成和解赔偿,具体赔偿金额并没有公开披露。

FDIC状告普华永道在担任殖民银行审计期间,未充分履行审计职责,未能发现殖民银行约10亿美元的资产实际上并不存在或已分文不值。虽然这实际上是TBW创始人Lee Farkas和殖民银行高管相互串通作案造成的结果,但原告认为作为殖民银行的审计,普华永道难辞其咎:直到金融危机将串通案暴露之前,普华永道在2002-2008年间,每年都为客户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实际上是对殖民银行财务状况“诚实度”背书。

普华永道的辩护律师指出,普华永道不是TBW 的审计师,普华永道和TBW 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普华永道也没有接触过TBW 的任何内部资料;律师还指出, 是德勤审计了TBW ,连续七年,一直到TBW 倒闭,德勤都没有揭发出TBW 的舞弊行为。

普华永道的首席辩护律师Beth Tanis 给金融时报的声明信中指出: “审计准则所已经明确的,任何妥当设计和执行的审计工作都有可能无法审查出舞弊行为,尤其是,当企业存在串通,伪造文档和内控越权的情况下,正如在殖民银行案件所发生的情形一样。我们相信陪审团将会理解本案中所适用的规则和标准,并作出相应的裁决。”

本案于2016年8月9日开庭,庭审将会在接下来持续大约六周。

华盛顿律师Tom Lohback 认为,不论本案最终裁决如何,此案件不仅将深刻改变人们对审计角色的认识,也会对原告律师的起诉策略带来重大影响。

有媒体指出,如果该案件最终成立,普华永道可能需要付出55亿美元的高昂代价。

但是,由于本案中, 普华永道本身并不是TBW 的审计师, 而且TBW 的审计师德勤已经和破产受托人在三起诉讼案件中于2013年达成和解赔偿了, 因此,估计本案如果最终需要赔偿,可能对普华永道德影响并不会很大,可能不会超过德勤的赔偿金额。 何况,本案目前还仅仅是处于起诉阶段,接下来还要经过几周的双方抗辩, 普华永道能否成本申请驳回起诉,有待继续观察。

此外,在殖民银行于2009年倒闭之后, 其托管人的FDIC 于2012年起诉殖民银行的审计师普华永道, 索赔金额高达10亿美元。该案将于2017年2月开庭审理。

以上三大案件总的索赔金额超过75亿美元,如果普华永道失利,则将会直接威胁到其正常的业务。

普华永道的抗争结果会如何,普华永道是否会选择和解? 如果和解,最终需要赔偿多少?如果普华永道选择将诉讼坚持到底,交给陪审团裁决,那么原被告双方最终胜负如何?我们将继续关注。

金融时报报道指出,前安达信合伙人Jim Peterson曾专门写过一本分析“四大”承受诉讼损失的书,他在接受FT采访时说,损失在一定范围内,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们愿意牺牲现有和未来的收入“共度难关”,但一旦超过一定限度,他们就会做“鸟兽散”,这一限度估计在20-30亿美元之间。

不过在经过安然事件所导致安达信过早的解体之后,美国监管当局和市场已经意识到当时矫枉过正。安达信在安然事件中曾经提出超过6亿美元的分期付款赔偿方案,但遭到司法部的拒绝,而司法部执意对安达信的刑事指控直接导致安达信全球解体,结果投资者从安达信所获得的总赔偿仅仅只有一亿美元左右。安然事件和世界通信事件中的赔偿大户都是华尔街投行和商业银行,不过此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Stoneridge判例, 对共同欺诈责任(scheme liability)进行了限制,倾向于保护投行,会计师等资本市场第三方中介。 因此,在安然事件之后,即便是在2008年的次债危机和之后的欧债危机所引发的诉讼,美国资本市场诉讼的赔偿金额并未创下新高,尤其是针对会计师事务所诉讼的赔偿金额也远低于之前案件的金额。

有媒体报道认为这是“史上最大的审计诉讼案”,“普华永道面临“生死之战””等等。虽然普华永道在以上三起诉讼案件中最终的结果如何,目前还无法预测,但应该还不至于到“生死”的地步,而且这绝对不是所谓什么““史上最大的审计诉讼案”。

在美国资本市场中, 过去二十年来和会计师相关的诉讼标的超过百亿美元的案件十分常见, 尤其是在本世纪初所爆发的安然,世界通信,和之后的雷曼兄弟等大公司破产倒闭案件中,原告所主张的诉讼索赔金额都是超过百亿美元以上。在安然案件中, 投资者索赔的金额超过600亿美元。相对于原告的天价索赔,而会计师在这些诉讼案件中的赔偿金额并不显著。

以下为近年来,国际“五大”会计公司(含现在已经解体,大部分并入其他 “四大”的原安达信公司)在重大诉讼案件中的和解赔偿信息,通过这些信息,我们回顾一下国际会计公司的赔偿血泪史。


在美国资本市场历史上,许多针对会计师的诉讼都是以和解赔偿结束,真正进入庭审的十分少见。而世界通信案件中, 除了安达信之外,其他所有被告都早早地和原告达成和解赔偿,唯有安达信坚持不赔偿,坚信自己的审计工作,坚持诉讼到底,一直到庭审。然而,在庭审进行过程中,安达信最终还是选择和解,原被告双方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命运交给陪审团。

那么,在世界通信案件中 曾经坚持无比的安达信,为何最终选择和解呢?我们一起看看该案件的庭审情况。

世界通信案件中,针对审计师安达信的股东集体诉讼,开庭审理情况

本案是为数不多的进入开庭程序的美国联邦证券集体诉讼案件,本案的其他所有被告都已经和原告达成和解赔偿协议,唯有安达信坚持强烈抗辩到开庭审理。

由于世通管理层刑事案件正在进行,政府并不希望证人证言在刑事取证完成之前在股东集体诉讼上公开,于是股东集体诉讼的开庭时间被一直延迟,从最早预计的2005年1月10日推迟到2月28日,后来又推迟到3月17日,直到最后确定的日期为2005年3月23日。陪审团的人选工作也从3月23日开始进行,3月29日法庭完成了原被告的开庭陈述(opening statement)。 原告提供了十一名证人,其中三名出庭作证,还包括四名专家证人;被告安达信也提供了数名证人,包括世通项目审计合伙人和一名专家证人,在和解达成和陪审团解散之前,安达信还提供了另外两名专家证人。

原被告有五十个小时的时间限制进行开庭陈述和证据列示,包括原被告互相质证(cross –examination)。 原被告都充分利用了这五十个小时的每一分钟。原告所提供的其中三名证人作证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1.      Richard Roscitt, AT&T 公司商业服务部前总裁,指出他和他的团队长期以来发现世通所公布的租线费用收入比率(Expense/Revenue ratio, ER 比率)比AT&T 的ER 比率要优良很多,对此感到十分困惑;和同行业公司比较超高的ER 比率对审计师来说构成了预警信号(red flag), 则足以让审计师怀疑世通的租线费用会计处理可能不符合公认会计准则;

2.      Eugene Morse, 世通内审部门职员,他是首先发现世通租线费用资本化错误会计分录的, 在法庭上他陈述了世通会计欺诈的发现过程;

3.      Ralph Stark, 原告的专家证人, 于2004年12月份,原告获准进入世通的2001年总账会计系统。 在半个小时之内,他和他的团队发现了大量整数的结账后调整分录(round-number post-closing entries)。Stark 指出即使初级财务分析人员在总账审计过程中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发现这些分录。原告指出,安达信在审计计划阶段已经识别出结账后调整分录属于审计风险之一,然而在实质性审计程序阶段却没有进入总账系统进行履行此等审计程序。这个看来是主要导致安达信不得不同意进行和解谈判的原因, 即:对于重大的结账后的调整分录,审计师没有进行足够的实质性审计程序,而且这些金额是如此巨大,如此明显,此属于明显的基本审计程序不到位,尤其是在公司管理层存在舞弊的情况下,轻信了管理层的申明。

世界通信公司案件再次表明,如果公司的管理层存在严重的舞弊情况下,审计师的审计风险是极大的,审计师一旦发现公司管理层存在舞弊的企图,应该果断采取措施,一方面尽到责任,同时也是保护自己。

在经过两周的开庭证据出示之后,法院要求原被告双方重新启动和解谈判。第二周,安达信向原告首次提供了其自身的财务状况。

于2005年4月22 日,在开庭审理后的第四周,也就是离开庭审理的最后陈述阶段(closing argument)仅几天,原被告达成和解赔偿方案:安达信同意现金赔偿0.65亿美元,外加安达信将来支付给其合伙人和注册资本相关负债偿还总金额的20%, 原告还有权获得安达信在任何将来其他诉讼案件中赔偿金额超过0.65亿美元的赔付款。4月26日,该和解赔偿方案获得法院初步批准。至此, 世通欺诈案件股东集体诉讼的赔偿落下帷幕。

总之,审计是一种高风险的行业, 只有具备强大的实力,才可以抵御高风险的压力。

加油吧, 审计师们……

(来源:百度百家,文/卓继民 ,公众号:继民财经汇, jimincaijing)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