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蔓延无边

访客:3523  发表于:2016-08-15 11:49:01

  在没遇到你之前,我不知道日子也可以过成思念,欢乐也可以无限蔓延,等待也可以甘之如饴,哭笑也可以瞬息万变。

  我们总是借知己之名堂而皇之的相约一起散步,借此来“祭奠”我们来之不易的相遇。一起走过很长很长的林荫小道,压过很宽很宽的马路,欣赏过很美很美的湖泊,听过很古典很古典的音乐,唱过很悲伤很悲伤的歌,把气氛搞的充满贝多芬的忧伤,麦克杰克逊的凄凉。然后,相视一顾,笑容蔓延无边,直到手捧腹部,再也直不起腰,才肯罢休。那时的我们快乐的都有点悲伤,傻傻的不明所以的欢乐,是一对没长大的孩子。

  在一起踏过的岁月里,我不经意发现一个规律。你总是行走在我的右边,不管场景、方向如何变化,你依然一如既往,雷打不动。我也曾好奇的询问,但你总是一笑视之,眉目如墨,全然不管我气红的苹果脸和捶打你的震震有声。经历了事事的变迁,现在的我再也不会在任何一个男子面前暴露喜怒,动手动脚,如在你身边那样松懈情绪,放肆无常。

  八月的脚步刚刚迈出,放假的消息已传遍了满校园,学生们像脱了缰的野马,喧闹异常,歇斯底里。我们并肩欢快的蹦跶在回家的路上,叽叽喳喳,欢声笑语。突然,你用略显嘶哑的声音说:“你看我们像不像情人,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我呆呆的定格在哪里,血液逆流,满脸通红,心跳似震耳欲聋的战鼓雷鸣。你看到我狼狈的模样,笑的岔了气连话都说的气若游丝,断断续续。我…逗…你…玩…。我看到你因憋住笑声,而颤颤巍巍抽搐的双肩。满是无尽的伤悲,独怜那份痴心妄想的爱情。

  余下的路程我都默默无语,为自己的失态懊恼不已,真相挖个地洞钻进去,避开你恶言相向的言语。狠狠的甩自己几个耳光,铭记这次的贻笑大方。你却一路兴奋的像打了鸡血,亢奋不已,话语如太平洋的海水无法计量,反复的“演义”着我刚刚的猛料——窘迫。

  那之后的很多天,我总是假装无意确是有意的忽略你的打扰,不接你来的电话,不回你发的短信。在家里默默地舔舐那次被你打的重伤。直到你狼似的吼叫出现在我家楼下,为了不让我的耳朵饱受折磨而不情不愿的下了楼。你站在茂密的梧桐树下,阳光穿过间隙,打在你的侧脸,有一种蛊惑的美,让我不敢直视,怕不小心中了毒,不能自拔。你笑着说:“小气鬼,我请你吃冰欺凌吧!算我的道歉。”我本来假装生气的受气包模样,在听到你的话后,终究没有抵过赤裸裸美食的“拐骗”流着三千尺的口水,任劳任怨老老实实的走进你的甜蜜陷阱。

  我们舔着冰凉可口的冰欺凌,走在去山顶的台阶上,你追我赶,不亦悦乎,笑声回荡在山谷中,久久不愿离去。就连树叶都感染了我们的气息,发出的沙沙的笑声。到达山顶时,我们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千金之重,轰咚一下倒在了草坪上,喘着粗气,挥着汗水,不停的喝水。由于离得太近,我都可以听到你的心跳和头发洗发露所特有的清香,满心满眼满世界都是满足,觉得有你在身边真好,就算拿哈根达斯的巨无霸冰欺凌给我换我都只咽口水不动嘴。顷刻间我都对自己佩服的无敌投地,感动不已。我还在陶醉中翱翔,胳膊却被你万恶的手向许愿树下拖去。在那棵带满了金丝巾的老态龙钟的许愿树下献上了我们的心愿。我本想偷瞄你的愿望,不料被你抓个正着,我尴尴尬尬的扭过头。不理会你贼眉鼠眼的“嘲笑”。愤愤的下了山,把你落了好远。心里满是委屈,泪水模糊了视线,心里却不断的呐喊:“萧叶,你这个大坏蛋,我喜欢你。”原来在爱你的世界里,我以再也没有恨你的力气。连怨恨也带点幸福的味道。#郑多燕木瓜葛根粉官网#英国卫裤官网#英国卫裤#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