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蔓延无边(1)

访客:3213  发表于:2016-08-15 11:36:52

  时间总是带走忧伤而遗留一世无法自已的悲伤。而我依然在多年以后 ,脸颊还是不明原由的被泪水所灌溉,涌出一股挥之不去缠绵致死的惆怅。

  六月的盛夏总是逃不了与太阳的热恋,路上的花草树木都被这种暧昧致死的氛围炙烤的害羞的低下了头。走在斑斑驳驳的树荫下,一缕阳光穿跃密密麻麻的障碍调戏般的匍匐子在我脚畔,似乎在明目张胆的炫耀着我与它不期而遇的“艳遇”。我也为它恰到好处的不期而遇准备抬头挑眉,戏谑的“贼笑”隐隐约约勾勒出左侧嘴角的弧度,这时一丝耐不住寂寞的红光逃脱群体的束缚急不可耐的与我的眼球来了个缠绵的亲吻。画面瞬间定格,恍若隔世。记忆冲破了加印的封记肆无忌惮的游走晃荡在大脑的曲折沟壑中,唤醒了神经末梢的每一个突起,如开了主动脉瓣的左心室的血液,奔腾到我的每一个细胞。泪流满面,我自嘲的牵拉着僵硬的咀嚼肌惨淡一笑,自我安慰是阳光太强刺痛了我的双眼,破坏了我的泪腺,场面才会这么不堪的失控。可是不管我怎样的笃定,却否定不了内心最深处撕心裂肺般的思念。思念是会呼吸的。

  一直以来我以为时间能够冲淡海枯石烂刻骨铭心的爱恋;可以忘记至死不渝生死相依的誓言;可以泯灭深入骨髓不能自拔的缠绵;可以抛弃痛彻心扉昏天暗地的记忆;可以羁绊无法自已不能自拔的悲伤。

  我以为任何事都经不起沧海桑田的事事变迁,最终都会如烟般悄无声息,化为乌有。原来是我高估了自己,自我定义为找回了原来的倾城笑颜,恢复到与你相识前的模样。却未料到她很脆弱,脆弱到经不起一点点似曾相识的出现,瞬间崩溃。

  记忆中的相遇也是这么富有传奇,〔之所以是传奇,是因为你是我一生的奇迹〕也是这样的场景,你携着阳光向我的方向缓缓走来,高高的个子,略显黝黑的皮肤,似笑非笑的挑眉,漫不经心的步伐,干净利索的校服这都引起了我的高度好奇。我眯起眼仰望着携着阳光佛光万丈的你,满眼眩晕,莫名的悸动打乱了我相伴至死的心律和预测可见的生活。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改变的不仅仅是我春暖花开阳光普照的青春,还有我以后数十载的无喜独悲眼泪模糊的余生。

  之后的很多天,在午夜梦回时,总有个带着光环的半透明的轮廓面带微笑的向我走来。我虽未能攀附他的轮廓,但死死的笃定那就是阳光下的你——我最美丽的意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在那条受过“凌辱”的小道徘徊,四目张望,走走停停,唯恐漏掉一毫米你的身影,一缕缕你的气息,一点点你的微笑。

  最终,如张爱玲的《爱》中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的问候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在同一时间和空间的领域中我们又恰恰好好“碰撞”,先是一怔,而后相视一笑,你调侃说我可以不可以把它定义为缘分,我却莫名慌张无措的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你可窥到我眼中忽闪忽闪的兴奋泪花,如寒冬的梅花,芳香四溢,美丽异常,陶醉了整个冬天。我在心里自以为是的把它定义为姻缘,而不是缘份,因为缘份太浅,姻缘则是一生的相伴。当时,满世界都灿烂如我明媚的笑魇,眉目皆扬。

  那次的相遇之后,我们渐渐的有了质变的飞跃,一下子从互不打扰的同城陌生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原来我们在同一所高中,同一个年级,班级相邻,你叫萧叶,我叫顾书瑶。

  时常,在安静的夜晚,我们也会回忆起那天相遇的场景,然后笑的前扑后仰,面目狰狞。而后,也会煞有介事的咏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死而无憾。我常常借着月光的余辉偷偷斜视,想看清楚你的表情,可是每次都是面如死海,波澜不惊。我失望之余总有伤感,心里潮湿一片,表面却伪装漫不经心。是啊!我输了心,不能连最后的一点点可怜的自尊也脱离我的灵魂。#郑多燕木瓜葛根粉官网#英国卫裤官网#英国卫裤#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