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与经济

访客:4435  发表于:2016-08-10 15:23:11

    一、经济基本面的力量 
    经济从来就是美国大选的重要话题。每逢总统大选年,选民回顾过去3年的生活,会问自己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的生活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呢?”他们的问题越接近投票之日也就越务实,从“我是否喜欢这个候选人”更多地转向“我是否喜欢他或她的政策”。 
    1992年初出茅庐的克林顿将在任总统老布什挑落马下,赢得了总统的宝座。这是经济基本面决定谁主白宫最经典的例子。彼时,老布什刚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赢得了海湾战争,名望如日中天,1991年3月的民调显示,海湾战争后,90%的美国人认可他作为总统的工作表现,所以被观察家一致认为是“不可战胜的”卫冕现任总统。与之相反,克林顿根本就不被美国媒体和公众看好,但是他的竞选幕僚吉姆斯•卡威尔(James Carville)提出了一个简洁明了的口号:“真蠢,是经济”,言下之意是,“别看老布什是海湾战争的英雄,但眼下经济萧条,决定选举胜负的将不是谁打赢了战争,而是谁能提出复苏经济的方案。克林顿才是更佳选择!”到了1992年8月,新的民意测验表明,64%的美国人因为当时的经济萧条而不认同老布什的工作表现。克林顿大选获胜后,“真蠢,是经济”成为美国政治界和商界的经典名句,它也成为所有参加美国形形色色政治选举政客们的座右铭。 
    回归经济基本面的另一个问题是经济的发展趋势,即继续变好还是变糟?在欧洲和亚洲表现欠佳的情况下,2015年美国经济可谓一枝独秀:房地产持续复苏,并表现出后劲;失业率持续下降,不断创新低;石油价格持续低迷,让寅吃卯粮的消费者的购买力有所提高,刺激了消费;美联储继续保持低息利于商业活动,公司利润普遍稳步有升。这些趋势几乎无一例外地会在2016年得以延续,虽然美联储已迈出了上调利率的第一步,但是在大选之年绝不会出现大幅度的调息,所以低息的商业生态环境将持续下去。实际上,提息之后反而股市上扬,因为大家停止猜测,专注做好生意。 
    由此可见,2016年的经济走势对民主党成功卫冕极为有利:失业率将持续下降到4.8% 左右(目前为5.3%);出现经济萧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尽管油价、利息和通货膨胀都可能在2016年反弹,但是幅度都不会大,完全不足以让选民产生负面情绪。从一个普通消费者和零售商的角度看:2016将会是 “感觉不错”的一年,而人在感觉不错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保持现状,所以希拉里此刻的感觉也应该是“感觉不错”。因为她可以打这张“保持经济繁荣”的牌。当然,希拉里最有经验的竞选幕僚正是她的丈夫前总统克林顿,他时时都会提醒自己的太太不能大意失荆州,重蹈艾伯特•戈尔(Albert Gore)当年的覆辙。 
    就像小布什成了金融危机的替罪羊一样,奥巴马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功勋,而希拉里看来很可能继续受益。美国选民既对现状颇为满意,也对未来更为乐观。当然,现在离大选还有10多个月,希拉里入主白宫绝不是板上钉钉,年龄和身体都是她的障碍。美国大选是一场耗时耗力的持久战,而她已经年届68,过去几年中曾多次出现身体不适的症状。只是一旦当选,她将以69岁的高龄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或许这恰恰是她的动力所在。 
    二、希拉里上位渐呈优势 
    一旦进入大选年,即便是最风光的美国总统,基本也成为过去式。新当选的国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公开挑战奥巴马的移民政策,直言不讳地宣布:“尝试着去和一个我们根本就不信任的总统就移民政策这样的重大问题进行合作,实在是荒谬之极。” 
    这其实不仅代表着共和党的轻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美国社会和民众对一个任期即满、不会再有太大作为总统的态度,可谓人还没走茶已凉透。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本来就乏善可陈,他已经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跛脚鸭”。甚至就连担任过其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也在刻意保持和奥巴马的距离—尽管坊间普遍认为,希拉里会在整体上保持奥巴马的政治和经济政策,但是要想入主白宫不能不谈改变,因为美国是一个思变和好变的国度,所以希拉里在竭力凸现自己领导风格差异化的同时,刻意冷落奥巴马。说实话,民主党内的总统候选人基本是希拉里一枝独秀,她根本也不必在乎奥巴马支持谁。 
    而本来让希拉里心惊胆战、黑马乱蹿的一大群共和党候选人在数月厮杀之后,让希拉里渐渐放下心来。最有总统相并受到大财团青睐的杰布•布什(Jeb Bush)始终无法突破美国人不接受第三个布什总统的心理障碍,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排名逐步下滑,仅获得3%选民的支持。一度呼声很高的医生出身的黑人本•卡森(Ben Carson)被自己简历造假的丑闻纠缠,开始显现颓势,选民支持率从2015年10月的22%下滑到12月初的14%。但根据民意测验,他却依然是最有希望击败希拉里的候选人。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古巴裔参议员马可•鲁比欧(Marco Rubio)与希拉里的差异最大,年仅44岁,对一向是民主党占优势的拉丁裔选民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可税务丑闻让他的竞选也在挣扎之中。名不见经传的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近几个月人气猛增,但他的背景与希拉里相似:哈佛法学博士、当过律师,一来不具备差异化优势,二来无论阅历还是人气恐怕都稍逊一筹。排名第一的共和党候选人居然是一派胡言乱语的土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36%的得票率占据绝对优势。只是,越来越多的共和党领导人开始担心,这个家伙真的获得共和党候选人提名。他一是没有从政经验,二是观点过激,新近禁止一切穆斯林信仰的人移民美国的谬论尽管获得一片叫好,但这好似愤青,哗众取宠虽然行,可与久经沙场的希拉里交锋恐怕就会不堪一击。而且,赢得美国大选的核心关键恰恰是中庸之道,偏激从来就难当选。 
    CNN在12月5日为总统大选民意测验进行了模拟配对,结果显示:最有希望和希拉里一较高下的共和党候选人在党内竞选中处于劣势,恐难获提名,有可能失去和希拉里交锋的机会。而遥遥领先的两位却明显不是希拉里对手。至于布什则是既在共和党内部竞争不利,又不被看好能在大选中击败希拉里(图1)。这种情况有点像奥运会的选拔赛,预赛中的黑马把原本有希望摘金夺银的国家队种子选手杀得片甲不留,可是就整体素质和经验而言,黑马要战胜其他国家高手的概率却非常小。当然,和奥运会不同的是,总统竞选不设银牌和铜牌,是一场真正的赢者通吃的博弈。 
    大选 
    对于民主党和希拉里来说,谁赢得共和党候选人提名成为竞选对手,其实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大选年的经济。简单来说,经济好,执政党候选人就会赢;经济不好,在野党就会赢。所以,如果没有太大的政治和经济变故的话,大选之年的经济稳定和繁荣绝对对民主党有利,并很可能会把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送进白宫。从这一点来看,希拉里虽然丑闻缠身,但毕竟身经百战,没有致命伤,优势逐渐形成。那么,2016年的美国经济会是一个怎样的走势呢?  风险投资
    三、动荡的世界充满未知 
    2015年美国经济一枝独秀,2016年的世界经济却有可能出现转机。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经济2016年(3.6%)和2017年世界经济的实际增长幅度都会高于2015年(预计3.1%)(图2)。 
    大选 
    而石油的价格几乎肯定会保持在一个相对低的水平上,这对经济的复苏显然是有利的。中国经济和股市在经过2015年的深度调整和波动之后会相对稳定地成长,无论GDP是7%还是更高或更低,其实都是对世界经济增长的一个巨大支撑。比较可喜的将是亚洲和欧洲的逐步复苏。虽然日本经济还缺乏增长动力,但是印度将持续发力。当然以石油输出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国家仍将面临困境。但是随着世界经济复苏对能源的需求增长,它们也有希望迎来转机。经济周期,归根结底无非就是风水轮流转。 
    恐怖主义组织ISIS在2015年虽然猖獗一时,但是它“格杀勿论”的政策正在为自己掘下一个深深的坟墓。ISIS的暴行正在促成一个奇特的联盟:一个互相之间有着各种矛盾但又有着共同仇恨的联盟。在这一点上,国界变得更加模糊,这对世界经济和政治无疑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此外,2015年末,还有一个中国国际地位上升的里程碑事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议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SDR),人民币由此成为像美元、日元、欧元、英镑一样的“世界货币”。在金地毯行业研究团队看来,这一事件的意义不单单在金融层面,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加入世贸组织是形式上和权利上的国际化,而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则是中国国际化能力和内涵的证书—换句话说,加入世贸体现的是中国的权力,而加入SDR则是能力。金地毯行业研究团队每天都在体会和感受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中国人才的国际化和中国作为一个民族的国际化,实践多年的“走出去”国策,在不懈的努力后终于开花结果。



      来源:金地毯资本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