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中国生物技术弯道超车的贵人

访客:5765  发表于:2016-07-22 15:25:16

在艾萨克眼中,中国和美国是21世纪的两个超级大国,为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两国应该成为最好的朋友,而建立这种友谊的途径之一就是将中国史无前例的财富规模与美国生物技术的无限潜力结合起来”。“美国的生物技术用了35-40年的时间才发展到今天的高度和规模,中国完全有条件也有能力立足于美国的基础之上,实现弯道超车。” 一、1100亿美元的大生意 尽管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艾萨克•布莱克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在美国,这个名字和他背后的家族都是响当当的存在。艾萨克的兄长大卫•布莱克(David Blech)一度位列美国400富人榜,被誉为“西雅图生物技术之父”,有评论认为,是他制造了生物技术领域的泡沫。虽然艾萨克在生意上早已与他的兄长分道扬镳,但谁也不能否认,艾萨克是上世纪80年代生物技术领域“布莱克效应(Blech Effect)”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上世纪70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美国还没有生物技术这个产业,学校自然也就没有开设这一课程。”而如今,谁都知道生物技术是炙手可热的前沿领域。美国经济分析局的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仅在生物制药这一领域的研发费用就在1600亿美元,2016年更将突破2000亿美元。美国相关企业作为这一领域的领军者,市值总规模在3600美元左右,年销售额600亿美元,并且全球最大的5家生物技术公司有4家来自美国。 在那个生物技术刚刚起步的年代,艾萨克与他的兄长、父亲一起,投资了数十家生物技术企业,涉及癌症、衣原体感染、性功能障碍、囊性纤维化以及艾滋病等多种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其中的8家企业孵出了“金蛋”,成功挂牌上市,也有不少以高溢价卖给了大型制药企业,加上其他新投资的小企业,艾萨克的“生物技术王国”市值高达1100亿美元。这其中,既有世界第三大生物技术公司、500强企业赛尔基因(Celgene),也包括了世界级的基因疗法公司Medgenics。 二、“既做好事又挣钱” 在艾萨克看来,生物技术是早于互联网和高科技的一条快速发家致富之路,而他则幸运地赶上了头班车。1980年,生物技术领域的先锋企业基因泰克(Genentech)上市,挂牌首日股价就翻了一番至70美元/股,当时“这家公司既没有任何产品,更无利润可言”。这成为了艾萨克进军生物技术产业的“灵感”,他当即决定离开原本从事的公关行业,父子三人一起创办了第一家公司Genetic Systems。 因为自身是生物技术的门外汉,艾萨克相中了西雅图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微生物学家罗伯特•诺文斯基(Robert Nowinski)。彼时,后者是业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致力于研究一种包含单克隆抗体的新技术。在艾萨克与他接触时,罗伯特正在与其他人商量创立一家单克隆公司,并且已经找到了投资人。“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飞来纽约我们聊一聊吧,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一趟免费的纽约之旅,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成为Genetic Systems的首席科学家’。”凭借着高超的公关技巧以及优厚的待遇,艾萨克成功网罗了罗伯特—艾萨克承诺把20万美元以罗伯特的名义存入第三方托管账户,如果在15个月的时间内他没有筹集到300万美元,20万美元就归罗伯特所有。 凭借罗伯特的加盟,艾萨克很快吸引到了100万美元的投资。短短半年后,Genetic Systems上市,市值5000万美元。1986年,Genetic Systems被百时美公司【Bristol Myers,现更名为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以3亿美元的代价收购。 “之所以选择投资生物技术领域,不仅仅因为它能为我带来财富,同时因为生物技术可以帮助病人解除病痛,既做好事又挣钱。”作为全球首家单克隆抗体公司,Genetic Systems利用单克隆抗体对性传播疾病实现了低价、精准检测。它不仅研发出全球首套预防通过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精准检测系统,还首创了衣原体测试,帮助数百万的新生儿健康降临人世—在美国,每年有3万妇女由于医生将他们的衣原体感染误诊为其他疾病而失去生育能力—Genetic Systems将原本需要上千美元、耗时数周的衣原体检测升级成4.95美元、40分钟出结果。如今,与单克隆抗体有关的技术已经占据了整个生物技术市场的半壁江山。 “拯救数百万生命,改善数百万人的生活,乃至创造数百万的生命,这是我毕生努力和奋斗的目标” ,艾萨克毫不掩饰内心的自豪,“我旗下的生物技术公司正在改变着医学界”。ContraFect公司致力于解决慢性抗生素依赖,目前正在研发一代全新的抗感染药剂,而一种新的治疗流感的药物正在中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进行测试;Cerelor公司正在研发一种很可能改变行业格局的镇静剂,这种药可以在两三天的时间内起到疗效,而目前的药物通常要在服用4-6周后才能起效。 说起自己一手养大的公司,艾萨克如数家珍,而他和他统领的生物技术王国也丝毫没有放慢创新的脚步。“我新投资的一家公司Waveguide已经研发出全球最小的核磁共振成像仪,其仅有1磅重,大小不过跟iPhone差不多。”目前市面上的核磁共振检成像仪通常是以主磁场的百万分之一(ppm)作为偏差单位来度量的,而Waveguide的产品则是以10亿分之一为单位。“新仪器更精细、更敏感,目前已在哈佛大学医学院暨马萨诸塞州总医院试用,未来可以拯救数百万癌症和肺结核患者的性命。” 眼下肺结核通常需要3-4周出检查结果,这增加了患者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传染给其他人的概率,而利用Waveguide的核磁共振成像仪,20分钟就可以出报告,且准确率高达95%。 三、“创业要知进退” 事实上,在艾萨克眼中,“创新”是他打造出价值1100亿美元生物技术王国的最大法宝,也是他为8家公司的首轮投资者带来高达80倍的平均投资回报的利器。“30多年前,当我开始在生物技术领域进行投资时,就有人不断地质疑,‘这些小企业如何跟礼来(Eli Lilly and Company)、默克(Merck)等制药业巨擎抗衡’,可事实是,大型制药厂研发新药平均需要耗费12年、投入20亿美元,而小型生物技术企业通常只需要4年时间。”在他刚刚涉及生物技术领域的时候,大型药企把控着90%的新药研发,而今天很多新药的研发都是在小型生物技术企业里完成的。“研发是最大的价值增长点,创新是前进的关键动力。” 为了保持不断创新的能力,艾萨克以优厚的报酬吸引着各路管理人才和科研人才。全球第一大制药公司的前主席掌管Nova制药,辉瑞(Pfizer)前主席统领致力于研发新型止疼剂的Centrexion,盖茨在研发出全球最成功的男性勃起功能障碍口服治疗药物犀利士(Cialis)的ICOS担任了6年的共同董事,包括百事可乐创始人、花旗创始人,艾萨克所投资的生物技术企业前前后后一共聘用过20位财富500强企业的主席或CEO、2位美国前参议员、4位美国前内阁成员以及1位美国前总统。而在科研方面,更是有7位诺贝尔奖得主以及20位美国国家科学院士为其效劳。“1100亿美元的大生意,要归功于这整个团队。”艾萨克谦虚地表示。 只是,大家普遍认为长远的眼光、脚踏实地的精神和持之以恒的坚持是创业所必备的,但艾萨克却务实地表示:“理想自然要追寻,但要实际一点,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实践了几年后还没奏效,最好还是尝试一下其他的途径。”他坦承,自己也曾有不少看走眼、投资失败的经历,所以创业前,“最先需要弄清楚的问题是自己的梦想到底是什么,接下来需要思考的包括:实现这个梦想需要花多少钱?有多大的成功概率?谁又是你的竞争对手?”明得失方能知进退,迄今为止,艾萨克的这笔账算得甚是了得。 “我相信,未来中国也能出现越来越多值得投资的生物技术企业,这也是响应贵国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嘛。”不仅如此,“中国还可以利用美国生物制药领域的优势,每一家我投资的企业都需要一个中国伙伴,来把它们的产品引入中国市场。”在艾萨克看来,尽管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还处于早期阶段,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国能在30年内赶上美国。“将中国在经济上取得的巨大成就与美国生物技术领域的雄厚实力相结合,然后创造更多的财富,造富更多的人群。这是我新的奋斗目标。”


    来源:金地毯资本                                  网址导航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