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出来的全栈工程师

访客:2769  发表于:2016-07-21 22:10:48

被逼出来的全栈工程师

移动互联网时代,APP就像一座巨大的金矿,除了听到无数的尖叫和呐喊。更多的是,“我已经有了改变世界的想法,就差一个APP了。”在这个CTO稀缺的时代,无数创业者死在了通往通往金矿的路上,除了卡顿、闪退等性能问题外,更大的问题在于—漫长的开发周期

APICloud邹达告诉记者:”如果某一款APP开发只需要一个Android和iOS的程序员花上一个月的时间,那么用APICloud只需要一个星期就够了。“

APICloud作为一款云端一体的开发工具旨在解决两个问题,首先是开发效率问题.邹达告诉记者:”在APP兴起之初,他就曾经帮助朋友做过APP开发,一个项目的周期是两到三个月,而每一次做完的东西在第二个项目却没有办法复用。

其次就是跨平台的问题,在跨平台方面HTML5的方式虽然方便快速,但是性能问题始终是过不去的坎。在理论上用APICloud开发出来的APP与原生的没有任何差别,我们希望未来在世界范围内我们平台是做的最快、最好的-”邹达对记者说。

 

做十年技术,还是一项技术做十年?

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是时邹达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当然是后者,而我所理解的技术,不仅仅的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方向。之所以能够一项技术做十年,是因为这项技术本身有潜力,随着技术的发展,自己也得到提升。

在笔者看来,相比于”十年技术,还是技术十年“最重要的问题在于选择什么样的技术。邹达也同样认为:”在2006年的时候还是飞利浦、诺基亚的时代,很多人都羡慕能做手机的人,但真正进去之后发现做手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因为系统都是固定的,大部分代码都是写好的,只能做一些简单的修改,没有一个从无到有写软件的成就感。正因为如此特别羡慕那些做软件的工程师,有一个从无到有的成就感。当时手机里可以卖钱的只有浏览器、邮件,所以为了一种成就感就去做了浏览器。

不想做全栈工程师

从做浏览器开始邹达一直专注于浏览器的开发,直到创业,邹达被逼成一名全栈工程师。

前一段时间很多开发者在知乎上讨论如何成为全栈工程师,而邹达却坦言说:“我其实不想当全栈工程师,但是没办法,逼出来的。“

在APICloud创业之初,作为CTO的邹达负责了公司一切基础设施的搭建,除了应用引擎和服务以外,服务器部署,搭建,监控,前端,……他坦言,想做全栈工程师。我看来没有压力是不够的,人都是被逼。

邹达还提到:” 想成为全栈工程师除非创业,否则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你的收入会降低许多。而且像服务器负载这类技术,在没有一定用户数量的情况下,很难达到一定的境界。许多领域内非常牛的工程师,都是公司来交学费,在负载压力很大的时候才能得到一定积累。

API创业

APP的兴起是在智能手机出现崭露头角的的2010年,邹达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就有朋友找他做APP有iOS也有Android。每次都要花掉几个月的休息时间。然而当下一个项目再来的时候,很多以前写过的很多相似的东西都不能复用。那个时候就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只写一次还可以重复利用?

许多优秀的项目一开始都是以解决痛点,APICloud也不例外。邹达甚至想过,哪怕这个东西做完卖不出,我还能自己用。在互联时代,APICloud用互联网的思维重新定义了移动开发。

希冀

今年2月份APIClou发布了第一款生态产品,更加关注Web开发者,不仅仅能用APICloud做出好的应用,而且可以有更多的方式去变现。在供大于求的行业,APICloud将会汇聚一大批优秀的开发者。如果APICloud有了这样一个成熟的生态链—模块开发者,服务提供商、API开发者,他们都能够通过这个平台去盈利,就是APICloud这个平台的价值,让它成为一个API开发的首选。

 

手机app制作  http://app.apicloud.com/

app开发公司 http://mkapp.apicloud.com/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