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载云通讯的那几辆快车访容联云通讯CEO孙昌勋

访客:5191  发表于:2016-07-20 15:19:07

摘要: 就在中国互联网投资界的大佬纷纷认为中国互联网进入新一轮的资本冰河期的时候,2016年7月5日,容联云通讯(下文亦可简称“容联”)拿到了7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不仅如此,这个顺利通过“C轮魔咒”的公司,还被红杉资 ...

    就在中国互联网投资界的大佬纷纷认为中国互联网进入新一轮的资本冰河期的时候,2016年7月5日,容联云通讯(下文亦可简称“容联”)拿到了7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不仅如此,这个顺利通过“C轮魔咒”的公司,还被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挚信资本等顶级资本认为,有可能发展成为在通讯细分领域里估值十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
    容联云通讯创始人兼CEO孙昌勋甚至表示,“要把容联云通讯打造成全球最大的通讯云服务提供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6月底,同行业企业twilio在美国上市,市值接近30亿美元,到底是什么给了孙昌勋如此大的勇气和底气来做“全球最大”?云服务市场到底有着怎样的掘金机会呢?
    孙昌勋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twilio发展了七年,他们的付费用户才到2.8万家,至今亏损,而容联云通讯发展到现在只有四年时间,开发者用户已经有20万,同时有5万家的付费企业用户,而且已经实现盈利。依靠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容联将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定位企业级市场
    云通讯如今已经成为非常流行的品类,为互联网企业提供更便捷、高效、高性价比的互联网化的通讯服务。
    《中国经营报》:过去一年,企业级的2B市场炙手可热,大部分资本也从纯粹的2C领域脱离,转身关注并投资2B市场,能否谈谈在通讯服务市场,2B和2C的差别在哪里?
    孙昌勋:一般来说,个人用户的服务(2C)比较融合,一个微信就解决几亿人的需求。但在企业市场(2B)中,企业千差万别,有很多不同的行业和不同的领域,企业就需要在这个领域里找到既能规模化又能标准化的业务来提供服务。
    如果我们针对某一家企业去做定制化的服务,但某一家企业可能不愿意为这个服务去付足够的钱,这样就很难支撑一个像我们这样的2B公司的发展,所以首先要找到一个普遍性的需求,所有的公司都需要的服务,同时又能标准化,而且销售难度还不大,这就能变成一个企业端的大生意.比如阿里云的生意,它提供基础设施,大家都要服务器,都要运算,都要存储,都要带宽,有成千上万的企业,甚至几十万家企业都在上面去使用,而且也够标准化,这就是大生意。
    不过,标准化跟市场永远是一对矛盾体,即如果市场领域特别窄的话,产品很难标准化,如果太宽泛的话,又很难满足绝大多数客户的需求,所以企业市场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在标准化和规模化中间找到平衡,然后这个生意才能做成。在我们看来,通讯的云服务就是这样一个市场。 
    《中国经营报》:能否介绍一下云通讯的概念,容联在这个市场上是如何定位的? 
    孙昌勋:容联是在国内最早提出“云通讯”概念,并且搭建了为开发者及互联网企业提供云通讯PaaS服务的平台,云通讯如今已经成为非常流行的品类,为互联网企业提供更便捷、高效、高性价比的互联网化的通讯服务。
    云通讯到底能给企业带来什么?我们认为有三点——更低、更快、更简单。更低,即资费更低,使用云通讯比传统的通讯服务,成本的节省在70%以上;更快,以APR和SDK的模式来提供我们的通讯能力,企业基本上只需要半个工作日跟我的平台进行全面的连接;更简单,一键调用,几行代码就可以搞定。

构建生态圈
    云通讯走到今天,更多的是搭了几辆快车,一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日新月异的发展;二是云计算飞速的发展;三是共享经济的组成。在创业之初,我们提出了资源共享、技术共享、入口共享的理念,正好契合了共享经济很关键的要素。
    《中国经营报》:你怎么看“云通讯”服务市场的发展趋势,容联云通讯为什么能在短短不到四年时间里在这个领域里获得快速发展? 
    孙昌勋:容联创立于2012年,我们用了四年的时间,发展到了20万开发者用户和5万家付费企业用户,如果跟刚刚在美国上市的twilio相比,它做到2.8万家付费企业用户时,一共经历了五轮融资,而容联发展到今天的成绩,累计不到两千万美元的融资。从经营规模来讲,它去年的收入大概是我们今年的收入规模。所以,容联的发展速度比twilio要快。
    这得益于中国市场容量足够大,机会多。云通讯走到今天,更多的是搭了几辆快车,一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日新月异的发展;二是云计算飞速的发展;三是共享经济的组成。在创业之初,我们提出了资源共享、技术共享、入口共享的理念,正好契合了共享经济很关键的要素。
    《中国经营报》:这次融到7000万美元,主要用途是什么?
    孙昌勋:目前,我们主要做PaaS服务,但我们的通讯云服务不仅仅有PaaS,还有针对中小企业的SaaS服务,以及细分领域的行业通讯云,这是一个好的趋势,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打造全球最大的通讯云服务提供商。
    要想领先市场,我们必须不断创新,我们是国内最早提通讯云服务的企业,因为通讯云服务是个新鲜事物,第一个吃螃蟹的,当然冒了巨大的风险,但也获得了市场机遇以及企业的高速成长。但一个企业不可能总靠单一优势持续高增长,接下来的发展还需要市场认知和理念上领先于市场,所以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不断地在构建生态圈,不断在布局。
    完成了C轮融资,我们企业是相对比较轻松的,由于不需要那么多的销售投入以及基础设施的投入,资金充裕,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首先我们要走出国门,不仅为中国的企业服务,还要为全球的企业服务,这是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布局。
    其次,通讯有很多东西,比如行业云,所以我们的通讯云服务不仅仅覆盖互联网企业,中小企业标准化的服务,还要针对行业客户,有一些行业定制的云出来,这也是我们构建生态圈的一个重要布局。
    再次,在后端产品服务方面我们也在做文章,比如说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跟客服有天然的结合点。现在发达国家人工成本很高,中国一线城市人工成本同样是非常高,怎么减少企业在人员投入方面的支出呢?我们将尽可能地借用人工智能。除了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布局外,我们在大数据方面也会有布局,这两个产品的诞生将让我们的产品线更加丰满,为企业客户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 
    《中国经营报》:做全球最大的云通讯服务提供商,从产品技术上来讲,壁垒和优势在哪里? 
    孙昌勋:首先通讯是有一定技术门槛的领域,它涉及到音视频的编辑码,涉及到运营商的资源,中国有三大运营商,基础网络是按省级为单位建设的,首先有一定的技术门槛,然后有一定的平台建设门槛,基于互联网,组一个分布式的网络,然后把三大运营商的通讯网络跟互联网络融合起来,这是在技术和资源方面的门槛。
    另外一个,我觉得还是一个理念的问题,原来企业的通讯市场有运营商,有通讯设备厂家,华为、思科,还有大量的集成商,他们购买通讯设备,跟运营商合作拉资源,然后再去搭软件,整个给企业建一套私有的平台,而且周期会很长。
    今天成功的关键是对市场的认知,我们认为通讯可以标准化,可以云计算化,可以跟互联网结合,可以融合化,可以变成一种能力。当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市场机会,我们看到了,我们有先发优势,我们利用这个先发优势走到现在,然后我们会进一步强化它的场景化应用,会打造基于云通讯的生态圈,甚至要进行全球化布局,这都是我们领先的理念和对市场的认知。

场景化布局
    在中国做互联网应用思维模式,应该是更加向前一步,场景化的研究要继续去深化,挖掘更多的互联网应用,比如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过程中的通讯需求和我们的结合点。
    《中国经营报》:能否谈谈场景化的布局?
    孙昌勋:场景化分两类情况,第一,PaaS,我们讲通讯要能力化,所谓的能力化就是要为场景化的应用需求提供通讯功能,互联网的创新日新月异,有很多的应用都需要沟通,比如说出行行业、O2O咨询行业、在线医疗行业等,他们需要什么样的通讯服务,诉求是什么,都需要我们深入地针对每个行业的场景做相应的研究和引导。
    在美国,twilio提供标准化的产品,具体场景化应用的结合,由它的合作方去考虑。但在中国做互联网应用思维模式,应该是更加向前一步,场景化的研究要继续去深化,挖掘更多的互联网应用,比如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过程中的通讯需求和我们的结合点。
    第二, SaaS层面同样有场景化,比如容联投资的七陌,定位是针对中小客户的标准化在线客服SaaS产品,可以满足98%的中小客户企业的需求。
    在通讯领域完全只做标准化的东西,你只能服务一部分市场,我们的目标是要服务所有的企业,跟所有企业都找到结合点,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做行业的通讯云。比如说要跟教育领域结合、医疗领域结合、电商领域结合、互联网金融结合。每个行业对通讯的需求,我们希望是在往前走一步,离它的场景更近一些,让它使用起来更方便一些,这是我们下一步在场景化所做的一些工作。不仅是PaaS这块,要离场景更近,SaaS这块、行业的通讯云也要离场景更近。
    《中国经营报》:目前中国移动也要推融合通信,我们知道中国移动有强大的力量,有自己的终端,有强大的整合能力,资金也是不能比的,对容联来说这会不会构成压力?
    孙昌勋:我们跟运营商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事实上从1998年到2013年,15年间我们都在做通讯,在为运营商服务。我们跟运营商是一种合作关系,我们更多是把互联网跟通讯网结合起来,为需要互联网化的企业提供服务。我们的5万家企业用户绝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如果说运营商靠它的销售经理一个一个去找中小企业,按照这些中小企业的服务要求,要24小时响应,随时都要有人值守,是不现实的。
    运营商建了一个很好的网络,有很好的基础电信服务资源,我们把这些资源跟客户的需求拉得更近一点儿,起到桥梁的作用,运营商是鼓励的。我们能帮助运营商更好地满足于企业场景化需求,跟企业的需求结合在一起。

信用成本高 影响中国企业跻身国际市场

 

深度
    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新正在给中国市场带来巨大的机会,虽然劳动密集型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但是由于人口众多,市场庞大的“消费红利”却正当其时。无数互联网企业在用户市场及ARPU值上获得资本的看好甚至拥戴,并在同行业市场快速占据领先地位,在企业级市场上,容联云通讯就是其中的一家,如今,这家公司的定位就是要成为全球最大的通讯云服务企业。
    不过,在种种利好的背后,我们还要清醒地意识到问题所在,通过对问题的不断改善尤其是制度的建设,为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的发展提供更好的竞争环境,是国力崛起的关键。
    中国企业尤其是创新型企业在竞争环境中面临的普遍问题是信用成本居高不下,企业不得不在运营中为信用买单,以防范有可能发生的信用风险。
    以容联云通讯为例,容联云通讯CEO 孙昌勋就告诉记者,“由于人与人之间不信任,企业与企业之间不信任,在无形中增加了很大的获客成本,更重要的是,为了防范可能发生的利用数据平台进行的违规行为,公司需要为此支付20%~30%的成本。”显然,这一数字绝不是一个小数。
    更为典型的案例发生在第三方支付领域、互联网金融领域,由于普遍缺少信用评级,在这些领域创新的企业不得不支付大量成本自建评级系统,而同样在这一领域进行创新的美国企业则只需要关心如何建构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商业生态,信用评级已经由国家和社会买单,所以,仅仅在这一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就落后了一大步。而此后互联网金融领域出现的各种投机和跑路行为,无不因为社会信用体系的缺失而导致,紧接着监管层强化监管之后则又使得资本闻“互金”而色变,最终在这一领域创业的大批“良民”企业也不得不走向倒闭的命运。
    科技公司如此,金融公司如此,电商公司亦是如此。如何捕捉中国消费市场的“巨大红利”,如何让国内企业站在市场的风口上轻松起航,或许是一个社会的命题,更是提升我国国力的重要命题。当我们的企业有志于插上全球化的翅膀,跻身国际舞台的时刻,建设并提升国内的社会信用体系将成为他们谋求国际化发展的重要后盾。
    而容联云通讯的目标是要打造全球最大的云通讯服务企业。背靠国内巨大市场,由于信用成本的增加,当它与国际同行twilio对比的时候,它要付出的成本就会更多,这也恰恰是国内众多企业在参与国际竞争时所面临的共同问题。
    好消息是,近日国务院印发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强调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构筑诚实守信的经济社会环境,这也是我国首部国家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项规划。按照《纲要》的要求,到2020年,实现信用基础性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基本建立,以信用信息资源共享为基础的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基本建成,信用监管体制基本健全,信用服务市场体系比较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全面发挥作用。
    由此,我们开始有理由相信,伴随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信用成本的降低,类似容联云通讯这样的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将更有优势。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