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成移动互联网“宠儿”,用直播平台看什么?

标签:移动互联网

访客:68061  发表于:2016-07-20 10:30:22

近日,网络红人“Papi酱”在百度视频等8个直播平台进行直播“首秀”,90分钟里吸引了超过2000万人观看,并收到超过90万元的打赏礼物和1.13亿个“赞”。

网络直播成移动互联网“宠儿” 用直播平台看什么?

这只是风生水起的网络直播产业的一个“缩影”。和曾经的团购、P2P、O2O一样,网络直播成为当下互联网最吸引眼球的风口。来自市场研究机构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人,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人,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2016年也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直播元年”。网络直播为什么突然一夜蹿红?人们在直播平台上看些什么?这一产业未来又将怎样发展?

移动互联网的“宠儿”

在上个月举行的上海电影节的一场主题论坛上,记者身边一位年轻的男同行全程举着手机,将论坛内容直播出去。“现在我的‘房间’里大概有3000人左右吧,是这一周以来观看人数最多的一次。”这个名叫王应祥的25岁男生来自广州的一家媒体。他告诉记者,自己做主播刚刚三个月。

和王应祥一样,范冰冰直播时装周、李冰冰直播电影节、雷军直播小米的无人机发布也同样引人注目。网络直播的兴起,根本原因在于4G的普及和资费的降低,这让移动直播的制作和观看都变得方便和便宜,用户在移动互联网条件下观看视频的习惯和需求正在被培养起来。据新浪微博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微博日均视频播放量达4.7亿次,同比增长489%,比上季度增长64%。

巨头们的趁势入局由此显得顺理成章。腾讯旗下目前就拥有包括斗鱼、龙珠直播等在内的7家直播类平台,阿里巴巴旗下的合一集团则拥有来疯、火猫TV、优酷等6家直播平台,网易、搜狐、欢聚时代、陌陌、猎豹、小米等知名公司也纷纷加入。在另一方面,包括IDG、启明创投、红杉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也将大把“真金白银”撒向直播领域。2016年1月,映客获得A+轮8000万元融资;3月,易直播获得A轮约6000万元融资,三好网获得领投的Pre-A轮7500万元融资,斗鱼TV获得B轮1亿美元融资;4月,早道网校获得A轮1500万元融资。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5月,视频直播领域获得的融资金额已超过10亿元。来自大数据综合服务商极光的一份《移动直播行业研究报告》则称,排名前十位的网络直播应用市场占有率合计仅有14.78%。可见,竞争才刚刚开始。

网络直播并非在国内“风景这边独好”。在全球市场上,网络直播同样硝烟四起。亚马逊在2014年以超过1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Twitch,目前拥有超过1亿用户,推特则在2015年收购了视频直播应用Periscope,此外脸谱最近推出了Facebook Live的直播应用,谷歌则利用Youtube平台上线了“Youtube手机现场直播”。网络直播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全球“宠儿”。

用直播平台看什么

“很难想象,我们有个主播在上海迪士尼开园的时候去直播,结果发现观看量最大的视频,不是他在展示新的游乐项目,也不是公园全景,而是他在吃一只炸鸡。”移动直播平台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这样告诉记者:“很多时候,用户在直播平台上消费的不是内容,而是状态。”

用户在直播平台上到底想看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五花八门。有些内容不难想象,比如直播的真人秀,腾讯视频2015年推出的《我们15个》和优酷今年推出的《潜行者计划》,两档网络自制综艺节目的卖点都是“24小时不间断直播”。还有一些则是直播平台与传统综艺节目的合作,比如与花椒直播合作的《非常静距离》和《超级女声》,熊猫直播则跟随《鲁豫有约》采访了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

有些内容则是新闻事件衍生品。7月12日,深圳交警通过微博进行“严查安全带”直播,从下午3点至5点,“交警小编”们跑遍全市50个整治点,累计直播时间超过12个小时,共有超过20万人在线观看了这次执法直播。

但更多的用户集中于素人直播。所谓素人,就是并无专业经验也并非明星的普通人。他们直播自己生活的各个场景。网名为“阿糕糕”的成都女孩是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她的乐趣之一就是每天晚上花一个小时观看斗鱼平台上一位男主播的游戏直播。“我也是这款网络游戏的玩家,这个主播技术很好,一开始只是想学学,但后来其实关注的并不是游戏,而是他和朋友在游戏里聊天,讲述每天遇到的小事,觉得就像是个每天见面的朋友。”在奉佑生看来,素人直播的核心价值在于用户的参与感、互动感和陪伴感:“在韩国,直播吃饭甚至是个非常成熟的模式。对于用户来说,就是想有个人陪着你吃饭。平等真实的体验极其重要,对于用户来讲,这是种碎片化的娱乐方式。”

素人主播们直播生活的动力又在哪里呢?他们通过直播平台的打赏功能来获得收入,也就是说用户可以通过购买虚拟物品打赏主播,从鲜花到游艇、跑车、火箭,价格也从1元到100元不等。用户购买这些道具,送给自己喜欢的主播,主播与直播平台按照比例分成。陌陌副总裁贾伟透露,虚拟礼物收入的50%归主播,而知名主播每天直播3小时左右,一个月收入高达几万元。“阿糕糕”也说:“我每个月大概会花个一两百元的虚拟礼品送给主播,天天看人家的直播,也想让他高兴一下。”网络主播因此成为年轻一代心目中颇为靠谱的职业。QQ浏览器发布的一份就业观数据报告显示,在网络相关职业中,“95后”最看好的毕业选择就是“主播”和“网红”,选择比例高达54%。

精细化打造内容

近日,文化部宣布,依法查处23家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共26个网络表演平台,共计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整改违规表演房间15795间,解约严重违规网络表演者1502人,处理违规网络表演者16881人。其中,斗鱼、熊猫和六间房等12家经营单位,因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和危害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而被要求整改。而网络表演正是网络直播的重要组成部分。

网络直播的红火,也带来不少涉及擦边球的内容。根据近日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管理部门将对网络表演市场全面实施“双随机一公开”,定期开展随机抽查,及时向社会公布查处结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直播平台高管表示,其实平台内部对于加强打击违规内容颇为欢迎,“不然竞争这么激烈,大家都去拼‘下限’了,最后就变成谁豁得出去谁才能赢”。他还表示,大部分直播平台都有一套自动识别技术,九成以上淫秽色情内容“不难识别”,“就看你有多大的动力去管”。直播平台“小在开播”CEO谢如华则告诉记者:“监管的加强,意味直播平台已经很难靠‘博出位’来争取用户,网络直播从野蛮生长的1.0时代进入追求质的2.0时代,必然要在内容方面进行更多的精细化打造。”

2.0时代,网络直播的未来在哪里?在谢如华看来,“直播+行业”垂直领域的模式将得到重视,比如直播+金融、直播+传统文化等。“这样生产出接近专业的视频内容,它们是特定的、有价值的、不可复制的直播,从内容、策划、包装等方面均具备或接近专业化水准。”爱奇艺同样在发布其直播品牌奇秀时表示,将主打明星方面的垂直内容。爱奇艺CEO龚宇表示:“爱奇艺的直播业务更加倾向于泛娱乐属性。”

另一方面,则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在“打赏”之外,网络直播行业还在寻找新“钱途”。华策娱乐副总裁崔超表示,直播将创新目前的影视宣发模式,电影艺人的海选、直播片场探班、主题创作互动、剧情解密、提前预热和品牌植入等环节全部加入直播互动。奉佑生则认为,“打赏”只是网络直播的初级盈利模式。“视频电商和直播购物肯定是未来巨大的市场,并且被用于线下商家营销,比如位于北京东直门簋街上的一家涮肉店就贴出海报,食客直播在店内用餐的场景可以打八折。此外直播未来也有可能功能化,成为社交网络或者电商平台上的附加模块,例如成为视频会议系统,或者直播客服对共性问题的解答,承载视频流该有的多种形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