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的移动互联网世界什么样?

标签:移动互联网

访客:119084  发表于:2016-07-11 10:00:29

「盲人」不是一个准确的词,更确切的说法是「视障群体」,这个群体在中国有 1300 万人,在全国 13 亿人口中,几乎每 100 人中就有 1 位是视障者。

如果 1300 万这个数字让你感到意外,那么接下来的事实可能会震惊到你——这一群体正在以极大的热情拥抱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世界,目前国内预估有至少 600 万视障人士在使用智能手机。

孙涛就是这 600 万中的一位,作为一名天生的视障人士,他属于「又多少能够看到一点」那种。

「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我可能就是你们在过去电影里看到的那种可怜而又卑微的残障人,很多社会上形形色色的活动都会与我无关。」孙涛以前在一家特殊学校当教盲人按摩,现在会参加一些信息无障碍方面的公益活动。

当应用中与用户交互的所有元素都是可访问时,该应用是无障碍的。

信息无障碍(Accessibility)是一个舶来的概念,意思是:提升互联网产品的可用性和易用性,让健全用户之外的一些残障用户也能获得完整而良好的用户体验。——这里所说的残障用户,除了视障群体,还包括听障群体、读写障碍群体(由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失常导致),以及生理机能退化的老年人。这四类人群加起来,数量占到了中国人口数量的 20%。

所以,并不是说你是个年轻的、健全的人,信息无障碍这件事就和没有关系了。以现在人们对智能手机的依赖程度来看,手机已经成为人体的一个器官,也许很多年后当你老了,眼睛花了,看不清智能手机上密密的小字了,就会切实体会到器官衰竭般的痛苦,到那时候再开始关注信息无障碍就太晚了。

作为一个草根公益组织的成员,孙涛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向互联网公司反馈「你们的产品让我们视障人群无法正常使用……」这时候,对方客服十有八九会懵圈,变身好奇宝宝模式:

你是盲人吗?

我们的产品没有专门开发盲人的版本呀?

于是孙涛想找媒体来呼吁社会重视信息无障碍这件事,然而记者们也是这样一个懵圈状态:

什么?!盲人能上网吗?

盲人能用手机吗?

你在用智能手机给我打电话吗?……

于是孙涛开始反思,为什么国内明明拥有那么庞大的视障群体,他们的存在依旧被忽视,他们的生活依旧神秘,他们的需求依旧小众?

靠「听」手机上网的人

蒙上眼睛,拿起拐杖,很多人都粗略体验过盲人的世界,一秒钟体会到这个世界的寸步难行。而现在,你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感受盲人的世界。

打开手机的设置菜单,找到辅助功能,iOS 系统中有 VoiceOver 的读屏模式,国外的 Android 手机也都有 Talkback(不过一些国内厂商做自己的 OS 时可能会把这个功能去掉)。这些读屏软件,就是盲人行走移动互联网世界的「拐杖」。手指划过屏幕,软件就会读出这里的内容或功能。

孙涛的手机屏幕永远是黑的,为了省电,他会把屏幕亮度调到最暗,同时读屏语速设置到 600 字/分钟,听起来简直是飞一般的感觉,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很难听清语音的内容。

通过手机读屏,孙涛可以完成大多数移动互联网用户可以做到的事情,至少他已经可以在国内城市中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比如当他想要只身一人从北京回到兰州老家时,流程是这样的:

在手机上买到一张机票。

打开地图软件,确定自己到机场的距离,如果约车价钱可以接受,就用滴滴或 Uber 这样的叫车软件,约来一辆车。然后打电话告诉司机自己穿什么样的衣服,约在一个地标附近,等司机接他去机场。

到机场后,申请引导服务,就会有人引导他上飞机。

到达兰州机场,用手机买一张机场回市区的火车票。或者,打开地图软件,把家设置为终点,获取一个公交线路,在这条线路中,选择步行导航,带他走到公交站。

到达公交站后,打开「车来了」App,找到要乘坐的那辆车,如果这辆车距离车站 500 米以内,他就会关注每一辆进站的车,问司机:这是 XX 路汽车吗?

上车后,用地图软件设置到站提醒,安全到家。

移动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他们

对于健全者来说,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变化是让生活更加便捷和高效,这些并非是不可替代的。比如我们不想在网上充话费,还是可以选择购买充值卡;我们不想用手机支付,还是可以掏出钱包;我们不用地图导航软件,还是可以通过看路标抵达目的地。

而对于视障人群而言,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改变,绝不仅仅是效率层面的,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他们才有可能独立地去完成一件事情,实现从无到有的突破。

在过去,一部盲文版《红楼梦》摞起来,可以有天花板那么高,搬回家阅读是不可能的;他们站在路边分不清马路上开过的是出租车还是私家车;结账的时候,他们看不见 POS 机和小票上的金额,用现金的话也很难从钱包里拿出恰当的面额,被找了假钞也察觉不到。

现在这一切都可以用智能手机解决了。尤其是移动支付功能,非常受视障人群的欢迎,他们只需在手机上打开支付宝付款二维码,就可以明明白白完成付款了。

「视障群体有许多自己的网络社区,在这些社区中,他们关注的绝大多数话题都是和信息无障碍相关的,而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样在一起谈论政府补贴怎么发。某种程度上来说,互联网才是视障人群是更核心,更底层的需求,是他们平等的进入主流社会的唯一渠道,这比任何施舍和关怀有用得多。」

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CAPA)秘书长梁振宇这样总结。他认为,对这类人群最好的公益方式,不是救助,而是真正扫除他们面前的障碍,让他们能够像健全人一样去工作和生活。

重新认识视障群体

11 年前,深圳一家公益机构,联合 BAT 和微软中国共同成立的联盟,成立了「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www.capa.ac)。现在,已经有 30 家互联网公司加入了这一联盟,或多或少进行着信息无障碍的改进。

去年,该联盟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方式,对视障人群用户,进行了调查,并在今年发布了《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报告中有很多有意思的结论,可以扫除很多人心中对视障者的固有偏见。

偏见一:视障群体就只是被救助的对象

调查显示,只有 10% 的受访者没有收入,这 10% 里有 7% 还是在校学生,所以这个数据和健全人的状况其实是差不多的。

36% 的受访者月收入达到了 3500~5000 元,12% 的调查者月收入在 5000 元以上。可见视障群体也是价值的创造者,他们同样具备消费能力,是互联网公司应该争取的用户。

偏见二:视障群体就业要么做按摩

调查中,除了 63% 的受访者从事盲人按摩职业,令人惊讶的是,IT 从业者比例竟高达 12%。梁振宇告诉极客公园,借助电脑上的读屏软件,视障者完全有能力从事开发工作。在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就有 6 位视障工程师。

偏见三:视障者只使用特定的几款应用

86% 的受访者手机里安装有 10 个以上 APP,包含衣食住行各个方面,普通人喜欢玩的,视障群体同样喜欢,他们也喜欢社交聊天,K 歌,甚至玩拳皇,斗地主。

随着收入的增加,视障者的理财观念也在增强。除了选择银行理财、证券、保险等传统理财方式之外,余额宝、理财通等互联网理财产品也被他们所接受。

然而,比较悲哀的一个数据是,当问及对无障碍现状的看法时,这些切身感受的用户中只有 11% 的人认为使用很顺畅。

谁在推动信息无障碍发展?

在很多国家,信息无障碍都已写入了法律。据 W3C Web 无障碍专家张昆介绍,美国的 SECTION 508 明确规定了联邦政府应采用各类无障碍技术,帮助残障人群访问公共信息。去年 SECTION 508 进行了迭代,对信息产品(如软件,操作系统)所应该具有的无障碍特性进行了细致的更新。

此外,在 20 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着自己的无障碍标准和法律细则,并且以政府和公众服务为主要约束对象。

而在国内,尽管每一个应用的信息无障碍优化,都能为庞大的人口带来特殊的意义,每一次改进都能收到#无障碍快讯#之类的庆贺。但根据一位视障者 @孤独史明明 的统计,2015 年,国内只有 33 款应用进行过信息无障碍的改进:

电台类:豆瓣 FM、蜻蜓 FM、荔枝 FM、考拉 FM、酷 FM;音乐类:网易云音乐、酷我音乐、虾米音乐、QQ 音乐;视频类:搜狐视频;航班类:飞常准、航旅纵横;健康类:丁香医生;应用类:快递 100、名片全能王;美食类:饿了吗;美团外卖;社交类:微博、微信、微信电话本、手机 QQ; 出行类:滴滴出行、快滴打车、车来了;购物类:支付宝、手机淘宝;银行类:招商银行;新闻类:网易新闻;论坛类:糗事百科、知乎日报;天气类:墨迹天气、天气通;输入法类:手心输入法。

「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梁振宇认为,信息无障碍化面临的阻力是多方面的,多数互联网公司根本不知道盲人可以上网,也就不会考虑这类需求。而即便公司中有一两个人想做这件事,在缺乏行业规范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当下,他们也不知道这类细分的技术方向怎么做,找谁来做。政策标准方面没有完善,国家层面力量缺失,导致很多零散的小机构各自为战。信息无障碍也被片面理解为「盲人的公益」,而忽略了这件事本身是能为互联网公司带来大量用户和商业价值的。

W3C 张昆推荐给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是一套 IOS 标准的方法论——Web 内容无障碍指南 (WCAG) 2.0,在移动端产品开发方面,也有来自苹果官方的《iOS 无障碍编程指南》和来自谷歌官方的《Android 无障碍编程指南》。

在过去,互联网产品对信息无障碍的支持,往往是随机的。产品上线初期,由于逻辑比较简单,意外地符合了信息无障碍规则,吸引来了一批视障用户。而随着产品的更新迭代,普通用户感到越来越流畅的同时,这些视障用户郁闷地发现,一些过去可以顺利使用的功能出现障碍,用不了了。

而现在,一些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在信息无障碍方面有了「觉醒」,支付宝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在今年初,支付宝出于密码安全考虑,下架了部分安卓机型的密码键盘读屏功能,导致像孙涛这样的视障用户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正常使用支付宝了。他们积极向客服反馈,写联名信,最终让支付宝的技术人员了解到这个群体的需求,在恢复密码键盘的读屏功能的同时,根据这些特殊的内测用户的需求进行了一系列无障碍优化。经历了这一次风波后,支付宝方面表示,在后续的版本升级中,会继续不断提升无障碍服务的水平,同时及时解决视障用户反馈的问题。

推动信息无障碍化的过程很艰难,见效也很缓慢。在未来,也许还有更多形式的产品,像读屏软件一样帮助视障群体,比如在基于人工智能的图片识别技术,英国皇家盲人协会的「taptapsee」,百度的「百度小明」,都可以为视障用户以文字语音的形式解读图片内容;一些手机触感技术的开发者如 Immersion,可以让视障用户在手机操作中增加触感维度的体验;时下火热的 VR 领域中,也诞生了一些应用,如 Near Sighted VR Augmented Aid,有望帮助那些「多少能够看到一点」的视障用户更清晰地看到周围的世界。

未来,他们的移动互联网世界会越来越多彩。

令人欣慰的是,在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的调查中,73% 的互联网视障者用户认为,过去 15 年里中国的信息无障碍有明显的进步,这个数字让已经把这件事坚持了 11 年的梁振宇感觉:「有信心再坚持 10 年」。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