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学的千古困局

访客:5768  发表于:2016-06-28 07:33:34

《离骚》作者屈原,所著长诗《天问》被誉为是“千古万古至奇之作”。诗中,屈原从天地离分、阴阳变化等自然现象开始发问,一直问到神鬼传说、凶硕祸福,意图求得万事因果。该诗虽充分展现屈原“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但也道出诸多问题将屈原困之其中。其实,人活于世,皆要面临种种困惑,有的终其一生亦不得解,故有怀其所困而遁入空门惑其一生者,亦有百思不解而了却凡尘步入天门者。管理学作为百学之尊,亦有一问困扰着诸多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且困之古今,终而成为管理学最大的困局。此局为何呢? 国有两句名言,一曰“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一曰“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两句话虽是公理,但在人才多寡问题上,前者认为“天下何处无芳草”,后者认为“踏破铁鞋无觅处”,一说人才供过于求,一说人才供不应求。“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多为下级的呼唤,“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则多为上级的呐喊,这一呼唤一呐喊便形成了管理学的千古困局:下级经常指责上级有眼无珠而悲愤自己怀才不遇,上级则经常抱怨下级才乏兼人而感叹自己账下无人。此困存之古今,并将众人困之其中而演绎着每个人的喜怒哀乐,屈原自投汨罗江就是对楚王有眼无珠的无力控诉。此困中,人才多与寡各有说法,哪怕同一人,不同时境亦有不同想法,比如在人之下时,我等常以为“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在人之上时,我等又认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有人不禁要问:人才到底是“天下何处无芳草”还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有同志或许会说:“这要看怎么用人,用其所长,人才就多;用违其长,人才就少”,此种说法貌似在理,然,“用其所长”的前提是“识人之长”,“识人之长”就要有“伯乐之能”,这又回到“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观点上。 管理学上有个“手表定律”,说是一个人拥有两块手表就难以判断时间。造成人才多与寡的矛盾困局,原因类同“手表定律”:人才标准不统一。人是自我的,故而每人心里皆有一杆“人才偏心秤”:称自己时多斤剩两,称别人时短斤少两;管理者的“人才偏心秤”则是“爱则加诸膝,恶则坠诸渊”。故而,当下属用自个的“人才偏心秤”度量自己时,结果肯定是“千里马常有”;当管理者用心中的“人才偏心秤”度量下属时,结果必是“一将难求”。是以,破解“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与“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困局,关键是要打造一杆“人才公秤”。 时下,许多企业虽持“唯才是举”用人原则,但“什么样才算人才”却乏有标准,以致选人用人上要么“唯爱是举”,要么“唯功是举”,故常导致下属失去自育成才的方向感和积极性,终而铸成企业“一将难求”的局面。有人或许会说:“成绩是检验才能的最好标准,‘唯功是举’就是唯才是举”。法家代表人物申不害以“终申子之身,国治兵强,无侵韩者”著称,其用人主张是:“见功而与赏,因能而受官”,中国自古只讲“论功行赏”,从未有过“论功用人”之说。有功,只代表能胜任现时岗位,却未必能胜任更高一级岗位;若要“论功用人”,堪称“兵仙”“战神”的韩信恐将永无出头之日,史上亦不会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的美谈。因此,科学打造“人才公秤”不仅是破解“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与“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困局的关键,也是落实“唯才是举”原则的保证,更是激发下属积极自育成才、铸就企业人才济济局面的突破点。 如何科学打造“人才公秤”呢?欲解此问,当须弄清人才的概念。从古至今,人才标准无外“德才兼备”,此即意味着人才包含两个要素:德与才。现实中,如何度“德”是摆在管理者面前的最大难题。其实,只要把“德”的内容理解透,就不难找到“度德”的方法。什么是“德”呢?汉字是国人从古至今不断对事物进行观察总结而一笔一划勾勒演进而来,故而诸多文字皆能彰显其义,“德”字即如此。“德”字从“彳”旁,右上为“直”,意为“走得直、行得正”;右下为“心”,“一”居其上,意为“心态平”。所以,德者,行得正、心态平而已。心态不平,必生邪念而走歪路,故为失德。心态最终会表现到行为上,故而,考察一个人的“德”,关键看其能否“行得正”。判定一个人“能否行得正”的依据又是什么呢?俗话说“法律是道德的底线”,人若是突破法律界线,那就是走歪路。因而,度量一个人的“德”,最根本的就是看这个人有无违反国家的法律法规和单位规章制度或是单位道德标准的行为;若有违者,就算才高八斗之人,亦要坚持“芳兰生门,不得不锄”。典故“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和“戚继光斩子”就是例子。后世皆以为马谡只有纸上谈兵的功夫而贻误军事被斩,其实不然;诸葛亮挥泪,说明马谡才识过人,且胜败乃兵家常事,况乎马谡首次领兵作战,即使战败亦为情理之中;所以,马谡被斩,根本原因不是他无能,更不是因为其败北,而是不从军令;纵观古今中外军法,违令者岂有不斩乎?戚继光之子戚印,在设伏倭寇战斗中,戚继光令其佯败诱敌深入,但戚印却因对倭寇怒火中烧而率军全歼之,虽获大胜,却被其父以不从军令之罪斩杀。马谡、戚印虽令人惋惜,但是,如果他们违反军令不处理,他日必然会违反法令,等到身居高位时,二人必会轻践国法、肆意妄为,谁敢保证他们不会祸乱朝纲、弑君篡国? 明确如何“度德”,接下来就要解决“度才”问题。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人若不知道规矩,肯定画不出方圆。就此而论,知法,是人的第一才能,也是确保不失德的前提,更是提高执行力的第一要件。故而,度人才能,首观其能否熟知单位相关法规制度以及岗位职责规定。有人或对“知法”不削一顾,殊不知,哪怕是门庭高广的佛门,但凡进入此门者,皆从牢记“清规戒律”开始修行。一个人“熟知规矩”之后,接下来就是“画方圆”,也就是人的第二才能:谋事。俗有云:“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这说明谋事才能是一个相对概念。既是相对概念,故其度量方法只有一种:人比人。比什么呢?话说“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要谋事,须先有思维才能付诸行动。故而,人比人的内容无外于:一比思维,二比技能。怎么比呢?肯定不是在管理者心里面比,而是采用最传统的方法比:打擂台。例如,比思维方面,参与岗位竞争者可相互提问对方一系列工作问题,看谁能难倒对方,这样既可避免作弊,也容易分出水平高低。在比技能方面,就更简单了。当然,有的岗位重点比思维,有的重点比技能,此须视情况而定,但比的原则就是“人比人”,而不是在管理者心里掂量来掂量去。唯有如此,下属才会服气,才会在技不如人中自动化解“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愤懑;唯有如此,下属才会见贤思齐,才会找到自育成才的方向,进而铸就企业人才济济的局面,最终破解管理者“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困惑。 以上观点纯属个人愚见,想法简单,若要推行于实践,须持“事情可以简单看,但不能简单办”和“事情可以简单办,但不能简单看”的思维和眼光。管理工作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并不是解决一两个问题就能妙手回春、一蹴而就,一个问题解决之后又会出现新的问题,在此,假借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过松源晨炊漆公店》与诸君共勉: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作者:东堂策。来源:东堂策企业管理战略指导中心)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