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标签:电商

访客:9753  发表于:2016-05-30 11:59:26

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IS3613刷单频道,放单大厅页面,淘宝商家在不断放刷单要求。


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IS3613刷单频道刷手QQ群展示的刷单教程。


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刷手做单时,应淘宝商家要求假聊,模拟真实购物流程。


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刷单后,商家把事先写好的“带图好评”发给刷手。


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5月29日晚,IS180刷单平台,在线人数近8000人,刷手小兵(化名)在电脑前接刷单。


起底“刷单工厂”:组团给电商销量注水

4月27日,“爱尚鲜花”在招股书自曝曾三年刷单26万笔,其中,2015年刷单量占当期总订单量的42.02%,几乎一半业绩都是靠“刷”出来的。

这并不是个案,在中国,刷单是电商行业不少卖家的“潜规则”。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依附一些网购平台,近几年形成不少规模庞大的刷单组织,人数少则几十数百人,多则数千人,他们隐身于各大语音平台,一些网店的好评和高销量依靠他们组建的刷单工厂完成,这些刷单工厂已形成完整产业链。

刷单形成的虚拟数据背后,消费者收获的是屡禁不绝的假货和糟糕的购物体验。

一名见证国内网购从无到有、再到发展壮大的电商卖家坦言,刷单降低了消费者对电商整个行业的不信任感,“刷单看似是对交易额的注水,实则是对电商和自有品牌的自毁。”

5月15日深夜,看着自己店铺里商品的个位数销量,淘宝商家陈青(化名)睡不着了,他打开IS语音,进入180刷单频道。“刷一单5至7元”,此时已近23点,频道里喊麦声、音乐声不绝于耳。

这样热闹的场景,每天9点至23点,都会在IS语音180频道(以下简称IS180)上演。

这是一个制造“爆款”、“零差评”电商产品和“高信用等级”网店的秘密通道。叫它刷单工厂可能更加贴切。

在这条通道里,每天深夜,数以千计的电商卖家一刻不停发布任务。“一条龙服务”的刷单组织负责调度刷手,协调物流作假。每当接到刷单指令,经过培训的、成千上万的刷手会蜂拥出动,他们煞有介事地购物、确认收货、给出好评。

就在几天后,卖家的销量、信誉都会上涨,但货物还在卖家仓库里躺着,除了电商的数据被注水、消费者被假象裹挟着购买虚假评价的商品外,一切都没有改变。

疯狂任务

淘宝商家深夜发暗语刷单

王磊(化名)是一名大学生,去年暑假开始接触刷单。初入“刷单工会”时,刷单频道还在QT语音平台1209房间,今年3月被查封后,会员们转移到了IS180频道。在这个平台里,王磊接到过淘宝、天猫等商家的单子。

“没有标明的话,一般按暗语来。”在平台做了近一年的刷手,王磊对刷单已是轻车熟路。

“垫付单,有做单的吗?”5月15日,IS180放单信息一条条弹出,频道主持人不断提醒刷手做单。陈青和其他淘宝商家们抢着“麦序”找人刷单。

“垫付单,要5人,2心(淘宝用户等级)5元、3-4心6元、5心7元、手机加1元”,陈青在平台上放出了刷单要求,不到半分钟,三人回复。

陈青选中了4心刷手“小哥”和5心的“随风”,把两人的昵称截图发送到平台。主持人立即会意,安排三人下跳至公共小房间,交换QQ号。

刷手们都深知“刷单”其实就是模拟购物,以此达到提高店铺和单品销量和排名。王磊说,对于很多商家而言,真实的生意做不了那么多,就要靠这些虚假刷单来完成。

商家之间通常的暗语为“11522”。王磊解释说,暗语翻译过来就是要求刷手货比2家,每家停留1分钟,刷单主宝贝浏览5分钟,两个副宝贝各浏览2分钟。有些还要假聊,模拟真实的购物场景。一般接一单不到二十分钟,6元钱就挣到了手。

为了满足商家提出的淘宝号不同等级的要求,王磊用不同的手机号和QQ号注册了6个淘宝账号,并向同学借用了十多个。他做过统计,从3月到5月,他为200多家商家刷过单。

如今,想要进IS180刷单,刷手除了提交详尽的家庭住址、身份证、支付宝等信息,还要交119元会费,个别熟人可减免50元推荐费。

IS180频道类似于QQ聊天界面,新人一进入平台,就有人在公共聊天区域接待:“兼职还是商家,推荐人是谁?”根据推荐人不同,新人会被调至不同的房间。

王燕(化名)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每天哄孩子之余,她就到IS180频道里刷单。刚入平台时,她的IS头像是白色,也就是没有任何权限。

培训中,王燕被告知需连续挂机10天100个小时才可以接单,想要成为普通会员快速接单,要再交80元会费。晋升高级会员,需推荐1人继续交180元。王燕交了80元钱,从普通刷手做起。

刷单组织

8万人活跃平台会费近千万

IS180共有37队刷单群。主管们透露,每天大约有8万人活跃在IS180频道,刷手和商家各有4万人。无论商家还是刷手进入频道都要交108元至119元不等的会费,8万人的会费就达近千万元。

11队主管程刚(化名)是平台里的一级红马,他说,要想达到这一级别,至少得推荐30人。在程刚的QQ空间里,晒了不少会员刷单的工资单,“3个小时100多,边玩游戏边赚钱”。

程刚还时常用数据来鼓励队友刷单。他举例:专业刷客一个小时可以刷4单,1单6元(保守平均值),一天正常工作8小时,一个月工作22天,月收入能达到4000多元,如果勤快一点,一个月会超过6000元。

也有一些刷单客反映,在平台刷单赚不到多少钱,高收入不过是平台拉人入会的说辞。

在IS语音平台,还有其他不同的刷单频道。肖彬(化名)是IS3613频道的小组主管,他的“红马会员”是交了1000多元会费和押金得到的。

肖彬透露,主管们晒的工资图都是做假表。而所谓普通会员、高级会员、至尊会员,也都是忽悠人交钱的手段。为的是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平台。每个组每月要上交给频道的管理费,也都源自会员缴纳的会费和押金。

除了QT、IS、YY语音平台,刷单客亦活跃在QQ群中,在QQ群查找中输入“刷”字,只定位北京,就出现了近300个“淘宝互刷”、“天猫互刷”、“京东刷流量”QQ群。

肖彬每天都耗在平台和QQ群中,和会员互动,拓展人脉。他自称要建立优质刷单QQ群,成立放单工作室,专做刷单生意。“等群做起来以后,我要收钱。一个群2000人,每人每月10元钱,我一个月收入就有两万元。”

2014年9月,一个名叫“葛岭”的微信号曾引起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的注意。该微信号经常在朋友圈晒招募刷单手的公告,并声称单子多得做不过来,一月能挣300万,电商交易额都靠他。

经过多方调查,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发现葛岭在2014年4月注册了一家商务公司,专门给商家刷单。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初,该公司共有897万元流水进账,有79个卖家给葛岭转账,有32个卖家备注刷单相关信息。

虽然打掉了刷单团,但“葛岭”并未因刷单遭到真正惩罚。

“等风头过了,他完全可以再招一批人继续开刷单公司。”对此,肖彬颇为得意地说,除了封号,罚商家点钱,电商对于依附于商家背后的刷单平台没有任何办法。

刷单策略

从刷单向“刷回头客”过渡

刷单平台是否安全,也是商家陈青考虑的因素。做单时,除了查询刷手在频道录入的资料,刷手还要提供IP地址截图、淘宝账号评价截图、已购物品截图等信息。因为这最终关系到会否被封号。

陈青经营着一家羊毛衫淘宝店,店铺等级是两钻。天气渐渐热起来,陈青将夏季短款小披肩上架,到了5月14日,销量才172件,陈青急了。他上了淘宝聚划算活动,同时开始刷单。

“必须手机单,手机聚划算页面每个人拍5件,垫付340元,留真实地址,用户等级一心以上佣金4元”,陈青在刷单平台提出了详尽的刷单要求。

效果立竿见影,10天过后,小披肩展示页面显示30天内已售出2818件,其中交易成功2597件,727条评价也是从5月17日以后开始累积的。淘宝搜索同类披肩,陈平的店铺显示在第4页。

“店刚开张得刷,推爆款也得刷,不刷就活不下去。”天猫店主秦淼(化名)对此深有体会。

2015年底,秦淼购买了一款刷单软件,进入系统后,他的IP自动与另外3000多个商家连接,选好所需要的地址后,他远程到对方电脑,开始为自家店铺刷单。货比多家、停留几分钟、旺旺假聊,他比一般刷手做得更用心。

在秦淼看来,这只是比以往用虚拟IP地址刷单较为高明的尝试,不能常用。淘宝信誉规则在悄悄地改变,如今在淘宝网上搜索商品,会出现“回头客爱买店铺”、“黄钻爱买店铺”字样。

在与同行的交流中,他摸索出了新的方式——用老客户刷单。秦淼做打底裤生意,平时搜集好老客户QQ,有新款上架,邀请老客户过来买,收货评价后再把钱全额退还,“也就损失一两条打底裤成本钱,这样比较安全,也更有效果。”

秦淼口中的“效果”,在5月15日的一场淘抢购活动中得到了验证。参与活动的九唐旗舰店售卖一款48元的雪菊。“拍10件480元,送雪菊两罐装共200克,收到货后评15字以上带图好评全额返款”,距离活动结束时间还有16小时49分时,这款雪菊已被抢85%,销售1863件。

发布者将参与购买好评返款者拉入一个微信群,群内有140余人,也就是说至少为店铺增加了1400件销量。5月19日,购物者陆续收到礼品,并在微信群里交流如何评价。截至5月19日,这款雪菊总销量3835件,月销量达到2400件。

刷单危机

刷单五年“只是不想被淘汰”

在秦淼看来,淘宝多年以来不断完善的成熟运营体系,意味着引流就要做推广,他疯狂刷单只是不想被淘汰。淘宝5月22日刚刚查封47家刷单淘宝店,最长开店时间为107个月,其中共有26个皇冠级卖家,最高星级为4皇冠。

秦淼的店铺不算大,边卖边刷。他测算,从开始刷单到起效通常要一个星期到半个月。“每天都往前靠一点,再有些真实购买,流量自然就多了。”

入驻天猫初期,秦淼也想做自己的品牌,但竞争过于激烈,为了压低成本,进货并没有走品牌渠道。“其实就是一个杂货店,商品都是贴牌。”秦淼说。

淘宝的“千人千面”系统也给商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根据淘宝网的解释:千人千面即依靠淘宝网庞大的数据库,构建出买家的兴趣模型。

刷单时,商家并不清楚刷手的淘宝账号所带的客户标签,“千人千面”依据商家的刷单数据,无法精准和正确地分析出商品的客户群。

秦淼家的打底裤,目标顾客是年轻女性,如果刷手大多是男性,淘宝会默认推送秦淼家的打底裤到男性用户面前。事实上打底裤并不匹配他们的要求,自然点击率就低,排名也会跟着下滑。

用秦淼的话说,他刷单五年,也挣扎了五年,始终围绕着销量动脑筋,却没做出自己的品牌。

这个月底,秦淼开始清仓甩货,他说当初信心满满涌入淘宝的时候,只看到了先行者发财,没有想到同质化竞争以及刷单带来的恶性循环,最后只能是退出淘宝。

小商家如此,大商家也免不了刷单。据媒体报道,最近,国内鲜花在线预订与速递平台“爱尚鲜花”挂牌新三板,在招股说明书中自曝3年刷单26万笔。刷单费用支出175.46万元,刷单产生的虚假收入累计三千万元。其中,2015年的刷单量就占当期总订单量的42.02%,近一半的销售都是刷出来的。

然而,商家刷好评,最受伤的还是消费者。5月18日,淘宝达人杨林(化名)无意间在一家天猫店看到USB随身灯促销,这款索莱德照明圆LED灯,月销量16767,累计评价达7075条,几乎都是好评。两天后,USB随身灯到货,杨林把灯插入电脑试用,电脑立即黑屏随之冒出一股焦糊味儿。

一名见证国内网购从无到有、再到发展壮大的电商卖家坦言,刷单降低了消费者对电商整个行业的不信任感,“刷单看似是对交易额的注水,实则是对电商和自有品牌的自毁。”

今年4月13日,中国一家巨无霸级的电商平台宣布加入全球最大的反假货组织之一IACC(国际反假联盟),借此彰显公司打击假货的决心。一个月后,国际反假联盟宣布,取消该公司的会员资格。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