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是台湾扭转产业的最后一次机会

标签:物联网

访客:11665  发表于:2016-05-10 11:00:57

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 IOT)一词从前年热到去年、却从去年转淡到今年,在新科技不断涌现、产业正站在十字路口的当下,我们该如何想象物联网的未来?科技就是不断的Up&Down、Up&Down。最近,谈论物联网的声浪变小,去年最多人谈的是万物联网、谈苹果的Apple Watch。今年科技产业在谈什么主题?谈AI、谈VR、谈电动车。这意味着新的科技就要来临,新一波的产业变动就要来了。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今日就以《物联网的未来想象》为题在NTU Startup Day发表演说。

物联网是台湾扭转产业的最后一次机会

产业下一个重点应用?机器学习

今年3月,AlphaGo与世界棋王的对弈掀起AI浪潮,大家谈论着人工智能的时代会不会来临?机器会不会取代人类?简立峰认为,其实这些都是过度想象。AlphaGo的成功只是一个很会下棋的程序,人类生活中有太多事情充满智能,而AlphaGo只是其中一件。而今天这件事为什么大家觉得影响这么大?因为大家觉得围棋很难,但人类有很多能力,直觉、联想、创造、决策都很难,到目前为止,计算机围棋下的好不等于其他都做得很好。

但人工智能、AlphaGo、围棋,这些东西凑起来是什么?答案是:机器学习。机器学习又是什么?简立峰解释,当你在某个问题上,你有庞大的数据,而这个数据很有价值,可以转换成计算机可以使用的知识时,它就可以透过计算机自动学习产生智能,AlphaGo证明了这件事。

“短期内的人工智能叫做两个词,一个叫做大数据、一个叫做机器学习。”简立峰说,AlphaGo告诉大家的是在人工智能时代,透过数据训练计算机自我学习的方法,这其实在生活里通通都有,例如在用Gmail时发现垃圾邮件被筛选掉了;Uber知道什么时候要依据车子的调动状况来调涨车费。所以,什么是物联网的未来想象?他认为,这个时间点要注意的是机器学习。创业最好的方法是通过网络,网络是通过写程序。而你的程序加上网络,如果未来可以取得数据,用上机器学习的方法,你会取得下一代科技,在各行各业发展智能服务。

物联网是台湾要扭转产业的最后一次机会

简立峰说,2000年,是Internet of Computers,这叫Web;2008年,是Internet of Smartphones,这叫移动互联网;现在,是Internet of People,这叫社交网络;未来,我们不知道会是什么,会是Internet of Watches、Internet of Cars......也或许这些都不会成?所以才叫做Internet of Things IOT。物联网的想象很简单,就是任何除了手机以外,未来能够上网的平台,但最有价值的是平台上头的智能服务(Intelligence Service)。

简立峰认为,物联网就像雾里看花,机会在里头、人人没把握。但物联网不再是移动手机的未来,不应该再注意手机、车子,而是应该注意新的需求。物联网给了很多新的平台,可是重点是,上面的智能服务是什么?台湾要扭转产业的最后一次机会,是把握物联网,但不是把握硬件,这不是意味着要放弃硬件,而是要把握硬件可以发展的智能服务。

手机的下一步,来自更多硬件的诞生。以往1990年代做PC,硬件有一亿台,带动台湾PC产业发展;到了2008年,全球手机的需求变成十亿,台湾代工的独有性逐渐消失。根据Gartner的报告,到了2020年,却是一百亿个连网单位量。“我们若继续做硬件,我们还是会有未来,但赢家是谁不知道。你不能只是看硬件,你要看在这些平台上还有哪些应用还没被挖掘,你就应该要去挖掘。”

简立峰说,过去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说物联网是“the next big thing”是对的,但这只能说对台积电是对的,因为不管你做什么硬件有没有成功,你都得用芯片。不过,如果你是一般的电子公司,你又做眼镜又做手表又做表带,如果都失败那公司就倒了。所以big thing的市场很大,却不是人人可以全拿。台湾在物联网领域绝对不是没有机会,像是根据Apponions在2014年调查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物联网公司排名中,来自台湾的联发科就拿下第9名。

“我们常常看衰台湾,一直觉得台湾不如以前。但我从以前活到现在,我从来就没有觉得很好,也没有觉得很不好”。

简立峰说,任何时代都有机会、都有进展。科技像浪潮一样,重点是你要看到下一个机会。台湾的教育是单线发展,未来要发展服务却是跨行业跨领域。他强调,在物联网中,重点不在纯粹的硬件本身,厂商要着力的重点是服务。例如,现在谈物联网,很多人的想象是穿戴式设备,让你的衣服也可以连上网之类,虽然现在连他自己都还想不出来衣服到底为什么要上网?

“但如果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那或许我们的纺织业就起来了。现在,我希望知道那个(为什么)的人会在台湾。”

科技都在那里,重点是成功的应用

科技都在那里,要如何成功地应用却非常困难。简立峰举例,像是Nest带来最大的价值其实在于节能。为什么?因为美国是差别电价,当大家都不用的时候会特别便宜、大家都用时会特别贵,你买一个聪明的电表回去帮你省钱、帮你赚钱,这就是消费者要的角度。“重点不是我做一个东西然后它可以上网,这根本不用讲。”

另外,像是视频监控,它也跟纯粹的硬件科技无关,它是一个“需要被信赖的产业”,物联网里绝大多数的服务,跟现在手机的nitch point都不一样,不是你想买就买,未来智能家居、智能汽车跟你的人身安全保障有关,这时候新的概念就出来了,所以这会是为什么保险公司或许会跟物联网产业连在一起,这也是一种根本思考逻辑的转变。

谈创业:没有比台湾更好的地方

简立峰认为,我们常常觉得台湾正在停滞、面临困难,但其实不用这样思考。一个产业面临瓶颈,意味的是下一个产业会起来。创业就是最大的力量,关于软件、网络的创业是最有效率的,真正的产业翻转最好的地方在校园,四年就有一批新的人进到市场。

“产业正在模式转移,现在创业,比10年前都还好。所有人在看未来,多数人看到的是恐惧,创业的人看到的是机会。”

他说,网络是台湾的关键新产业,物联网也是。台湾已经有很多表现很不错的公司,例如Gogoro、Appeir、Pinkoi、雷亚游戏。

台湾有什么强的地方?台湾是亚洲最强的工程师的中心。根据Mozilla今年2月的报告,台湾App技术人才名列全球十大,台湾人对App的态度很多元,台湾是最好的user testbed,这里理论上应该要有最好的科技人才。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看懂软件、人才的价值。

“把自己拉高、跟国际接轨,你会看到市场,你会看到这里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台湾是全世界最繁荣的十字路口旁边的暗巷,走出去很繁荣,转进来很安静,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地方。”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