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学习构建组织学习新生态

标签:知识管理

访客:39281  发表于:2016-05-09 10:11:06

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技术对企业学习的影响愈发显著。E-leaning,慕课(MOOC)等还方兴未艾,移动学习又粉墨登场。作为企业培训与学习领域的最新发展,移动学习对于管理教育和培训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移动学习构建组织学习新生态

企业组织的学习方式,学习内容,在移动互联技术环境下会有怎样的变化?这是一场对过去企业学习模式彻底的颠覆与革命,还是新一轮的融合与发展?企业大学与培训部门如何抓住这一新的历史机遇,提升企业组织学习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要透彻的回答这样一些问题,就需要到最新的移动学习实践中寻找答案。

我认为应当从移动学习能否解决当前企业培训的三个痛点出发来思考。

移动学习能否解决企业培训的三个痛点

是组织学习而非个人学习!

传统企业培训模式基于标准化的课程与师资,重点放在学员个人发展与领导力的提升。然而,这样的模式忽视了企业培训的主体-企业组织的目标与要求。企业组织学习不同于个人纬度的学习。组织学习需要服务于企业组织目标的达成,需要反应组织的愿景与使命,需要将组织的整体而非个人作为学习主体。培训一定要服务于组织战略与绩效达成,已经成为中国培训界的共识。

移动学习是否有价值?首先应当鉴定它对企业组织学习的贡献。移动学习能否提升组织学习的效率,降低学习成本,将学习与工作紧密融合,支持组织战斗任务的达成,直接服务于企业战略、业务与组织文化建设,能否将组织的智慧与知识萃取、沉淀与传承,建设一个自我驱动、敏锐应变的学习学习型组织。这些是评价移动学习价值的重要维度。

新新人类不高兴!

当下的企业培训对象越来越由互联网时代的新新人类构成,他们成长在前辈们完全不同的信息环境之中,从而养成了迥然相异的学习习惯。他们更主动积极,更善独立思考,更轻松而不严肃,更问题导向,更尊重自己的感受,愿意寻求生活工作之意义。新新人类是互联网的原住民,适合全新的学习环境。过去僵化的、被动的、纪律的、时间空间束缚的、单向知识灌输的、严肃的学习模式,已经无法激起这批学员的学习热情。移动学习能否提供一个全新的学习环境,充足的学习资源,专家与同伴交流的社交型学习社群,灵活的学习时间与空间,个性化的学习内容,适应不同生活场景的碎片化学习形式,游戏化的有趣的学习方法,让新新人类主动性、探究性的学习。是我们对移动学习抱有的期望所在。

学习地图失效了!

商业环境的动荡对传统企业学习造成了重大挑战。组织变革动荡变成常态,基于岗位胜任力模型为基础的人才梯队与领导力发展的逻辑遭受动摇。知识的保鲜期变短,组织新知的产生更多的来自于一线,以教师、专家为中心的知识产生与课程开发的周期长、更新慢。以现有知识体系、岗位胜任力模型为基础,构建学习地图,以此为指导进行课程体系与师资体系建设,看起来很完美,然而,一旦落到现实的坚硬地面上,就会像精美的瓷器一样被打得粉碎。

移动学习能否打破传统的学习模式,建立起全新的知识建构与传播的机制,创建组织学习全新生态,适应组织扁平化与网络化的现实,顺应互联网时代共创、众筹的新形势,助力整个组织对变化的环境做出更为敏锐的感知与适应?

组织学习的理想是企业经营的本身就是学习,学习与组织的一切活动天然无缝对接、融合为一体,企业组织成为不断自我更新与进化的生命体。

这也正是移动学习的理想。

构建组织学习新生态——移动学习的理想

移动学习基于移动互联技术,但又明显超越于技术本身。技术只是可能的条件,如何在实践中利用新的技术条件,创造性的提升组织学习的境界,才是移动学习的理想。从平安知鸟的实践来看,塑造组织学习的全新生态,正是这场变革的核心精义所在。

从学习生态的视角看,需要有主体,学习者与专家、教师;有内容,知识的体系;有机制,既知识的创造与传递;有目标,组织愿景与使命的达成,个人的发展与提升;有场景,学习与应用的场合。

旧的企业组织学习体系很完整,但是难以适应新的环境与要求,移动学习能否承担起创建全新生态体系的重任呢,或者说能否有助于推进这样一场革命呢?平安知鸟的移动学习实践部分回答了这个问题。

从中心化到网络化

移动学习首先改变的是企业知识产生的机制。过去企业学习地图由少数内外部专家决定与构建的,并据此外购或是开发相应的课程。企业学习中知识的产生明显是以专家、教师为中心的模式,这种知识集权模式导致课程内容僵化、过时、更新慢,不能反应学习者真正的需求,造成无效学习与学习迁移与转化不足的问题。

移动学习推动的方向类似UGC,是网络化、民主化的知识产生方式,将企业全员卷入到知识的创造与传播中来。平安知鸟平台有一个“来做课”功能,极大的降低了微课开发成本,提高了便捷性。平安集团去年一年共产生5万多门微课,99%都是员工自动自发产生的,平安大学的课程只有几百门。技术手段极大降低了知识产生的壁垒,使得内容大量生产,而且更加贴近于业务与员工的现实。

人人是教师人人是学习者

移动学习模糊了学习生态中各种角色的界限,重构了学习生态中的主体关系。过去教师专家高高在上,学员只能接受与吸收,学习者与教授者界限分明。移动学习构建了这样一个学习社区,在上面不论出身与层级,只看解决问题的专业度,从而在各个领域中涌现出一批专家,他们原来是业务骨干或是管理高手,在社群粉丝的追捧与鼓励下,他们不仅通过微课案例产生高质内容,还能及时解答学习粉丝的问题。在这样一个社区,大家具有多元化的身份,在这个领域是专家,在那些领域则是学习者。基于不同的学习主题,形成了不同的网络化社群,网络社会化的学习方式,将更多的员工卷入进来。

多场景学习

碎片化的学习方式扩大了学习的场景,其本质是时间与空间的超越,极大提升了学习的效率,降低了学习的成本。过去学习的主要场景是课堂。E-leaning与幕课的兴起部分改善了这一状况,然而,幕课时间长、局限在PC端等特性,限制了学习的场景。移动学习基于人人拥有的手机平台,5分钟为基础的碎片化学习产品设计,使得学习可以融入学习者生活的碎片化场景之中。尤其反映在学习与业务场景的融合之中。例如,在业务人员见客户的路上的半小时,可以通过移动学习平台及时调用相关产品的介绍与客户的档案材料、历史数据、兴趣喜好等,提升客户成单率。据平安估计,知鸟的上线,每年可为平安减少需要讲师的培训天数5227天,节约成本近亿元。

轻、快、趣、准

移动学习在学习形式与体验上的创新尤为突出,这样的形式更加适应互联网新新人类。主要体现在轻、快、趣、准四个字上。

轻,主要针对新人类懒惰的特点,学习最好是轻松的、容易的,甚至无需学习。移动学习通过平台提供海量的业务知识内容,以及智能搜索功能,员工在工作中可以轻松找到相关知识内容。移动学习将复杂的学习内容深入浅出地表达,如视频、PPT、音频等跨媒体等方式。

快,指学习的速度。知识产生快、传播快、掌握快。速度正是学习更够融入业务工作流的核心要素。目标是做到随时随地,即刻学习。

趣,是指学习方式的有趣,游戏化、娱乐化、体验化,在趣味中学习。

准,是指个性化的学习,每个人根据在公司内的岗位与职级,分配不同的学习内容与主题,提出不同的学习要求。学习的内容要与学习者的实际工作紧密结合,以问题的解决为导向,应当是学习者的刚需。

移动学习的阿喀琉斯之踵

那些助力移动学习的因素,恰恰也是制约它的关键。

碎片化的误导

碎片化有利于扩大学习者的学习场景,但也会带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问题。一个领域内的知识往往是系统化的,不同的知识点之间是有因果关系的,任何结论都是有前提假设的。如果为了碎片化而抽离这些前提假设,打破了知识点前后的因果链,那么这样的知识点就极可能误导学习者。

人的全面发展的不足

学习的目标不同。有知识的掌握,能力的提升以及态度的转变。从知识与信息的掌握来看,移动学习有高效、快速与低成本的优势。然而,在能力的提升方面,学习者需要的不仅是了解做法,更重要的是现场示范、操作练习与及时纠偏,需要的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群策群力、交锋辩论。在态度领域,学习者领导力的提升,智慧的增长,心智的提升,价值观的树立,这些更需要学习者的自省、顿悟与修炼,以及教师在现场的指导。

企业的目标不应仅仅是组织的发展进步,还应当包括员工的全面发展与提升。企业存在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发展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能够获得尊严,能够获得地位,能够实现自我。那些仅仅将组织学习定位于工作任务达成的想法是务实的,但也是功利的、短视的。因此,促使员工人格的全面发展,是企业学习的重要目的。然而,单单使用移动学习的手段是不足够的。

过程环节的缺失

学习不仅意味着知识与信息的获取,而是一个主动追寻与探索的循环过程。大卫库伯的学习圈理论认为,个人的学习通常分四个阶段,具体经验,反思性观察,抽象概念化,主动实践。企业中的个人学习应当基于个人的管理实践,在此基础上要进行反思与观察,这通常要结合他人的知识与经验进行。在反思的基础上要上升到理论层面,并应用于新的一轮实践中去。这个循环是无穷尽的,这是由于环境的变化是永无穷尽的,自然对环境的学习与自我革新也就是无穷尽的。

在学习的整个过程中,移动学习可以提高信息传递的效率,经验总结传播的及时性,但是无法替代学习者自身的经验,主动性的反思、基于反思的概念化抽象化,以及在新的环境中的创造性应用。

由此,移动学习并非是一场企业学习的颠覆与革命,更像是企业学习领域新一轮的融合创造与进化,是向组织学习更高境界迈进的关键一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