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动态】SurFS作奇招书生云王东临用自主技术做开源

访客:32581  发表于:2016-04-18 12:15:23

IT圈,书生公司CEO王东临是一个独特的存在,20年一路走来,可以说是奇招频频,他早些年发明的UOML成为第一个获国际承认的中国软件标准,在中国电子政务系统沿用至今。今天,他又做出了惊人之举,将书生云自主创新成果——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开源,要走一条国内开源界没走过的路。

在王东临开源之前,国内玩开源的人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利用开源技术搞社区的人,他们颇具共产主义理想,一腔热血勇于实践之余,却也着实为开源界培养了大把人才。另一种则是将开源技术引入进来,应用于行业之中,这为开源技术打开了一片新天地。虽然各有千秋,这两种主流人都有一个致命的短板,就是只能奉行“拿来主义”,成为欧美领先技术的拥趸,却对开源技术的源头——开源社区的贡献有限。这使得中国开源国际化的进程步履缓慢,更难以产生主导世界潮流的开源项目。

王东临显然不属于这两种人,他致力于打造中国自主的开源项目,向国际主流趋势发起冲击。最为直接的做法,就是把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这样的真金白银,投入到openstack等开源社区。为此,王东临还必须花大力气游说董事会同意开源决定。通过大张旗鼓宣布SurFS开源,书生云迈出了开源的第一步。

 

书生公司CEO王东临

SurFS的真金白银

要理解王东临玩的这第三条开源之路,我们还得从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的价值谈起。

与许多人在谈话里大讲某种情怀不同,坦率的王东临更喜欢直奔主题,谈起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他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行业内部评价一项存储技术的指标,离不开可靠性、可用度、性能、成本、可扩展性这五个指标,现有系统无法同时兼顾,需要牺牲一两个指标以成全更重要的其它指标,例如全球最大的存储设备厂商EMC就牺牲了成本和可扩展性以保全其它三个指标,而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在这五个方面都同时有出色表现。”

这位技术CEO和笔者分享了他对分布式存储的理解:“分布式存储通过存储网络连接大量廉价存储服务器,这样就大大降低了存储成本。再通过冗余存储,可以获得高可靠性和高可用性。外加分布式存储通过增加存储服务器就可以扩容,这样就可以获得良好的扩展性,还可以通过扩展规模来提高性能。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在传统分布存储技术的基础之上,又有新的技术突破。”

在谈及自己的技术成果时,王东临一脸的兴奋:“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首创用SAS做存储网络,这样不仅可以获得24Gb/48Gb超高带宽,还可以实现低延时(ns级别,比TCP/IPms级别降低了至少几万倍)。我们还实现了存储控制节点与存储介质的分离,这样扩容成本被压缩到了极致,已经逼近硬盘成本。利用存储控制节点与计算节点聚合,我们将数据路径压缩到极致,这个数值已经逼近读写内置盘。另外利用纠删码,传统的分布式存储需要三副本保证数据可靠性,但我们只需要用1.3个副本,就可以实现与传统分布式存储相当的可靠性效果。”

王东临用轻描淡写的一席话,对SurFS——这项凝聚了他和团队无数努力的核心技术进行了一番解读,让笔者在心里更增加了一分疑惑:将性价比如此高的SurFS投入开源社区,王东临究竟想干什么?

 

技术先进性与持续开放性

考察一个开源社区和项目的好坏,一般会用到项目的技术先进性和持续开放性两个指标。对此,王东临表示:“书生是一家有技术基因的公司,当我们决定做开源的时候,已经做了足够的研究和准备工作。你可以把我们理解成技术兵工厂,武器被源源不断地研发出来,这让我们有能力决定在什么时候,把什么技术拿出来开源。”

而具体说到SurFS技术先进性问题时,王东临说:“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目前已经在架构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一些主流应用场景下已经可以商业化使用了,但相比于已经在相同领域做了几十年的公司,它的功能还是不够完善。所以我们需要的是让用户用起来,用户在应用场景中的技术积累,会使得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变得更强大。同时,我们自己也有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能够将我们研发的一些技术输入到SurFS社区,同时我也相信存储领域的工程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SurFS,这些都为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保持技术先进性提供了保证。”

再说到持续开放性,王东临认为:“首先,我们可以通过开源获取到更多用户,以及用户的应用经验,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保证SurFS社区的持续开放性呢?其次,书生是一家技术强而营销弱的公司,我们总是有好技术不断创新出来,拿其中一项技术开源换取品牌和名声,补足我们的营销短板,这是符合书生长期利益的,所以我们愿意持续开放,这样才能持续获得品牌和名声。再次,我们这次开源的不仅是版权,更重要的是开放专利授权,而专利授权是承诺之后就不可撤回的。最后,反正书生也不缺技术,没必要把一项开放出来的技术再收回去”

这样看来,投入真金白银,又对SurFS社区有一个长期规划,王东临可真不只是把开源拿来玩玩,相反,在他眼中,开源是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中国IT业界需要理解开源更深层的含义。

 

开源是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

开源本身就经历了数次大的演进。国人对开源的认识,大多数是从Linux开始的,当年某位开源领袖级人物,在谈到开源普及程度时,曾兴备地表示:“就连我乘坐的出租车的司机,听说我是搞Linux,也连忙点头,表示听说过开源,并连称就是那个免费的系统。”

但实际上,国人对于开源,多数在认识上有失偏颇。在计算机技术发展早期,相当数量的IT技术是开源的,众多殿堂级大师开发的产品,铸就了IT大厦的基石。而国人对于计算机的认识,多数是从微软通过闭源实现了商业化之后开始的,这就使得国人对于开源自始至终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接下来,随着Linux以及LAMP组合在国内的盛行,国人才开始对开源有了近距离的接触。但这个时候,开源本身也经历了进一步的演变。

谈到这个问题时,王东临表示:“我们看曾经的霸主微软,因为封闭问题,如今已被边缘化了。相反,更为开放的谷歌,凭借着安卓等系统的开放性,已经超越苹果成为世界第一大公司。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乔布斯仍健在的话,苹果也极有可能走向开源。”

王东临强调说:“我们有必要去重新认识开源,要看到开源免费模式的威力。开源的获利机会,实际上比我们自己单打独斗要多得多。更多用户参与进来,可以让我们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大的市场,还可以在技术上实现补足短板。”

具体到书生公司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的开源,王东临解释说:“我们用技术换得了影响力、知名度、市场,利用开源社区跨国发展的特性,我们还能加速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的国际化应用;用户则可以转换到新架构下开发,降低使用成本;开源社区的参与者获得了开发利器。这些最终形成了一个我们和用户、开发者多赢的结果。”

王东临所说其实并不难理解,Linux早期在服务器端就经历了一个草根式发展的历程。企业级应用市场最难的是进入门槛,当企业的业务对IT系统更为倚重之时,稳定性就成了企业级IT必须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因此,第一次在企业级市场应用起来,往往是最难的。而当年当Linux进行推广时,许多企业中的工程师暗地里已在将Linux应用于各类企业系统当中。这样,企业的CIO们往往是用而不知。但既然已经用起来了,而且用得很好,CIO们也就没有理由再对Linux表示怀疑了。

王东临强调说:“最早我们理解的开源类似于共产主义理念,但实际上当开源理念与企业的商机相辅相成之后,商业与开源就形成了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开源实际上是成功的商业模式之一。”

这实际上就是开源的一个演变方向,曾经,IBMIntelIT巨头在开源社区投入了大量资源,相应地也获得了大量回报。在谷歌凭借开放性崛起之后,开源社区的势力范围也在逐渐扩大。hadoopDockerOpenStack等重量级应用纷纷登场亮相。其中OpenStack2015年全球营收已突破了3.5亿美元,Gartner更是预言到2020年,OpenStack会拥有大约3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谈起SurFS分布式存储技术开源后的市场预期,王东临谨慎地表示:“我们期望它成为OpenStack存储后端主流应用之一。”这看似保守,但OpenStack的市场预期却已暴露了王东临布的这个局有多大。

曾经,当时的霸主微软对国内利用举国体制搞开源震惊万分。但当结果不如意时,中国第一代开源人在苦闷中也曾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什么一次次我们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面对着国外诸多开源厂商成功的事实,我们不能说开源本身没前途,更不应当责怪终端用户对于开源应用的挑剔,而只能从我们对开源的理解,以及与开源商业模式结合方面下功夫,显然,王东临和他的书生云已经重新出发。从开源的大趋势和中国开源界的现状着眼,SurFS的开源可谓恰逢其时。(作者:邹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