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经济下,按需创企是否应该提供最低工资保障?

访客:9481  发表于:2016-04-11 20:46:19

【导读】随着一些类似于Uber这样的零工经济创企的估值夺人眼球,他们给工人的支付方式也逐渐成为一个争论的话题

零工经济下,按需创企是否应该提供最低工资保障?

据投资观察界(www.tcspec.com)最新报道创业创新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4月11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像大多数“零工经济”公司一样,快递服务公司DoorDash和Postmates按照递运次数支付给司机薪酬。如果一个司机在低谷期登录应用,那么他只有在有工作供他完成时才会收到薪酬。如果这一天快递请求都很少,那么他需要在上一次服务后等待20分钟才可以接收下一次服务请求,在此期间也是没有任何薪酬的。

来自奥斯汀的即时递送公司Favor拥有22个市场,也是用的相同的模式。但是只有一点不一样:Favor保证旗下1万名司机能够拥有最低小时工资。

如果Favor司机(该公司称为“跑者”)没有达到他们的支付保障(根据城市的不同大致在9-12美元每小时之间),那么Favor会补足其中的差距。

随着一些类似于Uber这样的零工经济创企的估值夺人眼球,他们给工人的支付方式也逐渐成为一个争论的话题(有些甚至产生了诉讼问题)。有些人认为工人应该被列为雇员,并按照雇员的薪酬进行支付。有些人则认为他们需要一种新的就业类别。但是,作为独立承包商,这些工人目前还没有进入政府的安全网项目里,包括最低工资标准等。

那么,为什么Favor会给予最低工资呢?

Favor的CEO Jag Bath表示:“这有利于我们设置一定的期望,不致于脱离实际从而导致工人离开。当我们进驻一个新的城市,新的市场时,这样的政策非常有利于我们的推广,因为通常跑者的注册速度要快于新客户。有了这项政策后,1-2个月Favor的跑者就可以达到保障标准。这就是一种安全网,在需要的时候有效,而大多数时间都不是必须的。”

Favor并不是零工经济公司里唯一一家采取最低工资政策的,Uber和Lyft同样也设置了“最低保障”,尤其是在进入新市场需要刺激需求的时候。

在一个反对将Uber和Lyft司机列为雇员的观点里,有人指出,小时工资是很难实施的,特别是工人可以自由选择工作时间以及同时为多个雇主工作。去年12月,来自Brookings研究所的政策研究报告认为,零工经济创造了第三种工人类别,介于独立承包商和雇员之间,并创造出了“在许多情况下都不可能将独立工作者的工作时间认为是雇员的工作时间”。

Favor无法从技术上监控其工人是否在上钟的同时也在为Lyft或者Uber工作,但是Bath表示他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他们通过工人每小时所走的路程数据来判断工人是否在欺骗应用。Lyft和Uber也在解决这样的问题,他们要求司机必须在线多少时间以及在一段时间里至少接受多少次骑乘请求。

零工经济公司出于自身的竞争原因创造了最低工资政策,但是这和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政策有着本质区别。最近,工会支持的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PI)使用了Uber的最低保障作为实例,表示如果将工人列为雇员,那么最低工资和其他劳动法将会很容易实施在零工经济公司上。但是有些人不这么认为,Brookings研究所研究报告的合著者Seth Harris表示:“并没有与此相关的法律出台。零工经济工人能够同时为两位雇主工作的能力会与现行的最低工资法产生冲突。我可以接受最低收入,但是我无法接受最低小时工资。”

不过,这些争论并没有阻止一些按需经济公司设定自己的最低工资政策,至少大多数都是出于完成业务目标的目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