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大脑被电脑改变了吗?

访客:16780  发表于:2012-06-16 16:44:17

人脑早已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不断吸纳又不断遗忘,一切的知识都不具备了连贯性,阅读也更加趋向表面化。即使你看起来不一定有很深的网瘾,但大脑进化是社会性的。

面对潮涌版的信息和新事物,人的大脑真的有些招架不住了。心理学家安珂说:“认得注意力分为两种,一种是原始注意力,这是人类对周边环境做出的本能的反应;第二种是有选择的、持久的注意力。第二种注意力比较矫情,因为它加入了更多的主观和理性的成分,如果它长期遭受纷扰的话,就不可能正常运转。比如你要读一篇长而复杂的文章时,必须思考和专心,但层出不穷的与新技术相关的东西,最有可能将它劫持。所以我们越是利用网络,就越会让自己的大脑被各种东西所分绕,久而久之,你的注意力不可能持久。

其实长期的记忆是成多变几何状的,人的大脑受到刺激,就会开始动用更强的记忆储存能力和内部逻辑组织能力。曾经有过一个调研,其对象是遍布伦敦街头的出租车司机。职业司机的大脑中,负责记忆地理分布、起到导航作用的海马体,在体积上要比一般的人发达很多。试验让他们改用GPS,或者在驾车过程中,过分依赖GPS,结果发现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原有的肥大的海马体不复存在了。因为他们不必再用脑子去记忆那些街道的名称和行驶路线,大脑功能就只能用进废退了。

人们一向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知识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事实却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神奇。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员詹姆斯·伊万斯,对从1945年到2005 年60 年间学术杂志上刊登的3400 万篇文章进行了详尽地分析。原本他设想,网络应当给他提供更多更广的资源。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实际情景恰恰相反——搜索引擎提供的同类资料,不限定时间范围的话,只是年代更近更新,而一旦深入查询,情况则更糟,因为深入查询后反而导致所涉及的学科和知识的范围越来越窄。

人脑与电脑完全不同,前者是生物体,不是电子体,所以从本质上说,人的大脑不适于进行多任务处理。专家们通过对人的前额发射的波频进行观察,发现人脑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情。如果一次给予大脑多项任务,那么它也只会做一件,而把其他事情放在一边,并因此而错误百出,人的注意力也处于混乱状态。

那么人类能够合理使用互联网吗? 安柯认为这个提法很天真,人们不可能放弃对外在事物的依赖。“无论是电视屏幕还是互联网上,吸引我们注意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而信息越多,忘得越多。人脑早已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不断吸纳又不断遗忘,一切的知识都不具备了连贯性,阅读也更加趋向表面化。即使你看起来不一定有很深的网瘾,但大脑进化是社会性的。”安柯的同事小廖因为要参加一个心理学与网游关系的大会,准备发言提纲时她上了一个社交游戏网站。“我的分数长得很快,一下子有了很多的朋友,我一会儿潜水,一会儿打高山高尔夫,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凌晨2 点到4 点钟。当我最终下线时,才发现这些玩意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性。我因此感到很伤感,就好像丢弃了我自己一样,这完全出乎我的计划与意料。”

很多脑科学专家都非常反对iPad 进入学校,他们通过研究发现,在家里拥有电脑会影响学生的学习,所以越来越多的美国学校已经规定不让学生上网。很多家长不解,在他们眼里孩子们可以在电脑前一动不动,盯着电脑屏幕看很久,并不存在注意力的问题。但对于心理学家来说,电脑屏幕和鸦片一样,让人上瘾而已。我们每天接受信息的方法都有可能改变我们的大脑,改变我们和世界相互连接的神经触觉,改变它整体运行的方式,最终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知。

越来越多的各类专家建议大家用冥想来培养我们逐渐缺失的注意力,而你随便走进哪家苹果店,都会发现那里售卖着专门用来冥想的应用软件。在这个技术主宰一切的世界里,任何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对应物,不管你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

其实人类历史上的每一次“进化”,譬如直立行走、语言表达、使用工具等等,其“进化”和“退化”的界限都十分模糊,我们在创造更加便捷丰富生活的同时,也在萎缩着我们眼耳鼻舌身意等的一切本能,因而对外在物质的需求也就更加迫切。人类已经上了一条没有回程的不归路,信息的爆炸和技术的飞速发展会颠覆人类已有的一切,我们会变得更聪明还是更愚蠢,本就见仁见智。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