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Facebook IPO首日幕后:纳斯达克一片惊慌

标签:新闻

访客:18546  发表于:2012-06-13 08:07:59

格雷菲尔德没有接电话,因为他当天飞往硅谷,与Facebook高管一起参加远程敲钟仪式去了。但在目睹了当天的糟糕状况后,他认为最严重的问题已经解决,并乘坐中午的航班飞回东海岸。


由于手机坏了,他几乎有5个小时“与世隔绝”。但他并不知道,纳斯达克(微博)的持续故障已经导致数不尽的投资者陷入困惑: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自己以什么价格买卖了多少Facebook股票;他也不知道,SEC主席正在到处找他。


3周后,格雷菲尔德依旧对当天的故障原因茫然不解,纳斯达克的工程师仍在展开技术排查。“你一觉醒来后,翻了个身,突然发现麻烦来了,而且无法摆脱。”格雷菲尔德接受采访时说。彼时,他正坐在办公室的会议桌旁吃着一种名叫“救生圈”(Life
Savers)的糖果。


在各大金融公司的逼迫下,满怀歉意的格雷菲尔德上周承诺向投资者补偿4000万美元。而在与60余位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后,纳斯达克在Facebook
IPO当天遭遇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接受采访的包括投资者、做市商、监管者、纳斯达克高管,以及接近Facebook及其首席承销商摩根士丹利的人士。


无论是机构还是散户,5月18日的那起混乱的IPO,都削弱了投资者对纳斯达克,乃至整个股市的信心。当天的故障导致Facebook投资者无法在股价下跌时抛售股票,而承销商则因为惹怒了投资者而回购股票。他们声称,由此产生的损失约为5亿美元。在瑞士银行上周五宣布因此损失3.5亿美元后,这一数字还将进一步增加。


格雷菲尔德曾经私下表示,其中的部分损失数据存在虚高的嫌疑。纳斯达克高管曾经对分析师表示,他们对任何可能的法律行动都有完善的应对措施。


对夏皮罗而言,5月18日的混乱局面虽然基本只局限于一只股票,但仍然让他回忆起2010年5月的“闪电崩盘”。彼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5分钟内狂泻600点,一些股票甚至因为故障而跌至1美分。据投资基金追踪机构EPFR
Global测算,自那以后,小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基金中净赎回3710亿美元。通过贴现票据经纪人和交易所进行的股票交易量也出现下滑。


Facebook的IPO似乎加剧了这一趋势。在截至上周三的3周内,小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基金中净赎回49亿美元,其中有30亿美元发生在Facebook
IPO后的第一周。


在EPFR Global总经理布拉德·达勒姆(Brad Durham)看来,纳斯达克可谓“成也Facebook,败也Facebook”。


Facebook上周五报收于27.10美元,较38美元的发行价跌去29%,1040亿美元的IPO市值也蒸发掉300亿美元。同期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则上涨0.9%。


“大家都在问:散户何时会回来?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干,他们永远不会回来。”咨询公司Aite Group管理合伙人桑·李(Sang Lee)说。


格雷菲尔德称,虽然该公司使用的系统曾经成功应用于400起IPO,但其中却存在一个设计缺陷,这或许正是搞砸Facebook
IPO的主要原因。作为系统的常规步骤,也是核心步骤,投资者会通过排队交易确定Facebook的开盘价,但这一过程似乎受到了系统缺陷的干扰。随后,撤单量的大幅飙升堵塞了系统,导致纳斯达克推迟了交易开始时间。


纳斯达克表示,其计算机系统之所以瘫痪,部分是因为IPO程序允许投资者始终提交交易订单,直至Facebook开盘前,而不是在交易排队期间就阻止提交。


格雷菲尔德称,在IPO期间,他从纳斯达克技术官员处得到的是利好消息:在Facebook开始成功交易后,他们预计很快就会解决余下问题。格雷菲尔德称,如果他回到纽约,可能更有帮助。


格雷菲尔德说:“当时的信息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们:一切顺利,出发吧。”因此,格雷菲尔德决定飞往Facebook总部,与他们一起远程见证Facebook
IPO。


回想当时,许多交易者表示,系统混乱如此之广泛,以至于他们开始怀疑42美元的开盘价是否准确。知情人士称,德银电子股票交易负责人琼斯·马科斯(Jose
Marques)称:“从数学理论上而言,这是不可能的。”据交易者称,抛售订单开始堆集,并长时间堵塞,致使Facebook股价虚高。


知情人士称,SEC调查这次事故,主要想了解Facebook提供给投资银行的财务及其他数据,是否正确地反映在投资银行在IPO前提供给客户的调研笔记中。


至于交易上的混乱,SEC官员想知道的是,是否有纳斯达克工作人员封锁有关计算机系统故障的消息,该故障导致Facebook交易推迟30分钟。另外,SEC还在调查,在出现故障后,纳斯达克是否向Facebook投资者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SEC想知道当天早上每一分钟所发生的事情。”SEC计划通过筛选格雷菲尔德和其他纳斯达克官员的电话记录和电子邮件来了解相关信息。


更有甚者,一些SEC官员曾私下质疑,此次事故是否与美国证券交易在过去十年中所发生的转变有关,即从私有、成员拥有的公司向以利润为核心的公开交易公司转移。


四次测试


纳斯达克创建于1971年,是世界上最早的电子交易所之一。今年4月,纳斯达克战胜纽约证券交易所(微博),成为Facebook IPO交易所。


知情人士称,作为优惠条件,纳斯达克缩短了Facebook加入备受关注的纳斯达克100指数的等待时间,即从2年缩减至3个月。


5月11日,纳斯达克对IPO系统进行了测试,发行了620万股假定股票,开盘价为56美元,交易代码为“ZWZZT”。测试结果一切正常。


四天后,纳斯达克对开盘交易进行了测试,已62美元的价格发行了1100万股假想股票。随后又以45美元的发行价测试了4310万股股票。


5月17日,即Facebook IPO的前日,纳斯达克又以55美元的发行价测试了5300万股假想股票。


位于纳斯达克总部51层的工程师和程序师们对测试结果感到满意,并且成功地调试好了计算机系统,以应对庞大的Facebook IPO交易。


5月17日股市收盘后,Facebook将发行价定为38美元,即将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高科技企业IPO,为公司估值1040亿美元。


在Facebook总部,员工们举办了一个晚上的Hackathon大赛(聚在一起进行计算机编程)。而股票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则排队订购Facebook发行的4.844亿股股票。


17日晚,格雷菲尔德在旧金山睡了几个小时觉。第二天早上6点30分,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远程敲响了开市钟,格雷菲尔德鼓掌祝贺。


随后,穿着带有Facebook
Logo的灰色T恤的格雷菲尔德绕过人群,来到会议室召开会议。他向《华尔街日报》记者表示,一切正常,纳斯达克已经为Facebook交易做好了准备。


开盘一分钟后,Web开发顾问约瑟夫·科恩(Joseph Cohn)就通过Fidelity
Investments以45美元的价格订购了35股Facebook股票,随后又另外以40美元的价格订购了40股。


故障前兆


知情人士称,美国东部时间10点15分,纳斯达克(微博)召开了一次只允许收听的电话会议,旨在帮助经纪人和交易者顺利进行交易。30分钟后,纳斯达克开始接受来自急于购买或出售Facebook股票的公司的报价。


但是在10点50分,即Facebook开始交易前的10分钟,整个美国的交易者开始交换电子邮件,称他们在订单变化或取消方面遭遇麻烦,无法确认。


在硅谷的宾馆内,格雷菲尔德拨通了专供高管、专家和特定员工使用的纳斯达克私线电话,该线路主要用于在重大IPO或重要事件中进行及时沟通。


格雷菲尔德和纳斯达克负责交易运营的执行副总裁埃里克·诺尔(Eric Noll)都坐在电话旁,等着听“一切正常”的消息。


在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公司董事长兼CEO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从40楼办公室来到五楼的交易平台上,观看Facebook IPO


但就在接近11点时,纳斯达克称,开盘时间推迟5分钟。就在交易者和摩根士丹利高管倒计时之际,纳斯达克的开放线路沉静下来。


主持电话会议的纳斯达克副总裁托德·格鲁布(Todd Golub)此前一直阶段性的公布最新进展,此时已经停止讲话。


格雷菲尔德此时也在他的私人线路上静听,他还希望自己的手机电池能够坚持得久一些。他已经决定迅速赶往机场,能在下午返回到东海岸。


11点13分,纳斯达克向交易者发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电子消息:Facebook开盘将延迟。


整个纳斯达克办公室一片惊慌,咨询服务平台(help-desk)代表告诉经纪人,稍后会接到订单确认消息。


11点28分,纳斯达克发出另一条消息:交易预计将于11点30分开始。


Facebook的开盘价为42美元,较38美元的发行价高出10%,表现令人满意。


纳斯达克称,开盘交易后,约7000万股Facebook股票易手,较Facebook测试的数量多出1/3。随后,戈尔曼离开了摩根士丹利的交易平台。


乘飞机返回


格雷菲尔德过了机场安检,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说:“这是一次有序的交易,这是一个有序且流动的市场。我有一个想法,就是能够回到办公室。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但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格雷菲尔德也知道,在订单确认方面还有问题,但他认为,与之前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无关简要。他说:“他们告诉我出现订单确认问题,但我知道他们尽力了,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


而科恩则十分紧张,投资者计算机屏幕显示他的两笔小订单仍处在“待定”状态。随后,他在11点36分向Fidelity
Investments取消了交易。


他要求Fidelity Investments对交易取消进行确认,但却被搁浅了。Fidelity
Investments代表称,由于纳斯达克故障,他们也无能为力。


其他交易者也是如此,他们订单无法被确认。11点59分,纳斯达克称,他们正在调查相关问题。


洛杉矶股票经纪公司JonesTrading高级交易者克里斯·维尔德曼(Chris
Wildman)打电话给另一名经纪人,希望能够得到答案。而该经纪人称:“咱们得到的消息都一样多。”


一名经纪人告诉维尔德曼:“我的客户开始向我尖叫了。”


12点14分,格雷菲尔德乘飞机离开旧金山,赶往新泽西纽华克市(Newark, N.J。)。


许多投资者目前并不知道他们拥有多少股Facebook股票,以什么样的价格买进。下午1点左右,纳斯达克称计划以人工方式确认Facebook股票交易,然后再通过电子方式确认。


1点50分,纳斯达克公布延迟已久的确认消息。在1点50分左右,约1200万股Facebook股票易手。几分钟后,Facebook股价下挫2美元。


一些经纪公司和客户发现,他们所拥有的Facebook股票多于实际购买的数量,这导致了随后出现的一波抛售狂潮。


来自投资银行的交易人员称,大量的抛售在交易初期容易处理,而不是在交易发生两个小时后,因为当时拥有大量买家和卖家。


知情人士称,一些对冲基金经理人打电话给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因为他们接收不到来自纳斯达克的任何交易确认信息。


纳斯达克负责交易运营的执行副总裁诺尔当天也接到大量的电子邮件,抱怨同样的事情。知情人士称,诺尔的回答是,对这种混乱局面感到“吃惊”。也有消息称,诺尔承认该问题的存在,但并未作出过多评论。


通信不利


“这是彻底缺少通信的结果。”券商公司Instinet销售交易负责人马克·特纳(Mark
Turner)说道。一些经纪人感到挫折,原因是在他们打电话给纳斯达克来确认订单时不得不等待接听,最长等了一个小时。特纳称:“在某一时刻,我们曾经打通了电话,解决了一些问题,但随后电话就被挂掉了。”


由于飞在3.7万英尺的高空,格雷费尔德没能获悉这些混乱的阶段。他手头有一部固定电话,但却不能正常使用,而且飞行中也没有互联网连接。


在着陆以后他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是什么导致了确认订单相关的问题?测试程序是如何错失导致IPO交易开盘受损的错误的?如果纳斯达克的软件能象设计的那样正常运作,那么这个设计本身存在缺陷吗?他在一张纸上列出了这些问题的图表。


在地面上,纳斯达克董事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来计划在第二天早上召开一次紧急的董事会会议,就此次故障向贵公司CEO及其副手提出问题。


到收盘时,Facebook股价报收于38.23美元。摩根士丹利及其他承销商回购了特定数量的股票,以避免其价格跌破每股38美元的IPO价格。


在刚刚收盘以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玛丽·夏皮罗(Mary
Schapiro)就已打电话给格雷费尔德,但后者当时并未收到电话,随后才知道。


三分钟以后,夏皮罗向格雷费尔德的纽约办公室打了电话,希望传达她对Facebook
IPO交易的担忧情绪。夏皮罗对无法联系到格雷费尔德感到惊奇,并向其助理留了一条信息。


到17:07,格雷费尔德在纽约着陆。他在大约6点钟给夏皮罗驳回电话,尽可能好地总结了Facebook IPO交易所遇到的问题。


在这项IPO交易的几天以后,格雷费尔德和另外一名纳斯达克员工造访了摩根士丹利的一名公司财务官员,这名官员没有卷入该行对Facebook交易的管理。格雷费尔德表达了对这种混乱情况的痛悔情绪,但并未要求与戈尔曼会面,后者仍因交易故障而感到愤怒。


随后一周,戈尔曼在一次员工会议上指责纳斯达克称,该交易所的故障导致Facebook交易在最初几个小时中遇到了“史无前例的混乱和无秩序”。


格雷费尔德称,这种错误并非表明纳斯达克或金融市场没有为大型股票发售交易做好准备的迹象。他表示,他决定进行Facebook
IPO交易是基于纳斯达克技术人员向其提供的信息。“他们说是,然后我们就说进行吧。”他说道。


在Facebook
IPO交易结束后召开的一次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上,纽约州投资者科恩说服Fidelity取消了Facebook订单,他说道。Fidelity称,该公司已经与蒙受了损失的客户解决了“许多纠纷”,目前正寻求是否可能会有更多的解决方案。


对科恩来说,这项IPO交易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我在那一天的体验是,市场建立起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处理故障。在有技术时,你能完成更多的工作;但当出故障时,就会发生很大的失败。”

新浪科技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徐蕊 格雷菲尔德没有接电话,因为他当天飞往硅谷,与Facebook高管一起参加远程敲钟仪式去了。但在目睹了当天的糟糕状况后,他认为最严重的问题已经解决,并乘坐中午的航班飞回东海岸。

      回复[0] 2012/06/13 08:08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