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封杀门”背后:三重利益博弈

标签:新闻第三方支付金融银行拉卡拉

访客:28459  发表于:2012-06-10 10:34:40

“封杀门”发生一周后,第三方支付行业的领头羊公司拉卡拉以“系统升级”作为解释,而事件的另一当事方工行在接受媒体记者询问时,则表示“以拉卡拉公布为准”。

不过,有接近此事件的业内人士则透露,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的合作关系,涉及到多方利益的平衡,此事也凸显出银行与第三方支付之间嫌隙渐生。

顾此失彼的“合作”

在拉卡拉信用卡还款业务中,工行每年能有上亿元的中间业务收入;但借记卡还款的快捷和便利性也引发了“存款搬家”的担忧。

5月13日到5月18日,工行借记卡在便利店的拉卡拉终端上跨行信用卡还款操作无法进行;从事手机支付的钱袋宝在工行借记卡还款上,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

5月22日,北京拉卡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微博)接受采访时表示“因工行系统升级导致的事故如今已全面解决”;但工行却自始至终没有直接表态。本报记者就此事询问工行相关负责人,其只回应“拉卡拉总裁已经说是由于系统原因,那就以此为准”。

有媒体对此事件报道称,在工行借记卡“罢工”过程中,事件的另一当事方钱袋宝的客服曾解释说,公司得到银联的回复,由于近日工行退出与银联的一项信用卡还款合作,前者借记卡将不再作为信用卡还款的支付方;与银联签署协议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例如钱袋宝、拉卡拉,都会出现借记卡无法进行转出交易的情况。

“银行做跨行交易的通道投入很大,肯定想以收费来回收成本;但第三方支付当初以消费交易的名义接入,网关费用并不高,此后却借助通道做跨行还款所用,银行觉得影响了自身的利益,‘叫停’也是意料中事。”某股份制银行电子银行部负责人分析指出。

据了解,此次“封杀”事件距离工行信用卡还款上线拉卡拉不过两个月的时间,而“罢工”行为也在一周之后恢复了正常,业内人士分析,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的“分分合合”,背后与两者之间多方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勾连有关。

一般情况下,信用卡跨行还款的交易中,信用卡中心需要支付1~2元的手续费用,按照“借记卡银行收取50%~60%,银联通道10%,第三方支付通道为30%~40%”的比例分配给各方参与者。

有数据显示,在拉卡拉信用卡还款业务转出卡中,工行占比约30%,约每天15万人次,以此粗略计算,工行此项中间业务收入每年能有上亿元的规模。

但是借记卡还款的快捷和便利性也可能加剧大行“存款搬家”的现状,数据显示,今年4月四大行的存款流失超过1.1万亿元;5月前两周,工、农、中、建四大行人民币存款继续流失2000亿元左右。

与此同时,大行也承受着较大的“吸存”压力,建行一季度报告显示,该行一季度付息率上升,超出生息资产收益率增幅,而导致净利差下降。

另一方面,信用卡中心也对第三方支付诸多不满。“第三方支付就通过银行部门之间的利益诉求的不同,各个击破。”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与第三方支付之间的这种竞合关系也由于银行部门利益的不一致而难以平衡。

易观国际(微博)分析师张萌也认可上述说法,“拉卡拉和工行的矛盾很大程度上是利益的纷争,从还款业务来看,不是直接和银行做直联,而是通过借银联间接接入各家银行,是和银联就利益分配进行协商;而如果是和银行做直联的话,双方肯定提前就会商量好如何进行利益分配。由于拉卡拉的交易量较大,可能期间的利益分配存在一些问题,导致交易被切断。”

就信用卡业务而言,“在安装POS机的过程中一些违规操作使商户回佣手续费用受到损害;比如将一些商场类商户‘伪装’成批发类商户;另一方面,而由于第三方支付灰色操作带来的套现风险则由信用卡来承担。”上述信用卡负责人说。

正由于第三方支付业务涉及各个部门利益,因此,有接近此事件的业内人士透露,“很可能是部门利益增损导致工行对第三方支付的态度发生变化,比如某些分行的存款流失使总行认为借记卡还款带来了负面影响,就关闭了通道;但是考虑到其他因素以及社会影响,又恢复开通。毕竟,银行内部也有不同的力量博弈。”

但是,第三方进入支付产业链条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打破银行垄断,带来服务费用的下降”,某第三方支付负责人指出,“对于第三方支付的作用,要看给整个市场带来的好处,而非某个行业、某个部门的利益增损。”

大小银行受惠不均

第三方支付通道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缺乏网点优势的中小银行与大行在网点上的差距,提高了其市场接受度和占用率;但对大银行而言,却面临客户与存款的双重流失。

“支付企业规模越大,也意味着银行的收益也越高,二者根本利益一致。即让用户更多地使用银行卡,增加使用频次,最终实现共赢的局面。”孙陶然表示。

不过,这个说法对小银行的适用性更甚于大行。

“与掌握着庞大用户资源的大银行合作,第三方往往不具有话语权,对于二者的合作也多采取让步的方式;对于中小银行来说,与第三方合作的动力更强一些,因为通过合作拓展更多的用户对双方来说都意味着更多的机会。”艾瑞咨询(微博)分析师谢春认为。

麦肯锡的相关调查报告显示,在加强客户忠诚度、提高体验的银行服务因素中,排名前六位的因素中有两项是有关账户使用的便捷性,包括银行网点和ATM机的方便程度。

缺乏网点优势的银行深知“信用卡还款便捷”的重要性,以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为例,都在信用卡网站的显著位置注明了还款方式;而反观拥有近2万网点的工行,却没有对还款进行说明。

小银行想弥补“网点”短板的意愿由来已久,由民生银行牵头的中国银行业协会银行卡专业委员会2011发布的《中国信用卡产业发展蓝皮书》中就呼吁要发起一个“网联”平台:整合各家银行的网上商城、网络支付体系,形成功能强大、产品丰富、支付便捷的信用卡网上互联平台。

“小银行当然愿意,但这样的倡议肯定不会得到大行的接纳,后者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客户放在平台上互享?”曾在某国有大行任职的信用卡人士表示。

“银行间的相互戒备也是第三方支付存在的条件。”钱袋宝执行董事孙江涛表示,“许多银行本行业务很突出,但是跨行交易上却受到限制。”

目前,跨行的网上汇款除了一些网点较小的银行间互相免费办理,大行都收取一定数目的手续费用,比如工行的跨行转账汇款按照0.5%的手续费收取费用,最高额度为25元;而除了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之外的21家银行通过拉卡拉进行信用卡还款,则免收手续费。

而据孙陶然透露,2012~2014年拉卡拉还将加快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铺设终端网点渠道,力争3年的时间将线下网络发展到100万个。

“第三方支付通道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与大行在网点上的差距,使小银行的信用卡还款实现了便捷性,提高了市场接受度和占用率。”上述信用卡负责人也认可这一点。

谁的蛋糕?

邮储银行渠道管理部总经理罗志安表示:第三方支付平台具备了商业银行存贷汇的基本职能,导致了银行作为借贷中介在金融脱媒之后又面临支付脱媒。

但无论是对第三方支付若即若离的网点众多的国有大行,还是对第三方支付依赖程度更深的股份制银行,都已经意识到了第三方支付的市场威力,并且将后者视作一个不小的威胁。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渠道管理部总经理罗志安此前曾表示,第三方支付平台同样具备了商业银行存贷汇的基本职能,其虚拟账户的储值功能和支付功能既分流了部分银行存款,又替代了大量的中间业务,使客户的支付行为可以游离于银行体系之外——这导致了银行作为借贷中介在金融脱媒之后又面临支付脱媒。“电子银行做了这么多年的水电费代缴的网上业务,就没有想到把这些服务包装成一个完整的产品概念,反倒让后来者抢了先机。”上述电子银行负责人提到“快捷支付”等第三方支付的创新产品时慨叹,银行电子支付的创新不足使其在互联网支付中已经处于弱势,导致其市场占有率不足10%。

而在银行“收复失地”的图谋下,第三方支付也面临着来自于银行的竞争压力。

“第三方的业务如果太小,没有意义;如果做得太大,又容易被银行取而代之;大银行如果想抢占市场,还是很容易的。”孙江涛认为第三方支付实际上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已有这样的迹象出现,目前在麦考林、凡客等大型电子商务平台上,工行、建行、招行等都已经自立门户,直接与商城签约合作,开通专属通道;而这也必将分食第三方支付原本的市场蛋糕。

“随着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业务线日渐延伸,以及银行对支付领域的日益重视,二者之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利益平衡会不断被打破、重建,矛盾冲突也会不断。”上述电子银行部门负责人表示。

 文/中国经营报

PS:金融改革的核心是打破垄断实现自由竞争,提升金融机构的综合竞争力。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