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CCELLATI:领导珠宝界的“文艺复兴”

标签:产品高级定制珠宝文艺复兴

访客:70143  发表于:2013-11-25 02:24:25

BUCCELLATI:领导珠宝界的“文艺复兴”

深秋的巴黎,顶级奢侈品林立的蒙田大道华灯初上。被誉为“时尚花园”的Montaigne Market迎来了BUCCELLATI (布契拉提)家族第四代继承人露西(Lucrezia)、卡洛塔(Carlotta)及萨娅(Saya)的最新作品:“蝴蝶&雏菊”(Blossom Butterfly & Daisy)花样年华银饰系列。灵动的蝴蝶飞临芬芳的雏菊,从项链、耳环到手镯,暗雅的银色中点缀着金色,张扬着青春的时尚气息。如同她的祖父和曾祖父那样,很早就开始学习珠宝设计。在传统珠宝行业,设计和手工艺永远是看家的本领,并通常遵循家族世代传承的游戏规则,BUCCELLATI也不例外,但BUCCELLATI却是极少数传承了三百多年而从未易主的珠宝品牌。

在珠宝界,BUCCELLATI不仅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被列为“世界十大珠宝品牌”,而且伴随着一段悠长的家族故事。“自古英雄出少年”,早在1750年,BUCCELLATI的先辈Contardo就是米兰著名的金匠,但真正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并在欧洲这个高手如林的环境中赢得声望的,是家族中年轻的成员马里奥(Mario)。

他从十四岁开始成为当时米兰最著名的金匠Beltrami作坊的学徒,到二十八岁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第一家店铺,马里奥以他杰出的禀赋和才华重新诠释了黄金首饰的造型技艺。在他看来,“外形的完美不仅是一种商业上的手段,更是通往艺术殿堂的目标”。当黄金首饰的处理被赋予了“艺术品”的特质,也就难挡欧洲各国皇室、梵蒂冈教廷和艺术名流如普契尼、威尔第和托斯卡尼尼对BUCCELLATI作品的钟爱,他们把大量的定单都慷慨地给了BUCCELLATI作坊。

马里奥对黄金雕刻和造型的最大贡献,是“复活”了在业内被称为“织纹雕金”的一种已经失传四百多年的手工艺。意大利是欧洲受文艺复兴影响最深远的国家之一,这股文化思潮几乎渗透到了意大利所有的手工业制作中,其中珠宝产业尤甚。马里奥一直痴迷于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文化遗产,所有自文艺复兴时期传下来的技艺,他都继承了下来,并且用自己的理解加以发扬。文艺复兴早期,蕾丝开始在威尼斯和布鲁日的纺织作坊中出现,并迅速席卷了欧洲宫廷女性的服饰,这种柔软富有韧性、利于造型、又充满美感的镂空服装面料,也让马里奥获得了灵感。在那个用亚麻或真丝手工制作蕾丝的年代,能不能通过镂空黄金去获得类似于蕾丝的镂空纹理?如何才能用柔软的黄金获得这样细腻的效果?

这些疑问伴随着反复的钻研和试验,使他终于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轰动。马里奥不仅获得了梦想中的世界最顶尖的蕾丝——“威尼斯蕾丝”的效果,而且当黄金蕾丝被镶嵌了宝石,显得更为高贵华丽;他还发明了新的织纹效果,这可以让黄金看起来就像一层薄薄的羽纱或是丝绸。其他首饰店的同行们尽管绞尽脑汁,毫不客气地加以模仿,但无论如何努力,总是很难做到BUCCELLATI店中的“真迹”那般美妙绝伦。

每一件创作都标志着BUCCELLATI是一件可与高级定制时装相媲美的绝世手工作品。在BUCCELLATI有着200多名专属工匠的手工作坊里,经验丰富的工匠们受过独特的传统技艺的培训,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当时与创始者马里奥一起工作的手工艺人的子辈甚至孙辈。他们严格地坚持着所有工序的手工完成,包含描摹定稿、镂空穿孔、切割抛光等在内的所有制作程序,完全一丝不苟的由手工完成,一次细微的失误整个工作就要重来。你很难想象,作坊里那些勇猛的工匠甚至往炉里吹气来生火!

在米兰的作坊里,为了制作精致细腻的蜂巢网眼蕾丝,并以戒指、袖扣或耳环的形式呈现,手工匠们会在金叶上用手凿出一个个小孔,小心翼翼地勾画出一个个的图案,然后用一根细棉线在每个小孔来回打磨六次,只为了打造一个完美的六边形。在每一个步骤里,工匠们的打造手法都必须如同外科手术般精确。一枚“织纹雕金”戒指的完成,需要至少经过七名工匠之手,在滴管里镶嵌小至0.08克拉的钻石,总时间长达4-6个月,仅打磨抛光就需要六个小时。同样,手链和项链的加工和大件银器的制作,则需要手工艺大师一整年的工时才可完成。这在任何一家工业化生产的工厂中是不可想象的。为保证在强度和美观之间做到最佳的平衡,BUCCELLATI还贯穿始终近乎严苛的质量检验程序,确保每一件产品的完美。

BUCCELLATI把珠宝材质能为作品带来的审美价值放在首位,探究珠宝材质在美学领域的真正价值,而不注重它们究竟能值多少钱。钻石也好,黄金也罢,昂贵材料对BUCCELLATI的设计和做工来说永远都是第二位的。无论是里加多编织法(Rigato)在贵重金属表面雕琢勾画出形似卷轴金线的多重丝纹,还是迎合当代口味的新工艺安吉蜜娜(Agemina),这种起源于中国的金银丝嵌花技术将两种密度、柔韧度完全不同的金属完全融合到了一起,都早已注定BUCCELLATI的珠宝首饰和银器成为了不可复制的艺术品,奠定了这个家族的作品在世界珠宝界独一无二的地位。也难怪意大利著名的诗人邓南遮毫不犹豫地把“金匠王子”的美誉和对BUCCELLATI的仰慕,送给了马里奥。

或许是马里奥的言传身教,也或许BUCCELLATI家族颇得创造女神青睐,马里奥的儿子吉安马利亚(Gianmaria)十六岁就开始学习珠宝设计和加工,运用自己的艺术修养,给品牌带来更多的“巴洛克”和“洛可可”气息。而且,每款仅此一件,使得BUCCELLATI的作品堪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品,很多成为了博物馆的艺术典藏。

“巴洛克”通常指的是17世纪初直至18世纪上半叶流行于欧洲的主要艺术风格。但少有人知道的是,该词来源于葡萄牙语barroco,意思是一种“不规则形状的珍珠”。而吉安马利亚则把创作这种“不规则形状的珍珠”发挥到了极致。一旦他找到一枚巴洛克珍珠,便立刻列入他的收藏并设计出一件令世人惊艳的珠宝。越是表面不光滑、形状奇特的珍珠,他越是疯狂地喜爱。他始终醉心于这些不受人喜爱的小东西:“没有人想要这些巴洛克珍珠,因为它们不规则,但它们却极富魅力。我爱它们的古怪奇特和蕴藏其中的诗意”。他用这种不规则的珍珠创造了蝴蝶、公鸡、松鼠、老鹰、孔雀、飞龙、天鹅和凤凰等各种巧夺天工的动物形象,在珠宝设计中融入充满肉感和运动感的身体线条,打破了和谐与平静,充满奇思妙想的多种材质和丰富多变的构造让每一件珠宝都绝不平淡,值得玩味。

吉安马利亚和父亲一样,最推崇“一切创作都源于自然”。大自然就是他的灵感源头。花草树木、虫鸟动物都是其常见的创作主题,即使是看来极抽象的设计,也多半脱胎于大自然。他经常参考十八世纪法国艺术家鲁萨里(Rocaille)的创作,并学习“洛可可”风格的精髓,改变了古典艺术中平直的结构,采用C型、S型和贝壳型的涡卷曲线,颜色淡雅柔和,花纹图案小巧,富有轻快、优雅的运动感。他让珠宝首饰可以戴在脖子上、手腕上柔软舒适,毫不生硬,动起来、活起来。吉安马利亚还是中世纪动物图画集的狂热爱好者,并以创作银制丝绒动物系列而闻名。这些动物雕塑的毛发全由细如发丝的银丝制成,工艺细腻到极致。毛皮湿漉漉的狐狸和毛发蓬松的小野猪就是最好的见证。

BUCCELLATI:领导珠宝界的“文艺复兴”

1973年,吉安马利亚在意大利创办了“意大利宝石学院”,向年轻一辈传播各种详实的宝石知识,并连续担任主席一职长达二十五年。虽然已经83岁高龄,他与他的工匠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周五都会去探访工匠们,手中永远拿着一本画满各种设计草图的方格记事本。1981年,意大利总统为表彰他在文化艺术上的贡献,和将其一生贡献给他所热爱的事业,颁给吉安马利亚象征最高荣誉的“大十字骑士勋章”。这宣告BUCCELLATI已经成为了亚平宁半岛的象征,并随同它的珠宝,把文艺复兴的文化传播到了伦敦、巴黎、威尼斯、东京、洛杉矶、莫斯科、科罗拉多等世界各个角落。

如果说“灵感是一项家族传统”,总设计师全力以赴,家族的第三代和第四代也不遗余力。BUCCELLATI到现在仍然保持着家族企业的经营模式,在他的孩子中,安德拉(Andrea)遗传了他绘画天赋,与父亲一起负责设计和生产;吉诺(Gino)掌管银器部;玛利亚•克里斯汀娜(Maria-Cristina)负责腕表部、市场部和品牌推广。但接班人似乎已经确定为迷人的Blossom系列的创造者——吉安马利亚的三位孙女。这新一代的接班人早早地就显露了她们在创造上的天赋,而三个年轻女孩岁数加在一起刚过六十岁 。

现在的BUCCELLATI,可能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后一个能够“完美重现”文艺复兴时期首饰和巴洛克珍珠的珠宝世家。如果说,随着复古风潮的蔓延,珠宝界的一些品牌开始回归文艺复兴的华美精致和“巴洛克”的绮丽多姿,珠宝界的“文艺复兴”已经成为现实;但纵观所有的主流,能够真正领导这场珠宝界的文艺复兴的品牌,或许只有一个。

BUCCELLATI珠宝展现给世人的,不仅是华贵与精美,更是其中蕴涵的关于艺术深层次的思考:完全的手工制作、创新的织纹雕金工艺和浓郁的历史气息。也许,在传统可贵的今天,正是这些特质使BUCCELLATI深得人心。没有人出于炫耀的目的购买BUCCELLATI,只是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人们都会经历一种感动、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以及对古老工艺的由衷赞美。当万物之美收入我们眼中,打动了我们的灵魂,那些历经时间的磨砺、凝结了手工匠人精神瑰宝的首饰和银器,必将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之美。

BUCCELLATI:领导珠宝界的“文艺复兴”

在巴黎,记者与BUCCELLATI品牌的第三代传人玛丽亚•克里斯汀娜(Maria-Cristina)和第四代传人萨娅(Saya)展开了一场关于顶级珠宝如何去吸引年轻人,以及奢侈品传统家族作坊如何保持独立性的对话:

记者:BUCCELLATI珠宝的最大特点在哪里?

玛丽亚•克里斯汀娜:BUCCELLATI的内涵一直显现在它那种强烈的文艺复兴思潮的印记,这是我们家族的传统和文化的直接反映。BUCCELLATI的品味独特却从不张扬,让人只需一眼便能辨认出来。BUCCELLATI的珠宝不是为了让她看上去更富有,我们不需要用庸俗的珠光宝气去打动富人的心。

记者: 能否介绍下这个以蝴蝶与雏菊为主题的银饰系列的设计灵感来源?

萨娅:作为二十几岁的女孩,我和表姐们都希望能有一对浪漫而轻盈的耳环,一个能搭配任何衣着和场合的手镯。其实平常我们和大家一样要去学校,去聚会,去和同龄的朋友旅行或者只是和家人简单地吃个晚餐。如果在这些场合佩戴我们家族的珠宝首饰不仅太贵,而且也太重。所以我姐姐和我都希望自己的家族品牌中能够有一款设计和重量都适合年轻人日常佩戴的首饰系列。

记者:你们是如何设计让它能更吸引年轻人?

萨娅:挑选材质时,我们特别挑选了银,它不但易于日常佩戴,BUCCELLATI本身也以精美的银器著称。同时我个人非常喜欢黄金材质,所以我们就试着用家族的传统技术把黄金和纯银材质镶嵌拼接在一起,让这个新系列看上去更加跳跃。非常高兴的是在父亲的帮助下,我们成功地实现了这个技术,而该系列中对于图案细节的勾勒,也只有BUCCELLATI的手工艺术家们才能达到相应的工艺水准。

记者:这些新款银饰系列是否标志着BUCCELLATI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玛丽亚•克里斯汀娜:我不知道是否是一个转折点,但这些系列是由设计完成,是她们这个时代的投射。珠宝变得更平易近人,在她们这代人里也是一种成功。而且,我们没有预计到这个新的系列会收获如此大的商业成功。我们已经售出了好几千件首饰,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数字,因为传统系列每年总共只生产3000至5000件珠宝。不同于BUCCELLATI传统的高级定制,Blossom系列银饰让我们接触到一个全新的更年轻的客户群体。

记者:您的父亲83岁了,依然还担任着首席设计师的工作,会担心他有退休的那天么?

玛丽亚•克里斯汀娜:从1968年以来,他每年都会画至少4000张设计图。这是他的热情所在。尽管我的父亲和我的祖父都是天才的设计师,但他们两人对待宝石的态度不太一样。我的祖父对他的技艺严格保密,他会小心翼翼地看守他的宝石,连我的父亲都没有权利接近它们。在他临终前,我们还发现了他一直藏着的一箱宝石。我的祖父通过在他身边看他工作来学习技艺,像海绵一样吸收一切可吸收的信息。与祖父相反,父亲给我们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管理那些宝石,并且将精益求精的概念灌输到我们的意识中,让我们意识到手工作坊的重要性远大于高尔夫球场。所以他创办了意大利宝石学院,让更多的人学习、复兴我们传统的文化。

记者:BUCCELLATI是怎样做到保持家族独立性的呢?

玛丽亚•克里斯汀娜:我们始终考虑到,若将股份卖给大型奢侈品集团,将会或多或少地损害我们的品牌性征。曾数次有奢侈品财团想要收购我们品牌,但由于担心损害我们品牌形象及世代相传的工艺,都被我们拒绝了。每年生产几千件珠宝已经让我们日夜工作不得停歇,你让我们怎么投入到大众化生产呢?我羡慕那些建立庞大帝国的人,但我自问这样的大众化生产还能称得上奢侈品么?对我父亲吉安马利亚而言,金钱对他丝毫没有吸引力,他喜欢的是珠宝银器之美。我们的珠宝不是给所有人设计的:它们只献给那些有品位、有文化并且有足够经济实力犒赏自己的人,因此我们的顾客群体并不多。

记者:您怎么看当代珠宝业?

玛丽亚•克里斯汀娜:现今的珠宝业,决定一枚戒指价值的已不再是它的款式和它的美学设计,而是它所用的原材料——宝石的价格。设计变得贫乏,那些珠宝变得更普通简单,做工没从前那样精致讲究。对我们品牌来说,珠宝的首要目的是让佩戴它的女性更为美艳动人。BUCCELLATI设计珠宝首饰,是因为我们知道有一天它们将触及肌肤,深入人心。毫无疑问,它们是让性感得以永存的唯一方式。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