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大最前沿的创新话题

标签:海外连线创新

访客:31481  发表于:2012-06-06 23:06:26

作者:孙黎 陈炎 任兵 发布于:2010-11-5 来自:IT经理世界

可持续发展

虽然在2000年大选中以极其微弱的票数输给了老布什,戈尔2007年东山再起,以呼吁全球重视气候变暖问题的纪录片《不可忽视的真相》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其后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经戈尔等政治家的广泛推动,温室气体排放、全球气候变暖、生态环境破坏等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终于进入世界性的议题。可持续发展本身,也成为创新的动力源之一。

罗马俱乐部成员Gunter Pauli最近出版《蓝色经济》一书,描述从自然的相生相息得到启发,可以引导100项创新,在未来10年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例如,爱点头的啄木鸟用来避免脑震荡的秘诀,成为日本丰田汽车的最新避震器;靠着观察白蚁窝得来的灵感,伦敦动物学会设计出有效降低室温的建筑;可再生的蚕丝可以取代逐渐稀少的钛,制作成刮胡刀片……各领域顶尖科学家们的创新研究,证明人类可以像生态系统那样,通过物理、化学、生物等方法,运用可再生材料,实现永续发展。

管理学者也注意到这一潮流,管理学院(Academy of Management)最近两年的年度大会,2009年的主题是“绿色管理很重要”(Green Management Matters),2010年则是“敢于关怀”(Dare to Care)。在这两次大会上,可持续发展都是管理学者讨论的中心议题。波特在2006年就指出,可持续发展所代表的企业社会责任可以成为公司战略的一部分。传统的理念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增加了企业的成本、提高了限制,可能是反生产力的。但波特批评道,这是因为这些旧观念建立在旧产品的思维框架上,将企业与社会之间关系视为零和的游戏。事实上,如果公司能重现检视组织成长与社会福利的关系,他们就会发现不同的创新机遇,在造福社会的同时增强自己的竞争力。感知社会责任,不仅仅是为了减少损害或表面的公关活动,更需要不同的思维定式。

在去世前,C.K.普拉哈拉德将最后的研究岁月留给了可持续发展的议题。结合对金字塔底部市场的研究,他认为对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可以驱动组织和技术创新,帮助公司重新设计产品、技术、流程和商业模式,不仅可以带来回报,更可以转变竞争格局。企业可以通过五个不同的阶段执行可持续发展:(1)将服从社会责任的需要看作商业机会;(2)关注价值链上的可持续性;(3)设计可持续发展的产品和服务;(4 )开发新的商业模式,(5)创造未来实践的平台。不仅是新产品/新商业模型,斯坦福大学的组织管理大师Pfeffer更呼吁将组织中人的可持续发展也作为管理的核心议题。一个积极采纳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例子是沃尔玛。沃尔玛一贯是成本杀手,但自2005年起,沃尔玛开始提高能源效率,增加有机食品的销售,减少废气和温室气体排放的环境行动计划。沃尔玛还宣布到2012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20%,并设定了100%再生能源和零废气排放的公司目标。

(点图片放大)

对中国企业而言,2008年,三鹿婴幼儿奶粉因添加过量三聚氰胺而导致婴儿死亡的事件的发生,不仅使整个乳制品行业陷入危机,物欲横流的社会也开始警觉各种食品安全问题。但是食品加工行业价值链条上的各利益集团的逐利梦会让位于可持续发展吗?中国企业组织业务层如何与公司层的战略相补,推进可持续发展?政府又如何实现行业管制与引导?

最近倡导替代能源的新天绿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风力发电设备提供商新疆金风科技提供商在香港上市,都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中国以华锐(Sinovel)、金风等为代表的风电设备供应商仅花了四年就在全球市场前十大中占有其三,华锐更是赫然超过西门子,排在了第三。这说明,在政策引导与市场刺激下,中国企业开发可持续性创新产品的能力一样可以提升的很快。

《易经》启示道:生生相息,变化无穷。这正是创新之源。

商业模型

商业模型(或模式)一词的兴起,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互联网作为野蛮人开始侵入传统商业领域:1995年,在网景(Netscape)没有任何盈利就以28美元一股上市后,商业模型所催生的“市梦率”代替了传统的市盈率IPO指标。商业模型不仅成为风险投资家不断拷问的商业计划中的核心内容,更代表了创业家雄心勃勃改造世界的梦想。

既然称为“模型”,首先代表着试错与修正的努力。许多商业模型现在看似没有盈利,但在创业家与风险投资家的共同努力下,模型会不断修正与进化,最终成为一部利润机器。在这个过程中,哈佛大学教授Bhide建议创业家不必过多地纠缠于收集与分析数据,而是迅速地甄选机会,淘汰没出息的模式;集中分析几个重要的议题;知行合一,不要坐等到所有的答案,而是到市场中去,到客户中去,到供应链去行动,随时准备改变方向。Mullins 与Komisar则建议:除了计划A外,你经常要准备计划B。例如视频网站Hulu一直在探索收费视频服务,虽然其盈利模式还不确定。Hulu推出的 Plus服务正在测试,希望最终将这项服务出现在所有可连接互联网的移动设备上,包括iPad所代表的平板电脑设备上。正是从这点出发,商业模型塑造着新行业、新产品的爆发力。

模型第二个特点是其建构性,也就是通过各种元素、材料、资源建设盈利机器的过程。创新大师克里斯滕森认为:一个优秀的商业模型必须包括这四个要素:客户价值主张(Customer value proposition)、利润方程、资源组织与流程。其中,客户价值主张是模型的基石,也是颠覆性创新的核心来源。其他三个要素,例如包括营收模式、成本结构、利润边际的利润方程都根据这一基础而展开。资源与流程在模型中的组织则体现在“轻资产”、“轻公司”等等理念中。

模型第三个特点是对创新的传播性。两位法国教授Doganova和Eyquem-Renault通过一个新公司创建商业模型的案例研究,发现通过商业计划、简表、媒体等的传播,商业模式可以成为创业家的一个“叙事”装备,帮助他们催生新市场、唤醒客户需求、组织各种必要的资源,从而在一个广阔的技术-经济网络中更好地传播创新。从这些特点出发,商业计划要有一个很好的“故事”,例如清楚的技术路线进化图,像苹果的手机操作系统一样有号召力,使手机公司如诺基亚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被淘汰;更要有出彩的情节,像硅谷特斯拉开发的新能源汽车,充满绿色、可持续发展的主题,这都为其在媒体的广泛曝光传播、推陈出新铺平了道路。

1996年,密克在她定期发表的《数码世界新讯》(An update from the Digital world)报告中评论道:“我们尝试为这个新出现的市场建立起分析的框架,但其中有两件事是确定的,一是成长力道将会相当显著,另一则是从公司、策略到市场的架构,都将面临巨大的变动”。今天用这个标准衡量商业模型,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它的雄心与魅力,一如即将出炉的牛排在烧烤架上的“滋滋”声。

无尺度网络

加拿大小伙子麦克通过“以物换物”的方式,用一枚红色曲别针换来别墅的故事轰动了世界,也引发了中国版的复制。2006年7月,麦克开始在Craigslist上展出自己的一枚红色曲别针,换到了一支鱼形笔,然后是一件手工艺陶器,然后是烤炉,经过一连串的物物交换,麦克自己的博客逐渐走红,交换的东西价值越来越高,从雪撬摩托车到录音棚的合同,从雪景球到演出机会,最后是加拿大吉普灵镇一栋面积99平方米、有三间卧室的房子——因为该镇急切希望寻求更多商机,吸引社会注意力,以解决区域人口锐减的难题。这一传奇故事背后展现的正是无尺度网络 (Scale-free network)所展现的无穷魅力。

无尺度网络是与随机网络相区别而成的。在随机网络中,人与人之间互相认识,是一个随机的过程,每个人都和其他人有一样的概率建立连接。但在现实中,总有一类人特别擅长交往,他们认识很多人,成为许多圈子的中心节点。这也是二八定律的应用:正是这些擅长交往的20%的人,携带了80%的连接,使小小世界中,六度分隔成为可能:你只要通过你所有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在六次连接,你可以通达地球上所有的人,甚至奥巴马。

物理学家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拉西最早在2002年《科学》杂志提出了无尺度网络的概念,他认为:

网络是动态增长的,不断有新的节点加入。随着麦克的故事逐渐在网络走红,连接他的节点越来越多,他可以交换的物品选择也越来越多;

曲别针换到别墅的传奇故事背后,体现的正是无尺度网络所展现的无穷魅力
曲别针换到别墅的传奇故事背后,体现的正是无尺度网络所展现的无穷魅力

优先情结。新增的点并不是如随机网络中那样和其他点有相同的概率建立连接,它会有更大的概率和已有很多连接的节点建立连接。例如,音乐制作人、好莱坞导演加入的麦克的网络,使麦克在网络中的地位越加重要,不是曲别针的价值,而是他的社会影响力足以使他交换到一栋别墅。

无尺度网络不存在代表性的节点,但受少数集散节点的支配。美国的国家电网、高速公司的拓扑结构都体现无尺度网络的特征:对意外事件具有惊人的承受力,但对协同式攻击很脆弱。

无尺度网络概念的提出,对防备黑客攻击、防治流行病乃至云计算的资源配置等都有深刻的影响,拉斯洛.巴拉巴拉西甚至联合两位经济学家将其理论应用到国际贸易、产业升级中去,解释穷国为什么会穷的问题:根据对进出口产品空间网络结构的研究:富国拥有规模更大且更为多元化的经济体,并生产许多种产品——尤其是那些与网络中心紧密相连的产品;而穷国往往生产一些相互间无较大相似性的产品,在网络中处于边缘的地位。这一前沿话题可以广泛应用到创新产品的扩散、产业集群的建设、地区竞争力的提升等政策中。

再造硅谷

创建一个硅谷这样的高科技战略高地可以说是各国政府的梦想,但哈佛商学院的乔希·勒纳在《梦碎大道》一书指出:这种所谓的产业政策大多数以失败告终,马来西亚投入数亿美元的“生物谷”正变成一个“鬼谷”;德国浪费了200亿美元;而新加坡创建的Biopolis生化科技中心,也只有50%的成功机会。

硅谷为什么成功?气候、宽松的移民政策、斯坦福大学、85号公路的地缘优势……等等得天独厚条件的综合,或者用Isenberg教授的话来说,正是一个有机的创业生态系统促成了硅谷的成功,使来自车库创业的企业家精神能成功发芽、成长、壮大。

凭借微型贷款项目的创意和实践,孟加拉国乡村银行的创办人穆罕默德·尤纳斯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凭借微型贷款项目的创意和实践,孟加拉国乡村银行的创办人穆罕默德·尤纳斯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最善于学习复制这一生态系统的,要数卢旺达,这个十年来一直以种族屠杀闻名的国家。由于总统Kagame的重视,成立卢旺达国家创新与竞争力启动基金,大力消减公司注册的繁文缛节,推动创业精神的增长。今天,卢旺达的核心产品——咖啡已经摆上了美国大型超市Costco的货架,星巴克也为卢旺达的咖啡颁奖。

硅谷的成功还来自风险投资家独特的制度设计。斯坦福大学青木昌彦教授指出,新兴的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能在硅谷快速崛起,正在于应用模块化的设计机构,打破底特律汽车厂商垂直整合的产业结构,使不同的模块可以近乎完全独立地设计、制造,并让多个厂商在同一模块上彼此进行竞争,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也为此设计出分段融资的模式,让不同的创业家在这场竞争的锦标赛中贡献最创新的产品。硅谷的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在今年6月的IPO中筹得2.26亿美元,成为半个世纪以来首家美国汽车厂商上市,这代表着硅谷模块化的风险投资模式,正杀入传统垂直整合的封闭产业。

为更多的本土企业家、海归创建一个有机的创业生态系统才是通往“再造硅谷”之门的钥匙
为更多的本土企业家、海归创建一个有机的创业生态系统才是通往“再造硅谷”之门的钥匙

很多国家开始学习硅谷企业家的融资模式,例如以色列在支撑风险投资行业早期发展方面,投了1亿美元基金用来鼓励外国投资者支持处在创业阶段的以色列企业,就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今年6月以色列又出台了一系列推进高科技行业发展的措施,例如对养老金风险投资进行担保。

复制硅谷模式还意味着政府对产业集群的发育必须采取少干预、让其有机成长的态度。自从波特在《哈佛商业评论》发布那篇著名的集群战略竞争的文章,他的核心观点经常被曲解为政府可以干预产业集群的发展,事实上,波特认为:“集群的种子必须经过市场的测试,政府应该增强现有的集群,而不是整个地重新打造。”

中国地方政府在GDP数目的驱动下,有极强的诱因去拔苗助长,光谷、软件谷、科技谷的各种催化穷出不尽,但在催高地价之外,成功的只有无锡“ 530计划”等为数极少的特例。或许回到根本,如何制订政策、减少腐败,为更多的本土企业家、海归创建一个有机的创业生态系统才是通往“再造硅谷”之门的钥匙。

开放网络与封闭网络

网络应该开放还是封闭?《连线》杂志的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总有惊人之语,这位“长尾理论”、“免费”等前卫概念的倡导者断言“Web已死,互联网永生”。他认为:网络世界目前最大的转变在于:从全开放式的Web到半封闭的平台转移。现在的人们几乎整天都在上网,但他们更多是访问应用程序,例如苹果的iTunes/iPad、Facebook,这是传统Web上的HTML无法统治的新世界。目前封闭网络上的流量已经超过开放的Web。而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更表明,5年内,使用移动设备访问互联网的用户数量将超过传统PC。由于屏幕的变小,移动数据传输也将趋向于应用程序驱动。移动设备上优化用户体验的需求,人们将放弃传统Web浏览器访问互联网。

(点图片放大)

电子邮件、公司VPN、计算机之间的API交互、Skype电话、魔兽世界等在线游戏、Xbox Live实时数据、iTunes、IP电话、iChat、Netflix影片流量……在这些封闭网络上,各类公司更容易创建盈利模式,例如苹果这样的公司比谷歌有着更高的利润率,这也是谷歌为何要开发免费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原因。

但提出Web2.0的蒂姆·奥莱利并不同意这一观点:前端的开放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驱动前端的数据,现在的Facebook、Twitter、亚马逊、PayPal、LinkedIn等大型网站,都悄悄地建立起了巨大的数据后端来驱动自己的网站。Netflix能战胜先行者百视达,正是与建立在巨大客户租赁数据上的算法有关。

安德森的反驳的论据是,最热门的十大网站在2001年获得了美国31%的浏览量,到2006年比重增长为40%,而2010年这个数值则接近75%。大网站将小网站的流量都吃掉了,封闭网络意味着商业现状以及传统权利结构的崩溃。同时,它意味着不断的垄断权利斗争,许多公司都在重新构建自己的策略,流量变成广告费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18岁的万维网已经到达它的晚年期。只有跟着钱走,数字内容在封闭网络中才能找到一个更具持续性的发展模式。

《经济学人》杂志则从国际政治的角度切入这场大讨论,认为数个国家从政治考虑,封闭信息,建立信息孤岛、“局域网”的努力,事实上不利于不同知识的杂交与创新。从域名注册量看,中国以.cn为后缀的域名注册数量不仅低于发达国家的日本与意大利,更低于同为“金砖四国”的巴西,这与网民数量在全球第一的地位是不相称的。

无论Web 是不是已死,开放模式的 “Web+ 搜索”,与封闭的“ 平台( 内容提供商)+App应用程序”之间的竞争都将继续下去
无论Web 是不是已死,开放模式的 “Web+ 搜索”,与封闭的“ 平台( 内容提供商)+App应用程序”之间的竞争都将继续下去

蒂姆·奥莱利也认为开放产生创新,封闭收获价值。封闭的模式,使苹果能破除微软的垄断,获得托尔金的“至尊魔戒”;开放的模式,则形成“小众松散的结合”,这也是Linux以及互联网整体上的模式。个人、小公司、创业家、艺术家仍然都有巨大的能力去分享、分发他们的网络并找到听众。

显然,开放模式的 “Web+搜索”,与封闭的“平台(内容提供商)+App应用程序”之间的竞争将继续下去。最近,谷歌公告第三财政季度利润达到22亿美元,猛增32%,超出华尔街预期,其中来自开放系统Android的销售额高达10亿美元;而苹果的利润则高达43.1亿元,猛增70%。

这场开放与封闭之争,正显示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多重性与丰富性。


开放式创新

笔者在去年曾在本刊大胆预测:中国未来的Intel将诞生在山寨的摇篮里。在北京不久前的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上,福州瑞芯微电子发布了基于新一代Androi+3G移动互联芯片解决方案,覆盖Android+3G平板电脑、Android+3G智能手机、Android+2.5G智能手机与Android+3G信息机四大平台,展出了近百款创新终端产品。为什么这家自2001年开始创业的公司,从细分市场语言复读机芯片开始,进入电子阅读器、平板电脑等产品的核心芯片研发,已经显示出“中国芯”的霸王像。

为什么这家不依靠国家资金资助,从山寨产品中杀出的公司成长如此迅速?

一个原因就在于瑞芯微抓住了国际开放式创新的趋势,利用ARM低功耗芯片的开发代码,与谷歌Android开放平台,在国内上千家山寨电子企业的协助下,迅速开发出了具备与苹果、三星等大型企业竞争的产品。

哈佛大学的切萨布鲁夫最早提出开放式创新的概念,他从施乐在硅谷的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Xerox PARC)案例得到启发,发现施乐虽然开发出了图形用户界面、局域网和激光打印等先进技术,但只有将其独立出来后,如3Com,Adobe都成为业界翘楚。更好地利用企业的外部知识资源,可以加速创新的过程。互联网开源软件的兴起、开源规则的设立、开源社区的繁衍,更是加速了开放技术在国际的传播与扩散。IBM、HP等巨头也放弃了封闭、垂直的创新研发结构,应用开源的力量,加速多种技术的整合与平台设计。

中国企业如何突破企业间的边界,像瑞芯微那样迅速吸收前沿技术,跟紧全球创新的趋势?其一、中国企业要克服技术民族主义思维的禁锢,放弃只有100%“自有”才能完全控制的“威权模式”,而是像王传福那样对外部技术采取开放的实用主义态度:“一种新产品的开发,实际上60%来自公开文献,30%来自现成样品,另外5%来自原材料等因素,自身的研发实际上只有5%左右。”

其二,中国企业应重视吸收能力的发展,企业能否消化外部技术,关键在于企业内部是否有相应的互补性资产与外部开放技术相整合,从而产生突破性的创新绩效。王传福称之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非专利技术的组合集成就是我们的创新”。

专利保护

中国的GDP超过日本不算什么大事,中国在国际知识产权署(WIPO)申请的国家专利数目超过日本将是2010年的标志性事件。随着日本专利申请数在国际上连年下降,iPad上的关键零部件生产商也从日本转移到韩国与中国台湾,WIPO今年的专利申请的国家大战中,中国极有可能上升到第二位。

(点图片放大)

但在美国,在知识产权界产开的一场热门争论是对专利保护是否过强,已经偏离了激励创新的法律本意。例如美国德州一家法院判定,苹果iPod和iPhone等设备侵犯了一家名为Mirror Worlds的公司的三项显示专利,要求苹果向其支付最高6.25亿美元赔偿金。而微软创始人保罗艾伦投资的Interval授权公司,对Google、Facebook等一系列互联网公司起诉,认为他们侵犯自己实验室开发的一系列技术。美国科技界将这类没有实体业务,专靠买卖专利,然后起诉别人盈利的企业称为“专利地痞”。只有产品的一小部分被诉侵权,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品可能就无法上市。三星当年为RIM定制的黑莓智能手机就因为被专利起诉而被美国海关扣押,而无法赶上圣诞销售旺季。以前面苹果的侵权案为例,Mirror Worlds的专利曾经作价出售,最初标价为21万美元,随后升到500万美元,现在对苹果的索赔是6.25亿美元。

一家专门追踪类似专利地痞的机构Patent Freedom发现:以收集专利为主、并非实际使用的诉讼案件数量从2001年109起上升到去年的470109起!虽然一些游说集团正试图修改立法,但另一盘生意也风生水起:RPX公司专门从事专利的 “防御性购买”,客户最近增长一倍以上,达到60多家公司,包括戴尔和惠普。该公司将其1500左右的专利权组合进行授权,根据会员的营业收入计算一定的年费。会员公司虽然不会完全消除专利侵权风险,但RPX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防御模式。

在中国,这类从事专利地痞与防御的公司如果能在市场上盈利,才真正显示中国的专利保护、产权激励达到了成熟的水平,因为这才显示个人——而非国家——承担起了创新的风险与收益。

金字塔底的市场

刚去世的密歇根大学教授普拉哈拉德(C. K. Prahalad)早在2004年出版《金字塔底层的财富》一书中提出,占全球人口80%的市场被忽略了,这就是发展中国家的贫穷地区市场,也就是全球消费的金字塔底(the Bottom of the Pyramid,BOP),在帮助当地的穷人摆脱贫困中,可以重建商业模式,找到创新的来源。

普拉哈拉德认为:在传统的工业体系,公司是宇宙的中心,但是在新的信息时代,消费者有机会与公司进行对话,并积极行动,他们甚至在产品中重新塑造自己的亲身经历。因此,即使面对穷人,通过共同创造,消费者可以个性化自己的经验,而企业也因此更受益。通用电气将研发中心设置到中国与印度,针对本地的购买力与需求,重新开发出质优价廉的新产品,被称为“反向创新”的典范。这一话题不仅在管理界得到广泛争论,同时,国家经济、政治界也重新认识这一市场,探讨是否可以通过培育这一市场使全球60亿人口脱离贫困。

当然,这个市场的存在也受到许多学者的质疑。康奈尔大学的哈特教授在2005年发表《十字路口的资本主义》,认为将穷人视作业务伙伴与创新者,才能帮助他们脱离贫困,通过“共同创造企业和市场,可以使企业和社区互惠互利”。一些跨国公司,例如杜邦已经开始在金字塔底的地区实践这一原则。

盖茨基金会联合主席及董事梅琳达·盖茨最近更提出,应该向可口可乐学习做慈善。可口可乐可以将产品递送到非洲偏远的贫穷人家,就是因为可口可乐公司帮助当地企业家建立小型配送中心,然后雇佣当地人通过踩单车,用手推车或独轮车到各地去推销。政府和非营利组织要想在这些贫穷地区成功,同样需要通过这些当地企业家知道怎样让产品与服务达到那些难以触及的地方,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激励人们做出改变。

金字塔底的概念使市场在贫困地区找到了用武之地,而非政府资助或富国的捐款。对中国而言,在重建玉树等地震灾区的时候,不是政府资助重建多少富丽堂皇的宿舍,而是重建当地居民的经济再生能力,激发企业家精神。另外,在中国对非洲、拉美的海外投资中,往往被外媒丑化为“新殖民主义”,例如最近赞比亚一中资煤矿中方管理人员用鸟枪打伤12名示威矿工事件,就是没有考虑到与当地社区的互动发展。结合前面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中国的对外投资才能走出一条新路。

社会创业

社会创业正在改变这个星球的面貌。奥巴马在上任之后,马上在白宫成立了社会创新和公民参与(OSICP)办公室,旨在促进政府与私企、社会企业家和公众之间的伙伴关系;今年7月22日,奥巴马政府列出11项“社会创新基金会”(SIF)项目的11项投资,拨款支持美国一些最成功的非营利组织与慈善组织,来支持他们在卫生保健、增加就业以及帮助年轻人方面的工作。而隔岸的新上任英国首相卡梅隆则提出“大社会”的观点,核心观点就是政府迫切地需要“将公众服务向新的支持者开放,例如慈善组织、社会企业和私人公司,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创新,多样性并且响应公众需求”,从而“创建魅力社区”。

金字塔底的概念使市场在贫困地区找到了用武之地,而非政府资助或富国的捐款
金字塔底的概念使市场在贫困地区找到了用武之地,而非政府资助或富国的捐款

社会创业是指以创新的模式,为社会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例如微型贷款,就是一种通过社会创业帮助解决贫困问题的商业模式。从事这些活动的人被戴上社会创业家的桂冠,不论是在企业发展、健康、教育、员工状况或人权,他们是一群将社会改变而产生的问题,视为改造社会机会的人。10年之前这样的企业家还鲜为人知,但是今天,“社会创业”、“公益创新”这样的课程与报告,成为顶尖商学院学生最乐意参加的活动,他们毕业后的理想不再是投资银行或者顾问公司,而是非营利组织去解决社会问题。而在这些非营利组织中,MBA们更有机会独当一面,通过广泛的企业、社区与政府的合作,创造性地找到解决方案。而奥巴马将社区服务作为职业起点的奋斗历程,感召他们投身到类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孟加拉国乡村银行的创办人穆罕默德·尤纳斯的微型贷款项目,或者是Wendy Kopp“为美国而教”项目,到全国最差的学校去当老师。

社会企业家最大的限制在于如何突破市场经济的限制,建立起像私营机构一样的绩效体制,从而吸收更多的基金与捐赠,建立起更大的影响力。而整个社会也要容忍社会企业家的各种激进的冒险与试错。创新总要承担风险。从哈佛大学弃学从商的歌德·史密斯在出版《社会创新的力量》的同时,还担任了纽约市的副市长,他掌管的社会创新基金会给各种有争议的社会创新拨款,例如用现金去鼓励穷人接种疫苗或者参加教育。而英国则走得更远,政府正试图发行一种公益债券,绩效指标就是社区犯罪率是否降低。这一债券的创新在于为有潜力的想法提供了长期资金,同时将风险转移到公众资本市场,而且只有在社会企业家解决了社会弊病后,它才需要政府的资金偿付债券。为此,有基金投资者甚至建议专门发行一种社会债券,用来给非洲扫盲计划提供资金。

在中国的体制改革中,海南省在1988年就曾率先提出“小政府、大社会”的建设目标,但这一改革目标之困难,在于划定政府界限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如何建立社会创业的机制,建立其公民集体参与的“大社会”。中国目前已经有了宜信这样从事P2P微型贷款的社会创业,也有众多的爱心与捐赠,缺乏的是政府如何放手,让各位社会企业家在各种竞争中,以更少的报酬,更大的关爱,代替“强政府”的拆迁之手,重塑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和谐社会。

IT战略应用

美国曾经的影像租赁连锁巨头百视达(Blockbuster)今年9月宣布破产,而当它在1985 年创业的时候,却是应用IT的先锋。创始人库克是个程序员,看到当时许多客户涌入录像租赁店,热门的录像往往被别人捷足先登,开始应用IT来创新录像的存货管理。他的后继者继续用IT来管理“客户的不满意度”,在1994年出售给Viacom时,市值高达80亿美元。然而,但新一代竞争对手Netflix、苹果开始在推出电影下载租赁服务,应用计算机算法更精确地给客户推荐更多的电影选择时,百视达败下阵来。

IT是企业创造价值、创新商业模型的关键要素。相对于传统生产技术而言,信息技术能够应用于信息的生产、存储、传输和分析。如果企业的业务流程或者最终产品中包含大量的信息元素(例如影像租赁、下载中的推荐功能),IT就成为企业战略的基础。

百视达与其说是被Netflix、苹果打败,还不说是被更先进的IT战略应用潮流淘汰
百视达与其说是被Netflix、苹果打败,还不说是被更先进的IT战略应用潮流淘汰

不过随着IT的广泛应用,越来越多的企业应用同样的技术,IT还能否为企业创造竞争优势呢?卡尔曾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文章断言IT不再重要。他的诊断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最有趣的是战略大师波特也参与论战,他认为当所有公司都拥抱网络科技,科技本身就被中性化,无法变成竞争优势的一个来源。IT“不代表和过去一刀两断,而是信息科技演化的最新阶段,就像扫描、关系数据库,以及无线通信一样。”

《数字资本》(Digital Capital)作者泰普斯卡(Don Tapscott)火力十足地对此提出反驳:IT代表前所未有、强力的全球通信媒体,未来它还会继续以人们眼前无法想象的方式进行演化。有效运用网络,不是买个专线、安装个软件包那样,就可以成功。运用网络的很多方法,从设置网站,到推行新商业模型等,都可能造成企业蜕变。百视达与Netflix竞争白热化的2006年,Netflix 宣布重赏100万美元,只要有一个团队能开发出比 Netflix 自行研发的DVD推荐软件,精准度高 10% 以上。3年后,7位工程师、统计学家、人工智慧专家等组成的团队才领走这笔巨款,而第二轮悬赏又开始了。这正表明了IT的价值。

中美欧研究小组田军等人发现,IT对中国企业仍然至关重要。虽然任何能够从市场上获得的商品都不可能构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但是,如果商品化的IT能够支持独特的价值创造活动,那么这种有效组合将仍然能够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如何培养IT能力呢?第一,IT必须能应需而变。如果我们希望IT能够为企业创造竞争优势,我们就不能够再说:“对不起,我们的系统无法支持该项功能”。IT必须根据业务的流程需要进行改变;而不能够是业务流程根据IT的要求进行再造。第二,企业要保持IT战略与业务战略的一致性。正如波特所说,如果没有明确的战略导向,IT只能带领企业走向迷失。企业的IT战略必须反映企业的业务战略;企业的业务战略,必须包含战略性地应用IT的部分。第三,IT部门与业务部门要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只有充分合作,IT人员才能充分理解业务需求;业务人员也才能充分才解IT的战略价值。

Netflix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说:“我认为从别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更有意义。一个可以让我们吸取教训的例子就是,美国在线(AOL)无法适应宽带世界,一直固守着窄带拨号。”

(作者:孙黎为堪萨斯城密苏里大学创新与创业助理教授,陈彦为堪萨斯城密苏里大学创新与创业博士生,任兵为南开大学商学院副教授)

******************************************************************************************************

【说明】

我们在筛选创新领域最前沿的10个话题时,选取了这样3条标准:

时效性。许多时髦、热门的话题可能转眼随风而逝,为此,我们在注意这些话题对学术界、产业界、政府及社会组织的短期冲击力的同时,着重考量了其长期影响力。

冲突性。矛盾、冲突乃至破坏是创新与生俱来的特色,一个尖锐观点的提出,当然也会引发相反观点的批驳与修正,可能这正是创新的魅力。为此,我们重视来自不同背景的学者、企业家、官员对话题的讨论、申辩以及延伸。

跨界性。创新对社会的影响从来就是多维的、跨界的,这给予了各个领域敏感的创业家、投资家、官员无穷无尽的机会,因此,我们对创新话题的选择更考虑其对不同领域,例如对科技、商业、政治、文化、环境、全球化等跨界、跨域的冲击。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