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我在美国当CIO的二十四小时:23点—24点

标签:CIO职场重磅推荐专栏

访客:24353  发表于:2012-02-28 09:47:11

23点—24点 终日也怅然

这一天不能说不忙。这就要过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觉得有事没办完,没着没落的。一天要是有48小时该多好呀!

忙忙碌碌一天,此刻才有时间来关照一下《知青小屋》。

2006年,原来在一起插队的老知青们30年后再次相聚。当年的男生女生,如今都是年过半百的中年人了,有的已经有了小孙孙。大家相互看着,好像从其他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过去。数着别人头上的白发,心里知道自己的黑发也是渐渐地少了。这些男生女生们,当年前被命运甩到农村接受再教育,被称为“知识青年”。重逢之后,大家发现,怎么突然间“捡”回来这么多朋友,结果,友情量急剧增加。我就此提议给男生女生们建个网站。自己没太大本事为男生女生做更多的事,这也算一种补偿了。

建网站让男生女生们写东西,抒发情感。万一能将男生女生们内在的文学才华引出来,那功劳可就大啦!谁知道,这个叫《知青小屋》的网站搭起来后,男生女生们还真是拿它当了自己的宝贝儿了!自打来了美国后,我觉得那段知青生活是那样的遥远,当年在高粱地里抡大锄的情景和美国地方政府的这一摊子事,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两种生活之间有这么大一片失去的空间。有了这个《知青小屋》,自己也有了第二个家,我在这里找到了失去的空间。每天晚上临睡觉时,都要看看是否有人投稿;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有没有新文章。

在美国建网站是件很容易的事。设置之前,脑子里先想好要搞一个什么样的网站,如何进行日常管理,网站的性质,然后就找有关公司租借网络服务器和申请网站的域名。在美国,政府对互联网的运作是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所以呢,注册网站也就是须臾之间的事,只要交了钱,网站立刻就启动了。“小屋”搭起来后,其管理完全由国内的男生女生负责了,我自己只是顶着个“版主”的虚名。

有了《知青小屋》,生活的确变得充实了。但是,充实是充实,可那股没着没落的感觉还是萦绕心间,自己也解释不了。前两天,我的一个学生到市政府来找我,请我看看他的毕业论文。当谈及他毕业以后的去向时,他说他和他的妻子要一起到非洲的肯尼亚去工作。他的妻子是搞流行病的,非洲那片艾滋病高发的土地正是她的用武之地。他们夫妻俩眼下的工作都挺好的,跑到非洲去干什么?我这么想着,心里挺佩服这小两口。

这个学生是在一个市政府里搞地理信息系统的,原来准备念一个MPA,然后争取当信息系统的管理人员。她妻子去非洲是先找到工作,然后才准备去。可他却是随妻而行,到非洲之后再开始找工作。他现在的工作挺好的,在美国政府的职位中是一个热门的行业,由于技术上较难掌握,会的人不多。

我心里这么想着,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去非洲做点什么呢?回家来对老伴儿讲到此事,她倒没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念头。她自打1974年认识我那会儿就知道我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果不其然,我这大半辈子就是东折腾西折腾。1985年辞去铁饭碗去干合资企业,她就支持;后来到美国插洋队,她抱着才一岁的孩子对我说,出去闯闯,不行就回来。她也是一个不怕尝试新事物的人,用英文讲就是“Risk Taker“,意思是“爱冒险的人”。

这次她说,要是还想折腾,就再等几年,退休了,咱俩一块去。我明白她的道理,去那里干事不为挣钱,可那也得有能支持自己生活的经济来源呀。

今年早些时候,我参加过一个会议。主持举办方特意请来了一位来自南非的黑人,叫尼尔•彼得森(Neal Petersen)。这个人可不简单,生下来先天不足,动了三次大手术。那会儿南非的种族歧视还是合法的,黑人受尽了人间的苦楚。他从小就希望自己有条船,然后能够环球航海,虽然年代推移,可他初衷不改。最后他终于有了自己的船,并能参加英国举行的环球航海比赛。由于他穷,船上没有先进的设备,途中,他的船被一条油轮碰撞,好在不严重,没有当时翻掉。可船体漏水,已不能再前进了。油轮的船长建议他放弃比赛,随他们的油轮回到大陆。可这位尼尔不服输,向油轮船长借了个手动抽水泵,仍然继续前进。在接下来的15天中,他全凭手压水泵杠杆,向船外抽水,压半小时,然后休息半小时。就这样,他终于到达终点,虽然是倒数第三名,但他觉得他是自己的英雄,因为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梦。为了他的勇气,举办方特意为尼尔颁发了“勇气奖”。但是,当他捧着那个奖杯回到家中时,才发现,他的家由于失火,已经荡然无存。他面对废墟,看着手中这不能吃不能喝的奖杯,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赢家。

这位尼尔为我们讲话的题目是《人生没有障碍》。通常这类题目只能在年轻人身上起作用,但不知为何,我却也被他的勇气深深地打动了。他最后讲的一句话老在我耳边回响:“我们的生命短暂;我们应该将每一天都当作自己的最后一天来度过!”

他没有在茫茫大海上退却。要是换了我,又会如何呢?感动归感动,可我还是没有他那样的勇气。

老伴儿知道我在想什么。她问,为什么不回国去做贡献,搞点什么公益事业呢?

回国能搞些什么呢?

在中国没有我的位置。我待人处事的方式与原来自己所熟悉的社会、文化环境已经格格不入。且不说他人,就是几位孩时的挚友都因我想问题、说话的方式,而开始与我疏远。而且,最近几年回国,我眼见中国经济和政治文化这两个方面的两极变化,只觉得中国并不需要我。在那块生我养我的土地上,自己已成为一过客,而无力再扮耕耘者。

窗外夜已深,万籁俱寂。偶然有邻居的汽车在门前开过,“哗”地一声,冲破那片宁静。每当此时,我家那只宝贝狗就要冲到窗口低声在嗓子里哼哼几声。这是德国狼狗护家的本性,车去声消,那狗又转回到我身后爬下,等着我上楼去睡觉。

我这庸庸碌碌的一天就要这样过去了。我家宝贝狗,跟着我上得楼来,见我上床,她也在卧房门口趴下,准备睡觉。在黑夜中,她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那意思是,这一天的活可算干完了。狗儿都有责任感,可我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每天临睡时,心中这种怅然之感最为沉重。身边的老伴儿早就去了爪哇国,想必在波士顿那边的儿子也已梦入他乡。那些倒挂在地球另一边的父老乡亲们、男生女生们又在做什么呢?

我心里暗暗希望,今夜别再做噩梦。

**全文完**

后记

建了《知青小屋》后,大家一直在建议应该开通互动。但我却怕有人在互动区胡言乱语,给网站招惹麻烦。我这个顽固脑袋瓜首先就不“开通”,坚持不开互动区。到了今年夏初,这才利用“谷歌”免费提供的平台开了个“废话连篇”,让男生女生们自己瞎“惹惹”。谁知道“废话连篇”一开,男生女生们的“废话”就不少,范围十分广泛,从翻译古文到幼儿般的猜笔画;从“乐乐的病情”到“小屋学苑”的课程。有洋洋得意的诗文,也有深奥难懂的哲学讨论。参与者从七岁的孩童到年近六旬的老叟。有意思!

那天我心生一计,给大家出了个作文的题目,让大家将自己每天的生活写一写。这就是《我的二十四小时》的由来。谁知道,题目一出,首先被难倒的就是我自己。自己出的题目,哪里能不响应呢?只好硬着头皮写。几经琢磨,打算要通过自己平平淡淡的一天把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写一写。通过流水账式的写法,将包括家庭生活,工作,美国地方政府的管理、运作情况,美国中小城市的生活居住环境,等等,都聊一聊,与男生女生们分享一下。算不上故事,只能算聊天。希望此文还是做到了这一点。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