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当CIO的二十四小时:20点

标签:CIO职场重磅推荐专栏

访客:20509  发表于:2012-02-28 09:46:18

美国的大中小学每年都在8月底9初开学,这也就意味着我教的那门课也要开了。每天晚上还要拿出时间来备课。这短短的几小时,要办这么多事情。有时候恨不得在自己的脑袋瓜里装上一个开关,需要变的时候,手一扳,就可以将注意力转向。

自己开始教这门课还是1997年的事了。那年,我们公共行政管理系当时的系主任觉得这门有关政府与信息技术的课程应该注重实践与理论的结合。我的条件特殊,政治学系毕业,学术上是研究信息系统与公共组织运作的,而职业又是专门搞政府的信息系统管理,“三加料”!他给我打电话,问我愿意不愿意回去当个兼职教授,如果我愿意呢,将来还可以转成正式的助理教授,为再以后的终身教授铺路。我说,还是兼职吧。我不愿意让人“逼”着写文章、搞研究,再说那个终身教授的身份是很不好混上的。而且,虽然教授们退休后的待遇不错,但眼下工资可远远不比上我现在的收入。就这样,一兼职,就是十年。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教书的。我从小就喜欢说话,课下说,课上也说。老师没辙了,就请家长。搞得我娘几乎要和老师成了好朋友——天天见嘛。好像能说会道是当老师的基本功。上大学时就是读师范,毕业后又到商校教书。站在讲台上,学生都得听你的。讲得好了,学生喜欢,“职业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我老娘就是教书的,到了今天,她都年过八十还有三,但仍然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能上讲台,而且还给美国人上课。不管怎么样吧,我身上有教书匠的血。

教了两年后我才意识到,这门课可是真不好教。信息技术的发展一天一个样。人们都说狗的年龄一年抵得上人年龄的七年,我看,信息技术的发展至少和狗年差不多。这样一来呢,我的教案和讲课内容,每年都要更新。给学生布置的阅读文章,也必须每年更新。怎么更新?我都要先在网上查,或者去泡图书馆。自己先读,搞出来“心得体会”,然后才能让学生读,在课堂上引导讨论。一学期下来,至少有四五十篇。我常在想,那些教古代史的老师该有多轻松呀!

我从小学开始就最最怕、最最恨闭卷考试。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考试时抄一遍也是学习嘛。虽然这不是老人家的原话,但他的主张我最最同意。所以呀,等我1997年执鞭时,就取消了闭卷考试,期中、期末全没考试。学生们一开始都十分高兴,但后来我“逼”着他们搞案例调查、写论文,他们才知道这实际更难。有两个脑子稍慢的女生来对我说,您老还不如给出复习提纲,我们溜溜背它两晚上,不就得了。

我课上的学生,有的是刚刚读完本科的大学生,也有回炉深造的在职政府官员。老的老,小的小,最年轻的才二十三岁,老的有老到六十的。猜猜看我喜欢那类的学生?“老”的、在职的学生。这些人,有工作,还要回来再读一个硕士学位,说明他们都是有上进心的人。而且,这类人好问、好顶嘴。2005年的时候,居然还有一个小城市的市政“一把”在我班上。这样学生多了,压力大,但是上课有意思,而且我也能从他们那里学点东西。

美国学生上课,吃东西喝水,翘着二郎腿。但是,别看这些人,坐没坐相,实际上听讲学习都很认真呢。但时不时也会有偷懒耍滑的学生,布置的课前阅读没完成,上课时净瞎打岔。我教书都成匠了,一听学生在课堂上的发言或者提问,就知道谁没在课前准备。用我们中国的俗话,那边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课堂发言占总分的20%呢,扣他几次分,那学生就老老实实地按时完成作业了。

除了备课之外,最费时间的还要算给学生改他们的论文。虽然没有闭卷考试,但我留的大小论文却也有好几篇。美国学生写论文,语言本身没有问题,但行文的方式,论述的内在逻辑却让我很伤脑筋,几乎在每一篇论文上至少要花一个小时。我和系主任谈,是不是应该要求学生先去上一门写作课。他一笑,说,我们当初不都是如此过来的吗?如果每个学生都能一下子将论文写得十分出色,那不就不用我们来教他们了吗?帮助学生写论文也是教课的一部分。他这是在批评我了,我都觉得自己脸上发热,该挨拍砖!

这所州立大学,在美国很是没有名气。儿子挑大学时,连看都不看。比起美国的那些名校呢,好像是:“哈佛在那边,我们在这边”。但是,这个公共行政管理专业在美国各个MPA(公共行政管理硕士专业)专业中却是排名前三名的,尤其是市政管理和市政预算这两个专业,为最佳。几位在这两个专业中的教授更是大名鼎鼎。当年上学时,就被这几位教授好一通折磨。到后来能和他们一起教书,也算是攀上了高枝。

想起来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当年怎么能想到自己会与美国政府结下不解之缘:工作是在政府当官吏;自己办一个公司,客户是政府;教书吧,还是为政府培养人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