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当CIO的二十四小时:13点—14点

标签:CIO职场重磅推荐专栏

访客:17484  发表于:2012-02-28 09:40:22

下一个会要到1点半才开,我赶紧利用这个机会在网上转转。在国内网站中,我比较喜欢的是《学术批评网》。这个网站好像是由一个政法大学的教授主办,专门讨论国内学术界的问题,介绍各种动向。几年前偶然在这个网站上看到天津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沈履伟的学术剽窃行为,我觉得真是不可思议。怎么能这么搞呢!我早些时候就知道国内学术界剽窃成风,但不知道天下还有这么没脸皮的“学者”。此人在交付稿件时,将他人著作的影印件附上,上面还有原著的页码呢!这下可让我对国内学者“刮目相看”了。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写了篇题为《善意的批评严重的问题》的文章,发在《学术批评网》上。再后来,被《学术批评网》的版主推荐给《社会科学论坛》杂志,发表今年第二期上。

我这人就爱没事找事。我老伴儿讲话了,“你这不就向全中国的学者宣战了吗!”我说:“我才不管那一套呢。不服气,就写文章和我辩嘛!”我在那篇文章中列举了六篇论文,指名道姓地评点了一番。哼,找就得找北大、北师大那些名校的教授!就在他们的文章里找碴。抓住个毛贼算什么,逮到一个江洋大盗才算本事呢!

我想在网上再找几篇“例文”,为下次“攻击”做准备。

接下来的可不是一个“愉快”的会议。消防局的一个消防队员在值夜班时,无事可做,在网上瞎转悠,无意中(这是他的借口)上了一个***网站。这绝对违犯了行政法规,按律当斩(开除)。我们那位CEO在做最后决定前,打算将事情搞得清清楚楚,万一那小子不服,叫着一位律师回来打官司,我们可以做到有理有据。

这事对于我来说比较简单,回答技术性问题就可以了。在市政府的局域网上,装有一种专门的软件,可以详细记录每一个职工在网上的具体活动:何时访问了什么网站、哪一页,在每一个网页上停留多久,是仅读呢,还是下载了照片或者其他什么文件。真可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从记录上看,这家伙分别在几个不同的时间内,到好几个***网站上访问,一盯就是十几分钟。这怎么能是“瞎转悠无意”碰到那些网页呢?

在会的市政律师部的人对我讲,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万一此事到了法庭上解决,我就必须能够清楚地描述此软件工作的原理,它是如何记载各种网上活动,我们的系统又是如何将职工的信息与他们的局域网账号相联系的。最后这一条十分关键。换言之,我怎么知道是这个职工而不是那个职工干的?这些都是对方律师可能要问的问题。

我们那位CEO本来对我制定的那份《计算机使用规则》小有不满,她觉得那规则过于宽松了。这次她又提出来要搞严格一些。我说,咱们也不能因噎废食,终究办坏事的人几年才出一个,如果将规则搞得过严,那么,互联网所带来的好处也会随之而去,这不成了“泼洗澡水,连孩子也一块扔了”吗?好在,她也没再坚持要对那规则进行修改。

我对她的忧虑之处十分理解。美国地方政府的日常工作总是被老百姓盯着,我们经常收到居民来参观市政厅的请求。尤其是那些幼儿园的老师们最为“可恶”。她们在幼儿园里哄孩子们做游戏,把招数都使完了,黔驴技穷,怎么办?领着孩子们“唧唧呀呀”地来参观市政府,以消磨时间。在市政府里工作的我们这些“三孙子”,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活,给这群小居民讲解自己的工作。这也是出于无奈,谁让我们从这些小娃娃父母交纳的税钱中开工资呢!参观结束时,这些小居民虽然根本听不懂“三孙子”们的解释,但还是在阿姨的带领下,奶声奶气地齐声说“谢谢!”

为此,最让这位CEO担心的是,万一哪位“三孙子”正在网上浏览***网站,被来参观的老百姓看到,那可就坏了。回头再让媒体给捅出去,那可如何是好?我心里明白得很,如果发生类似的事件,市议会怪罪下来,我也逃脱不了干系。我们这位CEO会说,“我说吧,那规则过于宽松了……”

我不怕这些。最多了,我再去吃雷蒙方便面、啃鸡大腿!

我心里如此这般地胡思乱想,看看表,都快3点了。我就说,我知道我需要做的事情了。如果你们下面的讨论不需要我的话,我还有另一个会要参加。CEO说,没事,你走吧。我临离开时,律师部的人又叮嘱一番,让我不要和其他职工讨论此事。

我迈步离开会议室时,如释重负。

下一个会议是讨论一项非常有意思的新技术,那才是我喜欢的东西呢!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