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当CIO的二十四小时:9:30—10:30

标签:CIO职场重磅推荐专栏

访客:19673  发表于:2012-02-28 09:37:46

塔妮娅高高兴兴地回她自己的办公室去了,可我这里还要为下一个会做点准备。

每天的这个钟点是我最困的时候。若是有个长沙发,躺上去打个盹,那该多好呀。这个市政府破楼里有一个非常简易的职工自助咖啡厅。那咖啡虽然不要钱,但那哪儿是咖啡呀,就是有点甜味的黄汤子。可是没有咖啡顶着,那困劲儿,就别提了,哈欠连天,鼻涕眼泪一块来。要不说喝咖啡也上瘾呢!我不抽烟不喝酒,但不知咋回事,染上了这个毛病。在天津的时候,满城找星巴克。在酒店房间里实在憋不住了,打的出去买咖啡,一来一回花了20块钱车钱,可星巴克的咖啡才18块一杯,着实有点“傻冒”。其实,酒店旁边的友谊商店里就卖各式咖啡。但是,十几块那么一小杯,我一口就能喝下去。看来,喝咖啡在中国还属于摆样子、显高贵的社会行为:端着那个婴儿拳头那么大的小瓷杯子,斯斯文文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嘬。哪像本人这样粗鲁,和驴饮差不多。

下面的会是要和“AT & T”公司的代表谈我们市政府的电话系统。1885年,AT&T作为贝尔电话公司的子公司诞生,专门经营长途电话。但近几年,美国***对电讯行业基本是撒手闭眼,任由竞争来决定胜负。美国传统的地方电话和长途电话自顾自的格局基本被打破,所以呢,原来一些只在地方电话系统中经营的公司也进入了长途电话的领域,同时,象AT & T公司这样专营长途电话的公司也进入地方通讯的地盘。

这次会议是在AT & T 销售部经理的要求下进行的。这种广告式的会议顶他娘的烦人了。这些家伙,一来就是仨,全是西服革履,头发梳得亮光光的,也不知道抹了多少头油。不过,这也显示出他们那股职业风度,也还表示了对我们的尊敬。可相比之下,我们这边就有些“瘪三儿”了。我这身穿戴?就别在这里形容了。

我们坐下来,先闲聊上几句,谈谈天气,扯扯交通,那个叫巴比的小子还讲了个笑话,以缩短双方之间的距离。这一套,我也会。但他们是卖方,我是买方。我是爷,他们得恭着咱们才可以呢。其实,他们不来,我也能知道他们要说什么,无非就是我们的公司是如何如何真诚对待顾客啦,我们的服务是如何如何好啦,我们可以如何如何帮助你们采用新技术来改进工作流程啦,云云。不过有时候,这些公司在技术上确实有些新的突破,通过和这些人接触,也可以学到许多新东西。他们“白唬”一会儿,然后又轮到我将我们市政府的电话系统介绍一番,外加我们信息技术使用的五年计划,如何将电话系统与计算机系统接轨等等全讲给他们听。这三位对我的“发言”倒是仔仔细细地听,而且还在他们的手提电脑上敲敲点点,详细记录。他们是要将我的计划记下来,回去后好好研究,看看是否“有机可乘”,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项目。

我告诉他们,市议会有意在近两三年内建造新的市政府大楼。到那时,我们将要重新设计整个计算机系统和电话系统;很有可能将这两套系统合并,形成一个统一的信息交换和信息加工系统。这三位一听这段,如获至宝,仔细询问,详细记录。

我这里呢,会还没开完,脑子就已经走神儿了。嘴上说的和脑子里想的开始分岔:昨晚上的那个梦;是不是又有人在“废话连篇”上向本人“乍刺儿”;天津人民出版社的编辑来信,确认书稿上需更改的地方;中午吃什么……

我对这些烦人的销售会议、电话深恶痛绝,都是出了名的。有一些不知好歹的公司居然还到市政府的CEO(最高行政长官)和市长那里告本人的刁状。这种销售活动十分浪费时间,总有一些搞市场研究的公司,打来电话,搞什么市场调查、电话问卷。不过呢,我们那位CEO对我的难处倒也同情。但她还是说,得了,该花点时间就花点吧,支持私有经济发展也是我们政府雇员的职责嘛。

这几位在我之后又嘟嘟囔囔好半天,会溜溜开了一个钟头。最后,他们在离开前给我留下三本AT & T公司精心制作的广告材料。我哪有地方放这些东西? 我把他们送出门,回来就顺手把那些广告扔进了废纸篓。

浪费了一小时!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