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退烧,低谷再次到来

标签:新闻物联网电子商务云计算终端

访客:27428  发表于:2012-06-01 14:22:11

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产业是否有泡沫?泡沫是否即将破裂?

虽然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已经实实在在地融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虽然游戏、广告、增值服务等各种赢利模式已经愈发成熟,但不可否认的是,靠烧投资人的钱换取市场规模快速扩张的成长模式、靠上市套现回报投资人的资本游戏,让互联网产业的玩法始终游离于正常的市场法则之外。互联网是个创新应用层出不穷的产业,是创业者最容易成就梦想的产业,同时也是对资本市场依赖过度的产业。

Facebook的上市仿佛给了我们一块试金石,这个被认为是现代版童话的企业,它的成长故事无疑成为狂飙猛进的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缩影。它的股市表现直接反映的是资本市场的态度。

近日,某媒体的官方微博给出了“互联网泡沫8个标志”:记者纷纷创业; 主流风险投资商所投企业频繁曝光; 热门科技股上市成头条;未上市企业估值超上市公司;MBA又能轻易当CEO,并混迹各种公众场合;你的很多熟人都有了初创公司;风险投资家热衷写微博了;大型会议设施预定一空。

对照这一略带调侃意味的评价标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人热捧的互联网,以及风头正劲的移动互联网是到了该降降温的时候了。

知名互联网分析师、Danseq投资咨询公司CEO许单单在微博上表示:“我觉得现在互联网到了一个坎。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网民红利结束后,PC互联网企业收入增长大幅放缓,且成本比例加大,利润率降低。无线互联网又没真正火起来。全世界都没有找到像样的商业模式。“他表示,目前的中国互联网热很有可能是个泡沫,需要技术的再革命和挤泡沫。

今天,电子商务、视频网站等领域的知名企业赢利者甚少,互联网软件开发人才从之前的供不应求到现在面临大幅降薪裁员的窘境,互联网投资从一掷千金到谨小慎微、投资额骤降。也许,只有潮水退去,才能看到谁在裸泳。更趋于理性的产业环境,可以让那些真正的好应用享受更幸福的时光。

Facebook股价破发

在一年前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与会嘉宾还对移动互联网充满激情。但一年后,连Facebook这样模式与业绩俱佳的互联网新贵也不得不面对股票破发的悲惨境地,著名投资人更是发出“这一波互联网泡沫将破灭”的感慨。

三日跌去18%

5月18日晚,在Facebook IPO酒会上,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和易凯资本CEO王冉各掏出几百元,为Facebook的开盘股价打赌——王微赌开盘价是40美元,王冉赌39美元。开盘钟响,Facebook的开盘价定格为42.05美元,王微因为给出的数值更接近股价而获胜。

两次推迟上市日期,互联网新贵Facebook的上市赚足了眼球。估值达到千亿美元、融资额达184亿美元、创始人扎克伯格身价将超过200亿美元,这些噱头不仅让Facebook的上市成为全球众多社交网络类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希望,更让它的股价成为了整个互联网产业兴衰的晴雨表。虽然中国用户还不能访问Facebook,但扎克伯格女友的华裔身份以及这对情侣不时出现在上海街头巷尾的奇闻轶事,似乎更让中国互联网的从业者们有了关心Facebook上市的理由。但是, Facebook这次的表现让大家失望了。

虽然此前也有投资人认为,Facebook很难再上演股价翻番的精彩大戏了,但上市第二个交易日就破发的结果,还是令人大跌眼镜。同时,这也让整个互联网界感到了阵阵寒意。

5月18日,Facebook以42.05美元开盘,比发行价38美元高出了11.84%。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大家翘首企盼Facebook股价一路上扬的时候,等来的却是一笔笔的抛盘。在Facebook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出手护盘的情况下,Facebook惊险地报收于38.23美元。上市第一天,Facebook终于没有破发。

接下来的日子,Facebook就没有那么幸运了。5月21日,也就是Facebook上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Facebook一开盘就大跌10%,一举跌破发行价。最终,Facebook报收于34.03美元。第三个交易日,恶梦继续,Facebook股价跌幅为8.9%,报收于 31美元。此价格与38美元发行价相比,跌幅已达18%。而在这大笔抛盘的卖家中,还包括扎克伯格本人。据悉,他以37.58美元的价格出售了3020万股股票,套现11.3亿美元。

最好的时代过去了?

北京时间5月21日23:07,Facebook股价刚刚破发,华兴资本创始人兼CEO包凡在新浪微博中发出感慨:FB(即Facebook,编者注)的上市也许代表这一波互联网泡沫的终结,毕竟这场盛宴已经挺久了。未来整个行业的价值体系都需要重新评估,许多神话不再。在这个市场里,越早意识到这一点的创业者越有可能成为明天的赢家。如果还有人愿意给你们钱,不要再犹豫了。在一个下行的市场里,最后出货的往往是最惨的。

作为中国互联网资本市场最活跃的投资人之一,他的感慨显然不止是一时兴起的个人抒情,而更多代表了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尤其是热火朝天的移动互联网市场未来走势的判断。

包凡所说的“这一轮互联网泡沫的终结”甚至让人自然而然地回忆起2000年互联网泡沫大破灭时期的市场惨状。

公开资料显示,Facebook 2011年的营业收入为37亿美元,实现净利润10亿美元。拥有这样亮眼的业绩,Facebook仍然无法博得资本市场的青睐,以致沦入破发的境地。虽然其中可能存在对Facebook定价偏高、一次性融资规模过大、股东急于套现,甚至还有纳斯达克市场系统故障等各种原因,但资本市场对当下的互联网市场,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市场投资回报的看淡,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刚刚在北京结束的2012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虽然在参会人员规模、展示项目数量、会场面积、展场面积等方面相比上届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但主论坛后排大片的空座,还是透露出人们的参会热情远低于主办方的预期。新浪网科技频道的专题甚至以《大会落幕:盛宴之下的寥落》作为报道的标题。这和一年前的光景有着天壤之别。

一年前的2011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处处给人以“移动互联网进入最好时代”的美好感觉。长城会(中国)董事长雷军表示:“现在是移动互联网创业最好的时代,也是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时代。” 著名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进一步认为“现在是融资的好机会”。滚石移动CEO李敬则表示出对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充满希望。对于移动互联网的泡沫说,他则认为,“就跟一扎美味的啤酒一样,美味的啤酒一定有泡沫,但是你要知道哪个是泡沫,哪个是真正的酒。”

然而一年后的今天,包凡已经断言,明年移动互联网将陷入沉寂期,接下来将会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这期间会有大量公司死掉。然后,到2014年、2015年才能看到哪些公司真正有希望。

低谷即将到来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这是在制造业非常流行的一个观点。而在资本主导的移动互联网行业,标准和品牌似乎被换成了概念和烧钱,而产品只有在产业低谷期和成熟期才能凸显其价值。

资本吹的泡泡

相对来说,物联网、云计算可以算是ICT产业中的“实体”经济,关注“高效、节能、安全、环保”等国计民生,创造实际价值;而互联网(网游、SNS等)是“眼球”经济,创造虚拟价值。所以国家和政府更鼓励物联网和云计算,而“资本家”则更关注社交网、网游等目前看来投资回报更高的互联网业务。这是《物联网:技术、应用、标准和商业模式》一书中的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同样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得到了印证。

2001年11月10日,中国移动正式开通“移动梦网”,这可以称得上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萌芽。2009年1月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发放了三张3G牌照,移动互联网市场进入大规模发展阶段。

如果说政府和运营商是移动互联网产业萌芽期的推手,那么资本是移动互联网迅速走向过热的推动者。2010年,创新工场发布了投资或孵化的12个项目,有做手机操作系统的点心,有提供手机管理软件的豌豆荚手机精灵,还有社交游戏平台行云,以及友盟、点点、布丁爱生活等,几乎全部是移动互联网细分领域的项目。

当然,创新工场选择投资移动互联网项目只是资本市场“推热”移动互联网的一个缩影。互联网行业投融资结构的变化进一步显现出资本的推动力量。China Venture的投融资数据显示,在披露的中国互联网领域投融资案例中,移动互联网领域占总笔数的17%,仅次于电子商务的36.8%。其中,披露的天使投资笔数超过5笔。网秦天下、人人网以及Facebook的成功上市,更是资本“推热”移动互联网的例证。

资本是逐利的,是以快速获取回报为目的的。在商业模式不清晰、获利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资本对移动互联网热情会迅速降温。市场理性发展态势已经显现。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为158.7亿元,同比增长了167.2%;在环比增长率方面,已经从上一季度的38.7%降低到本季度的18.7%。在市场细分结构上,移动增值业务份额进一步降低,移动电子商务市场份额从上一季度的39.7%攀升到42%,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大的细分行业。

喧嚣后的低谷

“当一个新产品、处理器或服务第一次达到盈亏平衡时,它就开始变得过时了。”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将这个观点列为有效研发的10条规则的首位。

移动互联网的“过时”似乎比传统行业来得更猛烈一些。“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从1000万户到7500万户,用了仅仅14个月的时间。而互联网实现这样量级的变化,耗时44个月。也就是说,移动互联网的成长速度是互联网的三倍。”在今年3月份的2012第七届艾瑞年度高峰会议上,李开复如是阐述了移动互联网“起跑”的速度。

相对而言,从孕育到成长的过程也许会缓慢一些,而从波峰到低谷的演进往往是极速的。李开复说:“互联网从工具时代已经逐步走进大众时代,让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当前,百度、阿里巴巴、360、网易、盛大等互联网公司争相推出内置其产品和服务的智能手机,这些手机大多定位在千元左右。这不仅是顺应移动互联网从波峰走向低谷的趋势,也加速了移动互联网大众化时代的到来。

展会或论坛是行业的晴雨表。成立于2008年3月的全球移动互联网CEO俱乐部,即长城会,可以说是移动互联网快速成长的产物。长城会主办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则见证着产业的发展进程。“会场内外冰火两重天”、“盛宴之下的寥落”等被一些媒体用于描述2012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的状况。这一定程度上预示着移动互联网拐点的到来。

“根据Wifi提供商提供的数据,5月10日全天有400个独立终端通过Wifi接入到大会的系统中,下午有1900个智能终端接入到大会的系统。”在第二天论坛的开场白中,长城会副秘书长薄益群仍然不忘用数据描述大会的盛况。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在公布参会人员、参展企业、直播视频浏览等常规数据的同时,增加了以上现场体验的数据。

回归产品基本面

李开复说:“2012年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年,就是从比较高端的用户群,相对白领的用户群,发展到更普及的状态。”这只是移动互联网在用户端的变化,在企业端的变化是什么呢?

“互联网企业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企业,最怕提前布局,最忌讳布大局,而应该单点切入,快速抉择。”作为天使投资人,雷军对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直言不讳。在他看来,一个200万元的投资项目是最有效的。因为有限的资金投入,可以让创业团队专注于1~2个创意。

马化腾更是将产品视为移动互联网的基本面,强调管理一定要为产品服务。在他看来,一个好的应用,不仅取决于其对用户的吸引力,更取决于其所吸引用户的留存率。“移动互联网应用开发不是先有规划,然后按部就班地开发产品,而是在新产品应用过程中,不断体会用户需求,进而拓展更多的产品和服务。”

马化腾并不避讳业内对腾讯“抄袭”的质疑,但他将其归因于“过热期”的浮躁情绪。“个别团队不注重用户体验,为开发产品而开发产品,不惜抄袭外面的一些创意。”马化腾认为,这样的行为不仅为行业所诟病,也让企业很愤慨。

移动互联网的本质是让企业专注于做产品和服务。来自美国硅谷Evernote公司的CEO 菲尔·利宾(Phil Libin)就持这种观点。他认为,传统的制造企业既要考虑采购与生产,也要考虑分销与渠道,更要考虑品牌传播与市场影响。“移动互联网就不同了,口碑传播就能实现增长。因此,企业可以只专注于自己擅长的研发和设计,专注于做优秀的产品,其他就不用管了。”

回归产品基本面,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波。因为,除去资本的热捧,移动互联网已经改变了企业的资源配置方式,企业可以将大部分资源聚焦在产品上,用在产品的研发和设计上。

破局路在脚下

退烧未必不是件好事。高烧退去,病人的免疫力会有所提升。同样,正常热度有利于互联网企业回归健康发展道路,渡过危机的企业会具备更强的体力。这种健康发展道路,就是以良好的产品吸引用户,用稳定的盈利模式实现增长。

闷声发大财

“不烧钱也能活下去,未来才有可能走得更远。”宜搜科技CEO汪溪这样评价移动互联网企业面临的局势。但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视频网站亏损,B2C商城烧钱,更多移动互联网应用声称自己还在初创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奇虎360的2012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却创出了新高。奇虎360的营收构成,道出了目前互联网两大摇钱树,也是两大最成熟的商业模式——游戏和广告。

游戏一直是互联网最赚钱的业务之一。据易观智库产业数据库发布的最新报告,中国手机游戏用户规模稳步增长,截至2012年第一季度达1.89亿,环比增长16.51%;手机游戏市场规模达到12.09亿元,环比增长10%。在截至3月31日的2012年第一财季中,奇虎360在以网页游戏为主的互联网增值业务一项中收入2094万美元,同比增长240.1%;网易在线游戏服务收入为2.89亿美元,同比增长31.4%。虽然这两家企业都拥有众多的互联网服务,但从财报来看,其他服务更多地是起到了将用户吸引过来的作用,盈利还是要靠游戏。与此同时,腾讯开放平台上的社交游戏开发商恺英网络一家企业在腾讯开放平台的每月净分成就已经超过了2000万元。

与此同时,广告业务这一众多互联网公司的支柱盈利模式表现依然强健。奇虎360在线广告业务第一季度收入为4,543万美元,同比增长176.6%;新浪科技因广告业务表现超出预期而股价大涨;丁磊表示对今年下半年的广告业务保持乐观态度。

游戏和广告这两大传统互联网的支柱同样在为移动互联网提供动力,而且还在高速增长。在艾瑞咨询发布的《2012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核心数据》中,除了占到整体营收71.5%的移动增值这一移动互联网的基础支撑之外,移动游戏和移动营销、移动搜索提供了几乎全部收入。其中,移动游戏占比达15.0%,移动营销占比达12.2%。2012年第一季度移动游戏市场规模达到13.8亿元,同比增长70.4%;2012年第一季度移动营销市场规模达到11.2亿元,同比增长166.7%。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广告还不像互联网上那么发达,未来的发展空间巨大。”宜搜科技选择在近日发布了其“手机智能营销平台”。公司CEO汪溪表示,宜搜2011年收入约3亿元,2012年有希望达到5~6亿元。汪溪指出,目前移动互联网广告还没有形成规模,很多客户仅仅是尝试性投放。这是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广告位资源更加紧张,展现形式也较为简单。“目前,传统搜索引擎上每个关键词的费用已经达到百元,而手机搜索引擎每个关键词只要几毛钱。”记者也注意到,宜搜科技3亿元的营收来自3万多个客户,平均每个客户一年的投放仅不到万元。汪溪表示,移动互联网中,手机的地域属性和便捷的通话功能使得广告投放可以更为精准,转化率更高,其价值正在慢慢得到认可,市场未来的增长不可限量。

另外,与互联网广告拼自己带来的流量不同,移动互联网广告拼的是广告位资源。庞大的应用数量使得能将广告发放到更多应用的广告发行平台在移动互联网中更为强势。例如,宜搜就通过免费为企业建设WAP网站获取了大量广告位资源;泰普悦为了占据更多应用中的广告资源,先后成立了安卓基金和亚洲基金来资助应用开发者。

但是,如果所有人都专注于开发游戏和投放广告,移动互联网就有些背离其服务用户的初衷。用户更需要的是能满足自己需要的实用应用。这也让一批定位精准、推广得法的应用脱颖而出。

2012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的G-Start up 2012创新大赛中,一个名为《兜兜》的应用获得了业内著名投资人组成的评委团的青睐,斩获了大赛的冠军。在评委对其的提问和点评中,《兜兜》展现出了它超越竞争者的优势:第一,它确实解决了一个用户群体非常关心的问题,而不是为用户已经比较满意的生活锦上添花;第二,它具备了很好的推广模式,可以通过和学校的合作实现用户的快速积累和保证用户黏性。

在很多用户的手机上,记者都看到了一些同类应用,例如《美图秀秀》等照片编辑软件、《高德导航》等导航软件等。另外,一些功能单一但精准的应用也打动了很多用户,如比价软件《我查查》等。值得注意的是,与烧钱带来的短期增长截然不同,这些应用由于目标精准,其用户往往具有较高的粘性,会长期使用这类软件,这也为开发者提供了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终端只是浮云 应用才是根本

虽然各方面的发展都还有不完善之处,但移动互联网跑马圈地的大戏却已经演得如火如荼。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手机上,这出戏演得更加激烈。“这年头有小米手机、阿里云手机、百度易手机、360特供机、盛大手机,网易也要出手机 ,甚至连罗永浩也扬言要做手机 。说不准又有新浪手机 、搜狐手机、优酷手机 ……”这句话已经在微博上流传开来。这些互联网厂商甚至将口水战这一互联网上快速扬名的战术发扬光大带到了手机市场。

然而,手机到底能为这些企业带来什么呢?“移动互联网的应用黏性是很容易被打破的,应用的平均生命周期只有3个月。而且对于Android这种开放的系统来说,你即使集成了应用,用户依然可以不用你的应用,卸载掉你的应用。”汪溪对众多互联网企业试图用终端抓住用户的口号表示难以理解。他算了一笔账:“若是真的像口号一样,不以硬件盈利,所需投入和产出是不成比例的。就以与终端企业合作深度定制这种方式为例,若为每台机器补贴50元,20万台就需要补贴1000万元,这还只是硬成本,后期用户软件出问题了还需要提供维护。而20万台手机在上千万的手机市场中,连浪花都掀不起来。与此同时,帮助用户卸载定制手机的软件的服务倒是兴盛起来了。”

汪溪的话虽是一家之言,但也颇有值得品味之处。近日,已经有用户开始抱怨小米手机“难买、难用、难修、难退”。实际上,从用户实际反映的情况来看,小米手机并非如此不堪。用户反映“没见到身边的人用小米”实际是由于小米总量相比手机市场巨大的规模仍然较小,而“难用、难修、难退”则集中暴露了小米在售后方面准备的不足。一方面,较小米手机亲民的价格,其动辄成百上千的维修费用过高;另一方面,一部手机维修时间长达十余天也让人难以忍受。

而微博流传那句话的后半句,则道出了软件反过来对硬件产生的巨大影响:“买腾讯手机送钻送Q币哦亲!QQ等级加速哦亲!点亮腾讯手机图标,腾讯手机QQ在线显示哦亲!”而在回复的用户中,相当多的用户表示,若腾讯真的推出手机,并且购买腾讯手机能够获得腾讯会员等服务,则一定会购买。与卖手机强搭服务相比,能让人冲着服务买手机,似乎是更理想的模式。

在网易第一季度财报披露时,丁磊表示,对于网易要做手机的传言,正确的说法应当是“在慎重考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丁磊也许需要考虑得更慎重一些。(来源:中国计算机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