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虚假?切莫让刷单成为压垮Uber的最后一根稻草

标签:Uber

访客:10481  发表于:2016-03-28 08:25:30

【导读】分享经济的基础就是规模经济,有了规模才能降低成本,才能给司机、用户更好的体验。如果全北京只有2辆车,再高级的算法,也不能实现城东到城西的瞬间到达。为了迅速吸引汽车和用户,Uber只能烧烧烧,刷刷刷。

40%虚假?切莫让刷单成为压垮Uber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中国有一个互联网魔咒,从ebay、Yahoo!、Google、Groupon、MSN,中国互联网二十多年,也是外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血泪史。也正是在这些巨头公司的压力之下,百度、阿里、腾讯才能在中国构建起BAT的中国式互联网帝国。

前赴后继的后来者,有时候尝试做出一些改变,以便适应这个市场,但却依旧不能改变最后的结局,最近被这个魔咒困扰的公司,叫做Uber。

315,央视对互联网行业存在刷单的问题,进行了曝光,惊起了行业的高度重视,紧接着,拥有国内消费大数据的阿里,发布了《2015数据风控年报》, 根据阿里的这份数据安全报告,Uber中国有20万司机刷单,40%订单系虚假。换句话说,Uber在中国市场所谓成交的订单,有接近一半都不是真实订单。

如果说之前折戟沙场,铩羽而归的其他外国公司,没有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由于各种原因离开中国,我们多数归结于对于市场的不熟悉和产品的重视程度,比如最典型的就是MSN,为了完成公司的产品全球一体化,不对中国市场进行专门的定制服务,加上原有的MSN业务并未能撼动微软的主要收入,最终黯然退出,我们归结于水土不服。

但对于Uber并非如此,Uber落地终于的欲望空前强烈,做法也空前“接地气”。其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多次来中国露面,并且俯下身段,刻意迎合中国媒体的需求。Uber在业务上失去先机的时候,毫不犹豫采用了中国式烧钱补贴的方法。

那么问题来了,Uber高达4成的刷单率到底是怎么来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说此前外企死于中国是因为“水土不服”,那Uber则有可能是“用力过猛”。

UBER刷单是否存在?阿里的数字是否存在猫腻?

在淘宝输入关键词Uber,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兜售司机账号、刷单的广告词,大约有1800多件上架的宝贝,可见,刷单这件事情是存在的。

《2015数据风控年报》,并非是针对UBER的一份报告,而是阿里根据自身平台的综合数据,进行的数据分析,也对当前网络犯罪、欺诈、黄牛等现象做了详细的研究和揭露,而UBER的数据,因为极其有代表性,所以也被突出表现。我相信阿里后台的数据库能力,而这些刷单的数据,阿里也不会去造假,所以针对UBER的刷单质疑,并非空穴来风。

对此,查看以往的报道,UBER也承认有刷单,但是他们认为刷单的量在1%左右,但是并未说出统计的方式和方法。显而易见的是,阿里所公布的数字,仅仅是基于阿里平台的交易量,Uber在中国的消费大部分走支付宝,还有一部分绑信用卡的,如果并未通过阿里交易平台,也是不能监测的。

所以即使阿里40%这个比例需要持保留态度,但真实的情况,也并不会比这个好多少。

刷单是饮鸩止渴,但Uber拒绝无力

从最近的报道中,刷单,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诟病,几乎所有的平台,都存在刷单,之所以这种行为,被平台默许,刷单有助于提升平台的交易数据量,对于投资人而言,是个好看的数字报表。刷单是平台数字的累积,对于用户而言,具有一定的欺骗性,造成平台火爆的假象,有助于用户拓展。

大规模的刷单,源于Uber对中国市场的高额补贴。Uber曾经表示表示,2015年Uber在中国的损失超过了10亿美元。

全城5元、一周三程下周免单、拼车只要2.99之类的活动比比皆是。新年后更是饮鸩止渴,进一步降价,在北京等地区推出“搭乘‘人民优步+’拼车出行低至3.5元,人民优步出行低至7元”的活动,最近更是推出车资封顶9.9元/程的活动。

显然,适应了刷单的UBER,更加适应了国内互联网疯狂的补贴政策,在世界上众多国家和地区被禁止的UBER而言,中国这么大市场坚决不能失去,所以刷单带来的数字,至少看上去不错。

要么刷单粉饰太平换得一线生机,要么直接退出中国市场,Uber对于刷单拒绝无力,肯定会选择背水一战。

Uber中国接地气么?可能只是一部分

看起来,Uber是所有外企中最接地气的一个了。独立的中国分公司,层出不穷的营销手段,对区域负责人的充分授权,甚至其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在中国不但频频刷脸,还刻意迎合媒体的需求,动辄抛出惊悚言论。比如要申请中国国籍、喜爱中国文化、补贴很快会停止的等等。

立体看看Uber中国的格局,进入中国最好时机错过,市场营销方法接近满分,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在最为关键的业务上,却连一个统筹中国市场的CEO都没有,如果仅仅靠全球创始人每年零散的几十天管理,而更多的时间留给公关秀,这显然很难让业内理解。

出行是典型的分享经济,而分享经济的基础就是规模经济,有了规模才能降低成本,才能给司机、用户更好的体验。如果全北京只有2辆车,再高级的算法,也不能实现城东到城西的瞬间到达。为了迅速吸引汽车和用户,Uber只能烧烧烧,刷刷刷。

反观历史,造成今天的局面,跟Uber战略失误可能相关。Uber进入中国其实不晚,但是用了太多是时间来观望,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晚了。滴滴和快的在打车大战的时候,Uber还没来,滴滴快的开始做专车的时候,Uber还是慢慢悠悠。等到滴滴快的拥有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时候,Uber才想起来,再不动手,自己的中国市场就没了。

小份额抢大份额,只能通过补贴。拥有很高决策权和KPI于一身的城市经理,刷单就成为一项“囚徒困境”一样的事,是被干掉还是完成总部的数字要求?如果一个城市经理不刷单,其他区域刷单,那这个城市经理难逃厄运。另外,中国区域负责人如果想协调Uber总部的技术针对中国本地进行反作弊,顺便断了自己的业绩,这条路基本走不通。所以究其根本就是没有中国区CEO惹的祸。

冲着特拉维斯·卡拉尼克一年来中国几十天的节奏,中国市场的现状,他真的了解么?未必。从他屡屡对媒体针对竞争对手和行业发出吸引眼球的各类言论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中国区域的职业经理人们,把自己的失利变本加厉归结到对手身上,并且成功使自己的老板相信了。

所以综合分析Uber中国,猛烈的短期进攻,花样繁多的营销手段,外加鞭长莫及的技术和漏洞百出的系统,以及一群有高级背景的职业经理人。这个组合能成事儿么?值得质疑。

40%的刷单率很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