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GC2016|“十三五”开局,泛娱乐争锋:影音漫游文戏体产业瑞和创新之路

标签:大数据营销技术移动互联网模式

访客:11887  发表于:2016-03-09 16:28:35

2016年3月7-9日,由全球移动游戏联盟主办的第五届全球移动游戏大会GMGC2016在国家会议中心盛大举行,作为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游戏行业盛会,此次大会以“Game2.0:创新不止·忠于玩家”为主题,包括腾讯、百度、360、阿里、谷歌、中手游、京东、蓝港互动等在内的来自全球移动游戏及泛娱乐产业的开发商、运营商、制作商、平台商、硬件厂商、大众玩家以及相关政府机构和国际产业组织齐聚一堂,共话移动游戏及泛娱乐产业的热点议题。主会场峰会分为“游戏领袖峰会”及“泛娱乐主题峰会”两场同时进行,9日上午,“十三五”开局,泛娱乐争锋,影音漫游文戏体产业瑞和创新之路开展。

GMGC2016|“十三五”开局,泛娱乐争锋:影音漫游文戏体产业瑞和创新之路

李艺:十三五开局,泛娱乐争锋,影音漫游文戏体产业融合创新之路,今天有幸担任主持人与大咖交流心得思路和想法。我是YY直播的李艺,YY大家知道,以前致力于做游戏玩家的高性能的语音工具,现在已经同时兼做全球最大的直播平台。它的情况我估计大家多多少少了解,我就不多说了,想请各位嘉宾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吴杰:大家好,我是芒果互娱吴杰,芒果互娱所有电视台中唯一一家专注于APP互动,ARVR开发专业性公司,我们是由芒果传媒独资的一家公司,我们有一定的代表性,代表传统媒体进军移动互联网领域里面的一个代表性的企业。

张君宝:大家好,我是张君宝,以前是作家。2014年作品被乐视改成电视剧,我们太极互娱和乐视做了网络剧《美女公寓》,把同行网络作家作品改成电视剧或者是电影,主要是布局这个方向。

无罪:我们好,我是作家无罪,我写过一些比较出名的书《流氓高手》、《罗浮》,现在更新的《仙侠世界》等等。

马金辉:大家好,我是火谷网络的马金辉,火谷网络是卡牌游戏的开发商,火谷网络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在北京和上海有两大工作室,北京工作室主要集中跟腾讯合作游戏开发,上海工作主要是二次元的动漫开发。

王如洁:大家好,我叫王如洁。多益网络一款手游产品叫《神武》,这款产品的收入挤进了全球移动发行商的行列,我们在端游在排内排前八的发行,我们希望在将来在这些新的领域做一些新的拓展,谢谢大家!

王达:我是雷天互动的王达,我们公司主要做经典IP运营,把老的一些IP拿出来重新翻制,给予新的内容,重新让它发光发热。

李艺:今天来的时候我有一点小激动,无罪、君宝两位大神级的作家都来进行对话交流。

现在融合真的是很宽泛很广,影音、漫游、文戏体,都快要全部融合到一起,这种创新融合,你们觉得最重要的一些要素有哪些?在这种融合的过程中间,其实政府也在思考,刚好两会也在开,你们觉得政府在中间应该做些什么或者是不做什么。有请吴总。

吴杰:我是觉得这个题有点大,覆盖了文化产业的每个领域,从我们两年多创业经历来看,包括自己本人也是80后,也是顺着移动互联网的机遇成长起来,我还挺感谢新技术的发展以及整个国家给予的机会,这是我们觉得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我觉得现在时机已经很好了。在具体内容上,从两年经验来看,各位有很多成功案例在这儿,我觉得核心还是产品的内容和品质,不管你做的是什么,以前做的电视,现在做的移动互联网的产品,最终消费者认不认可,你有没有给他提供快乐、提供他想要的体验这个是核心。任何一个影游互动IP包括体育IP包括是文学IP,它的核心是受众对你的认可,所以我觉得你任何一种改编,任何一种泛娱乐的开发,其实核心是你有没有给用户提供新的他所满意的体验。

张君宝:这个话题确实有点大,在我看来,现在叫IP,其实对内容产业来讲,有的东西是从游戏出发、有的从影视出发,有的从文学出发,对产业链最重要看产品最原始的附着力在哪里?有些东西是节目,在节目第一形态节目表现上会比较好一点,有些东西考虑成本,文学上比较低廉一点,现在文学作品价格也在往上涨。你做一个泛娱乐整合主要还是看你从哪一个点开始会比较好一点。

无罪:张总说文学作品的价格在每年往上涨,这几年涨得比较厉害,首先我们讲,大家拿文学作品的时候首要不要盲目,我们主要还是讲融合的问题,现在一个好的版权都是千万以上,我们一本书千万以上卖出去以后,我们也在意你能不能做好?能不能融合好?这个融合好,不是说你拿影视作品或者游戏作品把我们扒个皮套做一些名字处理,这样基本上很难获得成功。到今年为止,我估计每家厂商一些出名的厂商,手里IP都抢光了,我们一些文学作品都快抢光了,每家手里囤一些,今年明年会释放出来,成功的产品不成功的产品都会投放到市场上面,我估计对我们这个产业造成冲击,肯定会有不成功的案例出来。在我看来内容方面的融合问题,首先我们要做到融合,我们作家之前只是提供一个小说情节,我觉得我们作家要更深入参与改编,参与剧情策划、参与世界观架构,包括编剧这方面的工作,把我们原创文学一些精髓类的东西能够把它保持起来,这样大家认同感才会比较高,代入感比较高,做出来整个最终的成品的融合度就会比较高,成功率就会大一点。大家只是想纯粹利用热度导流,对于整个产业的产业链是很不利的影响。

李艺:我第一个问题抛出来是很发散的,大家觉得这个行业里面最重要的一些要素是什么?大家谈了最重要的要素,但是没扯政府的事,好像不需要政府做什么事。

马金辉:我刚才听主持人的问题前面是讲比较宽泛的话题,后面着重强调了一下希望政府做什么。所以我可能比较关注在后面这一点。

李艺:希望政府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

马金辉:我们是一个游戏开发商,目前确实在开发国内热度比较高的国漫IP,我想从你提问题最后那一点开始讲。因为政府来讲,游戏公司比较关心的是,第一点,能够给中国比如说国产小说、漫画甚至其它IP源头尽可能给作家一些资助,当然政府也在搞这件事情,我们最近也接触到北京市文资委他们确实有一些动作,我们希望力度可以更大一点,让源头作家生活可以更好一点可以自由创作,这样他们所创造出来的IP数量会更多,因为没有太多生活压力,IP质量也会更高,这是游戏公司对源头IP厂商挺好的企盼。因为在下游厂商,他们可能更直接看到的就是源头已经创造出来的影响,你已经有的IP,已经百度指数很高了,很多粉丝都已经知道你了,这个时候我可能才发现你,在此之前可能对我们来讲很难去直接有一些资助,除非比较大的公司可以跟更大的公司做泛娱乐联合的投资,所以说政府IP源头方面给作者们更多的支持。

对于下游厂商,比如游戏公司,下游厂商,我们希望改编作品到上线发行作品的时候,能够在流程上面顺畅一些,游戏合规要申请版号等等一系列,有的周期挺长,跟政府部门交流过程当中,也会一次一次被修改,游戏本身会对青少年有影响,因为这个周期延长,对整个IP变现流程当中是会产生阻碍,对产业也是不好的。

政府对国产IP内容,不光从源头包括从下游都能够给更多的支持。

王如洁:各位大神提了很多内容,有两个关键字,不管做互动核心还是用户体验。两位大神希望深度参与开发跟研发过程。这也是现在做泛娱乐面临的问题,我们公司是自研一体的公司,我们跟很多IP厂商或者IP拥有者在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对于绝大多数大家的目的,获取IPIP的目的,希望通过游戏在互联网变现最快和最有效的途径,尽快将IP变现,游戏目的非常单纯,通过IP套取自己的核心用户群,在这样基础之上很难谈到用户体验或者说是深度参与。因为说白了,大家都不是想再去耕耘这个IP或者真的把它做成长久的IP,而是希望在眼前马上获取,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其实我们的泛娱乐会变得这也是大家为什么会担心在未来前景有那么一丝阴霾的原因,大家一旦觉得市场有一些风吹草动,或者资本市场有一些变化,今天繁荣景象就不复存在了,我们未来还能不能获得收益。

这套模式被用户所厌弃了,大量的IP突然出来了,突然就套现了,用户感受突然觉得我已经习惯了你们把这个IP做成这个样子,我也知道你们不会做出特别好的东西给我,大致上为了能够快速去获取我用这个产品或者在产品中进行消费。可能在未来,这个市场就会慢慢的变得不那么好。我相信既然大家能看到这样一个问题,我相信在未来通过很多方式,大家都能够静下心来希望能够长期耕耘这个市场,长期去培养新的用户,把这个用户向我们所期待的很多,为什么会觉得日本动漫产业或者美国很多相对IP培养会更好,真的是经历了很长的过程,我们在五年十年培养出一个耕耘出这样大IP,这个IP通过不管是文学影视还是游戏三个方面都在长期耕耘,长期专注于自己领域做这个体验并且有一个联合,我相信大家不再有这个疑虑,产业发展前景变得更好。

王达:这里有IP创作者、有产品创作者,其实如洁开始说的我特别认可,我们现在需要更好的内容,《花千骨》《琅邪榜》文学并没有到这个级别,但是最优秀的编剧最优秀的团队把这个戏做到极致。我们看游戏,IP并不是很拽,很牛的IP做的游戏它都烂尾了,去年整个行业发展其实不太好,IP这个词可悲的成为变现的工具,变成资本的帮凶,真正把内容专注开发的出来并不一定能做好。我们认真做一个好产品以后,渠道不买账,你排队去,我们这儿更喜欢大伙一起那种,我觉得是一种非常不良性的抱团,在这里说到政府。政府如果能够站出来帮忙,我希望能够肃清这个行业的规则,现在整个游戏行业不是特别良性不是特别的善意在发展,我们坐在这里很多人都帮资本打工帮他们做很多不好的事情。

李艺:大家发言很精彩,我听了一下,大概分了一下。吴总还有王总还有两位大神作家看法我觉得有一点是类似的。IP本身是没问题的,但是关键怎么把IP转成大家可接受玩度很高的产品很重要。另外两位,马总和王总认为IP很重要,如果没有合适的IP很难弄。现在必须要权衡,你是快速发展还是沉下心来做精品,这个东西摆在企业面前很现实,现在在这种大融合环境下,IP价格疯涨,主播价格疯涨,体育选手的价格也是疯涨,动不动就是上千万。我们就说IP这个问题,现在其实也有很多人把以前经典IP拿过来重新再包装一下,那我想请教大家,用IP话题讲再延伸到我们这个产业,我们怎么去平衡专心去做精品和企业的财务报表怎么来平衡这个事情,两位作家怎么写,要保证速度要写出好的小说,这边也拍出好的作品,请大家看看有什么好的看法。

吴杰:最近大家在晒《皇室战争》,如果放在中国需要一些平台包括一些大公司,它自己本身要把心静下来,要有这种打造一个精品、打造常态、长效IP的战略,这是最核心的,你一定要有工匠的精神打造这样的产品。同时我们带IP生产源、内容生产源企业,刚刚其实各位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你要干吗?你是要变现吗?你是要用游戏来变现?还是说你打算是在打造你的长效IP?游戏也好还是说影视剧,电影,包括动漫,包括现在二次元也很火,ARVR,你是丰富IP的特性,让你IP产生更多的活力更长的生命力,还是说你想短期变现,这是摆在内容生产者核心面前的问题,从我自身来讲,包括芒果整个生态是在打造IP,是长效。今年是《超女》十年,十年前大家用短信进行互动,十年后芒果TV用互联网的工具在打造新IP,新的《超级女生》,然后我们《快乐大本营》也有十几年的历史,这两个IP都是没有做游戏,为什么?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一定要找到合适的适合真正能够给这些受众提供新的娱乐体验这样的产品类型和产品,我们才会去做。所以我是觉得在今年,特别是今年我是深刻看到了有很多影视剧包括现在,昨天我是在上海参加SMG电视剧的活动,也知道《如意传》卖到1500万一集,有90集,一部电视剧可以卖版权就卖15亿,因为它还有海外还有二次,它的游戏版权不用说,已经被各个大的CP公司已经抢得不得了了。特别有一些公司还需要正确面对,这个价格不是因为它本来是这么高而是被大家炒上去,就跟房价是一样的,是不是大家够理性能够判断,我觉得是这个行业从业者自己要想到,自己到底在哪个方面有核心的竞争力,发现自己核心能量生产自己好的产品,提供给用户。我还是那句话,好的体验好的内容才是核心。

张君宝:说到用户体验,出售IP的作家,我现在每天写3千字。我们一部作品从开始写到最后把它出售掉,大概会花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我们在用户体验上随时跟用户互动,注重用户体验,最终这个作品改编影视游戏出现不行,跟我们作家没有关系,IP这么贵我们一年出一部作品,还是保持平常心。影视行业,比如我跟乐视影业合作,我要自己改剧本,2015年花了4个月做了《美女公寓》,虽然只有11集,但是在网上做到了零差评,我们作家是最用心的人,不能把责任推给作家,我们作家最开始的创作是因为兴趣,国家给我们建一个什么规则,什么可以写什么不可以写,玄幻到底能不能拍电视剧,我们知道我们做什么,做什么比较好。

无罪:老IP发掘商业价值发掘它的生命力也好,老IP首先要判断,我是网文作者,我就讲一些网文上面有很多经典作品,经典归经典,你要判断经典在现在还有受众群或者怀旧感达到什么程度。《圣斗士星矢》我们怀旧感比较强一点,有些书有时效性,当时是很有名气的,大家认为它是经典,但是现在来讲整个人群包括当时看那本书,看得热血沸腾,现在对它感情不是很强烈,这个里面有一个甄别,我们作者比较在意读者的感受和读者现在的口味改变,我们作者对于这方面老作品的甄别能力比厂商和影视公司和游戏公司强。我建议将来的影视公司和游戏公司拿IP的时候倒不一定要听从自己商务大数据的判断,比如我百度指数或者是贴吧人数、活跃度包括二次元的反馈,它倒是可以请一些现在的潮流上面的作者来帮忙判定这个IP有没有价值,就是老的IP。老的IP为了焕发它的生命力用了很多方法,拍个影视作品、拍了电视剧也好焕发生命力,第一步也要投钱,不要第一步浪费钱才判断老IP没有效果。

还有IP价格问题,一线作者根本不缺钱。我们一本新书卖一千几百万,我们配合市场新书更新时间是拉长的,我们要等影视、等游戏,我们基本上都会把更新时间拉长一年到一年半,这样首先可以积累更多的人群,这本书连载期长了,观众会更多一些。  另外一点可以等到其它各个版本产业链的作品都起来。我们以前每本书卖几百万,但是现在一本书卖一千几百万,写两年,从版权收益上每年也是几百万版权收益。但是我们看中的是整个产业链发展以后,这个IP的,我的作者有名,我的IP有名,我最希望做到漫威公司一样,或者像哈利波特一样,希望有游戏公司或者影视公司把我IP做火,我以后写以后的故事就行了,一个IP做几十年,而且整个产业链非常大,这也是我们目前在挑选合作伙伴上面也会这么做。

王达:张总和无罪兄作为作家来说作品就是他的孩子,他们是很看中自己所赋予的这些思想和故事情节,你说市场上怎么去改,怎么去砍,政府说内容行不行?作家也很无奈。当然市场如何来把握判断,可能发行方或者产品制作方他有他自己的一些看法。

马金辉: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我个人感觉IPIP整个演化会有两个阶段,一个是IP创造阶段,一个IP回报阶段。其实从我们的理解,我们火谷理解它应该是一个循环过程。就是说IP创造本身就是一个烧脑的过程,它不需要很多的人力,但它需要一个人全部精神投入。然后之后,就说这个阶段,快的话半年,慢的话一年到两年,IP慢慢形成人气,被下一个厂商发现,进入第一次的变现环节,就是我们讲回报过程,这包括电影公司也包括游戏公司。

再循环起来的时候,它应该是一个IP的再次创造,这过程又再次进行世界观设定,对电影公司叫资料片之后进入回报过程,这是一个良性过程,我很同意两位作家观点,我们今年签约的IP,是在他很热的之后发现他,我们很积极去签下他。其实这个之前他从2013年就开始在从漫画从动画已经开始在孕育在做世界观的概念设定了,到我们这拨应该是游戏第一次变现过程。所以我同意一点就是说,游戏公司应该放慢节奏,之前我们看到有一些IP,它可能做得比较失败,我个人感觉,游戏行业本身也是可以创造IP,游戏创造过程它本身也是需要一部分的烧脑还有需要很好的设定,如果说在借用一个已有的IP情况下,本来是一个1+1乘法效果,这个过程当中,对你工作量要求更大,仔细分析IP,结合IP仔细设计符合它类型的游戏,跟作家有充分交流。可能以前有一些游戏开发周期太短了,有很多过程被忽略掉,跟游戏公司发行节奏有关系,纯研发基因的游戏公司比较擅长做这类的事情。发行类的游戏公司在长期以来要求是一个产品的节奏,自己有自己KPI设定的频率,所以它很难把一个IP长久做下来,但是从今年开始,去年大家都有一些教训,从今年开始更多研发中心发行兼研发中心会更加认真耕耘一个IP,我们火谷是这样,我们基本上看好一个IP,不惜重金出手拿下,把全部精英力量放在上面,签约方他们也希望你快点上,我们反倒跟他说,我投入巨大人力在上面,我要保证它的成功,所以你不能要求我一个半年八个月的时间,那样我是没有办法给你做出来精品,这是我们在签约IP包括现在制作IP游戏过程当中确确实实发生的经历,我就跟大家分享这些。

王如洁:我们理想中的泛娱乐可能是这样的,比如说我看了一个电影,可能我觉得这个电影非常棒,我后来发现这个电影还有原作,没看过这本书,我可能把这本书翻出来。对于游戏,在这个上面加一步,还有一个游戏,我去玩这个游戏,我没有看过电影没有看过书,但是我玩过这个游戏,反过来我又想看看电影和书是怎么解读这样一个事情,我会觉得三者都非常棒,这样是我们最理想或者最优化状态。

但是从现在来看,我们离这个状态还挺远的,从市场结果上看,iOS畅销榜前20畅销不衰的游戏,没有哪一个靠IP做下来或者它的IP不是来自游戏之外,比如《梦幻西游》,包括《皇室战争》,IP是自己行业创造用户而并不是来自行业之外,从结果来讲从过程来讲我们离这个结果挺远,要做到这个事情确实很难,有很多因素。刚才提到,现在市场也在倒逼,你不这么这么做,甚至排斥你或者不让你在这个圈子里面继续舒畅生存下去,他会有这样一个现象。但是我觉得其实慢慢的,有一些东西从表面上看是坏事情,比如说有一些热潮退去,有一些热钱退去是坏事情,但是从长期看是好事情。芒果互娱前辈说价格是不是虚高,是不是炒上来,我们且不说是不是,大潮退去什么都可以看到,这个情况下真正有实力能存活下来的人,必然想办法做好这个事情,市场会有另外一种形态,这时候大家真正联合做一些事情,抱团切蛋糕这个事情很难做,抱团取暖这个事很好做,这有点极端或者有些夸张,我想大概是这样一个思路,在未来对用户好一点,把用户牢牢把握在封闭圈内,在自己的群团里面不断变大,我们肯定希望大家都能够在自己领域做出自己的好的东西,当然这种东西联合模式确实需要很长时间去磨合。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我们拿到很好的IP,我们也愿意作者有一个很好的互动,但是在游戏研发过程中,就相当于世界观文案的策划,大家做游戏,游戏还有玩法还有数值还有系统还有很多很多东西,背后东西占比可能是90%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平衡各自的看法如何自己各自的价值观得到很好的触发。我们引入体育再引入影视,每一项存在这样的问题,每一个对自己的IP都是珍视,怎么平衡,这个路还需要挺长时间摸索,而且需要这个行业里面包括像我们自研自孕的厂商做这样的事情,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大家认准这是对的,愿意付出代价去做,失败肯定是有的,而不因为失败退缩,才可能在未来取得成功。

王达:刚刚几位提到了包括IP原创者,希望他们IP是一个长久的可以不断的有耐人寻味的内容出现的东西。而其实我们公司是一个IP,类似于中间商的角色,可能跟几位不太一样。比如说芒果,它其实可以用十年二十年去不断积累它这个IP,我不着急做游戏,反正这个IP是我的,我明年做后年做都一样。现在市场上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很多人拿出来花了蛮高的价格,但是很可悲的是他拿了很短的时间,比如说我花了一千多万,我拿了一个IP三年的授权,逼着他不得不着急变现,他也没办法,到期了怎么办?上不了线,我们遇到这样的东西,还没上线,我这个东西差不多了,对方提了一个要了你命的价格,在商言商也是合理的范围。我们会好一点,雷天做经典的IP做成现代IP的过程,我们最近有一个案子是《如来神掌》,我们想把它做成电视剧。我们一般签IP就是签IP,也有三年,没办法签不下来十年,我们大部分签时间长,十年以上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打磨这个东西,我们也不会那么急躁。你把时间弄得太短了,你自己就急了,你看现在整个行业里面,你看大家都很着急,资本进入很快,做产品还挺慢,延迟是正常现象,能出来就不错了,很少有版本不推迟,  时间观念还是我们在IP这块制作比较重要的事情。

李艺:大家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有一点好奇,今天在座其实代表了一些,在这个领域几个主要的方向,吴总这边是传统的媒体往新的这一块来转,也转得很成功。这两位作家就不说了,这边马总是漫画和手游这一块,王总这边他是围绕着如何的生态链来布局。我很好奇的地方是什么呢?我就在想,在平衡利益和工艺情况下面,你们几位觉得,你们几位所各自代表的方向谁最重要?我们来做一个小游戏。我点到谁的名字,大家可以举手,我来看看大家怎么看,也可以举自己的手,点到自己自己举自己的手。首先是芒果互娱,大家认为是最重要的吗?有人举手吗?OK。两位作家,我认为是同一个角色,他们所代表的在这个产业链里面的方向,大家认为很重要吗?马金辉是漫画和手游这一块的,我如果说得不准确你可以自己阐释一下。

马金辉:不完全是漫画和手游,是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源头是漫画。

李艺:那我可以把你和王总搁到一块吗?

马金辉:应该是可以,都是游戏公司。

李艺:你们俩算一类。

马金辉:差不多。

李艺:对于这两位所代表的角色,大家认为在融合大环境下是最重要的吗?最后是王达,王总,你的角色我说得准不准确,如果不准确你再补充一下。

王达:我们说难听点类似于中介,我们其实是资源整合的过程。

李艺:其实现在这个大神级的IP还有大的制作方、发行方这个挺多,不需要你。你其实做得很多,我觉得偏创投或者孵化方面的事情。

王达:我们做的类似于孵化,移动互联网和传统产业差距还蛮大,类似于芒果互娱自己站出来做这个事情还是不多,大多数依托移动互联网出来帮他们制作这个事情,所以我们在整合这个事。

李艺:你在发现一些,培养一些新的成长起来的一些公司以及发现一些新机会是这样吗?

王达:差不多。

李艺:对于王达,王总的角色,你们认为重要吗?时间不是很多,现在倒过来,从王达总这边开始,2016年,你们各位最重要想要做的事情,想去跟谁合作,要去布局什么事情?

王达:我们2016年刚刚也大概提了,我们在做经典IP的重现,我们需要和最顶级最优秀研发商包括电视剧的制作商合作,去做出被用户认可的东西,而且不能急,之前我就尝试过和一些在创业或者积累不是特别深厚公司合作,你发现它最后做持续的东西不尽人意,我们宁可咬着牙,把牙咬碎了,也要等着好东西出来。

王如洁:多益核心还是把自己的东西做好,在泛娱乐我们并没有特定方向,谁跟我们更持有相同的理念,就像王总这边提到的,咬碎了牙也不赚这个钱要把东西做好。我们觉得核心目的还是要赚这个钱,先把东西做好再赚钱,我们希望抱持有这样理念的,不管是哪个方向,他抱持这样的理念,踏实下来做这样的事情,可能孕育出一些真正好的产品这样的一个方向的人合作。

马金辉: 火谷跟优质版权方有合作,再有芒果互娱在IP影视方面这方面能够合作,我们希望在影游联动整个环节当中能够在版权方、影视方、游戏方三方能够更紧密的结合,三方在利益上包括在投入上能够有更多的长线打算、精品的打算,《花千骨》之前的成功我们做过仔细的分析,其实就是三方很好的合作,包括时间上、投资点上、利益点上打得比较漂亮的集团作战,这个游戏持续时间没有那么长,但是我们觉得从营销方面是很成功的,我们主要集中在这两方面未来有更多紧密合作。

张君宝:对于我来说2016年首先要做出一些标杆性的产品,标志性的产品、项目。怎么说?之前我们作为衡量版权价值,导流方面来衡量你  作者版权价值,之前有一些项目做游戏你给人家广告或者宣传一下子首日拉进去多少用户这是一个人的价值衡量,折算下来你这个人给他长期带来经济价值是多少,我们不希望采用纯简单暴力和没有后续性发展来衡量自己的版权价值,而是我们要整合一些资源做出标志性的项目,我们有成功的影视游戏有标志性的项目,使得我们的收益很直观呈现在人家面前。比如我跟影视公司、游戏公司联手打造的项目有多少收益,分成到我们作者有多少收益,分成到影视公司游戏公司有多少收益,打造标志性的项目,为了这个会深度参与进去做这个事情。

之前我看有些知名作者采访稿也说,他一个版权直接,光一个电视剧标价就上亿,估值上亿,我就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和哪里影视公司接这样的盘,除非你的影视剧已经创造了上亿或者多少收入你才可以直接这么讲,现在只说IP有价值,IP有多少人群,这是虚的,你说IP上亿或者几千万,大家能认可是哪一部分人,我们就不知道了。

我们通过成功的打造这样的项目以后,我们的目标就是推动我们的作者个人品牌进入资本市场。我们现在基本上单独进入都是一些IP,我哪一本书投到游戏公司或者影视公司去了,我们获得一些后期收益或者分成之类的,我无罪就是一个品牌,将来每出一个项目必定网剧大卖或者影视大卖,我要追求这样精品性和独特性,人家就知道跟你合作,将来项目大概保底有什么样的收入。

无罪:我希望我们公司太极互娱乐,把我的IP和股东IP制作的影视剧能够落地也能够做红,这是我今年的诉求。

吴杰:芒果是一个生态,芒果生态非常包容非常开放非常乐见整个的市场环境变得良性,变得让大家能够,每个产业链上每个环节都能找到定位和价值,我认为产品内容,包括孵化者其实是非常重要,需要大家一起来做一些长期的东西,先把东西做好再去谈商业价值,商业价值是一个半生品,一旦你的东西被你的受众认可了,它自然产生了价值。所以我个人觉得在今天的整个的沟通过程中,我是觉得至少让我感觉到咱们不是一棵树而是一片森林。

李艺:今天我觉得核心有一点,大家都觉得不应该浮躁,还是平衡好商业利益和产品质量之间的这种关系。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才两个议题过去,非常感谢大家在这儿听,也非常感谢各位能够出席,下面下次还有机会能坐在一起交流,谢谢,今天论坛就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各位嘉宾带来精彩的对话,感谢各位大咖给我们的分享,上午的论坛到此为止,我们下午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