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贩子2.0?移动医疗APP“加号”背后藏玄机

标签:移动医疗APP

访客:8166  发表于:2016-03-04 13:49:52

天价号源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公立医院,3月3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在其官网上公告,为构建公平有序就医秩序、打击号贩子,医院决定进一步完善号源管理,包括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和现场加号等,并于3月7日正式实施。

号贩子2.0?移动医疗APP“加号”背后藏玄机

其实,早在17年前,我国就开展过各类针对医院号贩子的严打活动。近年来兴起的移动医疗APP曾经被认为是打击号贩子的利器,某些平台却摇身一变,成了号贩子的新变种。

今日刊发的一线报告——一“号”之伤,将再次将目光对准“新型”号贩子,并探究医疗资源不均衡的破解之道。

近期,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下发《关于开展对医务人员通过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清理工作的通知》,明令严禁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挂号加号,限2016年3月25日前,所有此类行为的医务人员,应当自行解除与商业公司的合作。自清理工作之日起,凡再有此类行为,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应会同医务管理、人事管理等部门立案查处,依规依纪严肃处理,对涉嫌违法犯罪的,按照规定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这一纸通知的背后,颇具戏剧性。有业界人士给出了这样的疑问:曾经被视为治理号贩子利器的部分移动医疗APP,也许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号贩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部分移动医疗平台以提供免费“加号”为噱头,却收取几百元的所谓平台服务费。这些费用包括服务内容为预约专家服务、诊前电话温馨提醒、院内诊线指导、诊后回访、健康咨询和信息管理费用。

当调查更加深入之后,某些平台甚至涉嫌医生资料不实的现象也浮出了水面。

医生不知自己上平台

近来,由于央视的报道,移动医疗APP“一呼医生”站在了风口浪尖。报道显示了号贩子用“一呼医生”平台挂到专家号,再进一步倒卖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载“一呼医生”APP发现,其“加号”为免费,但有平台服务费。当记者问及服务费收取标准,以及是否合理时,“一呼医生”市场部相关负责人没有正面回答提问。他称:“优质资源的合理分配,需要多方共同努力,进而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的增量供给。”

而对于记者所提问的平台服务费是否与医生利润分成,又按何种比例划分时,该平台负责人的回复是在促进多点执业、多模式执业。

据显示,该平台“加号”功能囊括了北京70余家医院(部分医院下并无医生)。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记者将APP中一名医生的加号信息交与他本人查看时,该医生表示以前根本不知道这个APP,平台上的姓名、照片等信息显示的是自己,但是职称以及出诊时间均和实际不符。截至记者发稿前,该错误信息仍没有更正。

平台收费本质是倒号

无独有偶,近期,一款名叫“传太医”的软件也被媒体曝光。在没有剩余号源的情况下,患者仍可以通过“传太医”顺利拿到加号去就诊,但需付数百元不等的费用。

对此,多位医药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种加号收取平台服务费等费用的合理性值得商榷。

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三甲医院主任医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他看来,平台收取服务费,本质就是倒号。

而部分移动医疗行业人士也认为,将加号商业化的行为值得商榷。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公立医院的门诊收费低廉是具有公益性的,所以我们不能够用简单的商业逻辑来考虑医疗问题。”

一位移动医疗企业的战略分析师亦对记者表示,挂号不该盈利,大多数有挂号业务的移动医疗公司,一开始只是把它当做流量的入口。

e陪诊、早医挂号创始人岳建雄表示,加号的确能解决部分问题,但它没有改变就医服务品质,也没有改变资源分配结构,而是贩卖稀缺资源,增加就医成本。

门诊时间难严格界定

尽管目前尚未出台对移动医疗的相关监管政策,但近期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主任方来英的一些表态,也可窥探出政府的态度。

方来英说:“医生通过劳动,业余时间、非门诊时间进行多点执业,只要国家允许,我们不反对。但在公立医院的出诊单元里,一个医生以这样一种形式给患者加号,那里面是肯定有问题的。”

“一呼医生”平台预约加号需知中显示,该服务提供的预约加号不属正常门诊挂号,是专家牺牲休息时间延长门诊。当记者进一步询问病人如何加号就诊,该平台市场部负责人仅称平台帮助患者进行预约、诊后咨询和其他健康咨询。对于在医院具体何时就诊,并没有回应。

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医生的加号诊疗时间是属于单位还是自己很难界定。

对此,一位移动医疗从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专家牺牲休息时间延长门诊有打擦边球的意思,这是一个灰色的地带。

移动医疗路在何方?

近期,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下发通知,明令严禁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挂号加号,3月25日前,所有此类行为的医务人员,应当自行解除与商业公司的合作。

在王航看来,利用门诊时间加号收费应该被取消,移动医疗企业以此作为商业点必须转型。

王航表示,“好大夫”在线上所谓的免费“加号”服务,其实就是网上分诊转诊,这也将是禁止加号后“好大夫”发展的一个机会。“我们已经在积极的和相关部门协商,可以将运营团队、信息系统,过去分诊转诊的经验分享出来。”王航表示。

“在此基础上,我们把已经搞清楚的转诊条件、转诊原则都可以贡献出来,这可以帮助转诊系统的建设,运营转诊系统,积极参与整个医改过程。”王航说。

岳建雄认为,未来的“加号”应该是医生利用自己的闲瑕时间到其他医院或诊所出诊收取的费用,有标准定价,可高可低,这才是增加供给。“让医生走出体制,医疗改革才能成功,移动医疗才有机会。”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