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接受访问实录:下一个计算平台是VR

标签:扎克伯格VR计算平台

访客:17157  发表于:2016-02-29 10:58:54

扎克伯格接受访问实录:下一个计算平台是VR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上周在柏林接受了德国报纸《星期日世界报》的访问,采访他的是德国最大图书出版商阿克塞尔·斯普林格的首席执行官马提亚斯·多夫纳(Mathias D pfner)。

作为一名卓越的创新家和企业家,他和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一同接受了阿克塞尔·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颁发的“阿克塞尔·斯普林格奖”。

扎克伯格接受《星期日世界报》的采访内容节录如下:

多夫纳:马克,我们从Facebook上得知你今早在勃兰登堡门慢跑,感觉如何?

扎克伯格:感觉很好。这是我20多年来第一次在雪中跑步。每当我来到一个新的城市时,为了调整时差和有机会了解这座城市,我喜欢在城市里慢跑,因此我今天过得太美妙了。

多夫纳:这不是你第一次来柏林吧。

扎克伯格:是的,不是第一次,而且我喜欢这座城市。柏林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我在这里感觉到非常年轻的能量。它拥有一段重要的历史,包括最近德国统一的历史。从很多方面来说,我认为柏林都是Facebook终极目标的象征:将人们团结在一起,让他们彼此联系,打破各种边界。

多夫纳:你跑了多长的距离?

扎克伯格:今天跑了4英里,这算是一次短程慢跑。

多夫纳:你认为柏林作为欧洲技术公司汇聚的中心能够发挥出重要的作用吗?我说的是,它现在是全世界排名第九位的初创中心。

扎克伯格:绝对会。柏林拥有的初创社区是我所见过的最有活力的初创社区之一。不仅仅在欧洲范围内,而是放眼全球,这都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多夫纳:硅谷重视柏林吗?

扎克伯格:是的。硅谷当然是独具一格的,柏林还不能与之比肩。但是在所有正在搭建初创基础设施的不同城市之中,柏林是拥有与硅谷最接近的能量的城市之一。如果柏林能在短期内发展起硅谷那样的初创生态系统,我一点儿都不会感到奇怪。

扎克伯格接受访问实录:下一个计算平台是VR

多夫纳:柏林现在好的创意不少,但是吸引到的投资并不多。你认为投资会来追逐创意吗?

扎克伯格:是的,但这并不仅仅关系到投资。如果你想一下那些在硅谷建立的初创公司,很多公司早期都是芯片公司。现在硅谷的很多大公司比如苹果所取得的成就都比芯片公司大得多。因此如果你不能先建起构建大型技术公司所需要的基础设施,你就不能建起像苹果这样的伟大公司。现在柏林就欠缺这些基础设施,但它正在奋力追赶。

多夫纳:到目前为止,Facebook或者你本人是否投资过柏林的公司?

扎克伯格:我个人并没有投资太多的公司,因为我认为这会产生利益冲突。由于相同的原因,Facebook也没有投资太多的公司。当我们进行公司级别的交易时,我们通常会选择业务合作或者完全收购对方的方式。但是,我们曾经与柏林的很多公司进行过深入的合作。我之前提到过Wooga,它是我们平台的一家重要的开发商,它开发了一大批游戏。我们在开发Messenger平台时跟很多公司合作过,Dubsmash就是其中的一家公司。我们还跟Soundcloud合作过。

多夫纳:你今天早上参观了阿克塞尔·斯普林格即插即用加速器项目。

扎克伯格:是的。我在REDI数字集成学院参观了“Refugees on Rails”项目,对我来说这是我最关心的两个事务的交集,一个是将人联系在一起并且打破边界,另一个是难民危机。

环顾全球,我看到很多国家将难民拒之门外,我认为这很可怕。我知道,德国在处理统一时需要解决好这些问题。我希望有机会见一见这些人,听听他们在叙利亚的故事以及他们是如何开始学习编程的。这真的很感人。当然,我确实很关心技术教育问题。那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多夫纳:你现在最喜欢谈的话题是虚拟现实。你为什么如此肯定虚拟现实不是炒作?

扎克伯格:关于这个话题,有一个长期问题和一个短期问题。人们常说,预测未来10到20年里会发生的事比预测未来3年里将要发生的事更容易。这里会有一些大的趋势。人工智能将继续发展,未来我们将能够治愈更多的疾病。我们都知道这一点。真正的艺术能够看清我们如何由此及彼。

我们相信虚拟现实会成为一项重要的技术。我个人坚信这一点。现在正是投资虚拟现实技术的时候。我们本周刚刚宣布Gear VR中消费的视频时长达到了100万小时,我们与三星才刚刚开始卖这款设备,这真是令人鼓舞。

坦白说,我并不知道建立这个生态系统要花多长的时间。可能是5年,也可能是10年甚至15年或20年。我猜想,建立这个生态系统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人类从开发最早的智能手机到智能手机进入大众市场用了10年的时间,黑莓在2003年推出,到2013年的时候它的总销量才达到10亿部。因此我想虚拟现实的发展速度不会比它们更快。

多夫纳:你通过Facebook对Oculus Rift投资了20亿美元。你真的对这款硬件感兴趣吗?请谈谈Facebook的虚拟现实战略。

扎克伯格:我们最感兴趣的是软件。但是在任何新平台的早期开发阶段,你需要同时去做硬件和软件方面的事务。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专业化才有意义。因此你需要拥有一家在硬件方面做得很好的公司,你还需要一家在软件方面做得很好的公司。一切都是瞬息万变的,你想让更新迭代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长期目标是软件,但是同时也会去关注硬件的原因。

多夫纳:你们还利用Oculus Rift开发了一些新技术并提供给了三星,以便发布Gear,是这样吗?

扎克伯格:是的。Gear设备的销量可能会超过Oculus Rift的销量。

多夫纳:虽然你们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你们还是为三星输出了技术,因为你想尽快建立起虚拟现实全球市场,我说的对吗?

扎克伯格:没错。Oculus Rift和Gear VR是两种不同的产品,价格不同,质量也不同。

多夫纳:600美元对100美元?

扎克伯格:是的。虽然Oculus Rift的价格比600美元贵得多,因为它需要一台强大的PC来运行。除非你已经拥有了一台强大的PC,否则你可能还要多花1000美元左右。

扎克伯格接受访问实录:下一个计算平台是VR

多夫纳:因此你问自己,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去购买Oculus Rift?

扎克伯格:因为它可以提供更多、更好的体验。

多夫纳:为什么?

扎克伯格:因为虚拟现实是一种非常强烈的视觉体验,只有拥有最强大的PC才能提供这种体验。例如,我们已经测试过带着Rift跑步的情景,你不但可以在虚拟环境中四处张望,而且你还可以用手去操控这个虚拟环境中的各种事物。

你可以在虚拟现实环境中打乒乓球或者与其他人互动,这项技术需要足够快,那样在你做出某种行为时,它才能通过互联网触发和对他人做出相应的行为。这需要大量的处理能力才能做好。

多夫纳:虚拟现实市场会达到多大的规模?我看到高盛预测的规模是800亿美元。

扎克伯格:我们预测了两大趋势。第一个趋势是人们想通过更加沉浸式的方式来表达自我。因此当你回顾10年前的互联网,你会发现当时大多数人在互联网上分享和消费的都是文字信息。现在呢?大多数人分享和消费的内容变成了照片。我认为,以后人们在互联网上分享和消费的内容会是视频,而且还会越来越丰富多彩。

但那并不是终点。我认为未来你还会想要获得一个更全面更完整的视野。

多夫纳:你是否认为有朝一日人们使用频率最高的会话会是虚拟现实聊天?

扎克伯格:肯定的。

多夫纳:你认为这种情况会在什么时候实现?

扎克伯格:我不确定。我认为问题是它比视频会议要好得多。但是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因此其中一个趋势是人们分享的内容会朝着更丰富的方向发展。另一个趋势是开发更具沉浸式和强大的计算平台。

我们最开始使用的是象楼房一样高大的服务器,有的人需要一定规模的计算能力来运行程序。

然后PC就问世了,一开始它的规格也是很大的,人们不喜欢使用它,但它可以做很多事。然后我们有了电话,人们很喜欢使用它,几乎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电话。但是它也还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比如从口袋中取出来才能用,显示屏不够大,沉浸感不强等等。因此我认为每过10年或15年就会出现一种新的计算平台,现在虚拟现实就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的东西。

多夫纳:两天前,媒体上刊登了一张你在柏林的照片。当时你正在一个会场中大步走路,边上的人都没有认出你来,因为他们都戴着Gear VR。你面带笑容,似乎很高兴。反对者们说,这说明了虚拟现实体验会让人变得孤立,因为它不再是一种集体体验。你对此有何反应?

扎克伯格:这种说法与实际情况差了十万八千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当时人们戴的Gear VR头盔中显示的是一群孩子们在远处玩足球的视频。你可以环顾四周,你会看到在你周围踢球的孩子,你可以跟那个地方的每一个人分享体验,如果没有Gear VR,你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这就像是一部电影,只是与你的关系更为密切,因为你自己身在其中。

我认为,每一种新技术问世的时候,人们都可能会有些担心。反对者担心我们会把时间花在关注新媒体或新技术上面,而忽视了人际间的交流,从而导致人与人彼此孤立。但是人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社会动物,因此我认为如果一种技术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彼此,它就不会受到重视并取得成功。

你可能会因此想到最早的书籍。我想有的人会说‘你可以跟其他人直接谈话的时候,为什么你还要书呢?’看书的重点在于,你可以将自己深深地浸入作者通过书籍上的内容营造的环境之中。是吗?报纸、电话、电视机的情况也是如此。我想,下一步就是虚拟现实了。

多夫纳:两周前,我遇到一位以色列企业家,他也是一位神经科学家。他说他正在研究一种技术,据说这种技术将在两年内不用虚拟现实头盔也能创造出虚拟现实体验。这听起来很吸引人,但也相当令人难以置信。

扎克伯格:我认为人类最终会实现这样的愿景。我不知道这需要多久,或者说现实距离它还有多远。最终,人们戴着普通的眼镜就能获得完全浸入式体验。

是的,有些人在很多问题上取得了重要的研发成果,但我依然认为还有一些基础性的问题需要解决。一旦解决了这些问题,剩下的就是如何大规模制造这些体验了。

如果一款产品的价格为1万或2万美元,它的用途是有限的。世界上最早的计算机的价格大概就是这么多。只有当每个人都能买起计算机的时候,它才会成为现实。我想,对于虚拟现实来说,这还需要很多年。

多夫纳:从Facebook的角度来说,虚拟现实之后的下一个大趋势是什么?

扎克伯格:我从三个时间层考虑过我们的工作。现在已经开发出产品,部分业务已经初具规模了。

Facebook、News Feed、Instagram和WhatsApp都是如此。在下一个5年里,还有很多新的问题需要我们解决,视频可能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

我想视频是一个巨大的趋势,几乎就跟移动一样大。

然后这有一个10年的期限,确实相当遥远。为此我们对三大领域进行了投资。一个是连网,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访问互联网。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现在只有七分之三的人能够上网。如果你住在一个没有好的学校的地区,那么互联网或许就是你获得教育的最佳途径。

第二个领域是人工智能。我们预计人工智能技术的很多进展将对社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减少无人驾驶汽车的事故率,改善疾病诊断等等。提高疾病诊治能力可以提高社会的安全性和人的健康状况,此外还会产生一些别的影响。第三个领域就是下一个计算平台,我们相信会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这就是我们未来10年或更长时期内将要专注的领域。

多夫纳: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社会?

扎克伯格:以我的经验来说,人们通常有两种学习方式。其中一种学习方式是监督学习,另一种是不监督学习。你可以这样来理解:监督学习就是你读书给孩子听,并且为他们答疑解惑。在是鸟,那是狗,远处还有一条狗。你在讲解的同时还会用手指给孩子看,重复很多次之后孩子就会明白“那是狗”是什么意思。这就是监督学习。这其实是一个认图识字的过程。我们现在已经明白它是如何工作的。

另一个是不监督学习。这也是大多数人未来将要学习的一种学习方式。你知道现在世界上发生的一些事,在脑海中建立它们的工作模型,然后根据它们去预测以后将要发生的事。通过它来通知你的行为是什么以及你已经拥有了某种模型:ok,我将采取一些行动,我预计这会在受我的行为影响的世界里发生。人工智能将为我们提供巨大的帮助。

多夫纳:你能理解商界巨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话语中想要表达的担忧吗?他非常担心人工智能有朝一日将占用人的很大一部分时间并且取代人脑,机器人将比人更加强壮。你认为这是一种很实在的担忧,或者说你认为它是歇斯底里的?

扎克伯格:我认为它更加歇斯底里一些。

多夫纳: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确定计算机和机器人将为人类服务而不会出现别的情况?

扎克伯格:我认为默认设置是我们生产出来的所有设备都将服务人类,因此当我们将一些东西组合在一起时,我认为那就是那样的。

多夫纳:但是在象棋领域,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最后被计算机BIG Blue打败。因此以后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类似情况,届时电脑将比人脑更加智能化。

扎克伯格:是的,但是如果某人开发出比人类更能干好用的机器人。历史上有很多设备都在这方面做过努力。我认为这是人们高估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影响。

由于你可以生产出在某些方面做得比人更好的设备,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将具备学习新领域里的知识或者将信息的不同部分连接在一起。

多夫纳:因此这只是科幻小说里的东西,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因此我们不需要担心人工智能的安全性?

扎克伯格:我认为我们还要搞清如何让它变得安全。人们以前说过,我们或许能拥有一架飞机,而这家飞机可能会爆炸。尽管如此,人类还是先开发出飞机,然后才开始关注飞行安全性。如果人们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移动上面,那么他们永远也不能造出一架飞机。

这种可怕的想法也许就存在于现实进度之中。因为如果你意识到无人驾驶汽车可以避免车祸事故,那么人工智能将极大地降低某个因素造成的死亡率。同样,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帮助医生正确诊断疾病并很好地进行治疗护理,因此拦截这个进程可能是现在最糟糕的情况之一。

来源:BI中文站

扎克伯格接受访问实录:下一个计算平台是VR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