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的云服务会吞噬美国的IT产业吗?

标签:云服务亚马逊

访客:50138  发表于:2016-02-17 10:34:42

亚马逊的云服务会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上篇

(1)

2015年 十一月,在纽约举行的 Dealbook 投资大会,著名对冲基金经理 Stanley Druckenmiller, 发言谈到了 IBM(Druckenmiller 曾为索罗斯的副手,1992年 亲自操盘卖空英镑,帮助索罗斯获利十亿美元)。

Druckenmiller 说,“如果你今天开一个公司,你不需要一个技术部,你不需要后台支持,你可以用 AWS (亚马逊的云服务)。顺便跟你说,AWS 可以把 10-15 个 IBM 的顾问撕成碎片。(这些顾问)你以前需要,现在不需要了,因为你用云计算。”

如果你还记得我一年前的文章 “ 小鲜肉在价值投资中常遇的陷阱 -- 为什么你现在不要买便宜的 IBM 股票 ”,2015年 一月初时,IBM 的股票价格接近 160 美元。2016年 一月二十二日,其股价只有 122 美元。

巴菲特从 2011年 开始以 159 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IBM 的 5%的股份,其后不断增持。考虑到 IBM 每年的股息分红大约 3.5 – 4 美元,他的平均成本 140 美元以上。也就是说,五年之后,他的投资仍然浮亏 13% 以上。即使作为一个长线投资者,这个表现仍然差强人意。

巴菲特看到的是 IBM 在传统大客户业务上的垄断和高利润,但没有看到的是云计算,特别是来自亚马逊的云服务对整个 IT 行业的冲击。

Druckenmiller 接着说,“过去 19 个季度,亚马逊九次季度财报收入低于预期。他们不在乎。而 IBM 从 2006年 至今的九年来,只有三次收入数据低于预期。他们真的非常在乎季度财报”。

IBM 的营收从 2012年 的一千零二十亿美元萎缩到 2015年 的八百一十亿美元,研发费用也从 2012年 的五十八亿美元,下降到 2015年 的五十二亿美元。

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亚马逊,其研发费用,已经从 2011年 的二十九亿美元,增加到 2014年 的九十二亿美元。

2013年, 美国中央情报局决定, 把部分信息管理业务外包给亚马逊的 AWS,而不是 IBM。这个合同跨越十年,价值接近六亿美元。

相关官员称,联邦政府不差钱,采用 AWS 的最主要的两个因素是:

1. 部署速度

2. 技术创新

(2)

什么是云计算?为什么它有这么大的魔力?

云计算流行之前,传统企业的信息软件管理是这样的:一上来就要自己耗巨资购买硬件,软件,并且雇佣大量工程师管理这些软硬件。软硬件的搭建更新,耗时费力,效率低下。

互联网的兴起,宽带传输速度的提高,和软硬件技术的进步,突然增加了这样一个可能性:把公司的信息管理服务外包给专门的公司。外包公司的服务器,数据存储,软件等等,在讨论时常被抽象为一个被云朵包裹的大杂烩,云计算因此得名。

云计算的核心优点是三个:

更快:可以几分钟内迅速地在云端部署和更新自己的应用服务软件。全球随时获取。

更好:可以迅速享受云服务商全面专业的功能,和技术创新的成果。

更便宜:不需要昂贵的起始资金投入。不用猜测自己的未来需求规模,按用量付费。

在 2015年 十一月的亚马逊云计算大会上,AWS 的大客户之一,通用电气的 CIO 提到,他们计划将把自己内部的数据中心从三十四个降到四个,其它全部移到 AWS 云端。通用电气的石油天然气开采业务,把软件管理系统搬运到 AWS 后,信息管理成本下降了 52%。任何软件更新, 几分钟内就可以在云端完成,而以前这样的更新需要二十天。

最关键的是,AWS 和整个云计算的兴起,让公司把 IT 部门的一些工作,外包给其它做得更好的人,这样可以专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亚马逊最近一个季度来自云计算服务的收入,年化后已经超过八十亿美元。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其他竞争者。

(3)

实际上亚马逊的云服务,2006年 刚开始推出时,得到了 IT 界一致的嘲笑,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这篇文章 “ 王川: 被误读的亚马逊帝国 - 只剩下一颗小石头才能阻止贝索斯了 ” ,亚马逊曾被蔑称为 “ 一个书店,晚上业余想做 IT ” 。

曾经在亚马逊工作了六年,2005年 跳槽到谷歌的软件工程师,Steve Yegge (史蒂夫* 野哥) 在 2011年 的一封公开信内介绍:

“亚马逊的招聘流程本质上有缺陷。每个团队自己雇人,所以不同团队的员工招聘水准差别很大。。。亚马逊的办公场所,污垢遍布,不花一分钱用于装饰。。亚马逊的程序代码一团糟,没有任何工程标准,完全看相关团队的选择。。 也许有两百个不同的角度方式比较这两个公司,但除了三个以外,谷歌在所有方面都完胜亚马逊 ”。

“但是亚马逊有一件事,做得非常非常好,这远远弥补了亚马逊所有的政治上的,哲学上的和技术上的失误”。2002年 前后,贝索斯给所有员工发布了一个命令,关于内部软件设计的命令:

1)所有团队,要把他们的数据和软件功能通过服务接口对外公开

2)团队之间的沟通只能通过这些接口。

3)不允许通过任何别的方式通讯:不能直接连接,走后门,不能直接读别的团队的数据,不能共享内存。

4)服务接口的后端的软件技术的选择,没有关系。

5)所有的服务接口设计时,都必须具备一个能力,允许日后让外界第三方开发者调用。没有任何例外。

6)不听话的人,将被开掉。

打个比方,蒋介石当年常常越级指挥,自己支配部队,不告诉其部队长,到最后大家才发现自己部队不知在何处,这是兵家大忌。这就是典型的图省事,不通过标准的服务借口,直接走后门读取, 修改数据的低水平的程序员的做法。

蒋公的辩护者会说,许多高级将领指挥水平差,到最后却使得部队四分五裂,所以他只好亲自上阵,插一手去越级指挥,将部队整合起来。但从产品设计的角度看,这恰恰就是舍本求末的短视做法。

越级指挥的坏处,是增加组织的复杂性和脆弱性,蒋公如果不在,别的人不知道那些后门,无法学他越级指挥。 另一方面如果后门出现问题,蒋公的越级指挥也无效了。 而只有培养标准化的将领之间,上下级之间的沟通组织模式,才是建设一个高效灵活的组织的最重要的工作。

标准化的软件服务接口的建立,需要相当大的前期投入,短期内看上去吃力不讨好。但基础打好后,在此之上的软件应用开发效率大增。

亚马逊,这个遭 IT 界长期鄙视的书店,要开始真正发力了。

中篇

(1)

传统公司的 IT 业务通常是这样搭建的:

需要存储设备的解决方案,从 EMC 那里买;

需要服务器,找 Dell, HP 或者 IBM 购买;

需要网络硬件,从思科 (Cisco) 那里买;

需要数据库软件,从甲骨文 (Oracle) 那里买。

当新兴互联网公司扩展自己的 IT 业务时,他们发现传统解决方案太昂贵了,而且无法迅速扩展到他们需要的规模。

以亚马逊和谷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决定另起炉灶。他们搭建自己的服务器,自己的存储硬件,自己的网络硬件,用开源代码开发自己的数据库软件。

但是亚马逊不满足于此,他把自己开发的云计算平台对外分享。

一家名叫 Baird 股权研究技术的公司在 2013年 的报告表明:企业在亚马逊的云端消费的每一块钱,相应节省了三到四元的传统软件和硬件的消费。

换句话说,如果 2016年 AWS 的收入达到一百亿美元,那么相应的 IT 传统市场将会损失三百到四百亿美元的收入。

这就是传统 IT 软硬件公司:戴尔,EMC,惠普,IBM,甲骨文,思科,面临的挑战。

曾为 Elon Musk 作传的作家,Ashlee Vance, 2015年 十月在推特提出这样一个挑衅性的问题:

“为什么 IBM, HP, EMC, Dell 和 Cisco 不合并,结束这种(被云计算取代的)煎熬?

合并后的公司名字该叫什么呢?

F**ked By The Cloud ( FBTC, 被云计算干掉了) ”

截止到 2016年 一月三十日为止,FBTC 们的市值大约是这样的:(以十亿美元为单位)

IBM 118,惠普 17, EMC 47,思科 117,甲骨文 148。

(戴尔已经私有化退市,不计入内)

五个公司市值总和不到四千五百亿美元。

而亚马逊一家的市值为两千九百七十亿美元,相当于五家公司总和的三分之二。

但仅仅在六年之前,亚马逊的市值不到三百亿美元,低于当时除了 EMC 之外的其他四家公司.

(2)

2003年,亚马逊的两位工程师,Chris Pinkham 和 Benjamin Black 在管理亚马逊后台 IT 系统时,突然有个想法。他们在自己的工作中,不断把系统标准化,把软件的接口更加抽象化,以增加系统的扩展性。他们给贝索斯提了一个建议:把这个系统标准化提高到到一定程度后,除了我们自己内部用,为什么不可以考虑,把系统的基础设施和服务器的计算能力也租售给别的公司使用?

贝索斯对这个建议非常感兴趣,2004 初开始推动 Pinkham 和 Black 实施这个方案。

2006年AWS 正式推出后,开始只是靠低廉的价格吸引一些小公司成为客户。

一直到 2009年 时,AWS 规模还是很小,不可靠也有待提高。它在计算安全性上没有达到企业级的水平,一些大企业需要的软件功能都不具备。

但是亚马逊非常注意聆听客户的建议,并且不断迅速地把改进意见变成新的产品功能。

亚马逊的 CTO Werner Vogels 提到,在一个传统的多数据中心的模式里,维护一个可靠,可扩展的 IT 基础设施耗费的时间和人力, 要占整个(软件开发,部署产品应用)的 70%之多。亚马逊起初预计云服务,将会把这个比例下降到 30%。但实际部署之后,比例比这个数据又要更低。

大多数情况下,小公司到大企业,自己搭建的服务器,利用率常常不到 10%,而且波动很大。

外包给亚马逊的云服务,按用量付费,这个问题迎刃而解。

Vogels 说,“你必须停止浪费时间和精力,在那些对你的客户并不重要的事情上。这包括 IT 的基础设施。这不是你区别于(你的竞争者)的地方。。。如果我们(AWS)可以把计算和存储的价格降到足够低,你都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你就)可以建造优秀的产品。你将不再会被你的基础设施所限制。”

(3)

云计算的定义划分为三个层面。

最底层是 “基础设施即服务”, Iaas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 提供基础硬件服务,存储空间,让你运行虚拟主机和之上的软件应用。

第二层是 “平台即服务” Paas (Platform As A Service), 在 Iaas 之上提供软件工具,让你开发自己的应用软件,而不用考虑底层的东西。

第三层是 “软件即服务” Saas (Software As A Service), 在云端租用应用软件。广义的说,Gmail, Dropbox, 微软的 office 365, 还有 Salesforce 的 CRM 软件,都属于 Saas。

主流的云计算定义, 只包括 Iaas 和 Paas, 在这个领域亚马逊独占鳌头,遥遥领先于竞争者。

研究机构 Synergy Research 的数据表明,2015年 初亚马逊在云计算的市场份额高达 29%,比后面三个竞争者 微软,IBM 和谷歌的总和还要多。

研究机构 Gartner 的数据显示,2015年 AWS 按实际使用量来衡量的规模,是其余十四个竞争者总和的十倍。

在 2015年 最后一个季度里,亚马逊来自云计算的收入高达二十四亿美元,这个数字比上一个季度增长了 15%,比一年前增长了 70%。云服务的运营利润六点八亿美元,利润率接近 29%。

(4)

一百多年前,辛亥革命爆发后,时任江苏巡抚程德全, 用竹竿到屋檐下挑落几块瓦片,以示除旧迎新。他然后在巡抚衙门前挂起 “江苏都督府” 的招牌,宣布加入革命阵营。

AWS 异军突起后,传统 IT 公司为了迎合华尔街对云计算概念的追捧,也纷纷挑落传统软件业务的檐瓦,挂上了云计算的牌坊。

微软本周声称在 2015年 第四季度所谓” 智能云” 的收入有六十三亿美元, 但这里面包含了一些来自如 windows server 和 exchange server 传统软件的收入,其实这些东西并不都在云端运行。

IBM 去年底号称自己第四季度和云计算有关的收入达到一百亿美元,但是并没有细分哪些是硬件,哪些是软件,哪些是真正的云服务收入。

有分析师打比方,这就好像通用汽车公司卖自己的电车 Chevy Volt, 但是它把用来拖运电车到经销商那边的大柴油卡车,也宣传成自己的电车的一部分。

展望未来,亚马逊和其它几个竞争者相比,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FBTC 俱乐部的小伙伴们,他们将注定落魄吗?

下篇

(1)

云服务市场里, AWS 的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市场的领先地位和先发优势。

云服务把资金投入的风险从客户转移到服务商那里。建造一个全球化的数据中心,功能全面的软件系统,稳定可靠的运营纪录,贴心的客户支持,需要几十亿美元量级的资金投入,和长期的积累。

据亚马逊内部数据, AWS 现在每一天增加的服务器数目,足够承载 2004年 整个亚马逊公司的计算需求。

这不是阿猫阿狗,拿几千万美元风险投资,就可以一两年内做成的事。

后发者还必须有足够多的资金,忍受长期的亏损。

作为美国最大的零售商,亚马逊自己也是 AWS 的最大的客户之一,他真正理解,运营部署云服务中间的各种细节问题。

市场的老大,还可以利用规模效应,向下游的供货商 (芯片商,存储硬件公司,等等) 索取最优惠的价格,进一步巩固自己的优势。

(2)

传统软件公司,为了粉饰自己的新业务的业绩,常见伎俩是这样的:

一个软件公司原来从一个客户那里每年获得三百万美元的收入,迫于竞争压力,他跑去对客户说,“ 现在把你的软件价格降为一年两百万美元,顺便再给你提供五十万美元的云计算服务,OK? ”

客户看到自己的总共费用下降了五十万美元,当然满口答应。

关键问题是,客户可能根本就不会去使用这个云计算服务.

但是软件公司可以跑去对华尔街说:“看!我们这个季度的云计算收入增加了很多很多!我们的增长速度比亚马逊还快! 欧耶!"

(3)

曾经的行业巨头惠普, 2015年 十月悄悄宣布,其公有云的业务将关闭。分析家指出,惠普的最大问题是,规模太小,完全无法在市场上竞争。

企业数据库软件的老大,甲骨文,试图朝云服务转型。但是它只能在现有软件客户中获得有限的成功,据估算其在 Iaas 的市场份额不到 3%。

IBM,主要向已有的政府部门和大客户推广所谓的 ‘混合云’ 的解决方案,但是这只是吞噬自己原有的收入。它的整体营收仍然在萎缩。

真正财大气粗,在云服务市场上有可能长期和 AWS 叫板的,只剩下微软和谷歌。

谷歌在云计算方面的技术能力,不容置疑。但它的短板,是缺乏一个完备的面向大中型企业的销售和支持团队。有分析师指出,在这点上,它只相当于亚马逊五年前的水平。

微软的优势,来自于拥有大量现有使用其软件的企业用户,可以推销其云服务。但在此之外,相对于 AWS 并没有明显优势。

来自 Gartner 的统计数字还显示,2015年 全年365 天, AWS 只有两个半小时的故障停机时间,排在第二和第三名的微软和谷歌的纪录则是 10-11 个小时。

(4)

亚马逊的一个重要武器,就是不怕打价格战。

贝索斯的运营哲学一向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不惜牺牲短期利润率。

硅谷的资深软件专家 Ratan Tipirneni (RT) 指出,作为一个从零售业起家的公司,亚马逊长久以来习惯于不到 29%的毛利润率。但对于多数软件公司而言,60%以上的毛利率是标配。

下面是传统软件公司的毛利率:

微软: 65%。甲骨文: 80%。 SAP:70%。 Salesforce: 76%.

换句话说,他们和亚马逊的毛利率的差值,甚至大于亚马逊的毛利率本身!

对于多数软件公司,他们的运营组织结构,长期以来就是基于 60%的毛利率建立的。华尔街对他们的估值模型,一直就是基于这样的毛利率的。

组织结构的惯性,对于任何压低毛利率的竞争压力都会极力抵触。

对亚马逊而言,任何 29%以上的毛利率都是盈利机会,所以它不断加大这方面的投入。

RT 打比方说,"(对于其它软件公司) 这就像你有地球上最强大的核武器,但是突然遇到来自火星人的武器,毫无办法。 "

(5)

AWS 号称有一百万以上活跃的用户,对应其每年接近一百亿美元的营收,许多用户每个月付费不到一千美元。

大多数真正的云服务的用户,实际上对价格不敏感,他们需要的是,全面丰富的功能,和迅速的部署能力。

2013年 亚马逊和 IBM 竞争投标中情局的合同时,亚马逊的价格其实比 IBM 的还要贵,但靠的是技术能力取胜。

(下图为亚马逊从 08-14年 每年新增的产品功能的数量图)

 亚马逊的云服务会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AWS 从 2006年 推出以来,不断根据客户的反馈,增加新的功能。从最初的虚拟服务机 EC2, 存储服务 S3,发展至今,包含内容分发,数据库,部署, 安全服务管理,分析,和其他诸多应用服务。

亚马逊的竞争者,面对的挑战是,AWS 已经提供了一个产品功能极为丰富的生态系统。新客户挑选云服务商时,他们会列出自己需要的功能清单:A, B, C, D. 如果只有亚马逊的产品功能最全面,服务最周到,可靠性最好,价格又差得不是太多,这个选择实际上非常简单。

当你的平台上有一百万客户时,你会拥有一个资源丰富的生态系统。对于新客户而言,如果有什么问题,很有可能别的客户以前也有类似的问题,而相关的软件应用解决方案,在 AWS 里面都可以找到。

亚马逊,这个被 IT 公司嘲笑的书店,从 2006年 开始,就在云计算市场埋头苦干,十年积累下来,它在功能和规模上比竞争者领先太多。当别人发现开始追赶时,它已经成为这个行业上的标配。

(6)

分析师 Trip Chowdhry 今年年 初预测,FBTC (F**ked By The Cloud) 的公司,2016年 会继续大规模裁员。

EMC,预计裁员 15-20%,总数 10000 –14000 人.

IBM,预计裁员 25%,总数 95000 人.

思科,预计裁员 20%,总数 14000.

甲骨文,预计裁员 15%,总数 26000.

惠普,预计裁员 30%,总数 150,000. (惠普 2015年 拆分为两个分公司)

Symantec, 预计裁员 15%,总数 2800.

这一切也许只是刚刚开始。

(7)

纵观亚马逊的历史,它从来不拘泥于一个固定的商业模式,不怯于尝试在新的市场开发产品,哪怕是这些产品和现有的合作伙伴直接竞争。

2016年 一月,亚马逊的一个子公司,Annapurna Labs, 推出新的半导体芯片,主要面向低端的家用无线路由器和存储产品。 考虑到 AWS 从 Intel 那里购买了大量高端的服务器芯片,这也许昭示着亚马逊在这个方向的雄心, 虽然二者的芯片目前差距还是很大。

2015年 十月,AWS 总管 Andy Jassy 宣布推出新的数据库迁移服务 (Database Migration Service),帮助对甲骨文高价软件费用不满的客户,转移到亚马逊自己开发的数据库软件平台上。

2015年 底,美国圣诞节销售最火热的礼物,是一个叫做 Amazon Echo 的音箱。

 亚马逊的云服务会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这个音箱,通过语音控制 (每个问题前说一声 Alexa),可以瞬间播放大量歌曲,回答常见的问题,播放新闻,等等。这些功能,都是通过来自 AWS 云端的人工智能软件实现。

这是亚马逊在智能家居和物联网上的一个重要布局。亚马逊建立了一个一亿美元的基金,鼓励第三方开发者,开发基于 Echo 的 API 的声控应用。

AWS 将会如何继续发展?我试着向 Echo 请教这个问题。

问:Alexa, what is amazon web service?

答:Amazon web services, is a collection of cloud computing services, also called web services, that make up a cloud computing platform offered by Amazon.com

问:Alexa, will AWS eat the world ?

答:Sorry, I did not understand the question that I heard.

本文作者王川,投资人,中科大少年班校友,现居加州硅谷。

来源:36kr

亚马逊的云服务会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