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新经济“过年”得失参半 O2O需求紧俏预订难

标签:O2O预定红包过年

访客:61344  发表于:2016-02-15 09:59:21

红包当道的春节经济并不只此一种,除了红包血拼、春晚直播权暗战和电商企业抢档等互联网旧经济模式,新的互联网春节经济模式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悄然膨胀。不过,互联网企业在借势春节的同时亦凸显出硬伤,哪些是春节特殊现象,哪些会成为发展痼疾值得业界关注。

网络新经济“过年”得失参半 O2O需求紧俏预订难

网络拼车春运大爆发

互联网企业围绕“春运”做文章不是新鲜事,今年近30亿的春运人次让微信公众号购票、抢票神器和网络拼车等互联网模式争抢用户不亦乐乎。最新崛起的力量就是网络拼车。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顺风车拼车”今年开始由小范围自发式向规模化、常态化转变。

据了解,为备战春运,滴滴顺风车、嘀嗒拼车和百度拼车等出行O2O于去年底即上线相关业务并启动营销。据介绍,在春运返乡期间,滴滴跨城顺风车 累计送81万人返乡,相当于在铁路既定运力的基础上,额外增开358列18节绿皮车或1133列8节动车组。滴滴顺风车相关负责人介绍称,这个规模与国内 排在前十、中等规模的部分航空公司在春运返乡期间运送的旅客数量不相上下,进入春运周期后,跨城顺风车的日呼叫订单连续多日超过平时的4倍。从顺风车开放 30天预约起至除夕,有超过260万车主以不同方式参与了滴滴顺风车跨城春运回家活动。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嘀嗒拼车。为攻下春运市场,嘀嗒拼车设立专属春运拼车频道,支持60天预约,在12月中旬春运专线上线首日嘀嗒拼车订单就突 破5万,为未开通春运专线时长途预约量的5倍。嘀嗒方面向媒体表示,1月24日春运节点正式开始之后,嘀嗒拼车的城际返乡订单数量猛增,从1月24日到1 月31日嘀嗒拼车春运返乡订单超过60万单,日峰值订单超过11万,相当于增开了1.2万辆51座大巴车。

“其实之前我也会搭别人的顺风车或让别人搭我的车一起回家过年”,滴滴顺风车司机王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就是到网站或论坛上发拼车的帖子留 下联系方式,有一起回家的老乡就会相互联系商量个价格和日期出发,现在有专门拼车的App比那时候更快找到一起回家的人,挺方便的,而且比自己去联系要安 全些有保障。”

不容否认,顺风车拼车的规模是春运历史上最高的一次,已经成为火车、飞机、大巴以外重要的运力补充。然而车主驾驶技术、行车途中的天气、车主与 乘客当天的身体状况等因素仍让车主和乘客犹豫。为缓解各方隐忧,滴滴顺风车和嘀嗒拼车采用了强化审核认证并为双方投保的方式,不过此举是否能让拼车短期内 被接受仍需要时间验证。

O2O需求紧俏预订难

在今年春节与移动出行App一样被考验的还有去年大火的各类O2O,尤其是美业O2O、厨师上门O2O、家政O2O等。

“自1月18日平台上的订单量就开始猛增,1月底达到顶峰,年前三四天随着回家过节的人陆续增多,订单量稍微有些回落”,河狸家副总裁宋超向北 京商报记者透露。“春节是美业的旺季,有一些手艺人会留下来接单,有些会回家晚一些多挣些钱,据我了解,有的手艺人为了接单甚至把父母和孩子接到北京来过 年。”

虽然河狸家等O2O主推春节不打烊的广告,但是想要在春节期间预约并不容易,北京商报记者在初一晚间登录河狸家随机查询了六位美甲师的档期,只有一位初二以后的时间均可预约,其他美甲师都在初六之后才开工。

经历用工荒的还有家政O2O和出行O2O,虽然服务的模式发生了改变,但是家政行业在春节期间的供需不平衡却仍然未被解决,58保姆客服告诉北 京商报记者,保姆在春节期间供不应求,需要提前选定签订合同,而且工资可能会相应的上涨。此外,北京商报记者登录滴滴App发现,平时显示有20辆左右车 辆的区域,在大年初二下午有3辆车,大年初六下午也显示只有10辆车。

除了美业和家政,春节上门厨师也陆续被用户接受,此类App在春节前半年就开始做准备。在去年试水年夜饭服务后,今年春年爱大厨再度跟进这一服 务。爱大厨联合创始人侯鹏飞向媒体直言,公司从去年10月开始推出今年的年夜饭预订后,订单量就一直上升,截至今年2月已超过3500单,比去年增长了6 倍,服务的城市在去年北京、上海、深圳的基础上增加了广州。

据爱大厨方面介绍,爱大厨日常用餐和私人定制服务于2月1日停止预订昨日恢复,目的就是全面开展年夜饭的准备工作,年前一周对年夜饭大厨进行培训考核。为了保证年夜饭服务不受厨师返乡的影响,爱大厨提前招募了一些北京本地厨师,并将对留守的年夜饭厨师给予补贴。

二次元欲借势却落空

除了出行与O2O外,文化产业在春节期间也有战场,二次元则具有代表性,他们希望可以借春节联欢晚会这种已被熟知的形式进入主流舆论圈,与湖南卫视合作小年夜春晚的虚拟歌姬洛天依算是二次元今年春节经济的前锋。

除夕当天哔哩哔哩2016拜年祭节目则是二次元正式的冲锋。据了解,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的春晚全程是用网络虚拟形象和B站各个区的特色栏目放在一起玩的,连相声和小品也是二次元受欢迎的虚拟人物。

B站董事长陈睿通过微博透露,拜年祭开播2小时,直播加上点播的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超过30万。在猴年零点钟声敲响之时,共有22万人在线发送跨年许愿弹幕。北京商报记者在B站上看到,截至除夕23时,拜年祭节目已累计有超过200万次点击。

不过,B站春晚的成功并不是全行业的缩影,已创办五年春晚的AcFun(以下简称“A站”)效果就并不佳,今年A站春晚被誉为“战舰起飞”,截 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A站网站显示,AcFun春节联欢晚会访问量为21688,收藏数为23,播放量为97.8万,而A站首页新番栏中最新更新的动画播 放量动辄上百万次,达到200多万播放量也不在少数。同样遭网民吐槽的还有JUJU在1月下旬举办的“二次元春节联欢晚会”。

业内人士认为,二次元文化想要借春晚落地不太现实效果不好,二次元网站并没有搞清楚二次元人群的需求,二次元春晚并不只是借春节的机会呈现一场被冠以“二次元”帽子的晚会,而是需要将文化融合进来,B站以及湖南卫视的尝试值得借鉴。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